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四十四章 洪家父女
    七月流火,炎热的天气稍微舒缓了一些。有丝凉意。方家这几天的躁动也因为方十一对微月态度如常,甚至比往常更加怜惜宠爱而沉静下来。

    因为有几个碎嘴犯错的被卖了出去,内院又买进了几个小丫环,茂官偏院的小银被微月调到屋里当差,领了三等丫环的月例。

    春桃也回来上工了,如今是茂官偏院的管事娘子。

    “少奶奶,这是昨日刚采办进来的。”一名穿着紫色衣裙外罩蓝色绣花一字襟紧身儿的嫲嫲手里拿着册子,跟在微月身后,殷勤讨好地说着。

    微月正在珍品房清点各样珍贵药材的数量,吉祥从唐嫲嫲手里接过册子,交给微月仔细翻看着。

    “唐嫲嫲,似乎有两支百年人参对不上。”微月停了下来,回头看向唐嫲嫲,发现这个月的燕菜用得特别快,且有许多珍贵的药材也有少了许多。

    唐嫲嫲露出为难的表情,“回少奶奶,这两支人参刚被夫人使人拿去了,还没来得及记在账上。”

    “夫人这个月来拿了四支人参?”当饭吃吗?那可都是几百年的好人参。

    唐嫲嫲讪笑道,“有些是送给了舅老爷……”

    微月眸色微动,合上账册,“嗯。我知道了,把那间库房打开吧。”

    隔壁间房是存放古玩书画的,是极重要的地方,往常要送作人情手礼的珍贵物品都在里面,别人送的也放在里面。

    平常这里除了微月和方十一,是谁也不让进来的,所以东西向来不会出什么差错,可今日微月突然要清点,唐嫲嫲脸色立刻就发白了。

    “少奶奶……”唐嫲嫲支吾着,“您已经站了半天了,不如先歇歇?”

    微月淡淡一笑,“不必了,把账册拿来,清点一下吧。”

    唐嫲嫲鬓角渗出了冷汗。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微月才将库里的古玩书画清点了一遍,少了两幅唐寅的名作,一幅《秋风执纨扇图》,一幅《仕女图》。

    唐嫲嫲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少奶奶……不,不关奴婢的事儿,是,是表少爷……说是夫人让他过来取画的……”

    微月冷冷地盯视着她,声音不徐不缓地道,“表少爷说是夫人让他来取画?你问过夫人没有?问过我没有?规矩说得明明白白,任何人想要取这库里的东西,都得问过十一少和我,你做到了吗?”

    “可是……那是夫人……”唐嫲嫲支吾着。她也很难做,一边是夫人的嫡亲外甥,一边是少奶奶,哪边没仔细服侍着,就要得罪哪边,她做下人的能怎么办?

    “让钟嫲嫲过来,这珍品房以后就让春桃管着。”微月冷扫了唐嫲嫲一眼,珍品房不能让这样没有立场的人管着,哪天被搬空了都不知道。

    将唐嫲嫲交给钟嫲嫲去处置之后,微月才回了月满楼,将春桃叫了过来,让她以后管着珍品房,这差事要比在茂官当管事娘子有脸面,春桃自然不会有二言。

    “以后让念翠在茂官那边领一等丫环的月例吧,她比较细心,能照顾好茂官的起居。”

    将家里的差事重新分配之后,已经是到了响午。

    吃过午饭,微月才有了闲暇的时间,歪在软榻上昏昏欲睡。

    吉祥拿了薄毯盖在她身上,“小姐,您到床榻上去歇会吧?”

    微月闭上眼眸。声音慵懒,“我就在这儿躺会儿,你去跟姚总管说一声,珍品房不见了两幅画,让他找找。”

    吉祥一愣,“不是被表少爷拿去了吗?这会不会打了夫人的面子?”

    微月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两幅画是十一少准备送给两广总督李大人的,夫人怎么会不知道,她不可能会答应邱锦清的,应是邱锦清拿着夫人的名义去取画,唐嫲嫲是个圆滑怕事的人,既不想被夫人认为站我这边,也不想得罪我,所以才压着这事儿没去夫人那里问个清楚。”

    吉祥闻言,便笑道,“小姐是打算让表少爷自己把画拿出来?”

    微月笑了笑,“去吧,有什么事儿再叫醒我。”

    感觉睡去没多久,微月便被吉祥唤醒,“小姐,四少爷回来了。”

    微月皱眉,四少爷回来关她什么事?应该找四少奶奶去……

    脑海里的不悦念头刚闪过,她已经迅速起身,抓住吉祥的手,“同行的洪任辉呢?”

    “都在夫人那边,与四少爷过去给夫人请安,十一少使人过来跟您说一声。”微月已经取来了坎肩给微月套上,手脚麻利为她整理头发。

    “四少爷回来多久了?”微月问道,已经穿上了绣花鞋往外面走去。

    “刚进的家门。十一少也是刚回来。”吉祥回道。

    “不是说明日才到广州吗?”微月皱眉问着,有些想要急着见见那位洪任辉。

    “十一少没怎么说。”吉祥道。

    微月不再多问,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盛,她隐约觉得洪任辉住在方家的目的并不单纯。

    见过人之后,她也应该找人去打听一下了。

    刚走到上房大厅,便听到里面传来方邱氏开怀的笑声,谁那么厉害能把方邱氏逗得大笑?微月心中狐疑着,已经走进了大厅。

    方邱氏坐在上首,旁边站着一位十七八岁的年轻姑娘,生得珠圆玉润,明眸皓齿的十分靓丽好看。

    在她左下首是方十一,四少爷方亦承坐在方十一旁边的太师椅上,对面是一个三十七八岁左右的男子,身材不算高大,长得也极为普通,嘴角一直带着笑意,看起来似很和蔼的样子。

    “夫人。”微月给方邱氏见礼,视线与方十一轻轻撞了一下。

    看来这个坐在方十一对面的男子就是洪任辉了,而站在方邱氏很便的年轻姑娘,大概就是他的女儿了。

    没想到如此貌美动人,微月目光转向那个女子,却见她正看着自己,明亮的杏眼充满好奇。

    方邱氏见到微月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淡了一些,“这位是从宁波来的洪爷,这是洪爷的姑娘松吟。”

    “这位一定就是微月姐姐了。”方邱氏旁边的那个女子笑盈盈地走了过来,给微月曲膝一礼,“十一哥哥常常提起你呢,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微月姐姐真漂亮,难怪十一哥哥就是在宁波的时候,也对你念念不忘。”

    微月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强忍着没有看向方十一,对洪松吟淡淡笑着。“洪姑娘,路上辛苦了。”

    这位洪松吟……很热情活泼,不像一般女子的拘束和羞涩,落落大方,目光真挚,笑语嫣然,实在是一位吸引人的姑娘。

    “松吟,不得无礼!”洪任辉站了起来,有些抱歉地对微月笑道,“教女无方,方少奶奶请勿见怪。”

    洪松吟吐了吐舌头,娇声道,“人家见到微月姐姐高兴嘛。”

    方邱氏就笑道,“洪爷太客气了,松吟这样的性子正好呢,看她逗得大家伙多开心。”

    微月盈盈地对洪任辉行了一礼,“洪爷。”

    洪任辉作揖还礼,笑道,“说话没个量的,都怪我平时太宠着她了。”

    笑容温和和蔼……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微月有些困惑了,难道这个洪任辉对方家真的没有别的心思,纯属只是希望方家能保护他们在广州时的安全?

    他就没有想过会因此连累方家吗?

    方邱氏冷冷瞥了微月一眼,却笑容温和地道,“洪爷这些天赶路也辛苦了,家嫂,院子都收拾好了吗?得让洪爷他们好好休息一下才是。”

    微月笑道,“都收拾好了。”

    “母亲,洪爷和四哥赶了几天的路,想来也疲累了,不如稍作休息,晚上再设宴为他们洗尘?”方十一低声问道。

    洪任辉有些汗颜愧疚地道,“我官司缠身,实在不应叨扰贵宅,只怕……会连累了你们。”

    原来他还懂得这么想?微月目光明亮地看着他,却见他脸色涨得通红,是真的内疚?

    方邱氏急忙道。“洪爷说的是什么话,您到广州来,我们不招呼您,这怎么过意得去,别说客气的话,您只当在自家一样,要是有哪里不妥当,只管提出来。”

    微月有些冷汗,这方邱氏……怕是还不知道洪任辉要告李大人的事情吧,这么豪爽客气。

    洪任辉一副承受了大恩的模样,“方夫人盛情,在下感激不尽。”

    微月和方十一交换了个眼神,有些无奈。

    “方夫人最好了。”洪松吟天天笑着挽住方邱氏的手撒娇道,眼睛却含笑地看着微月。

    方邱氏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脸颊,“这姑娘真得我的缘,不如就住在我这院子好了,陪陪我这个老人家。”

    “那敢情好,我也喜欢夫人呢,夫人一点儿也不老,还很年轻呢。”洪松吟笑得甜美,真是个招人疼的姑娘。

    微月脸色却有些微变,她极力想要和洪家保持疏离的距离,却没想到方邱氏会突然来这么一出。

    洪任辉急忙道,“方夫人,我这闺女实在任性,怕是会扰了您休息,还是让她住在客房就好。”

    “不怕不怕,我还巴不得她来跟我多说话呢。”方邱氏笑着道。

    话说到这个面上,微月更是不好开口,只好让人去将正房左边的房间收拾出来,换了帐幔,给洪松吟住下。

    方邱氏留下洪松吟说话,微月他们从上房出来。

    在上房门外与洪任辉客气几句,微月便让两个小厮领着他到泓园去休息,而一旁的方亦承看着方十一却有些欲言又止。

    “四哥,有什么话,迟些再说也一样,先回去休息吧。”方十一对方亦承低声说道。

    方亦承目光沉重看了他一眼,轻轻一叹,“那就迟些再说吧。”

    说罢,与微月点了点头,离开他们的视线。

    微月挑眼看向方十一,不冷不热地道,“十一哥哥,我们也该回去了。”

    ————————————

    有点卡文的感觉……会尽快调节过来的~╮(╯▽╰)╭

    友情推荐:书名:《古代剩女的春天》

    书号;>

    作者:短耳猫咪

    简介:剩女咋了?咱们也能找到自己的春天,宁愿当后妈,死不做小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