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冷讽
    方十一拿出潘炜启送来的两封信递给微月,“我也问过这个问题,照理来说,你姨娘只是妾室,一张契约就能解除身份。”

    “我父亲早已经将契约还给白姨娘了。”她看着潘世昌与她的断绝父女关系的绝义信,潘家庶出之女,在家不孝,出嫁不义……

    真是简单的理由。

    “难怪,潘炜启说你父亲待你姨娘如妻子,所以也照着休妻的方式,休了白姨娘。”方十一瞬也不瞬地观察微月的表情,怕她会伤心。

    有钱人果然做什么都可以,“还有盖了官印,看来是下了狠心要和我们撇清关系了。”

    “微月,不要伤心,你父亲只是气头上。”方十一轻轻抚着她的背,柔声安慰着。

    微月叹了一声,“不管是不是气头上,这义绝书已经写了,就再也没有挽转的地步。”

    白姨娘从此和潘家再也没有关系了,就算她再嫁还是做什么,都不再关潘家的事情了……

    白姨娘,我能为您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要不,我现在去一趟潘家?”方十一见她低着头,好像十分伤心的样子,心有些发疼。

    微月急忙抓住他的衣袖,“不要!”

    方十一狐疑看着她。

    微月拉着他坐了下来,很认真地看着他,“榆庭,既然我父亲和我断绝了父女关系,也就是说不会再认我这个女儿,他以一个不孝不义的罪名冠在我头上,我已无话可说,从小到大,他也不曾真心将我当是女儿,即使他宠爱我姨娘,却也只是想利用我为他达到目的,他有他的狠心,我也有自己的尊严,这个潘家……我也不要了。”

    说到最后,微月有些心虚地小声下来,实际上,她对潘世昌和她断绝父女关系这件事真的没什么感觉,他虽然是她的父亲没错,可是她对他的印象也不过是几次不愉快的见面,一点感情都没有,断绝不断绝对她来说,一点都没影响心情。

    她只是担心接下来潘老头子是不是要对付隆福行。

    方十一听着她越来越小声的声音,眼底蕴满了怜惜和心疼,“好,不要了,我们不要了,微月,你还有我……”

    微月怔怔地看着他,“可是,如此一来,我就等同孤女了,你不介意吗?”

    当初方十一和潘家联姻,不也是看中潘家在广州的影响力吗?

    “你以为我会介意?”方十一含笑看着她,“我只担心你而已啊,微月。”

    微月捏紧了手里两封信,对着他甜甜一笑。

    如今对她而言,好像只剩下方十一了,可是,他会是她的吗?一辈子吗?

    没两天,微月和潘家断绝关系的消息就在方家炸开了,底下人都悄悄议论着,担心这位温和好相处的少奶奶会不会从此在方家失了势,也不知道十一少是不是还会像以前一样对少奶奶。

    方邱氏也特地找了方十一和微月到上房去,方十一跟她解释,微月是因为护着他护着方家才被潘老爷这样对待的时候,便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让微月不要伤心,以后潘老爷气消了就好。

    微月有些落寞娇弱地答了一声是,在别人面前,还是需要做个样子的,免得真被说不孝了。

    当然,因为这件事对她热嘲冷讽也有,特别是邱家的夫人和姨娘。

    这两天脖子上的伤痕淡了一点之后,微月便带着茂官到花园去散心,顺便继续教育茂官已经逐渐走上正道的心理。

    怎想会遇到特意来找他们的邱鲁氏和赖姨娘,两个人好像唱双簧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意思不过是微月失去了潘家的依靠,以后在方家也站不住脚了,十一少肯定会休了她再娶一个比她更有教养对方家更有帮助的女子进门,她休想继续在方家作威作福,如今她潘微月连个孤女都不如之类的话。

    微月只是微笑听着,一点动怒的迹象都没有。

    倒是小茂官有些沉不住气,听着她们一言一语地讽刺二娘,还说父亲会赶二娘出方家,他便急了,跳起来叫道,“你们胡说八道,我父亲才不会赶二娘出去。”说完,都转过头对微月道,“二娘,外公不要你,还有我,我以后会保护你的。”

    微月听了,乐得直笑,“好啊,以后就让你保护我。”

    邱鲁氏沉下了脸,“茂官这么好的孩子竟然也被教坏了,对舅婆竟然这么无礼,不行,得去和姑奶奶说说,这以后还得了啊。”

    “舅母,难道我和潘家没关系了,就不是方家的少奶奶么?”微月清寒的眼角轻轻一挑,浅笑看着邱鲁氏,“十一少跟您说不要我了?还是有其他什么暗示吗?怎么我们方家的事情,需要你们邱家的来指点了?”

    邱鲁氏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我是长辈!”

    赖姨娘帮声道,“夫人是十一少的嫡亲舅母,怎么就不能管方家的事情了。”

    微月轻轻地笑了一声,眼角微扬地扫了邱鲁氏一眼。

    邱鲁氏突然感觉自己被看不起了,潘微月那眼神……分明是不屑和她争辩。

    “是,舅母对外甥关心是理所当然的。”微月站了起来,笑着道,“不过,我还真不知道十一少原来是个需要靠妻子娘家才能在广州站得稳脚的人,舅母,您也太看不起自己的外甥了,难道在你看来,方家能发迹,靠的是女人?”

    “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这样说。”邱鲁氏尖声叫道。

    “难道是我听错了?您不是说,潘家和我脱离了关系,十一少就会再娶一个对方家更有帮助的女子进门,没想到方家在您眼中是这样不堪。”微月声音有了几分的凌厉,看着邱鲁氏的目光冷厉淡漠。

    “我何来是这个意思!”邱鲁氏脸色很难看,她今日本来是想来落微月的面子,趁机刺她几句,没想到会被说得自己一句话也讲不出。

    这个潘微月……实在是牙尖嘴利,可恨至极!

    微月笑了笑,看也不看她一眼,反正邱家的人不待见她,她也没必要去讨好,爱怎么编排她就编排,谁又真的会将她的话当真?

    不管哪个年代,八卦之风是好是坏,决定的还是身份和势力问题。

    她得感激方十一,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外面那些人似乎同情她的成分多一些,早上还收到张夫人的请帖,似乎还想亲自安慰她呢。

    茂官见微月不搭理舅婆,也学着她低头看着棋盘了。

    邱鲁氏讨了个没趣,还受了奚落,心口噎着一口气吞不下,哼了一声往上房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