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四十二章 断绝关系
    “少奶奶,您没事吧。”出了大门。在要登车的时候,姚总管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脖子上的指痕实在是触目心惊。

    她今日外面罩的是镶粉色边饰的琵琶襟坎肩,衣襟有些低,遮不住脖子上的青红。微月笑了笑,拉了拉衣襟,“我没事,回去吧。”

    姚总管不好再多问,让小厮赶车回了方家。

    不知道接下来潘家会对她做什么,但她很肯定一件事,那些以为她是借着潘家的势利才能在方家站得稳脚的人,以后在她面前大概又是另一种嘴脸了。

    真是头疼!

    有得必有失,虽然她不喜欢姓潘那家人,却不可否认自己因为也是姓潘而得到一些便利和好处,至少在这个注重身份地位的年代,潘家比较像附身符。

    “我这个样子,不方便从正门回去,走后院的门吧。”要是被别人看到她这脖子上的伤痕,实在是不好解释。

    回到方家之后,微月交代姚总管,“我今日在潘家的事情,不要张扬出去。”

    姚总管有些为难。“十一少若是问起……”

    “我自会跟他说的。”微月淡笑道。

    姚总管应了一声,回外院去了。

    低着头,微月脚步匆忙地走回月满楼,荔珠坐在门槛上打络子,见到她们回来,很高兴地站了起来,目光却在触及到微月的脖子时,吓了一跳,“少奶奶……”

    “赶紧去打些热水过来。”吉祥低声对荔珠道。

    荔珠放下手中打了一半的络子,急忙快步走了出去。

    微月将坎肩脱了下来,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吉祥给她提上一杯温水。

    她一口气喝了下去,走到妆台前,看着光滑的镜子反射出来的人影,指痕红得发紫,看起来确实很可怕。

    那老头子是真的想要她的命……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啊。

    “小姐,潘老爷知道昨日的事情是您暗中谋划的了?”吉祥心疼看着微月的脖子,声音有些哽咽。

    “在怀疑,应该不确定。”微月歪在软榻上,嘴角吟着似有若无的笑。

    “这也下了太重的手了,要不是……小姐岂不是没命了。”想到潘老爷血流满面的情景,吉祥更加担忧看着微月,那是小姐打的吧,这打了父亲……可就不是小事了。

    如果不做到最绝,又怎么能让自己心想事成?今日潘老头子的怒气有一半是她有意无意刺激出来的,他会动手,她预料之中。只是没想过会下重手想要杀她。

    “不知是谁去通风报信,潘世昌已经知道是章嘉在背后怂恿伍老板他们抗议,你赶紧去跟章嘉和刘掌柜说一声,要小心潘家的人。”微月眼底闪过一丝锐利,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伍老板没利用会亲自去跟潘世昌说这些的,会是谁?

    “难道有人出卖了隆福行?”吉祥瞠大眼,脑海里飞快将隆福行的人都溜了一遍,却想不起是谁会这样做的。

    “不知道,这事得让章嘉去查。”微月低声道。

    荔珠打了热水进来,绞了热拍子,“少奶奶,敷一下脖子吧。”

    微月点了点头,让荔珠和吉祥拿热绫巾敷在脖子上。

    “得上点药,明天指不定还要变乌青呢。”吉祥低声说着,已经起身去取来薄荷膏。

    门外传来一阵快速的脚步声,很快方十一的身影出现在门边。

    微月有些诧异看了过去,望入一双深邃灼亮充满关心的眸中。

    方十一视线轻移,落在她的脖子上,双眸立刻燃起了两团怒火,他大步走了进来。目光森寒凌厉地盯着微月,看也不看吉祥她们一眼,“都出去!”

    吉祥和荔珠对视一样,微月笑着从她们手上接过绫巾和药膏,“下去吧!”

    屋里只剩下她和方十一相对无语。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伸出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紧抿着薄唇死盯着她的脖子,狭长清冷的眼眸多了几分的心疼。

    “他竟然这样对你!”他几乎是从喉咙挤出来的一句话,似乎很懊恼后悔,“我应该陪你去的!”

    微月心一软,拉住他的手,“我没事!”

    他愤然转身,话也不说一句就想往外面走去。

    微月怔了一下,立刻明白他是想去干什么,来不及穿鞋地跑过去拉住他,“你想去做什么?难道还想去为我出气吗?他是我父亲!”

    开玩笑,她费了那么多心思,可不能被他给搅黄了。

    “就是天皇老子也不行!你是我的妻子,我竟然没能保护你。”声音透着心疼和懊恼,似乎已经决定了要找潘世昌算账。

    微月抱住他的腰,脸颊轻蹭着他的胸膛,“我这不是没事了吗?再说了,这也是我预料到的,你没必要和潘家继续……”

    “你早已经预料到?”方十一冷冷地打断她的话,低眸盯着她。

    微月干笑几声,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你今天怎么没出门?”

    方十一重重打了她屁股一下,“你竟然还敢单独去潘家!”

    微月吃痛地瞪着他,眼睛圆圆的。鼓着腮帮子有些敢怒不敢言,是有些心虚了,要是让方十一知道她故意挑惹潘世昌打她,说不定他会气得先掐死她。

    看到她难得孩子气的样子,方十一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因为担心她去了潘家被她父亲责骂,他提前从十三行街回来,听到姚总管那闪烁的言辞,他就知道一定没有好事发生。

    见到她脖子上的伤痕,他觉得自己的心突然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抓住,那是一种从所未有的感觉,有点疼,几乎要透不过气来。

    这一刻才知道,原来自己多么珍惜她,想要一辈子看着她笑,想要永远保护着她。

    “我下次不会的了。”微月扯了扯他的衣袖,有些委屈地说着,撒娇有时候是女人对付男人时很好用的武器。

    方十一铁青着脸,“你还想着有下一次!”

    微月心中泛着甜意,“不敢了。”

    方十一哼了一声,低头看到她洁白如玉的脚丫,打横将她抱了起来,“毛毛躁躁。也不知道穿鞋子。”

    微月搂着他的脖子,在他怀里嫣然浅笑,“不是急着拉住你嘛。”

    方十一将她放在软榻上,拿起旁边小几上的药膏,亲自为她抹药,低声说着,“你父亲是因为昨日的事情打你?”

    “……怀疑是我想要对付他。”他的指尖温柔,好像生怕一用力就会碰碎了她。

    这样的珍惜和温柔,实在让她有些无法抗拒。

    方十一沉默了片刻,才柔声道,“我不会让你再受委屈的。”

    微月抬眼看着他。这个男人……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对她这样好了?

    潘微华曾经说过,他的好不会是真的对你好。

    方十一这样对自己,是出于真心还是另有目的?

    她希望他是真的,如果是另有目的,自己若是对他动心,要情何以堪?

    “我并不觉得委屈。”这次事情确实是她一手引导,潘世昌没有冤枉她。

    方十一却更加怜惜她,以为她是因为自己才愿意受潘家这样的委屈,不管她是不是隆福行的东家,今日她确实是因为自己昨日公然反对潘世昌才会被责骂,甚至被伤害,看到她脖子的伤痕,他心中好不容易平息的怒火又蹿了起来。

    想必……是被潘家的人拿来与潘微华比较了吧,若是换成潘微华,肯定不会是这样的局面。

    看着她白皙娇艳的小脸,方十一的心突然就暖了起来,所有的怒火都化成了一滩温柔的池水,他低下头,轻轻含住她艳丽的唇瓣,浅啄深尝。

    微月心跳漏了几拍,长长的眼睫眨了几下,才闭上眼睛,微张开唇,与他唇齿相缠。

    翌日,微月醒来的时候,方十一已经不在床上。

    吉祥打水进来给她梳洗。

    脖子上的指痕都乌青了,看起来比昨日还要可怖。

    看来要几天不能出门了。

    “十一少出门了?”微月吃着早餐,低声问道。

    吉祥支支吾吾地道,“……是潘家的四少爷过来了,正在书房。”

    微月眼底闪过一丝期待的喜色,“他来作甚?还想找我算账?”

    “不知道呢,十一少来了。”吉祥眼尖见到方十一从门廊走了过来。

    微月对她点了点头,“我吃饱了。”

    方十一走了进来,脸色有些凝重,看着微月的欲言又止,有些后悔有些内疚。更多的心疼。

    “怎么了?”微月站了起来,含笑看着他,昨晚不是好好的嘛,怎么突然又不对劲了。

    方十一紧抿着唇看着她,突然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吉祥和荔珠急忙低着头离开茶厅。

    “是不是潘炜启来说什么?”微月没有推开他,只是温柔问着。

    “微月……”他低声在她耳边喃语。

    “嗯,他说什么了?是不是我父亲还没解气?”微月轻声问道。

    方十一捧着她的脸,心疼看着她,“……潘炜启送了两封信过来。”

    微月眼睛微微眯起,压抑住心中的激动,“什么信?”

    “是绝义信,你父亲……要和你断绝父女关系。”方十一柔声说着。

    微月面无表情,底下了头,“就这样吗?”

    “……还写了一封休离白姨娘的义绝书。”

    微月猛地抬头,声音透着兴奋,“义绝书?白姨娘又不是他妻子,怎么会是义绝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