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四十章 我会保护你的
    章嘉一直派人过来传十三行街的最新消息。

    十三行街大半的行商关铺停业引起了官府的注意。已经派兵出来封锁路面。

    泰兴行被围住了,潘世昌坚决不肯改变垄断陶瓷生意的决定。

    ……他甚至威胁要这次有份反抗潘家的行商再不能在广州立足。

    一度引起了动乱。

    幸好有官兵在旁边镇压着。

    面对财雄势大的潘家,有些人逐渐气馁,几乎要放弃了反抗。

    潘家背后还有一个是广州首富的女婿,方十一是没理由会反对岳父的。

    粤海关监督李大人一开始警告劝诫伍老板,不要生事惹是非,并不认为潘家有何做错的事情。

    过了响午,夷馆的洋人也开始不满了,因为这些行商的停业,令他们也不能装货上船,一下子,整个十三行街都沸腾起来。

    李永标只好请十三行的首席行商方十一出面,将十三行街的东家都请到了广州酒楼,面对面地将清楚。

    “方十一怎么说?”微月一直低垂的眼睫一抬,目光扫向在说话的吉祥。

    吉祥笑道,“十一少可聪明了,也不说孰是孰非,只是说做生意只凭各自手段,谁有能力谁赚的银子就多。”

    “接着那伍老板就道,若是正当手段那自然没话说的,可有人凭的是势大财粗以本伤人。完全违背了广州商行的规则。”吉祥继续说着。

    微月端起茶杯,默默听着。

    “潘老爷马上就站起来了,指着伍老板说有本事自己也以本伤人。”吉祥道。

    微月笑了笑,“老头子今日怕是被气坏了。”竟然说出这样不合时宜的话来。

    “可不是吗?潘老爷刚说完,十一少马上就道,潘老板断然不会使出这样卑鄙的手段,当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吉祥掩嘴笑着。

    微月浅色淡然的眼色眨出明亮的笑意,这个方十一……实在是狡猾!

    “这么说,隆福行是保住了。”她微微一叹,开始想着接下来要如何面对潘家的责问了。

    “正如小姐所言,十一少说完这句话,潘老爷脸色都绿了,李大人急忙也说这是误会,生意还是大家一起做的好,听说今日那些烧窑的老板都来了。”吉祥笑道。

    “瞧你说的,好像自己亲眼见到似的。”微月嗔了她一眼,一直紧绷的心情终于松弛下来。

    “听着区大哥讲的,就像亲眼见到了。”吉祥笑得极开心,好像真的亲眼见到了一样。

    “区大哥?”微月挑眉看她。

    “是章嘉身边的随从,好像是他**娘家这边的人。”吉祥道。

    “信得过就好。”微月点了点头,“这么说,老头子是不再阻止烧窑老板给其他行商供货了?”

    “后情如何,还不知道呢。”吉祥道。

    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有官府出面,且有方十一从中斡旋,老头子想要独大已经不可能,隆福行这次能过关。她就绝不会再有第二次被威胁的机会了!

    “去让钟嫲嫲过来吧。”微月突然道,不再关心十三行的问题。

    吉祥诧异看了她一眼,但还是应了一声,“是。”

    很快钟嫲嫲便过来了,曲膝给微月行了一礼,态度一如以往的恭敬。

    “钟嫲嫲,平常家中有男宾客来时,都安排在哪个院子住下?”微月看了面色平淡的钟嫲嫲一眼,轻声问道。

    “回少奶奶,这要看是什么样的客人了,是亲戚还是?”钟嫲嫲问道。

    “是四少爷在生意上的朋友,从宁波而来,带了个女儿,你觉得安排在哪里住下好呢?”微月浅笑问道。

    不说是十一少的朋友,却说是四少爷的朋友……

    钟嫲嫲眸色一闪,应该不是太亲近的朋友了,“若是男子,可安排在外院的泓园,那原是老爷招待生意上的朋友用的,女子可安排在西边院的丽江苑,那是招待老爷的朋友那些内眷的院子。”

    微月眼睛晶亮看着钟嫲嫲。“那么,就依你的意思去办,这两天使人将这两个院子打扫打扫,四少爷和他的朋友就要回来了。”

    钟嫲嫲应喏,其他的都没有多问。

    这样的管事……多数主子都是喜欢的吧,只可惜还不能完全为自己所用。

    “交代下去,那位洪爷住进来之后,家里的丫环小厮若没有要紧事,就不要去打扰,也不要在私底下议论他人。”微月言辞有所隐瞒,却有警告的味道。

    钟嫲嫲心一凛,更加慎重起来,看来这次的客人不同寻常,连少奶奶都这样在意,“奴婢晓得,这就去交代下面的人。”

    吉祥在旁边听着困惑,究竟是什么人要到方家来,怎么小姐有些不安似的。

    待钟嫲嫲退下去之后,吉祥重新为微月沏了茶,“小姐,这位洪爷……难道不是好人?”

    微月淡淡一笑,“是不是好人我不清楚,但绝对不是个能去招惹的人,你可听说过洪任辉这人?”

    吉祥惊讶道,“是那个英国商人?白姨娘曾经提起过,在浙江尚未关闭海关的时候生意做得极大的。”

    “他如今要状告粤海关监督李大人。”微月眉心蹙了起来,这个洪任辉应该不是简单的角色吧。

    “啊!”吉祥惊愕看着微月,“这……小姐,怎么还能请他到家里住下?李大人岂是说告就告得下的。会不会连累了方家?”

    微月声音有些沉重,“我正是担心这个,四少爷和十一少碍于颜面不好拒绝,可洪任辉是做大生意的人,怎么会不明白其中利害关系,他轻易就能连累了别人,广州府这么大,他哪里不好去住,为何偏偏要选在方家?”

    难道是因为在途中出了意外,因此害怕到了广州会受到什么伤害?想利用方家保护自己和女儿?

    或者……想利用方家对付李永标,以此来达到他自己的目的?

    念头一闪,微月更加烦躁起来,这个洪任辉,无论如何也要防备着!

    “不如借口家里没有地方住了?”吉祥道。

    微月摇了摇头,“来不及了,只能见到人之后再说,还不知案情如何进展呢。”顿了一下,她看了看外头的天色,“你去看看,若是章嘉还使人过来,便交代今日不必再来了,有什么事见面再说。”

    吉祥应喏离开。

    微月歪在软榻上,有些疲倦地闭上了眼眸养神。方十一今日让潘世昌不得不放手陶瓷的生意,潘家那边应该不会善罢甘休吧,如果不出意料,相信明日应该就会将她找去问话了。

    大概是被气疯了吧,其实她不相信潘世昌对白姨娘真有那么情深,这次他借着垄断陶瓷生意来打压隆福行,其实并不全然是为了白姨娘吧。

    潘世昌是个有野心且阴险的人,怎么可能让生意被儿女私情影响,他早就想垄断全广州的陶瓷生意了,只不过这次提前想要除去隆福行而已。

    她突然有些怜惜白姨娘,如果不是潘世昌。她这一生是不是能过得更加美丽?

    想起了白姨娘的来信……

    很简单的几句话,只是说以后会在京城落脚,一切安好,不必挂念。也提起希望能永远脱离潘家,不愿再有任何关系。

    只可惜,潘世昌不会放过她的。

    虽说白姨娘不是潘世昌的嫡妻,没有休书一说,但是若能让潘世昌自愿放开白姨娘,也许她以后的生活会更轻松自在吧。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微月就这样在软榻上迷迷糊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便见到方十一坐在旁边,低头含笑望着自己。

    她猛地坐直了身子,“回来了?”

    “嗯,回来了。”他浅笑,手指轻轻抚着她柔嫩的脸颊,白里透红,怎么会有人的肌肤这样滑腻……

    “都没事了?”微月抓下他的手,不让他骚扰自己的思绪。

    他将她的手握在手里玩着,“嗯,伍老板带着人群散去了,你父亲也退让了,这下,伍老板在十三行的威望就大了。”

    “他没怪你?”微月眨着圆圆的眼眸,直直盯着他。

    “还没机会与潘老爷说话,他是否怪我并不重要,只是你……”方十一深邃的眼眸多了几分的关切。

    “怎么了?”微月困惑问道。

    “刚刚潘家那边来人了,让你明天十六圃一趟。”方十一握紧她的手,“我陪你去。”

    果然,该来还是会来。

    “你还怕他们会对如何么?”微月含笑看向他,“我不会有事的,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潘微月了。”

    方十一搂住她,声音如小提琴般好听,“嗯,你现在有我了,不用再躲闪害怕了,你想做什么说什么都可以。有我在你身后保护你。”

    微月一愣,她不是那个意思……靠在他结实温厚的胸膛,她有些无奈地笑着,他是想到了以前她那怯弱胆小的样子了吧。

    明天……究竟能不能达到她想要的目的,还是个未知数,有些事情,她还不想让他知道。

    “如果我不再是潘世昌的女儿,你也会保护我?”微月眨了眨眼,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地问道。

    “我想保护你,并不是因为你是谁的女儿,而是因为,你是我的微月。”他捧起她精致的脸,印下一吻,柔声说着。

    他的……微月心一跳,突然有些害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