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三十九章 生个闺女吧
    翌日,微月难得早早起身,方十一昨晚在书房和三位少爷不知谈什么,很晚才回来,如今还在睡梦中。

    她慢慢地坐直了身子,轻手轻脚想要越过他的身子下床。

    突然,一只结实的手臂环住她的腰,轻轻一带。

    微月呼出声,整个人已经趴在方十一身上。

    “这么早就起来了?”声音带着刚醒来的沙哑和慵懒,眼睛还没睁开。

    “不早了,你再睡一会儿。”微月被他紧紧抱着,脱不开身,只好软声劝着。

    “陪我。”方十一翻了个身,将微月搂在怀里不让她离开。

    微月有些哭笑不得,这男人没睡醒的时候真和他儿子一样任性。

    “我已经有泼妇懒妇的骂名了,你想你妻子什么名声都没了吗?”揪着他的耳朵,微月有些没好气说着。

    方十一微微睁开狭长的双眸,如黑曜石般灼亮,哪有半分还没清醒的样子,清明的眸色盯着她露在外面的雪白纤颈,渐渐深沉暗了下去。

    微月马上就感到脖子传来微微的疼和酥麻,肚兜轻易被扯了下来。

    “你不是还想睡觉的吗?”微月惊呼一声。

    他沿着她如山峦起伏般的曲线,一路舔吻下来,含住她胸前的花蕾,含糊不清地道,“微月,给我生个孩子吧。”

    微月的身子微微僵住。

    方十一已经解开她的衣襟,让自己深入她的温暖紧致中,温热的气息打在她脸上,声音带着粗重的喘息,“给我生个闺女,好不好?”

    微月抱住他的脖子,热烈地回应他,心里却有些冰凉。

    她才十七岁……

    虽然知道这个年代的女子都是早婚早产,可是,十七岁的子*还没发育完全吧,而且,在这个连她都觉得不安全的方家……怎么能让她的孩子也来涉险呢?

    除非有了百分百的准备和确定,否则,她绝对不能……

    两人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十点了,微月满脸的红潮,看着方十一的眼神充满了埋怨。

    方十一神采奕奕,眉眼都是欢快的笑意,“微月,生个像你的闺女给我,好不好?”

    “又不是想生什么就是什么的。”微月有些心虚地低下头。

    “我会努力的。”方十一在她耳边低声说着。

    微月大囧,“你努力……什么啊,还不去梳洗。”

    方十一哈哈笑着让微月服侍他洗脸刷牙,然后先去了茶厅等她。

    微月打开柜子里的暗格,取出一瓶白色的梨形瓷瓶,往手心倒出一颗黑色的小丸子,犹豫了片刻,才迅速丢进嘴里,合着水吞下。

    将瓷瓶藏好之后,她才让吉祥进来为她梳发。

    “小姐,章嘉一早派人来说了,今天会行事。”吉祥一边为她梳发,一边在她耳边低声说着。

    微月怔了一下,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来。

    “小姐?”还以为小姐会很高兴,看到微月那样凝重的神情,吉祥有些担心起来。

    “让章嘉随时派人来回报情况。”微月说着,已经起身往茶厅而去。

    方十一在等着她一起吃早饭。

    两人刚吃完早饭,便听到方十一的随身小厮宝信在门外通报,说是同和行的福掌柜有急事找十一少。

    微月眉头一跳,福掌柜找方十一,大概是因为十三行行商游行示威的事情吧。

    方十一让福掌柜进来回话。

    微月作势想起身回避,方十一却按住她的手,“没什么你不能听的。”

    福掌柜行色匆匆走了进来,见到微月坐在方十一旁边,眼底迅速闪过一丝讶异,极快掩去,很快面色如常,给方十一作揖之后,又对微月拱手一礼。

    微月淡淡一笑,起身回礼,心中暗叹,不愧是同和行的大掌柜。

    “福掌柜,是不是行里出了什么事?”方十一已经出声问道。

    “十三行街出大事了。”福掌柜皱起眉,沉声道。

    方十一清冷的眼眸扫向他,“怎么了?”

    “怡和行的伍老板带领十三行的部分东家一起关了铺子,在夷馆前面静坐,广利行的卢老板则带着一些人在游行,抗议潘老板以本伤人,恶意破坏生意规则。”福掌柜平声说着,语气透着不可思议。

    方十一突然笑了起来,眸色润亮地看向微月,“你说,这个背后计谋的人,是不是很聪明?”

    微月淡淡一笑,“再聪明,也没有你聪明。”

    方十一深深看了她一眼,才问福掌柜,“如今情形怎样?官府可有出面?”

    “本来官府是闭门不理的,谁知会牵动整个广州商贾,连一些商铺的掌柜都出来凑热闹了,官府已经派兵出来,听说李大人正赶往十三行街。”福掌柜道。

    微月眼底掠过一抹得偿所愿的喜色。

    方十一似笑非笑看着微月,“微月,你觉得,我们同和行是独善其身好呢,还是也参与一份的好?”

    微月看着他恬淡笑着,“你怎么问起我来了,生意上的事情,我可不懂。”

    福掌柜却看得一头雾水,十分纳闷,怎么十一少事事都要问少奶奶?一个妇道人家,能出什么样的主意?

    “想不想一起到十三行街去?”方十一突然提议道。

    微月有些心动,但还是忍了下来,“若是平常,我定是要去见识那里的繁华,但今日只怕有些动乱,我就不去了。”

    方十一盯着她,沉默了片刻,“福掌柜,你先下去,我有几句话跟少奶奶说。”

    福掌柜愣了一下,但也不多说什么,行礼就退下了,吉祥和荔珠也退了出去。

    方十一站了起来,低头直盯着她,“微月,你想不想让潘世昌的陶瓷生意交出来?”

    潘世昌是她父亲的名字。

    “你说什么?”微月愣愣看着他。

    “说不定能借这次的势,让你父亲不能在成为陶瓷生意的最大商贾,说不定……”方十一露出一个自信且充满野心的笑容。

    说不定能让隆福行和同和行得利!

    他在看着她,等她一个答案。

    她若是答应下来,首先要面对……是潘家的责问。

    潘家,她从来就没怕过。

    她缓缓站了起来,抬头看着他,红唇勾出一抹如六月阳光般灿烂的笑容,眼底是毫无掩饰的自信和骄傲,一字一句低声说着,如冲破深夜宁静的胡琴声,“生意,本来就是竞争,银子,也要大家一起赚的。”

    方十一看着她的目光攸地如宝石一般发出夺目的光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