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安的预兆
    在大厅坐了一会儿。吉祥带着笑走了进来。

    微月眼角一挑,身板直了起来,“如何?”

    “……在屋里哭着呢,说是借着端茶的时候进去的,被十一少赶了出来,身上穿得极少,脸上的妆也艳丽,现在哭得都花了。”吉祥有几分解气说着。

    “她自己说的?”微月皱眉问道,心中却有些异样的情绪,雁丝样子生得好,身段也婀娜,方十一竟然还能坐怀不乱。

    “和她同住一屋的小丫环说的,是从她嘴里套出来的。”吉祥道,神色有了怒意,“小姐,这小蹄子不能再留在月满楼了,不如放出去吧。”

    “嗯,十一少的意思是让她去桂花岗那边庄子里当差。”微月的眼染上一丝明亮的笑意,“说是那边的管事缺个洗衣裳的丫环。”

    吉祥哧一声笑了出来,“十一少怎么连这个也想得出来。”

    微月嗔了她一眼,“雁丝还有没说什么?”

    “出了这样的事情。她还有脸说什么。”吉祥哼了一声,对雁丝充满了不屑,随即又笑得有些暧昧看着微月,“小姐,十一少对您可真不错。”

    微月轻咬下唇,嘴角吟着浅浅的笑,“那就让钟嫲嫲安排一下,这两天就将她送去桂花岗那边的庄子里。”

    吉祥喜滋滋地应喏,雁丝这一走,她和荔珠也就能清心了,不必再时时刻刻防着她接近十一少。

    微月顿了一下,低声道,“方才四少奶奶过来了,想让四少爷收了荔珠当通房。”

    “小姐……您答应了?”吉祥脸色一变,有些震惊看着微月。

    “自然是没有,别说荔珠不愿意,我也不想你们将来去与别人共侍一夫。”微月皱眉道,荔珠正好从门外走了进来。

    “将来你们有自己中意,也可以跟我说,我不会强人所难,你们又是在我身边帮着我的,若是连你们的将来我都不能保证,我还怎么当主子。”就像在公司里一样,不能让下属全心信任,如何带领他们?

    “小姐,奴婢一辈子都留在您身边。”吉祥脸色有些发白,声音却是无比坚决。

    “奴婢也是。”荔珠挺直了身板。坚定看着微月。

    微月恬淡一笑,“一辈子是很长的事情,谁也保证不了,我也不是现在就安排你们的事情,只是跟你们提个醒,我不是不好说话的人,你们凡事都能与我商量。”

    吉祥和荔珠对视一眼,才道,“奴婢与其去服侍别人,不如一辈子服侍小姐。”

    微月笑着问,“你们,这是都不愿意给人做妾的意思?”

    吉祥和荔珠同时点头。

    微月轻颌,“我明白了,只要有我在,没人能强迫你们的。”

    两人都露出一个松口气的笑容。

    第二天,钟嫲嫲便让人将雁丝送去了桂花岗,雁丝哭死哭活不愿意离开,趁着钟嫲嫲一个不注意,跑到了茶厅。

    微月和茂官正在茶厅和汤,是特地让厨房煮的清补凉。

    “少奶奶,求求您。别让奴婢去庄子里,奴婢再也不敢了。”雁丝一见到微月,马上跪了下来,抓着微月的裙摆哭着求道。

    茂官被她吓了一跳,躲进微月的怀里。

    “让你去庄子里,是十一少的意思。”微月冷冷地睨着她,已经让念翠先把茂官带了下去。

    “不,不,少奶奶,求您,奴婢,奴婢不想去。”雁丝脸色苍白,不复平时的娇艳。

    钟嫲嫲和两个粗使婆子匆匆赶来,见到雁丝跪在微月跟前,脸色都极为难看。

    “雁丝,你既然在方家当差,主子吩咐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桂花岗那边缺了个丫环,你过去服侍几天,说不定很快就能回来的。”微月扫了钟嫲嫲一眼,眼神有些凌厉。

    钟嫲嫲神色微变,这是她第一次在微月脸上看到这样冷厉的眼神。

    “你……你是怕我勾引了十一少,才故意使开我?”雁丝泪流满面,去了庄子里那边,那她就什么都完了。

    微月闻言,突然勾唇浅笑,眼角渗出一点妩媚,“昨天不是有机会给你吗?”

    雁丝脸色瞬间灰白。她被十一少厉声赶了出来……一种羞辱和挫败涌上心头。

    “钟嫲嫲!”微月睇了钟嫲嫲一眼。

    钟嫲嫲应了一声,给身后两个婆子使了眼色。

    两个穿着灰色布衣的粗使婆子已经过来拽起雁丝往外拖去。

    雁丝抽抽嗒嗒,嘴里直念着,“我不想去庄子里,我要当姨娘……我要当姨娘……”

    院里不少丫环在围观,彼此交头接耳,不知情的感叹少奶奶手段厉害,知情的都不屑骂着雁丝不懂本分。

    雁丝离开之后,吉祥将院子里看热闹的丫环都打发回去干活了,一下子又恢复了安静。

    微月来到偏院,茂官坐在门外的台阶上,见到微月走来,急忙跑向她,“二娘……”

    “刚刚有没吓到你?”微月摸着他的头,柔声问道。

    茂官摇了摇头,“我也不喜欢那个雁丝。”

    微月一怔,“怎么?”

    “上次我和父亲再花园里下棋,她一直在旁边走来走去,很讨厌的,后来还是父亲叫她离开的。”茂官说道。

    微月笑了出来,“嗯,已经让她到庄子里去当差了,以后不会打搅你了。”

    茂官拉着她的手。“我们去玩飞行棋。”

    ————————————

    晚上,方十一几乎要深夜了才回来。

    “回来了?吃晚饭了吗?”微月绞了绫巾给他拭脸,低声问道。

    “还没。”方十一沉声应着,看起来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去厨房给十一少端晚饭来。”微月吩咐吉祥。

    屋里只剩下他们二人,微月才小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方十一拉着她坐了下来,清冷的眼眸闪着锐利的光芒,“四哥他们这两天应该就到广东了,在汕头那边上岸。”

    “四少爷回来了,那是好消息啊。”怎么还好像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洪任辉也一起来广州,他们在途中差点出事。”方十一的声音低了下来。双拳不自觉紧握,眼底透着森寒冷冽的精芒。

    微月震了一下,“有人要洪任辉死?”

    方十一抬头赞赏看了她一眼,竟然一下就想到主因去了,“没错,四哥和他同路而回,只怕这次也要将方家牵扯进去。”

    “不能撇清吗?”微月仔细观察他的神色,似乎也不是很想多管闲事的感觉。

    “四哥已经邀请洪任辉在家里住下,我不好在这个时候拒绝。”方十一为难看着微月。

    微月轻轻蹙眉,让洪任辉住进方家……“我们家与李大人向来交好,洪任辉这次告的是李大人,我们若在这个时候和他走得太近说不定就要得罪了李大人。”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四哥从洪任辉那里进了一批茶叶,解了燃眉之急,对他有感激,所以也想帮他。”方十一叹道。

    “不如住在客栈里?在途中遇到的意外,只怕也不是偶然,是有人故意的,汕头到广州这边还有一大段路……”微月越想越觉得担心,这个洪任辉,是绝对不能住进方家的。

    “已经派人去汕头接他们了,不会有事的。”方十一道。

    “真的让洪任辉住在家里?”微月皱眉问道。

    “听说还带了女儿,既然四哥已经邀请了他们,只能当是普通接待,他与李大人之间的事情,我们万万不可插手,明日我去一趟李府。”方十一握住她的手,像是在宽慰她一样。

    微月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这个洪任辉会给方家给方十一带来不好的事情。

    “别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与洪任辉都是商人,商人之间有来往那是正常的,李大人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不会因此为难方家。”方十一捏了捏她的手,温声说道。

    微月点了点头,“但愿如此。”

    吉祥在外面敲了门,和荔珠两个人端着黑漆端盘进来。一盅老母鸡吊的清汤,一盘凉瓜炆排骨,一盘鱼松炒蛋,一碗洁白如玉的白米饭。

    方十一有些讶异,这菜还热着呢。

    吉祥解释道,“小姐没让厨房的婆子熄灶,怕您回来了还没吃饭。”

    微月脸一红,嗔了吉祥一眼。

    方十一握着微月的手紧了紧,眼角的笑容越盛越温柔。

    吉祥笑得有些暧昧地退了下去。

    方十一突然觉得烦闷的心情一下子晴朗了,目光明亮幽深地看着微月,“怕我饿了?”

    微月有些发窘,挣脱开他的手,“到底吃不吃饭的?”

    “吃,怎么不吃,你特地为我留着的。”方十一笑着道。

    微月横了他一眼,“才不是特地给你留的,本来就是你的份。”

    方十一含笑点着头,什么也没说。

    吃完饭之后,他拉着微月到花园里去散步,也不让丫环跟着去。

    “微月,今天我还听到一件事儿。”站在湖边,夏风徐徐拂来,凉爽透彻,方十一将她轻拥在怀里,低声如唱地说着。

    “什么事?”微月心头一跳。

    “有人去怂恿伍老板带头反抗你父亲。”借着月光,看着在月色下那张精雕细琢的小脸,方十一突然觉得自己的心突突地跳了起来。

    “是吗?他利用强硬的手段去断了别人的生意路,有人反他,也是正常的。”微月歪着头看他,眉梢眼角都是风情妩媚。

    方十一低下头,轻吻她的脸颊,滑腻如脂……“不知道是谁想出这样的主意来呢,真是聪明,利用别人去达到自己的目的。”

    微月环住他的腰,感受他健稳的心跳声,“那你觉得,这个主意可行否?”

    方十一低低地笑出声,在她耳边低喃,“明日就知道了。”

    ————————————

    终于两章都是三千字的了……

    今天是立冬哦,大家有没进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