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三十七章 雁丝出击
    回程途中,马车行驶得很慢。晃悠晃悠的,轻易让人生出倦意,茂官半个身子都偎依在微月怀里,睡得正酣。

    这小子……自从那日在她面前大哭之后,就对她很依赖,不再像以前那般任性别扭,似乎越来越和她亲近了。

    到了方家大宅门外,微月将茂官交给念翠,小心翼翼地抱下了车。

    “二娘……”在念翠怀里,茂官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朝着微月的方向喊了一句,又倒头继续睡了过去。

    微月的心蓦地一软,眼角泛着柔笑,“仔细抱着,别吵醒他。”

    念翠无声地答了一声是。

    刚到了月满楼,便见到荔珠迎了上来,“少奶奶,您回来了。”脸上有些隐忍的愤怒。

    “怎么了?”微月疑惑看着她。

    荔珠一撇嘴,怒声道,“雁丝那小贱人,趁着奴婢去净手。竟然……竟然进了内屋。”

    微月心一凛,“十一少回来了?”

    “半个时辰前就回来了,在屋里看书,那小蹄子跟没穿似的进去了……”荔珠言语间充满自责。

    莫名的,心有些紧,一股冰凉从脚底蹿了上来,“那……那现在雁丝人呢?”

    还在屋里吗?就在她每晚睡的床上?

    荔珠眼神一厉,“奴婢见她哭着跑出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十一少还在屋里。”

    微月神情有些凝重,脸上微微发白,“我去看看吧。”

    说着,已经迈开步伐往内屋走去,脚步有着连自己也没有发觉的紧张和迟疑。

    推开门的时候,见到方十一歪在临窗的软榻上看书,阳光透过窗格落在他身后的帐子上,清雅俊逸的脸在光芒下显得特别柔和好看。

    “……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微月开口问着,声音有些沙哑,她自己都有些惊讶。

    方十一在微月推开门的时候,就已经合上了书,听到她和平常有些不一样的声音,他眼底不自觉蕴起了笑。

    坐直了身子,对她招了招手,嘴角眉梢都是淡淡的笑意,“过来坐下,今天和茂官去哪儿了?”

    微月悄悄地深吸了一口气,眼角往床榻瞄去。很整齐……一点皱褶都没有……

    方十一一直注意着她的表情,看到她瞄向床榻,他的心情飞扬了起来。

    她来到他身边,低眸看着他含笑的眼,有丝窘态在她脸上闪过,声音有些急地回答了,“去了三舅父那边吃饭。”

    方十一笑着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凑在她耳边低声笑着,“别看了,你要是不放心,就闻闻我身上,一点胭脂味都没有……”

    微月白皙的脸颊瞬间浮起两团红霞,更显得她娇嫩艳丽,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谁担心这个?”

    “不担心?不担心你看着床榻作甚?”方十一咬了咬他的耳垂,低低声笑着,似乎很愉快的样子。

    微月有点恼羞成怒,用力捶打着他的肩膀,“我就看着怎么了?”

    方十一心情大好,紧紧抱住了她,“微月。微月……”

    清醇愉快的声音在她耳边低声萦绕着,温热的气息打在耳蜗中,一阵酥麻蔓延至脊柱,微月渐渐地平静了下来,脸颊上的红云却一直没有消散。

    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还有些……欣喜。

    “怎么就回来了?今天不用去夷馆谈生意?”微月难得柔顺地靠在他怀里,低声问着。

    方十一将脸埋在她的肩窝,嘀咕回道,“刚出了一船货,没什么事儿做就回来了,早知道你们去了白云大酒店,就过去找你们了。”

    “说不定还真能遇到,你去过我舅父那酒店了?”微月抬起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

    是想自己提意见吗?方十一脑海里念头一闪,就想起那酒店与众不同的格局和招待方式,“……除了出银子,你还给那酒店提了什么意见?”

    “提了一点,十三行街附近的客栈和酒楼都是分开的,我就想试试,那边的走商多,像你们这种大老板也要经常在酒席间谈生意的更多,所以才有了合在一起的想法。”微月点了点头,明亮的眸子一直看着他。

    “这想法很好,那酒店里的管理……也是你想出来的?”方十一看着她的目光灼灼如炬。

    “嗯?”微月歪着头看他,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白云大酒店每个人都会有一张牌,上面写着规矩,什么顾客是天,务必令每个踏进店里的客人成为回头客,还要眼勤口勤脚勤手勤。客人到微笑到热情到敬语到之类的……都是你想的?”方十一深邃黝黑的眼如黑曜石般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微月有些瞠舌,“这可都是我们规定不可外传的东西,你怎么知道?”

    方十一敲了她的额头一下,“你这里到底在想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想到了。”

    微月有些怒意,“怎么我想的就是乱七八糟了。”

    方十一轻笑道,“这要是你自己的酒店,那就要大赚了。”

    微月欣喜看着他,“你也觉得这样的酒店有前途?”

    “嗯,你都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能知道具体的营运……”方十一有些抱怨起来,心里却是高兴的,这样心思精巧的女子实在不可多得,他是越来越肯定当日在夷馆见到的魏越就是她了。

    微月顿了一下,“难道你也想……”

    “我怎么会去和自己的娘子抢生意。”方十一没好气地又敲了她一下。

    “那你去问那么多作甚?这是商业秘密。”微月皱眉,他这是把她当小孩子了?

    方十一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了一下,“你不是有参股吗?我就想看看。”

    微月一愣,他这是在关心她?怕她亏本了还是被骗了?

    “我相信三舅父的。”她轻轻侧开头,小声说着。

    方十一轻轻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又似不经意地淡声道,“我想给桂花岗小庄的管事送个丫环过去,就在你这边调一个,可好?”

    微月诧异地看着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是想让自己把雁丝调开吗?究竟刚刚发生什么事情了?

    方十一似不愿说太多,指着软榻旁边的小几,“我给你带了几本新的游记。”

    微月喃喃地道了谢,心里一时有些异样的悸动。

    正在这时,有丫环来回禀,说是四少奶奶过来了,微月来不及再细问他,只好起身往茶厅了。

    方十一看着她如飘柳般纤细绰约的背影,嘴角微微翘起。

    微月一出来,便看到吉祥神情凝重地迎了上来,很担心的样子。

    “去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微月压低了声音道。

    吉祥应喏离开。

    来到茶厅,方吴氏已经在等着她了。

    “四少奶奶。”微月脸上带起了绚烂的笑容,走进茶厅。

    方吴氏起身行礼,神情有些郁郁,“少奶奶。”

    “四少奶奶快些请坐,一家人没有那么多的礼数。”微月客气地请手让她坐下。

    方吴氏对微月露出一个客气礼貌的笑容,“少奶奶,今日……我是有事来相求的。”

    微月有些讶异,“什么事?”

    方吴氏眼神黯了下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牵强,“四少爷就要回来了,我……我想给他找个通房。”

    微月一怔,“什么?”

    “……都这么多年了,还一无所出,我心中也内疚,问题也不知出在哪里,也许找个别的女子,就,就可以了。”方吴氏眼角有些晶莹,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无法支撑下去。

    到底要有多大的决心,才能让自己给丈夫送别的女人?

    微月看着她的眼神多了几分怜悯,“四少奶奶,你们还年轻。”

    “四少爷就要而立之年,再没有孩子,将来在方家如何站得住脚,我又哪里有脸面见人?”方吴氏声音带着哽咽。

    微月有些无语,自古以来子嗣都很重要,别说是这时候,就是到了现代……也是一样的,“不如请个大夫看看,也许是身子问题呢?”

    方吴氏眼睛一亮,随即黯然道,“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别人知道。”

    “那四少奶奶是打算抬谁上来?”本来还想相劝的话到了喉咙又咽了下去,和方吴氏始终不熟,有些话还是不方便说的。

    方吴氏神情一整,眼神往外头瞄去。“我见荔珠姑娘是个安分乖巧,就不知少奶奶是否愿意割爱?”

    正要走进厅里的荔珠听了,肩膀一紧,紧张害怕地看向微月,眼底尽是恳求。

    是不愿意的意思了。

    微月眼色一冷,原来方吴氏是打起她屋里人的主意了,“四少奶奶,我身边有荔珠和吉祥,她们虽只是丫环,却都是清清白白的正经姑娘,我从来没想过要让她们成为妾室或是通房。”

    方吴氏皱眉,“难道少奶奶还想留着她们成为自梳女不成?”

    微月有些不悦,“不作妾室和通房就只能成为自梳女吗?将来我是要大大方方,将她们风光嫁去当人家妻子的。”

    方吴氏挪了挪嘴皮,有些讪讪然地看了微月一眼,“既然如此,我也不求少奶奶了,告辞。”

    微月扫了她一眼,“荔珠,送客。”

    荔珠有些激动地大声应道,“是,少奶奶。”

    ————————

    赶着要加班,这章来不及抓虫子,晚上回来再说了!~(*^_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