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三十五章 暗谋
    将如何说服伍家带头向潘家抗议和如何游行示威的细节在仔细说明白之后。微月和刘掌柜商议起隆福行的前景来。

    “……我仔细想过了,不能只注重在陶瓷生意方面了,要是再遇到第二个泰兴行要怎么办?我们还没有能力去和这样这些大行商对抗,这次要是能过了这一关,我们必须从其生意下手了。”微月说道。

    “小姐可有想过从哪方面下手?”刘掌柜点着头,当行商的确实不能只注重一方面的生意。

    “茶叶和丝绸都是好门路,只是如此一来要与同和行对上,刘掌柜,你觉得水晶和玛瑙如何?”微月问道。

    刘掌柜的眼睛闪过一道亮光,“听说英国那边的贵夫人特别喜欢水晶玛瑙的首饰,这是一条好门路,只是成本太高了。”

    没有女人会不喜欢漂亮的东西……

    “就是因为成品太高了,所以没有人敢大做这样的生意。”微月点着头,心中有个想法逐渐成形。

    “为什么不先从便宜的做起?同和行做的是文理细腻的丝绸,我们可以做棉布的生意啊,还有药料,我听着有好几个洋人都问起这些东西的。”章嘉突然开口,还有些不太自信地看着微月和刘掌柜,怕提了什么不对的建议。

    刘掌柜一下子站了起来,看着章嘉大笑,“没错。棉布!”转过头看向微月,“小姐,棉布和药料都是好门路。”

    “那些洋人竟然要药料?”微月有些诧异。

    “我在梅州那边认识了一个药商,他经常走货到广州,如果找他帮忙,想必不是问题。”刘掌柜搓着手掌,感觉多日来的抑郁一扫而空,对隆福行的前景又充满了希望。

    “嗯,如果有门路,就从棉布和药料这两方面先下手,至于水晶和玛瑙……”微月的目光落在章嘉脸上,她实在不愿意放过这个赚大钱的商机。

    章嘉察觉到微月的目光,回过头来,怔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个明白了的神情。

    被看出来了……

    微月淡淡一笑,这少年实在很聪明。

    “刘掌柜,烧窑的事待这边的平息下来再去安排,这些天让你到处奔波,辛苦你了。”微月停住了话,突然转到别的地方去了。

    刘掌柜此时心中充满激越,也没注意微月顿了一下转开话题,他笑道,“我明白小姐的意思,如果棉布和药料能打开门路,那烧窑的事情也就不用紧张了。”

    “烧窑是一定要买下的,只是不能在这节骨眼上让其他人对隆福行生出什么想法,怎么也要等到讨伐了潘老头子的事情之后……否则被反咬一口。以为我们是利用其他行商谋利就不好了。”微月低声道。

    “这个我明白。”刘掌柜道。

    微月点了点头,“刘掌柜,你先回隆福行去忙吧,我还有话要跟章嘉说。”

    刘掌柜以为微月是还有别的什么事情要吩咐章嘉,便笑着应了一声,“我这就去打听棉布和药料的行市。”

    待刘掌柜离开之后,微月才喝了一口茶,笑睨了章嘉一眼,“刚刚想到哪里去了?”

    章嘉看着她突然绽开的笑颜,如夏花般灿烂柔嫩,他一下子却说不出话来了。

    “说说吧,是不是和我想一处去了?”微月放下茶杯,鼓励看着章嘉。

    章嘉移开视线,有些尴尬地掩饰自己刚刚的失态,“水晶和玛瑙我们隆福行虽然不够本银去做大,但同和行可以,十一少他……绝对有能力拿出银子来的。”

    微月扬起头,笑容绚丽看着窗外的阳光,浅色的眸子幽远深沉,“是啊,同和行可以……泰兴行也可以……潘老头子轻易能夺了我们的生意……”

    “如果和十一少合作。潘家就不敢轻举妄动了。”章嘉开口道。

    微月眼色微动,“嗯,你说得没错。”

    章嘉沉默看着她,不知她接下来会怎样吩咐自己。

    “待潘家这件事之后,你去找方十一……看他是什么意思。”微月敛下眼睑,有些疲累起来,自己为什么要活得这么累,舒舒服服当个方家的少奶奶不是挺好的么。

    可若真是那样,那她的生命或许就什么意义都没有了。

    “小姐,你想亲自见一见十一少么?”章嘉小声问着,“我总觉得,十一少是知道我并非真正的魏越。”

    微月苦笑,那只笑面狐狸……和隆福行合作的条件,大概也就是想要见真正的魏越一面吧。

    “你且去说,如果他真的非要见不可,那就见一见好了。”微月思索了片刻,才低声说着。

    章嘉眉头一蹙,“这样一来,你该怎么办?”

    “见步行步。”微月笑道,“你先回去吧,有把握劝说伍老板和潘家对抗吗?”

    章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自信一下子回到了眼底,“你等着吧,不止伍老板,还有卢老板他们,肯定会愿意对付潘家的。”

    微月笑了笑,“去吧。”

    她竟然暗地里让别人去对付自己的娘家?想到这点,微月有些想笑,自己对那个潘家终究是一点感情都没有。

    章嘉离开之后。孙嫲嫲才进来,“小姐,要去将方家小少爷找回来吗?”

    微月低头想了想,“使个人去找回来吧,把马车先备着,我们不留在这里吃饭了。”

    孙嫲嫲笑着问,“小姐是想到三爷那儿?”

    微月轻笑,“酒店开业这么久,我还没去过呢。”

    “奴婢这就去使人把小少爷找回来。”孙嫲嫲应声离开。

    约莫有半个小时之后,吉祥才带着茂官回来。

    “二娘……”远远的,还没走近垂花门的茂官就欢乐地呼叫着,两只手还各抓着两袋油纸包。

    微月挑眉含笑看着满头大汗的茂官,“你这是去了哪里,怎么一身的汗。”

    茂官得意地扬了扬手中的油纸包,“我买了核桃仁和笑口常开豆子。”

    吉祥和念翠手里都拿着油纸包,“茂官简直像山里来的人似的,好像没见过大街,一去了热闹的地方,马上就东钻西蹿了。”

    微月笑着看了他一眼,“跟皮猴一样。”

    茂官笑得天真无暇,像灿烂的阳光般,“二娘,我给你买了红豆砵仔糕。”

    微月眉梢眼角蕴满笑意。“是么?谢谢。”从他手里接过了砵仔糕,“让念翠去帮你洗个脸,把这一身衣裳都换了,全是汗水,免得一会儿惹了风寒。”

    “好。”茂官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东西都交给吉祥,“替我保管着,不许偷吃。”

    吉祥答应下来,茂官才被念翠牵着到内屋的澡房去梳洗。

    微月朝她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吉祥松了口气,看来隆福行这边是没什么大问题了。

    “小姐。”吉祥将手上的油纸包放了下来,来到微月身边,“您猜方才奴婢见着谁了?”

    微月扬起秀眉看向她。

    “潘夫人和十六小姐。”吉祥低声道。

    微月明亮的眼眸闪过一丝讶异,“在哪里见到?”

    “在如意路那边,看着她们从一座三进的大院子出来,上了马车之后,十六小姐马上就掉眼泪了,奴婢就看到这么一眼,那车帘马上就撒下来了。”吉祥道。

    微月眼波流转,“事不关已,何须理会那么多。”

    吉祥答了一声,“是,小姐。”

    茂官一身清爽地跑了进来,“二娘,我冲完凉了。”

    微月捏了捏他白里透红的脸颊,“带你去吃饭。”

    “去哪里吃饭?我还想吃上次那些小丸子。”茂官拉着微月的手道。

    “一定能让你吃到。”微月笑着道,牵起他往外面走去。

    来到大门外,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念翠将茂官抱了上车,微月才搭着吉祥的手上去,一行人往十三行那边去了。

    “这是哪里?”马车在一家三间铺面的酒楼停了下来,匾额上白云大酒店五个字龙飞凤舞印入眼中。

    “这是我三舅父开的酒店,里面有小丸子的。”微月洁白如玉的脸庞泛着淡淡的笑,这家酒店有她的构思,她的主意……可为何她那种归属感依旧还是没有找到呢?

    她希望能有那么一天,在这里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属于自己的家庭。

    入门是一个前台,照着现代酒店那样的设计,前台后面一具大屏风,隔开了客人的身影,吵杂的说话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看来,生意还是挺好的。

    前台后站着一个掌柜打扮的男子,见到微月他们,立刻摆出礼貌客气的笑容,“客官,里面请。”

    微月带着茂官越过了屏风,便是座无虚席的大厅。

    “客官。您几位?”穿着青灰色长衫黑色腰带,戴着八瓣瓜帽的小厮迎了上来。

    “四位,能否找间厢房?”微月含笑问道。

    “哟,真不好意思,我们这厢房都满座了,您若是不介意,得稍等一会儿。”小厮急忙哈着腰道歉。

    “哪能让方少奶奶等的道理,临江房不是空着吗?”开口的是一位身着深蓝色马褂黑色长袍的男子。

    “东家,可……那是泰兴行四少爷定下的。”小厮支吾地道。

    “不是还没来吗?等他们来人了再说。”

    微月笑盈盈地看了过去,“三舅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