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三十四章 险着
    微月将方十一送出了二道门。便往茂官如今上学的那个崇正院走去。

    听说这个崇正院是以前方老爷闲暇时休憩的地方,环境十分幽雅静谧,适合茂官在这里上学,李先生也对这个小院十分喜欢。

    刚要走进小院的时候,便见到邱家那位赖姨娘手里挽着一个双层黑漆描金格子从另一条甬道走来。

    赖姨娘一见到微月,不自觉地将手缩进了衣袖里,感觉前几天被微月狠狠摔过的手还在隐隐作疼。

    “少奶奶。”她勉强维持着笑容,给微月行了一礼。

    微月含笑应了一声,在她前头走进了小院里。

    李先生今日在凉亭中给他们上课,教的是论语中的学而第一,“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茂官和邱锦清跟着李先生念了起来。

    微月站在不远处,看着茂官小脑袋学着先生一晃一摇的,嘴角扬起了笑纹。

    赖姨娘则是充满骄傲地看着邱锦清。

    这时,李先生停下了念书,让茂官和邱锦清休息半刻钟。

    赖姨娘马上眉开眼笑地走进了凉亭,“二少爷,我给您送点心来了。”

    微月看见那位李先生对着赖姨娘皱起了眉头。

    茂官回头见到微月,一双眼睛马上明亮起来。像夜里的星星般璀璨。

    “二娘……”茂官欣喜地呼了一声,迈开小短腿向微月跑了过来。

    微月弯下身子抱住了他柔软的身体,伸手掐了掐他粉嫩的脸颊,“今天有没乖乖听先生上课?”

    “当然有,先生刚刚还夸我的字有进步呢。”茂官邀赏似地撒娇。

    微月牵着他走进了凉亭,跟李先生行了礼,“李先生。”

    李先生急忙起身还礼,紧皱的眉头舒展而开,“少奶奶,是来瞧瞧茂官的么?”

    微月笑道。“来看看他可有调皮。”

    茂官不乐意地嘟嚷,“我可乖巧了。”

    李先生呵呵笑着,眼底充满赞赏看了茂官一眼,“茂官极用功学习,少奶奶请放心。”

    邱锦清手里拿着酥皮玫瑰糕,怯怯看了微月一眼,“我也很乖巧的。”

    赖姨娘急忙笑道,“那是当然,我们二少爷是最聪明乖巧的。”

    李先生抚着胡须,淡淡笑着。

    茂官扯了扯微月衣袖,在她身边小声道,“昨日您答应过我的……”

    微月笑了出来,竟然还惦记着,看来是在家里会闷坏了。

    “李先生,明日我想带着茂官出门,能否让他休课一日呢。”在茂官充满希翼的目光下,微月只好跟李先生请假。

    “无妨无妨。”李先生含笑答应,看得出来他对茂官这个学生还是很满意的。

    邱锦清眼神闪烁看着茂官。似羡慕又有些妒意。

    赖姨娘撇了撇嘴,对邱锦清道,“明日让夫人也带您出去。”

    邱锦清看了微月和茂官一下,低下头,感觉手里的糕点也不怎么美味了。

    隔日,吃过早饭之后,微月便带着茂官往双门底上街去了。

    坐在马车内,茂官脸上泛着兴奋和喜悦,不停地在坐榻上上下下,一会儿撩起窗帘看着外面热闹的街道,一会儿拉着微月说想吃什么零嘴。

    到了双门底的宅子,孙嫲嫲在门外亲自迎接着,吉祥将茂官抱下了马车,微月扶着孙嫲嫲的手下车。

    “小姐,刘掌柜在书房候着了。”孙嫲嫲压低了声音,以只有她们二人能听到的音量在微月耳边说着。

    微月淡淡点了点头。

    “茂官,我让吉祥和念翠带着你到隔壁的大街去买零嘴好不好?”微月笑着问茂官。

    茂官点头如捣蒜,“好啊,好啊,二娘不一起去吗?”

    “我还有事,一会儿再去找你们。”微月道。

    茂官眼睛笑成月牙形。“那我们先去玩了。”

    微月睇了个眼色给吉祥,“仔细照顾茂官。”

    吉祥应喏。

    微月便和孙嫲嫲往屋里走去,进了垂花门,经过一个庭园,在穿过长长的门廊,这才到了一间隐秘偏静的书房。

    孙嫲嫲敲了门,敲门的手势似很有规律,是长两下,短三下。

    门应声而开,出现一张充满阳光气息的少年的俊脸。

    微月有些愕然,“章嘉?”她以为今日只有刘掌柜来了。

    章嘉对微月咧嘴笑着,“赶紧进来。”

    孙嫲嫲在外面守着。

    “小姐。”刘掌柜站起来给微月行礼。

    “都坐下说话吧。”微月低声说着,她并不是很喜欢这年代的礼节,总认为太过繁缛复杂,也幸好她生在商贾之家,要是在那种贵族豪门,只怕规矩礼节要更多。

    刘掌柜在她下首位坐了下来,“小姐,我这次往梅州那边去了……”

    微月侧耳听着,目光幽远而宁静,像两泓平静的泉水。

    “……要么是价格太高,临近的都不愿意转让,本来番禺那边有一家谈妥了,突然也反了口,不愿意卖了,所以只好到偏远的地方去,梅州那边烧窑也多,师傅的手工也精湛,虽然路途远了些。但胜在价钱也便宜……”刘掌柜低声说着,将这阵子去到的地方,所商谈的烧窑都详细说了出来。

    书房里很安静,只有他一个人低低的声音在说着。

    章嘉坐在刘掌柜对面,低头不知在思考什么。

    “梅州啊……是有些远了,从广州去梅州的官道顺畅吗?”微月问道。

    “官道还算平躺。”刘掌柜道。

    微月眼睫低垂,陷入了沉思。

    刘掌柜和章嘉都看着她,书房里安静得只剩下呼吸声。

    “梅州那边的烧窑暂时不考虑,你去番禺那边看看,能在广州附近的最好。”微月低声说着。

    刘掌柜面色凝重起来,“虽然如此,但是潘老爷那边……”

    微月转向了章嘉,“让你去探口风的事情怎么样了?”

    章嘉道,“广利行和怡和行的老板都和潘家有了过节,十三行许多小商行也敢怒不敢言,粤海关那边似乎也找潘老爷说了几次……”

    “方十一呢?是什么态度?”作为十三行的首席行商,大概许多人都还是要看他的态度。

    “同和行和泰兴行向来井水河水不相犯的。”刘掌柜道。

    “十一少什么也没表示过。”章嘉点头,刘掌柜说得没错。

    “除了放假的同和行和潘家的泰兴行,卢家和伍家的广利行和怡和行就是十三行街的最大行商了,如果连他们也对潘老爷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那么朝廷那边势必不会坐视不理,潘老头子既然不顾他人死活非要断了其他行商的生意路,那就让朝廷插手这件事吧。”微月端起茶杯。却迟迟没有喝茶。

    “小姐的意思是?”刘掌柜看向她。

    “游行示威吧……”微月底下眼睑,“联合广利行和怡和行,一起向潘家抗议示威,直到朝廷插手这件事,不让潘家垄断了其他行商的陶瓷生意。”以本伤人,有意让其他烧窑不卖陶瓷品给泰兴行之外的行商,这根本就是一种恶性的商业行为。

    “朝廷愿意出面?”潘家和朝廷向来关系极好,朝廷怎么可能约束潘家。

    “人多力量大啊,要是整个十三行都出来了,朝廷再怎么不愿意,还是要出面的。”微月道。

    “那……要找谁出头这件事?”章嘉问道。隆福行还不够资格和魄力去带领其他行商反对泰兴行,要能够让人信服的,就只有找在十三行有势力和威信的。

    如果方十一愿意出面那当然最好,不过……那是不可能的,他终究是平潘家的女婿,于公于私,他都不能带头对抗潘家。

    “怡和行的伍老板……他不是一向和潘老头子不对盘吗?你试图去说服他,如果这件事成了,那他们的怡和行往后在广州十三行,势力就会更稳固,伍家的威信也会更高。”微月含笑道。

    “伍老板是个极爱面子和出风头的人,只要我们加以利用,相信此事不难。”刘掌柜脑海里飞快转了起来,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微月的意思。

    微月对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若是伍老板愿意答应替十三行的小行商讨公道,那是最好。”

    章嘉笑了起来,“这事若成了,潘老爷必然要收回原来的主意,只要泰兴行不再垄断陶瓷生意,之前那些囤货的烧窑势必要将价格压了下来,到时候……说不定我们能买到一个价钱漂亮的烧窑。”

    微月和刘掌柜同时递给章嘉一个赞赏的眼神,微月道,“脑子转得挺快,这事儿要赶紧去办,切记不能让别人知道这是我们隆福行暗中挑起的,你暗地里雇佣几个嘴巴紧些的去散布消息,最好能引起更多人的共鸣和愤怒。”

    事情越是激烈,朝廷越加不能视而不理。

    章嘉拍着胸膛,“这事儿交给我。”

    “那要如何游行?如何示威?这之前也不曾听过……”刘掌柜眉心皱了起来。

    “关了商铺一天,静坐在十三夷馆前的空地,事先要准备横幅,就写着对垄断陶瓷生意的行为表示可耻……不要伤了行人,免得最后自犯了律法。”微月低声交代着。

    这游行示威确实要谨慎,一个不小心就变成乱民了……

    她这一招是兵行险着,如果不这样做,隆福行就没有活路了。

    “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刘掌柜和章嘉同时道。

    —————分割线—————

    吼吼,继续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