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三十二章 这辈子我都不会休了你
    吉祥和荔珠都在外面守着。看到十一少满脸怒容地甩门离开,都被吓了一跳,急忙走了进来,却看到微月笑盈盈地在喝茶。

    “小姐,您没事吧?”吉祥担忧问道。

    微月诧异看着吉祥她们。“没事,怎么了?”

    “您把十一少给气着了?”吉祥走过去替微月打扇。

    “谁知道呢,突然就生气了。”微月轻哼了一声,莫名其妙的男人。

    吉祥和荔珠对视一眼,主子们的事情,她们也不好详细问。

    “一身的汗水,去打水来吧,梳洗了之后再摆饭。”感觉衣领都被汗水渗透了,刚刚在马车上也被闷出了一身汗,都要出味道了。

    荔珠应喏去吩咐粗使丫环打水进来。

    梳洗之后,一身的清爽,微月感觉全身都轻松凉透,肚子也有些饿了,吉祥拿着干绫巾为她拭干头发上的水珠,“小姐,要在哪里摆饭呢?”

    “十一少呢?还没回来吗?”微月挑眉问道。

    “还没呢,在书房。”荔珠低声道。

    难道还在生气?生什么气呢?“在哪里的书房?”

    “在西边房的。要不要去请十一少过来用膳呢?”荔珠问道。

    微月略微沉吟,头发还未干透,索性就这样披着了,“我去吧,你们去摆饭。”

    书房的门半掩着,门外也没有小厮守着。

    她轻轻敲了敲门,“榆庭?”

    推开门走了进来,书房里面点着一盏八吉祥纹银酥油灯,豆大的灯光只照亮了书案周边的环境,方十一整个人都靠坐在书案后面的太师椅,怔怔地看着那盏灯,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走了过去,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在想什么?”

    方十一回过神来,抬眼见到是她,目光沉下几分。

    “我让丫环们在屋里摆饭,你是要在这里用膳,还是回屋里去?”他半张俊脸在阴影中,灯光只照亮了对着微月这边的侧脸,如冰雕一般冷硬。

    方十一看着她那张在灯光下莹洁如玉的脸,心口突然突突地跳了起来,她身上淡淡的馨香钻入了鼻息间,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奔腾起来了。

    他突然伸出手将她拉向自己,安置在自己的腿上,未等她惊呼出声,已经低头擒住了她微张的红唇,用力吸吮吸舔吻着。温热的舌粗鲁霸道地撬开她的贝齿,汲取她唇齿之间的甜蜜。

    微月有些措手不及,嘴唇和舌头被他吻得有些生疼,她微微挣扎着,却被他箍得更紧。

    他粗重急促的呼吸喷在她脸上,滚烫的身躯熨帖着她,她忍不住也全身燥热起来。

    她环住他的脖子,渐渐热烈地回应他的吻。

    直到两个人快无法呼吸的时候,方十一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唇,黝黑深幽的眼直直地看着她明亮的眼眸。

    她在他眼中看到了浓浊的**,身下也感觉到他的悸动。

    “头发还没干……”他修长的大手撩起她垂落在胸前的发丝,放在耳边轻嗅着,声音暗哑低沉。

    “还不是为了出来找你。”微月低声抱怨着,声音如浓稠的蜜糖,眉梢眼角风情无限。

    方十一喉咙一紧,搂着她的纤腰的手忍不住收紧,视线落在她露在衣襟外那半截雪白柔嫩的脖子。

    他重重咳了一声,努力将视线移开她的身躯,“今天遇到那李小姐,她跟你说了什么?”

    微月不可察觉地挑了挑眉,“也没说什么。今日表少爷在庄子外面遇到李小姐,以为她是商贾之女,差点冒犯了,李小姐对你倒是评价很高。”说到最后,语气已经带了笑意。

    方十一有些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又是邱锦清?”

    “那还有谁?”微月抬头看他,轻轻地推了推他的肩膀,“快放我下来,该去吃晚膳了。”

    方十一低头看她,视线落在她微敞的衣襟上,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血液又奔腾起来,他低喘了一声,将脸埋在她的颈窝,轻舔她雪白柔嫩的肌肤。

    “别……”微月扭着身子想要避开他湿热的舌头。

    他用力箍紧她的身子,带着烫人温度的大手探入她的衣襟,用力捏住她胸前那团暖玉。

    微月差点呻了出来,手忙脚乱地拉住他在她胸前的手,有些无力地叫道,“……是书房,门没关紧……”

    他似什么都听不见,细密的吻落在她脸上,迫切地吻住她的唇,与她唇齿缠绵着。

    微月紧张想要转头看向门外,深怕突然有人闯了进来。

    腰间的裙带突然松开,他的手指已经熟悉地找到她身下的那点敏感,用力地揉捏起来。

    一阵酥麻从那顶端蔓延至四肢百骸,腹部深处似乎有什么要出来了。

    他拉开她充满弹性的大腿,跨坐在自己腿上,看着她酡红似醉的小脸。方十一只觉得喉咙口似乎快要烧了起来。

    她几乎如水一般要化在自己怀里了。

    方十一将脸颊贴着她的脸,哑声在她耳边问道,“你就一点都不介意?”

    微月轻喘着,他的手指在自己身体里一进一出,腹部的空虚感越来越深……“介意什么?”

    “若不是你家姐,我要娶的便是李家小姐了,今**见到她,真的……没有不高兴?”方十一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她已经很足够湿润接纳他……

    他身体的某处胀得有些发疼。

    “我为什么要不高兴?难道你因为娶不到她而心中还有遗憾?还是……”微月迷醉的眼有些清明过来,惊讶地看着方十一越来越低沉的眼。

    “我连她的样子都记不住,我能遗憾什么?”方十一没好气地道。

    “那你在赌气个啥啊。”他的手离开了她的身体,微月轻咬着唇。

    “潘微月,你就不能表现得像个妒妇一点吗?”他没好气地低吼着,

    微月还来不及回答,他已经拉开她的腿,将自己的**用力顶进她的身体里。

    她忍不住呻了一声,却因他的话有些错愕。

    之后……

    微月有些疲倦慵懒地靠在他怀里,身上的衣裳有些松垮。

    “你在生气我不介意李小姐的事情?”她戳了戳他的胸口,低声问着。

    方十一俊脸浮起一丝可疑的红晕,咕哝一声,“……没有。”

    “那你之前甩什么门?”微月的语气带了笑意,“不就是一件小事吗?我要是因为这样就吃醋生气,以后要怎么办?再说了。不是最后没有成亲吗?”如果她连这点小事也和他计较,他不嫌烦,她也要嫌累,别说方十一和李小姐之间清清白白,难道在她之前,方十一就不能对哪个女子有动心的感觉吗?

    动心……微月心跳突然快了一拍,该不是他……

    方十一有些发窘地应了一声,其实他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看到她那样风轻云淡地看待他和别的女子,他心底就蹿起一股无名火,好像……被她这样不重视的感觉。很不好受。

    “嗯,去吃饭了。”方十一转开了话题。

    微月却因心中的猜测有些紧张起来,方十一他……心中有她了吗?

    “那个……”她拉住他的胳膊,笑盈盈地看着他,“难道我生气了,是不是你心情就会好起来?”

    方十一有种被看穿心事的窘态,用力拍了她翘臀一下,“胡说八道。”

    微月眼角都染了笑意,“我要是成了妒妇,你岂不是有休我的理由了?”

    方十一冷冷地瞥了她一眼,“这辈子,我都不会休了你,你只能留在我身边。”

    难得有这样一个女子萦绕在他心头,难得有人能与他成为对手,他怎么可能让她离开自己。

    微月心头一跳,低头绑着裙带掩饰脸上的燥热。

    两人整理了衣裳,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门廊已经都掌起了灯,微月的脸马上刷一下红了,想到自己刚刚在书房里的声音,她没好气地用力拧了拧方十一的手臂,“都是你,我这又丢人了。”

    方十一轻笑出声,将她的手包在自己掌心中,就这样牵着她走回正屋去了。

    吉祥和荔珠门外见到他们回来,都急忙行礼,脸上泛着红晕。

    微月只当看不见她们眼中暧昧的笑意,问道,“摆饭了吗?”

    “奴婢见小姐和十一少还没回来,把饭菜拿回厨房取温着了。”吉祥道。

    微月挣开方十一的手,拿眼嗔了他一下,对吉祥道,“摆饭吧。”

    方十一眼底似流过如水般温柔的光芒。

    第二天,微月从方十一怀里醒来,外面已经是阳光普照。

    屋外传来吉祥刻意压低的恼怒声。

    方十一也醒了过来,对着外面皱了皱眉。

    “十一少和少奶奶还没醒呢,有什么事不能迟些再说……”是吉祥微怒的声音。

    方十一有些不悦。轻拍着微月的肩膀,“还想再睡会儿吗?”

    微月摇了摇头,“时候不早了,也该起身了。”

    穿戴整齐之后,微月才让吉祥进来,“谁在外面?”

    “是夫人屋里的静绿,说想请十一少到上房。”吉祥微低着头,十分恭敬地站在门边。

    “可有说何事?”方十一问道。

    吉祥回道,“没说。”

    “嗯,那就去回了她,说我们一会儿就过去,让那个静绿以后不许在少奶奶未起身的时候来打搅。”方十一冷声吩咐着。

    吉祥嘴角抿开笑纹,“是,十一少。”

    微月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心中似有一丝甜蜜的欣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