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三十章 孤高
    微月和章嘉道别之后。刚走出小径,便见到吉祥出来寻自己。

    “小姐。”见到微月,吉祥神色一松,笑着迎了上来。

    “张夫人她们还在对诗吗?”微月对吉祥绽开一个安心的笑容,与她一起走会庄子里。

    “连夫人说想去泛舟,五少奶奶她们都出去了,李小姐和胡小姐都到那边的院子里,张夫人在客房小寐。”吉祥低声回道。

    微月点了点头,“张夫人她们看起来可满意这次的安排?”

    “都很是喜欢,与五少奶奶详谈甚欢。”吉祥道。

    微月嘴角释开了笑纹,“你觉得五少奶奶如何?”

    “温雅娴静,做事有分寸,为人稳重,最重要的是,她对小姐您似乎十分感恩。”吉祥回道。

    “我倒是不需要她感恩,不过论起做事能力的,她确实比大少奶奶要稳妥,如果她能够与我同心,我在方家处事会方便许多。”起码在账目上,方许氏就比她要强得多。

    “难道五少奶奶如今与小姐还不同心么?我看她已经是事事以你为头了。”吉祥道。

    “还不够……再过些时日吧。”微月叹道。

    回到庄子里的时候,庭园没有早些时候的热闹。一阵的静谧。

    微月让吉祥取了荔枝酒,自己一个人坐在双层八角亭中浅酌,吉祥在她身边压低声音说着对那几位女眷的观感。

    “……跟在张夫人身边的几位夫人都还好,就是那位李小姐,有些不大将别人放在眼里,跟张夫人说话的时候,也是很孤傲的模样,好像全天下就只有她是才女,只有她会作画,只有她会吟诗一般,不过因着她的身份,其他夫人和小姐都不好说什么,不过都与她不太亲近。”吉祥言语中也有些不屑,在她心目中,总觉得只有自家的小姐最厉害聪明了。

    “她满怀才情,身份也尊贵,理所当然是不容易亲近。”微月笑道,管那李家小姐如何清高,她又不需要去巴结。

    “哼,奴婢看她那什么才情还比不上咱们五少奶奶,那画的东西还比不上小姐的那些杯子,小姐的杯子还能变成银子呢。”吉祥说着自己笑了起来。

    微月也轻笑道,“这哪里能比较,人家那是高雅之作,我那算什么?在别人眼中不过世俗二字。”

    “奴婢不懂得欣赏高雅。”吉祥笑道。

    微月嘴角含笑,轻抿了一口清凉的荔枝酒,有个小丫环踩着碎步走来。

    “什么事儿?”吉祥拦住她。不让她进到亭子来打搅小姐的雅兴。

    小丫环道,“回少奶奶,外面来个了男子,说是方家的人,硬是要进院里来,崔嫲嫲她们挡着,让奴婢来问问小姐……”

    “可有报上姓名?”吉祥问道。

    微月红唇轻轻含住杯沿,眸里流光轻转。

    “只说是姓邱的,奴婢们都没听说有这样的人,不敢自作主张。”小丫环道。

    微月秀眉不耐烦起蹙起,“这里都是女眷,不方便接待男客。”

    小丫环马上就明白过来了,“奴婢这就去回了崔嫲嫲。”

    只是她还没走两步,又有一个小丫环神色慌张过来,“少奶奶,那位男子拦住了李小姐……”

    微月闻言,神色一紧,立马站了起来,大步地往门外走去,一边问着那个丫环,“这是怎么回事?”

    小丫环急声解释着。“崔嫲嫲赶着那位男子离开,他却直嚷着这是方家的庄子,他是方家的贵客,凭甚理由不让他进来,李小姐正好回来,见到他那模样,说了一句粗鄙之徒,那男子马上就不乐意,非要李小姐给他道歉。”

    微月听了只差没翻白眼,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外面那姓邱的应该就是邱锦清了,他算什么东西,竟然还敢要人家李小姐道歉,人家李小姐连张夫人都没放眼里,会理他一个啥都不是的乡下凤凰男?

    刚走出大门,便听到邱锦清的声音。

    “……士可杀不可辱,姑娘辱我名声,若不道歉,在下绝不罢休。”邱锦清的声音很愤慨。

    “只怕你的名声还不够资格让我们小姐侮辱。”李小姐旁边的丫环冷笑着开口。

    “可恶,简直太可恶了,分明是刁奴。”邱锦清气急败坏。

    “李小姐,表少爷。”微月含笑出声,施施然走了出来。

    邱锦清见到微月,马上趾高气扬起来,“表嫂,你来得正好,我与友人到荔园诗社吟诗作赋,如今到自家庄子里歇息喝杯茶水有何不可?这守门的竟然不许我们进去。”

    微月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转身对李小姐含笑道。“李小姐,很抱歉,让你困扰了。”

    李小姐只是用眼角斜睨着微月,冷冷地哼了一声,带着丫环进了庄子里,而对邱锦清,却是多看半眼都没有。

    邱锦清不曾被人这样冷落,心中一时羞愤难平,“真是物以类聚!该是什么样的人就交什么样的友人,商贾之女简直不可理喻。”

    微月似笑非笑看着他,“表少爷难道不知今日我这儿请的都是女眷?”

    邱锦清挺直了身板,扬高头,并不看微月,而站在不远处的,却有两道眼熟的身影在交头接耳,目光一直扫向微月。

    微月心神一凛,也认出了那两个人,是在越秀山上遇到的两位书生,邱锦清什么时候和他们结交的?

    “那又如何?”邱锦清哼声问道。

    “亏表少爷自诩品德高尚的读书人,既然知道今日我所邀的都是广府的豪族女眷,你一个男子,竟然还带着友人想要进来歇息,这岂不是要我们方家失礼于人?让我和五少奶奶背上臭名了?”微月温声说着。目光却十分冷厉。

    邱锦清瞪向她,“你强词夺理!”

    “是我强词夺理还是你莽撞失礼,相信大家心中都有数,至于你所谓的商贾之说……表少爷,奉劝你一句,往后出来外面行走,别总自以为是,方才那位李小姐,是粤海关监督李大人的千金,身份比你这尚未出仕的考生要金贵不知多少。”微月眉眼带笑,声音略带着讥讽的味道。

    邱锦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微月满意欣赏他的脸色。“啊,不知道表少爷是不是忘记了,听说邱家也是世代为商的,没想到你还瞧不起自己的祖先,书里不是常教言道,孝义为天么?不知道表少爷这种行为算不算得上不孝呢?”

    并非她想把话说得这么刻薄,而是她非常看不起像邱锦清这样的人,自己也是商贾出身,凭什么看不起别人?商贾又怎么了?同样也是靠头脑和双手养活自己,再说了,要不是他家祖辈经商赚的银子供他吃住,他能活到现在?像他这种自私自我,目光短浅,自视过高又爱面子,什么都不是的人才被看不起。

    “你……”邱锦清涨红了脸,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微月身后的两个小丫环都掩嘴低笑着。

    邱锦清一甩衣袖,“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简直两者皆是。”

    微月轻笑,“我本来就是女子,至于小人……也比伪君子要强得多。”

    邱锦清两眼瞠得极大,身后两名书生发觉事情不太对,急忙过来拉住邱锦清,“既然都是女眷,我们就不多打搅了。”

    “阿月姑娘,打搅了。”那孙公子歉然笑着,脸上有些尴尬。

    微月冷冷地道,“我已嫁作方家妇。”

    “是,方……方少奶奶……”

    “我们进去吧。”微月斜了邱锦清一眼,带着吉祥和两个丫环进了庄子里,还吩咐道,“崔嫲嫲,你再吩咐两个婆子守着,别再让外人随便进来,这里面可都不是能轻易失礼的客人。”

    “是,少奶奶。”崔嫲嫲应喏道。

    “你们两个也去做事吧。”微月对那两个小丫环道。

    重新回到庭园,却见那位李小姐在八角亭中,坐在微月之前的位置上。石桌上还有半瓶的荔枝酒。

    “李小姐,方才让你受惊了。”微月走进了亭中,笑着对李小姐道。

    “就凭那样的瘪三,也能让我们小姐受惊。”李小姐身旁的丫环睨了微月一眼,好似很看不起的样子。

    “锦绣!”李小姐低声喝了丫环一句。

    那名为锦绣的丫环马上噤声。

    微月依旧笑意盈盈,那邱锦清看起来确实不怎样,像个无所事事的纨绔,莫怪连李小姐的丫环也看不起。

    “方少奶奶,方才那人是方家的表少爷?”李小姐抬眼看了微月一眼。

    微月含笑道,“是我们夫人娘家那边的亲戚,如今在家中作客。”

    “十一少人中之龙,竟有这样的表弟。”李小姐发出类似感叹的冷笑。

    她认识方十一?

    微月淡淡笑着,并不答话,自己看不起邱家是一回事,在外面评论邱家那是另外一回事。

    李小姐看向微月的目光有些失望,“方少奶奶,你也该为十一少多着想,虽是亲戚,也不该任由着丢了十一少的脸面,毕竟十一少在广州也是举足轻重的人。”

    是不是对方十一太过关心了?微月含笑看着李小姐,“多谢李小姐如此为我们方家着想。”

    李小姐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嘴边的笑容有些牵强,她站了起来,“我也只是随口说说,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城内了。”

    “我送李小姐出去。”微月眼底浮起笑意。

    李小姐沉着脸,“不必了。”

    ————————————

    继续求粉红票~o(n_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