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别生气了
    方十一停下了话,见到微月走来,眼角含了笑意。

    “九少爷也在呢。”微月笑着对方亦浔点了点头。

    方亦浔站了起来,回礼,“少奶奶。”

    方十一接过微月手上的画卷,递给方亦浔,“九哥,这是官媒这两天送来的,一直忘记交给你,你看看。”

    方亦浔眼角瞄了微月一眼,俊脸涨得通红,木讷道,“不,不必了。”

    方十一皱眉道,“九哥,你年纪不小,难道还打算一辈子孤老不成?”

    “我……我……”方亦浔支吾着,“我还不想成亲。”

    “九哥,你该不是有了意中人吧?”方十一忍不住笑道,“来,官媒说送来的都是广州大家闺秀的画像,看看可有你心上人。”

    说着,方十一解开了绑着画卷的丝绳,有十来张年轻姑娘的画像,有的身段婀娜,有的身材高挑,样貌都长得极好。

    “十一,少奶奶还在这里,就……就莫要说这些了。”方亦浔发窘地看了微月一眼,耳根子都红了。

    方十一笑道,“怕什么,我就想让微月过来帮你对对眼,你这位小嫂子的眼光很厉的。”

    方亦浔笑得有些勉强,不敢再看向微月。

    微月瞪了方十一一眼,他让自己亲自送画像过来,就是为了替九少爷选老婆?

    方十一对她温柔笑着,他其实只是想找机会和她多说话,别再生气了。

    “十一,我是来与你说说舅父开绸缎庄的事情的。”方亦浔无奈地看着他。

    微月有些讶异看了过去,方亦浔却不敢多看她一眼。

    方十一似没有察觉方亦浔的异样,低声道,“既然是舅父自己要出钱开绸缎庄,你帮忙出一些意见也是应该的。”

    “哪里只是出意见如此简单。”方亦浔叹道,“我们同和行的绸缎都是要出洋的,和平时布行卖的不一样,舅父要我从同和行的库里给他出货。”方亦浔皱眉道,只要不涉及自己的事情,他讲话便非常流利。

    “自然是不能从同和行出,你给舅父找个精通此行的掌柜吧,他的那生意,我们方家还是少过问的好。”方十一的声音冷硬了起来,他不会允许任何人打同和行的主意。

    方亦浔笑了笑,“我也是这样想的。”

    微月撇了撇嘴,她现在一点也不耐烦听到邱家的事情。

    方十一看出她的不悦,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斜了她一眼,笑着问,“微月,你看这些姑娘,可觉得有哪个适合九哥?”

    微月道,“我看每个都样貌出众,就不知九少爷自己怎么看。”

    方亦浔一副窘态,将那画卷都收进了怀里,跟他们作揖要离开,“我……我拿回去看。”

    “九哥看了之后,若是有心喜的,要将画像送去官媒那儿,让官媒代方家去提亲。”方十一笑道。

    方亦浔尴尬地点头。

    “九少爷慢走。”微月浅笑回礼。

    待方亦浔离开之后,微月便冷着脸道,“既然十一少没什么吩咐的,那我就先回去了。”

    方十一急忙拉住她的手,低眸看着她,低声问道,“还在生气?”

    微月瞥了他一眼,“哪敢呢。”

    方十一皱眉,她怎么就体谅不到自己的苦心,他也只是不想她受到伤害,“你到底还想怎样?”

    “不怎样。”微月别开头,不去看他的眼。

    方十一漆黑润亮的眼浮起一丝怒意,他将她拉进了怀里,“你怎么就这么倔,就不能对我多一些信心么?我只是不想在事情尚未确定之前让你担惊受怕。”

    “在你心目中,我是那么没用的人吗?”微月语气有些软了下来,好吧,看在他也是关心自己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太多了。

    “你若真是没用,今日我何须低声下气?”方十一苦笑道。

    “委屈你了?”微月瞪他。

    “微月,有些事情……不是不想跟你说,只是……”方十一细抚她的鬓角,有些为难。

    “算了,既然不能让我知道,就别说了。”微月轻轻一叹,事不关己嘛,她最近似乎越来越将自己融入这个方家里面了。

    方十一柔声问道,“不生气了?”

    微月嘴角吟着浅笑,嗔了他一眼。

    如此风平浪静过了几天,眼见六月天就要过去了,天气却依然炎热。

    邱舅老爷每天忙里忙外地准备绸缎庄的开业,邱鲁氏则天天陪着方邱氏,将方邱氏当是邱家最大的靠山,邱锦清依旧到广州各大小诗社去展现才华,邱锦源虽然仍和茂官一起上学,却不敢再当着别人的面数落茂官。

    微月虽然一直避免去和他们起冲突,但难免有些事情还是要接触的,不过她已经放宽了心思,不再去和方邱氏作对,邱家那些人只要不触犯她的最低底限,她都能容忍下去,不过不知是不是因为上次的事情,邱家那些人再也没有随意到账房去支银子了。

    特别是邱锦清,当他得知自己买回来的是赝品的时候,那张高傲如孔雀的脸孔立刻如鸵鸟般颓丧。

    当然,那日方十一言辞闪烁她并不是没有怀疑什么,如果她没猜错,方十一的顾忌是方邱氏!所以,如今她也只能静观其变,看谁最后先露出尾巴。

    “……让针线房的唐嫲嫲给各房再做几件秋衣,珍品房的燕菜要是缺了,就让采办的补足了,岑姨娘最近身子不好,多给她送一些,其他也就照着你说的去办。”听完钟嫲嫲的回事,微月简单听派了些事情。

    “是,少奶奶,那奴婢先下去了。”钟嫲嫲曲膝一礼,与刚走进门的吉祥欠了欠身,离开书房。

    吉祥待她走了一段路,才将书房的门关上。

    “小姐,刘掌柜回来了。”吉祥压低声音,在微月耳边说道。

    微月的眼睛亮了起来,“如何?”

    最近广州的陶瓷业几乎被潘家搞得鸡毛鸭血那么乱,隆福行的存货越来越少了,不管怎么抬高价钱给那些烧窑的老板,都没法让对方答应给他们烧窑。

    潘老头子根本就是想整死隆福行,其他商行尚且有其他生意门路,只有隆福行几乎只靠陶瓷在维持。

    她等刘掌柜的消息,已经等得有些心焦了。

    “说是有了眉目,不过还得见面再详谈。”吉祥道。

    “嗯,明日得去荔枝湾那边,五少奶奶那边的邀请是推不去的,你让刘掌柜两天后在双门底那边吧,到时候再详谈。”微月低声吩咐道。

    明天是诗社正式成立,作为半个主人,她不到场说不过去,再说了,她也希望趁此机会和广州府的豪族官家夫人小姐们认个熟脸。

    “奴婢晓得怎么做了。”吉祥应声道。

    ————————章推分割线————————

    《冲囍》(桂仁):千金忽成杀猪女,还被强拉去冲喜?娘家一群懒虫,婆家一堆极品,个个都指望着她出人头地,这世道还有没有天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