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二十六章 莫名
    第一百二十六章  莫名

    方十一刚进了二道门。马上就被请去上房。

    他沉着脸听着舅父和舅母一人一句,将微月讲得一无是处,今日如何眼中无人,对长辈无礼,如何斤斤计较失了方家作为大户豪族的脸面,如何欺负一个年仅六岁的小表叔,如何如何……

    他几乎能想象微月今日如何风光了。

    她现在肯定很舒服在屋里看书喝茶……

    这算是对他的礼尚往来?

    “十一!”邱舅老爷听不到他的话,有些着急地叫着。

    方邱氏皱眉,“榆庭,你到底有没在听的。”

    方十一回过神来,“嗯,我听到了。”

    方邱氏目光一沉,“微月是你的媳妇,你得好好跟她说教说教。”

    “是,母亲。”方十一低声应着。

    邱舅老爷还没解气,拉着方十一的手道,“十一,你不能让你那媳妇管家,太失脸面了,我是你舅父自然是不会在外面说什么,若是换了外人。还不知要如何编排方家竟然让这般目无尊长的少奶奶当家。”

    方十一拉开他的手,淡声道,“舅父,我自有主张,微月今日对您有冒犯之处,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

    “我自然不会是那么小家子气的人,只是……”

    “既然如此,我就代微月多谢舅父了,我这就去说一说她。”说罢,方十一便跟方邱氏作揖道,“母亲,我先回去了,您也别生气伤了身子,微月只是年纪小,不懂事。”

    方邱氏直直盯着方十一,眼底风云变幻,不知在想些什么,她本来是有许多话要对十一说的,可是见到儿子那清冷淡漠的眼神时,她才突然惊醒了。

    这些日子以来,她实在太沉不住气了,难道因为潘微月当家了,她这些年的苦心就都白费了?不,不会的,这么些年她都忍了,她不相信她一生的计算。最后却都折在潘家两姐妹手中。

    “嗯,那你先回去吧,也别跟她急,有话好好说。”方邱氏温声说着,一副慈祥长辈的模样。

    方十一眼底闪过一抹锐利,“是,母亲。”

    邱舅老爷还想开口,却被方邱氏一个眼神制止了。

    方十一察觉了方邱氏的眼神,眉心拧了起来。

    回到月满楼,微月和茂官正在下棋,几个丫环在旁边观战,不时传出茂官稚气的笑语。

    “十一少。”吉祥一个回身见到了方十一,急忙行礼。

    丫环们都转身见礼。

    茂官满眼的笑,“父亲。”

    方十一轻轻颌首一笑,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在教二娘象棋?”

    微月眼角微扬,“我们这叫切磋。”

    方十一低声笑着。

    茂官道,“二娘没赢过呢,您看,又输了。”

    微月打着哈欠,趁茂官还没吃下她的帅。把棋子搅乱,“不玩了,时候不早,洗手吃饭。”

    方十一漆黑润亮的眼深深地望了她一眼。

    吉祥她们带着茂官下去了,内室只剩下微月和方十一。

    微月站了起来,也想跟着出去,却被方十一快手抓了回来,温热的唇贴着她的耳垂,“今天都做什么了?”

    “能做什么?不就是和平常一样么?”微月怕痒躲着他,脸颊和他的摩擦着。

    “我刚刚从上房回来,你还敢说你没做什么?”方十一扣住她的手,与她面对面。

    微月哼了一声,“就只许你拿我当挡箭牌,不许我礼尚往来?”

    方十一重重地拍了一下她的翘臀,“胡闹!”

    微月脸一红,“你竟然打我!”

    方十一无奈地将她搂在怀里,“你想要那两百亩的田地,也不必和舅父撕破脸,还得罪了母亲。”

    “愿意用两万六千两换他们那两百亩烂地,他们就该偷笑了,又不是我要跟他们撕破脸,夫人就算要顾着邱家,也不是这样离谱的。”微月没好气道。

    “母亲每年暗中贴补舅父的何止几万两,我若是知道你以这样的方式跟舅父要那两百亩的地,我绝不由着你胡来。”方十一神情端肃,语气充满了谴责。

    微月冷睨着他,语气也僵硬起来,“难道我还要求着他们拿那两百亩烂地来换两万六千两不成?舅父一家的德性你不是挺清楚明白的吗?”

    方十一沉声道,“我并不是要你去受他们的委屈。微月,有些人非你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你如今是在怪我?”微月冷声问着,心中的怒火一点一点地燃起,让她去应付邱家舅父是方十一的意思,而且她也事先与他提过,她要邱家那两百亩的地,他也是没有任何意见,如今凭什么怪她做得不够周全?

    方十一紧握住她的手,“我并没有怪你,也不是说你今日做错了什么,我只是希望以后你做任何事之前,都要考虑得更长远一些,要为自己留后路。”

    微月推开他,眉梢眼角带着冷漠的清寒,“十一少,那么请你告诉我,你当初把这烂摊子扔给我的时候,可有考虑长远?”

    方十一语气滞了一下,眼底淌着似水一般温柔的光,“微月,我只是担心你。”

    微月轻轻一怔,眼底的寒意骤然消失,“为什么担心我?难道家里还有人对我不利?”

    顿时。她想起本尊在洞房被杀的事情来,脸色微微泛白。

    方十一以为她是害怕了,忙道,“不是,只是……有些事情我尚未确认。”

    “什么事?”微月狐疑问道。

    方十一深深看了微月一眼,终究还是还没说,“没什么,是小事。”

    微月的心瞬息冷了下来,他对她还是没有足够的信任。

    翌日,方十一早早便要出门,临走前。目光复杂看着准备去上房的微月。

    微月对他淡淡笑着,“还不出门吗?”

    方十一在心底暗叹了一声,她还在生自己的气……

    虽然依然有说有笑,但他还是能感觉出来,她对自己的态度又回到最初,充满了防备和不信任。

    “嗯,要出去了,今天我会早点回来。”方十一看着她,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将自己怀疑的事情说出来,可是一旦说了,那么就会牵涉到更多关于方家的隐秘。

    罢了,还是以后再解释吧。

    看着方十一离开的背影,微月眉心轻轻蹙起,他究竟在怀疑些什么?

    来到上房,微月发现方邱氏对自己竟然没有恶言相向,也没有板着脸,虽然还是很冷淡,但……昨日自己不是才将她气得差点七窍冒烟吗?今天怎么说也应该教训她两句吧。

    “你舅父今日已经拿了五千两给姚总管,铺子的事情还是尽快去办,至于开金行,广州府多的是金行了,生意不好做,所以还是开绸缎庄吧,九少对这方面的也熟悉,生意比较好做,开绸缎庄的本钱全由舅父自己出。”方邱氏平声对微月说道。

    微月心中有些惊讶,一夜之间,怎的改变那么多?邱家哪里还有银子开绸缎庄?这又是方邱氏自己拿银子出来送给舅老爷的吧?

    “是,夫人。”这一次,微月不仅有些觉得自己小瞧了方邱氏,分明是恨不得将自己挫骨扬灰,却仍能这样淡定地和自己说话,是要赞她大量还是称她忍耐力好?

    是在隐忍着……等待时机吧。

    这个曾经掌权方家……在众多小妾中一直以来仍旧保持着威信,甚至路姨娘她们对她仍充满了惧意,方邱氏曾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到现在仍对权势那么执着的人,当初为什么会礼佛放手一切权利?难道真的是怕了潘微华?

    从方邱氏隐约的言语之中,她是看出来了。她是憎恨潘微华的,那到底为什么能容忍潘微华算计方家,让潘微华在方家一手遮天?

    “好了,你下去吧,以后别在因为一些小事得失长辈,对你没有好处。”一副慈祥长辈讲道理的样子。

    微月不留痕迹地呼了一口气,“多谢夫人教诲,媳妇不敢再犯了。”

    “嗯。”方邱氏淡淡地应了一声,揉了揉眉心,让莲姑扶着她进内室。

    微月行礼告退,脑海里还有些茫然,她是不是有些东西没想通?

    刚走出门廊的时候,便见到邱家夫妇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微月含笑地欠身行礼,“舅父,舅母……”

    他们二人只当没见到微月,从她面前走了过去。

    所以说,是方邱氏突然转变了态度……昨天明明还说要让方十一替邱舅老爷做主的,是什么事情令她突然改变了?

    想不通……索性不想了,事情总有看得明白的时候。

    到了下午的时候,方十一便回来了,却是没有进内院,派了小厮过来,让微月替他取放在书房里的一垒画卷过去大书房。

    微月有些不乐意,嘀咕着既然使了小厮过来,为甚不让他拿过去就行了,还得让她亲自拿去。

    因为多了邱锦源,茂官如今上课也没在大书房了,而是另开一座小院,就在大书房的不远处。

    “九哥,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成亲了,母亲和骆姨娘虽然不说,但还是担心着你……”

    微月刚进门的时候,正好听到方十一这么一句话。

    她诧异看了过去,看到了同样惊讶的九少爷方亦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