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算个什么东西
    邱舅老爷本来就是一个心高气傲。极爱面子的人,本来这几天在方家账房取银子取得那样轻巧,是觉得十一他们敬重他,不敢得罪他,没想到会遇到这么计较的潘微月。

    “哼,方家还是广州首富呢,这点银子也跟自己的母舅计较,说出去也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邱鲁氏尖声说着,从门外走了进来。

    邱舅老爷从邱鲁氏手里把田契拿了过来,扔给微月,“这是两百亩良田的田契,就换你那两万六千两!”

    吉祥从地上将田契捡了起来。

    微月也不矫情推托,“既然如此,那这田契我就收下了。”

    邱舅老爷的脸色涨得跟猪肝色一样,“泼妇,简直就是泼妇!”

    “既要收下田契,那就别顾什么亲戚脸面了,大家扯开了讲,这几天我们在你们方家花的那么点银子根本不足以买下我们的田契,怎么说也得再添一间金行。”邱鲁氏板起了脸,一副精打细算不愿吃亏的模样。

    微月冷笑。她讲话可是客客气气的,哪里像泼妇?“若是良田,这两万六千两也算值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邱舅老爷吼道。

    “够了!”方邱氏突然将盖钟儿摔在地上,愤怒瞪着微月,“这件事到此为止,富光,我会让十一替你做主的,让他知道他到底娶了个什么好媳妇!”

    微月嘴角含笑地从上房出来。

    吉祥在她身后忍不住问道,“小姐,您是故意的吧?”

    “我故意什么了?”微月眨巴着清亮的眼眸,眼底有掩不住的狡黠笑意。

    “小姐分明是故意惹夫人生气,故意不留面子给舅老爷,故意让他们讨厌您。”吉祥好笑地道。

    “这么明显吗?我以为我做得很好。”微月摸着下巴,沉思道。

    吉祥忍不住笑道,“小姐对不属于自己的银财向来不怎么上心,今日却和舅老爷撕破脸,奴婢是不是可以认为,小姐已经不再将十一少当是外人了呢?”

    微月嗔了她一眼,“方十一将邱家这个麻烦丢给我,我要是不礼尚往来,也太说不过去了。”

    她就是故意要当面落邱舅老爷的脸面,故意让方邱氏对她意见更大,让他们轮流着去找方十一诉苦,那家伙自己顾着清静,把烂摊子全丢给她,她现在悉数还给他,看他还敢不敢再拿她当挡箭牌。

    “小姐。您脸红了。”吉祥掩嘴忍住笑,其实这些天小姐和十一少的相处她是看在眼里的,不再像以前那本貌合神离,他们两人之间好像有一种说不出的默契。

    微月抬起手作势要掐她。

    吉祥却指着前方道,“小姐,您看,是茂官和小表少爷。”

    微月转头看了过去,水榭八角亭之中,茂官和邱锦源面对面坐着。

    茂官手里执笔,不知低头在写什么,邱锦源不停着在说话。

    “过去看看。”微月示意吉祥一起往水榭走去。

    穿过九曲桥,才知道茂官他们是在作画。

    “表嫂。”邱锦源发现了微月走来,马上甜笑着站起来。

    微月与他轻轻颔首,“在作画呢?”

    茂官回过头来,紧绷的小脸泛开笑意,“二娘。”

    邱锦源跑到微月身边,拉着她的手撒娇道,“今天先生说让我们画湖景,我和茂官一早就来了,表嫂,你快看看。我画得好不好?”

    茂官看着邱锦源牵住微月的手,眼神一暗。

    微月在石椅上坐了下来,“李先生呢?”

    茂官道,“李先生刚刚走开了,许是到花园那边去走走,他交代我们在这里作画。”

    “是么?都画了什么?”微月问着茂官。

    邱锦源大声叫着,“表嫂,你看,你看看我画的,先生说我画得很好呢。”

    微月有些敷衍地拿在手中。

    邱锦源斜了茂官一眼,娇声道,“表嫂,茂官画得极为难看,也不知道画的是什么。”

    茂官小脸涨红,委屈地将画藏在背后。

    微月挑了挑眉,低头看着邱锦源的画,很赞赏地笑着,“小表叔这画真不错,茂官,你应该过来学习学习。”

    邱锦源嘴角翘了起来,眼底尽是得意的笑容。

    茂官紧咬着唇,站到微月身边,低眸看着邱锦源那幅日出湖景图。

    微月继续道,“你看,小表叔将荷包蛋画得多好,蛋黄是蛋黄,蛋白是蛋白,还有几根青葱搭配,看着都令人食指大动。”

    茂官眨了眨眼。表情有些茫然,他诧异看着微月,这是荷包蛋?

    邱锦源几乎要哭了,“表嫂,这是日出的湖边景色。”

    微月皱眉,“明明是荷包蛋。”

    邱锦源扁嘴,看了茂官一眼,又看看微月,勉强笑着,“表嫂说是荷包蛋,那就是荷包蛋。”

    微月扬起一抹冷笑,真是懂得见风使舵的孩子,也不知跟谁学的。

    “表嫂,我很听话的,先生都说我乖巧聪明。”邱锦源讨好看着微月。

    “是么,小表叔真是好孩子。”微月笑道。

    “那表嫂喜欢锦源吗?”邱锦源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微月。

    微月正欲开口,却见九曲桥上走来一位婀娜多姿的女子。

    “二少爷,原来你在这儿呢,哎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大热天的,怎么到外面来教学了,都不知道请的是什么先生。”来者正是邱舅老爷的小妾。赖姨娘。

    邱锦源低声道,“姨娘,是先生说要来学作画的。”

    “作什么画需要到外面来,看你,都一身的汗了,真是可怜。”赖姨娘心疼地叫着,拿出绢帕轻柔地为邱锦源拭汗。

    “先生让我画日出湖边景色,我一清早就在这里了呢。”邱锦源道。

    “那明明是荷包蛋。”茂官站在微月身边稚声叫着。

    “你才是荷包蛋!”对荷包蛋三个字已经深恶痛绝的邱锦源听到茂官这样说,马上哽咽地叫道。

    赖姨娘转过头瞪向茂官,“你说什么荷包蛋。”

    微月冷冷地看着她,看她打算无视自己到什么时候。

    “哟。原来少奶奶也在呢,方才竟也没有注意到。”赖姨娘提高了声音,很惊讶地看着微月。

    微月漠然一笑,“能让赖姨娘注意到了也真不容易。”

    赖姨娘扯了扯嘴角,拿过邱锦源的画看着,“二少爷画得真好,明明就是湖边景色图,怎么会是荷包蛋呢。”

    “就是荷包蛋。”茂官横着脖子叫道。

    邱锦源哇一声哭了出来。

    赖姨娘大怒地越过石桌,推了一下茂官,“你这孩子怎能这样,一点教养都没有,都把小表叔给骂哭了。”

    微月脸色一沉,站起来一把抓住还想往茂官脸上掐去的手,狠狠地用力摔向石桌,“赖姨娘,你竟敢对我们茂官动手动脚。”

    赖姨娘的手被用力摔向石桌,撞得都破了皮,她吃痛地尖叫起来,“你怎么打人了。”

    微月冷冷看着她,“你说谁打人?”

    “你……你目无尊长!这还是广州的大户豪族呢,连个少奶奶都这般没教养。”赖姨娘撒泼地叫了起来。

    微月一步一步向她逼近,“你也懂得说这里是广州,这里是方家,请问,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我来跟你讲尊长?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来碰我们茂官一根头发?”

    茂官的小脸蛋只有她能掐,只有她能欺负!

    “你……你……”赖姨娘脸色有些发白,刚刚被撞向石桌的右手似乎更痛了。

    “我如何?你又能如何?”微月目光森寒,声音冷厉。

    邱锦源吓得都不敢哭了。

    茂官也怔怔看着微月,心底好像涌出了什么东西,暖暖的,就要从眼睛里出来了。

    赖姨娘被微月逼到了角落,脚都有些发软了跌坐在地上。

    微月冷哼一声,目光锐利从邱锦源脸上扫过,看向茂官的时候才温和了一些,“茂官,我们回去了,我最讨厌流鼻涕的小孩了。”

    邱锦源扁着小嘴。用力地将鼻涕吸了回去。

    吉祥低头忍着笑,牵起茂官跟在微月身后离开了水榭。

    回到月满楼之后,微月便让荔珠去切了几片冰镇西瓜过来。

    “以后遇到了想踩在你头上的人,他踩你一脚,你就要两脚踩回去,知道吗?”微月拿了一片西瓜给茂官,顺便教了一下人生道理。

    茂官咧开了嘴,“就像二娘今日这样吗?”

    “今日这样?太客气了,我一脚都没踩回去。”微月冷哼道。

    茂官咯咯地笑着。

    微月没好气地掐了掐他的小脸蛋,“臭小子,今天画了什么,拿来给我看看。”

    茂官犹豫地看了她一眼,才将放在旁边的画递给微月。

    微月笑着睇他一眼,“画了什么这么神秘。”

    边说着,打开了画卷,日头西坠时的湖边水榭,虽然画工生涩,有些落笔太重,颜色把握得并不均匀,但微月还是看出来了,水榭里面是一对夫妇和一个小孩,是一家人在下棋。

    很温馨,很美好的画面。

    “这是父亲,这是我……”茂官肥嘟嘟的小手指着画中的人物,语气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是二娘……”

    微月一怔,脱口而出,“那你母亲呢?”

    茂官咬了咬唇,指着类似天空的地方,“母亲在这里,她看着我们的。”

    微月心中一暖,捏了捏他的脸颊,“画得真难看。”

    茂官笑得阳光灿烂。

    ——————求票分割线——————

    o(n_n)o新的一月开始了,求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