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二十四章 换田契
    到了傍晚的时候。念翠过来跟微月回话,茂官这两天情绪有点不太对劲,似是受了什么委屈。

    微月轻轻蹙眉,这几天邱锦源都和茂官一起上学,难道两人发生了矛盾?

    她来到偏院,茂官正在练字,见到微月进门,马上丢下笔,眼眶发红地直奔入她怀里。

    “二娘。”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一副很委屈的模样。

    微月低头看着他,“怎么了?”

    茂官揉着发红的眼睛,倔强地不肯掉泪,“二娘,你看看我的字写得好不好?”

    微月怔了一下,“好。”

    茂官牵着她的手,来到书案旁边,他用力爬上了太师椅,将墨汁还未干的字帖拿给微月看。

    微月含笑道,“写得很好啊,比我写的都好看。”

    “真的吗?没有笔劲不足,用力不当。只比画符清晰一些?”茂官眼睛攸地亮了起来,如星星一样好看,声音却仍充满了不自信。

    “先生如此评价你的字?”微月皱眉,有些不悦。

    “先生说我年纪尚幼,这样的字已经算不错。”茂官小脸有了一丝笑意。

    微月眼神微沉,“是小表叔这样说你?”

    “小表叔说大表叔教他临摹王羲之的字体,所以写得要比我好。”茂官有些低落。

    本来以为自己是万千宠爱,是聪明能干的,可是这两天却一直被邱锦源状似无意地刺激打击着,家里每个人都好像很喜欢嘴甜的邱锦源,故而对平时装深沉的茂官有了对比……

    微月摸着茂官的小脑袋,“为什么要去学别人怎么写字,你将来又不当书法家,字能写得让别人看明白就行了,有自己的特色不好吗?临摹别人的字,那也是别人的,不是自己的。”

    茂官听了,眼睛弯了起来,笑得天真无暇,像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般让人看着温暖舒心,“嗯,我才不要学小表叔,我一点也不喜欢他。”

    “去洗手吧,该用膳了。”微月笑着道。

    茂官乖巧地点头,让念翠带着去洗手。

    从偏院出来,微月的表情一直很冷漠,她对邱家的耐性已经差不多用完了。明日,也该清算清算了。

    进了屋里,便见到方十一靠在临窗的软榻上看书,那闲适轻松,一副心情很好的模样,微月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日子过得是挺滋美的,把那一家的全推给她去应付了。

    她走了过去,从他手中抽走了书,居高临下地冷睨着他。

    方十一抬起头,愕然看着她,挑眉问道,“怎么了?”

    微月哼了一声,“我不干了。”

    “什么?”方十一坐直了身子,将她拉着在身边坐下,幽深似海的黑眸隐隐含着笑。

    “你家那些亲戚,你自己应付去。”微月没好气地叫道。

    “不是做得挺好的吗?母亲和舅父都夸你呢。”方十一低低声笑着,清醇好听的声音透过耳膜传入了她的心里。

    微月嗔了他一眼,“我由着他们搬空了你的家财,他们能不夸我吗?”

    “那么,你接下来打算作甚?”方十一问道。

    微月紧绷的脸溢出笑纹。“你就那么肯定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微月,我是你夫君呢,怎么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方十一抱紧了她的腰,在她耳边低声说着。

    微月脸颊泛起红晕,用力掰开他的手,“说话就说话,这么大热天的,抱着也不嫌热。”

    方十一笑着放开她。

    微月道,“你觉得恩平如何?那里繁华不?”在现代,她只听过天下温泉数恩平,却不知在这个时候,那里的经济如何。

    “广州府有不少从恩平来的走商,官道也在前两年修整了,恩平要比前几年繁华了些,只是那里百姓贫富差距悬殊。”方十一道。

    “你说,要是我将舅父那两百亩地建成大宅子,在宅子里面挖一个温泉,再将这宅子卖给恩平当地的大户人家,有赚头不?你听过温泉吗?就是那种地下自然涌出的泉水。”微月的眼眸清亮,她不占别人便宜,自然也不会让别人轻易拿了好处,就算邱家是烂船,总也有三千钉的。

    “皇皇上灵,愍我苍生。泌彼温泉,于此丽川……你确定那里有泉眼?”方十一目含惊喜看着她。

    “我使人去查过了,那块地有硫磺的味道,应该能挖到泉眼,就算挖不到,也没关系。同样能建大宅转卖出去,总之,就不能让邱家以为我们的银子是任取任用的。”微月道。

    她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带给他震撼和惊喜。

    方十一大笑出声,忍不住一把抱住她,“微月,微月……”

    “做什么,放开!”微月被他突然的热情吓到了。

    “你真是一块宝。”而且,她是他的,真好!

    “这么说,你是赞成我这主意了?”微月双手抵着他的肩膀,看着他问。

    “有理由不赞成么?”方十一笑道。

    “那好,明日我可就找舅父他们了,到时候免不了要得罪了夫人。”微月说着,其实她和方十一从本质上看,是同类型的人。

    方十一含笑望着她,她嘴里虽这么说,可没看出她会担心得罪母亲,早在他让她当家的那时候开始,母亲大概就对她有嫌隙了。

    第二天,方十一刚出门没多久,方邱氏便使人过来请微月到上房去。

    正好,她不必主动出击了。

    来到上房。果然那邱家夫妇已经在了。

    微月礼仪周到地给几位长辈请安。

    方邱氏冷漠看着她,问道,“姚总管去寻铺面的事情怎么样了?这都几天了,还一点消息都没有,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邱舅老爷很不耐烦地看着她,“我连货源都找好了,你们这铺面却一直没有找出来,白白让我耽搁了几天的生意。”

    “舅父已经找到货源?不知是哪里的金矿?”微月笑着问道。

    “山西那边的,你一个妇道人家,说了也不明白,问这么多作甚。你只管告诉我,几时将铺子给我。”邱舅老爷斜睨了微月一眼,十分看不起的样子。

    微月淡淡一笑,“不知舅父要进的是生金还是纯金?质地如何?成色如何?生金每钱多少银子,纯金又是多少银子?次金又什么价位?打金师傅是何人?”

    邱舅老爷被问得一愣一愣的,竟一句也答不上,恼羞成怒地叫道,“到底是我要做生意还是你要做生意。”

    方邱氏也不悦地看着微月,“家嫂,不许放肆。”

    微月无辜地看着他们,“我只是想问个明白,总不能银子这样花出去,却不知道怎么拿回来吧。”

    “说来说去,你就是怕我们邱家欠了你们的银子。”邱鲁氏撇嘴凉凉地说道。

    “舅父家中良田百亩,又岂是那等贪小便宜的人。”微月急忙说道。

    邱舅老爷哼了一声,“你知道就好。”

    “所以,相信舅父也会将这几天在方家借的银子都还清了的,对么?”微月扬唇微笑,十分礼貌客气。

    “你……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在方家借了银子?”邱舅老爷大叫道。

    方邱氏铁青着一张脸。

    微月让吉祥将账本拿了出来,打开放在邱舅老爷面前,“舅父前几天到账房支银子的时候,说这只是跟方家借的,所以我才交代账房,只要是舅父和舅母几位想要支银子的,都不能阻挠,您看,一共两万六千两,记得明明白白的。”

    “家嫂,舅父既然到我们家来,花点银子算什么,你竟然斤斤计较,还有没将我放在眼里。”方邱氏气得脸色都发白了。

    “不敢,媳妇本来也这样想的,既然舅父在生意上周转不开,我们方家帮衬些也无妨……”如果不是邱舅老爷支银子的时候底气不足,说将来迟早会还了方家。她也不会任他们邱家把账房当成自己的。

    “放屁!”邱舅老爷站了起来,“我们邱家不需要你们方家的可怜。”

    “说什么可怜不可怜的,大家都是亲戚,何必计较这点银子,伤了感情。”方邱氏急忙安抚邱舅老爷。

    邱舅老爷愤怒瞪着微月,就等着她给自己一个下台阶。

    微月含笑道,“亲兄弟也得明算账。”

    邱舅老爷炸毛地跳起来,对邱鲁氏叫道,“去,去把那田契拿来!”

    “我这就去拿。”邱鲁氏狠狠瞪了微月一眼,扭着身子离开上房。

    方邱氏气得两腮的脸颊都轻颤着,“潘微月,你好!你好得很,你眼里还有没我这个夫人,你以为你在方家能一手遮天了是吧?”

    微月叹道,“夫人,媳妇绝对不敢有这样的心思。”

    “哼,家姐,想不到十一竟然娶了这么一个泼妇,不就是几万两吗?我们邱家还没放在眼里。”邱舅老爷冷声哼着。

    微月笑而不应。

    方邱氏瞪向自己的胞弟,“你也知道说只是几万两,我会与你计较这点银子吗?你放心,我绝不会让方家委屈了你。”

    “家姐,你放心,我没带那么多现银在身才会到方家的账房支银子,我把田契卖了,也是一样的。”邱舅老爷道。

    “富光,方家不需要你卖田契来还银子。”方邱氏大声喝道。

    ——————————

    这家亲戚……让俺卡了一个下午的思路,我怨,我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