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且忍你们
    方十一沉思了一会儿,才对邱舅老爷道,“舅父,不如这样吧,这几天让姚总管去寻铺面,你也再看看有没门路可以进货的金矿,金行不比其他行业的生意,还是仔细些好。”

    邱舅老爷一听,不耐烦地道,“开个金行怎么就这么多事儿,那就不开金行了,做别的生意吧。”

    邱鲁氏一个白眼横了过去,不开金行他们到广州来作甚?让方家送他们一家金行,他们在广州的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照我说,还不如别做什么生意了,还不如待我明年春闱赴京考试,中了个功名回来,将您奉为老太爷在家里享清福,何必看人家脸色,当个低下的商贾有个什么好的。”邱锦清冷声冷气地突然开口。

    方邱氏皱眉看向他。

    邱鲁氏有些尴尬。

    方十一微笑,眼中淌过一抹寒光,“邱家难道不是商贾?尚未取得功名的表弟你,如今算什么?”

    邱锦清一滞,撇嘴道,“等我取得功名,我们就是官宦之家了。”

    “我衷心祝愿表弟明年在春闱大考中出人头地。”方十一微笑道。

    邱锦清傲然一笑,“多谢表哥。”

    “那么,就这样吧,我会让姚总管去寻个门面好的铺子,至于是否要开金行,就看舅父自己的主意了,我得去十三行了,你们有什么事儿,找微月说声也行,她说的话等同于我。”方十一站了起来,沉声说着,清冷的目光教方邱氏即使不满他的敷衍,也没有说出别的什么话来。

    邱舅老爷和邱鲁氏很愕然地看着方十一,他竟然如此看重潘微月?

    方邱氏只是咬紧了牙关,这个儿子是越来越和自己疏离了。

    微月没好气地瞪了方十一一眼,这家伙!竟然拿她来当挡箭牌了。

    从上房出来,微月理也不理方十一,快步地往前走着。

    方十一轻笑一声,上前拉住她的手,低头看着她,“怎么了?”

    微月用力掐住他的胳膊,“你竟然推我去应付那家人,这不是要我难做吗?”

    方十一轻叹道,“微月,你方才也听到了,舅父他们索求无度,有母亲在那儿,我不好当面拒绝。”

    “所以就让我来当红脸了是吧?”微月嗔了他一眼,她当然也看不惯姓邱的一家人,简直是太离谱了,要方十一送他们一间金行?这胃口也实在太大了。

    方十一低笑,“夫妻乃是并头莲,我相信你会很好帮我应付舅父他们的。”

    微月哼了一声,“我若是顶撞了他们,落了个不孝的名声,是不是你也帮我担着,是不是也等同于你。”

    方十一笑道,“嗯,一切有我。”

    去你丫的方十一!这千年狐狸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吧,他自己碍着外甥的身份不好对邱舅老爷说不,可她不同,她一个妇道人家,小家气子不愿意提携亲戚,别人也不好说她什么。

    “你先别生气。”方十一握住她的手,柔声道,“其实我这样说的原因也不全然是为了铺子的事情,给舅父送铺子是推不去的了,母亲那边不好交代,只是在他们住在家里的这几天……你要多辛苦一些,忍无可忍之时,无论你作甚,我都会认为你是对的。”

    微月不悦道,“你还知道他们什么脾性,你一次跟我说了吧。”

    “过几**就见识到了。”方十一低声道,他当时在恩平的那半个月就知道舅父和舅母是什么样的人。

    “难道夫人没二话吗?”微月问道。

    方十一笑容有些冷淡下来,“母亲也只是想照顾娘家。”

    明白!了解!微月点了点头,希望邱家那几位亲戚有点到别人家里作客的自觉,别真的太过分了。

    之后,方十一便去了十三行街,微月则回了月满楼,听着钟嫲嫲过来回事。

    到了午后,便听到邱锦清要带了两个小厮出去了,说是要到广州诗人墨客最多的地方去和人家比试才华。

    微月闻言,只交代要仔细照顾这位表少爷,不可怠慢了。

    这一天,风平浪静地过去了。

    翌日,刚吃过早饭,姚总管便过来了,“少奶奶,舅老爷要到账房支五百两,说是要出去应酬,您看是……”

    “给!”微月含笑道,“交代账房的卢管事,让他另用账册记着,这些天邱家那些人在方家支了多少银子,拿了多少东西,都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记着。”

    “是,少奶奶。”

    “对了,姚总管,你派个人去打听一下,舅老爷家乡是不是真的有两百亩田地,问个清楚那块地的事情。”微月突然道。

    第三天,邱鲁氏带着赖姨娘到下九圃那家全广州最好的布行买了近五百两的丝绸锦缎,又到锦玉号买了一千两的珠钗首饰,美曰其名,作为方家的嫡亲舅母若不妆点体面,只怕要失了方家的脸面。

    微月听着姚总管的回话,淡然一笑,随她们去吧。

    第四天,那位自诩才华绝伦无人能比的表少爷邱锦清和众多才子竞拍,以三千两的高价买下了宋朝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

    “三千两?”微月端起盖钟儿,似笑非笑看着姚总管。

    姚总管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回少奶奶,是三千两。”

    很好!花三千两买了一副赝品,也只有邱锦清干得出这种事情了。

    别怀疑她还没看到画就知道那是赝品,真的那一幅就是偏那么巧,她在方十一的书房见过。

    “少奶奶,表少爷他……”姚总管迟疑地开口,“因为想要买下这幅画,把潘家的大少爷得罪了,那潘大少也看中了。”

    微月挑了挑眉,“我知道了,让卢管事记着就行了。”

    第五天,邱舅老爷再到账房支了一千两……邱鲁氏支了五百两买胭脂,邱锦清支了八百两买笔墨书豪。

    邱家称赞少奶奶为人处事很不错,方邱氏也认为媳妇这次没有让她丢脸,这样礼遇她的兄弟一家,可见是尊重自己的。

    “姚总管,几天前让你去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这一次,微月脸上的笑容有些严肃。

    姚总管道,“已经打听清楚了,舅老爷将家财变卖了还债,只剩下两百亩地卖不出去,听说那块地有硫磺的味道,所以没人愿意买下。”

    “是么?”微月笑得有些高深莫测,恩平虽没有广州的繁华,但不管哪个地方,总有一些有钱人的吧。

    中国温泉之乡……如果她没猜错,这两百亩地应该有个温泉眼,嗯,将那块地变成自己的,然后建成宅子,挖个温泉池,再转手卖给当地的官员或者有钱人,应该不会是个亏本的生意才对。

    这几日邱家在方家的支出用度也足够换他们这块地了,那不就是一块不能耕种的死地吗?

    至于邱舅老爷想要方十一送他们铺子开金行的事情,就和他儿子邱锦清整天认为明年春闱会中状元一样,有梦想是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