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二十二章 开金行
    和茂官一起吃完晚饭之后。见他因为刚刚大哭而显得有些疲累,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微月让让念翠带他去睡觉。

    小茂官瞠大眼睛忽闪忽闪看着微月,却什么也不说。

    微月暗叹了一声,亲自带他回了内屋。

    茂官牵着微月的手,一直到睡着了,都没有放开。

    微月看着那张洁白如玉的小脸,无奈地笑着,茂官被别人奚落,大概和她对待他的态度脱不了干系吧。

    真是的!她又不是真的想欺负他,只是每次看到他绷着一张脸,明明稚气未脱,偏要学着大人的冷漠,怎么看怎么别扭,所以才欺负得他呱呱叫,看他气呼呼的样子怎么也比死气沉沉的强。

    方十一去而复返,便是见到微月倚靠着床柱不知想什么入了神,而茂官则是抱着微月的手,鼻子红通通的,睡得很沉。

    他轻轻地将微月的手总茂官的手里抽了出来。

    微月猛然睁开眼,被吓了一跳。“你回来了?”

    “吓到你了?”他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问着。

    温热的气息打在脸颊,微月脸上一热,“我没事,茂官睡着了,我们回去吧。”

    “嗯。”方十一看了儿子一眼,才和微月离开了偏院。

    知道方十一还没吃完饭,微月便让吉祥去厨房端一碗细蓉过来。

    他的心情好像不太好,眼梢蕴着清冷淡漠的神色,安静地吃完细蓉,也没有和微月多说一句话。

    难道是看到茂官眼睛有些红肿,以为自己没有善待他的儿子?

    “你这是怎么了?”微月给他递上一杯参茶,秀眉轻蹙地看着他。

    方十一看了她一眼,“坐下说话。”

    微月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是为茂官的事情?”

    “茂官怎么了?”方十一疑惑问道。

    微月笑了笑,“没事,他今日有些小别扭。”

    “他对着你哪天没小别扭的?”方十一笑了出来,“你和他一点都像母子。”

    微月笑道,“本来就不是母子。”

    方十一却脸色微沉,“我希望你和茂官亲近一些,其实他挺喜欢和你一起的,每次看他跟你下棋,他都笑得很开心,以前他和他**一起的时候,也没这样的。”

    微月眼睫低敛,轻声道,“茂官还小。凡事总是需要慢慢来的。”

    方十一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是……”接着,便又陷入沉默。

    微月不想他们之间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和谐默契又被破坏,便问道,“姚总管找你什么事儿?”

    方十一眼底闪过怒色,冷声道,“母亲刚刚把姚总管找去说话了。”

    是和邱家有关!微月脑海里立刻闪过这个念头。

    “她让姚总管这两日在广州府最繁华的街道找出一间铺子,还是要三间面阔的,说要给舅父做生意的。”方十一沉声说着,清俊的脸一点表情都没有。

    “这……舅父他们真的打算再广州长住了?既然要在这里做生意,怎么没有提前说一声呢,只是帮忙找铺子而已?可有其他?”要不要也帮忙找处宅子呢?没理由就这么一直住在方家吧。

    “母亲的意思,是买下铺子,送给舅父。”方十一冷笑道。

    “这……”以方家财力,买几间铺子送给舅父是没问题,只是方邱氏吩咐这样的事情却也没和方十一商量,甚至跟她交代一声也没有,这也难怪方十一要生气了。

    “一两间铺子只是闲事,就由得母亲去做主了,我已经交代了姚总管,以后不管是谁吩咐他做事。都要来问你一声,你若觉得不应该的,就不必去理会了。”方十一道。

    这才是第一天,后面的大概是陆续有来了。

    微月知道方十一并不是会计较银财的人,只是方家即使富有,但金山银山也有被掏尽的时候,有时候对亲戚大方也是要适可而止的。

    翌日,方十一正要出门的时候,便被方邱氏使了莲姑过来,将他们夫妇一起请到了上房。

    邱舅老爷一家子已经在上房等着了。

    见到方十一,邱舅老爷重重地哼了一声,“真是好外甥,连舅父来了,也没来请安,怎么,是不是不欢迎我这个舅父到家里来做客?若是碍着哪些人的眼了,我这就走,马上就回恩平去。”

    慢走,不送!微月在心里冷笑着,一眼也不看那动作神情都显得作假和夸奖的邱舅老爷。

    方十一眼底蕴着清冷的光芒,淡声道,“舅父,您误会了,我这不是来给您请安了么?”

    “若不是我让莲姑去请你过来,你会来吗?”方邱氏冷哼道,不明白一手抚养长大的儿子怎么就跟自己不亲厚,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时候正要过来的。”方十一嘴角浮起浅笑,温润儒雅地说着。

    微月忍不住以眼角的余光扫了方十一一眼,瞧他说的煞有其事。心中顿觉好笑,这男人连扯谎也扯得比别人认真。

    要不是他临出门还跟自己说要到十三行,她还真以为他真的要去给邱舅老爷请安的。

    “昨天回来怎么不先去给舅父请安?”方邱氏脸色缓了下来。

    “正好姚总管有急事找我,耽搁了一下,时候不早,便想着不好打搅舅父休息,所以打算今天早上再去请安的。”方十一淡声说道。

    邱舅老爷听到姚总管去找了方十一,脸上的不满被另外一种诡异的表情换上,呵呵笑了几声,“原来如此,我就说嘛,像十一这样做大生意的人,怎么会对自己的母舅不尊敬呢,对吧,家姐。”

    方邱氏温和笑着,“就你这个当舅父的一直惯着自己的外甥。”

    微月差点忍不住翻白眼,这邱家姐弟这种变脸速度是不是快了一些?

    方十一依然淡漠地微笑,眼神愈加森冷。

    “哪有母舅不疼自己外甥的。”邱舅老爷疼爱地看着方十一。

    方十一也尊敬地看了邱舅老爷一眼。

    方邱氏含笑道,“十一,家嫂,你们都坐下说话吧,有事商量你们。”

    方十一和微月在她右手边的太师椅坐下,对面一溜四张太师椅坐着邱舅老爷一家人。

    邱鲁氏友好慈爱地看着微月。心里却想着,好在昨日没有对这位新少奶奶说什么不应该说的话,本来她是听说十一并不喜这位新少奶奶,不是娶进门之后,都一直不肯踏进她房门半步的么?怎么听着这宅里的丫环说,十一和潘微月恩爱非常,甚至疼惜她还胜过以前那位少奶奶。

    怎么看都不知道这个潘微月好在哪里。

    “不知母亲有何事要吩咐儿子的?”方十一淡声对方邱氏问道。

    “是这样的。”方邱氏正了正脸色,“恩平那边如今生意是越来越不好做了,所以你舅父呢,就打算到广州来做生意,姚总管想必也与你说了。我让他帮忙找间门面比较好的铺子,你舅父做了那么多年的生意,将来肯定能在广州有一番作为,指不定以后还能帮着你。”

    方十一含笑点着头,“不知舅父想要做哪一行的生意?”

    邱舅老爷呵呵笑着道,“本来嘛,到广州来最好赚钱的就是行商了,可我总不能和自己的外甥干同行吧,所以,还是找间铺子,勉勉强强开个金行算了。”

    看着那以长辈姿态说话的舅父,微月嘴角吟着浅笑,真是好大的口气,凭他也想在十三行混?还勉勉强强开个金行就算了,金行要是说开就能开的,他也不必投奔到方家来。

    方邱氏插嘴道,“十一,你在广州府有人事,到时候别忘了要帮衬舅父。”

    方十一只是微笑问道,“开金行倒是不错,不知舅父预了多少的本钱?可找到了金矿供货?”

    邱舅老爷听着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

    方邱氏急声道,“十一,你这是怎么回事,让你帮着舅父,你倒计较起银两来了。”

    方十一沉声道,“母亲,舅父若是不说个明白,要我如何帮呢?开金行需要本钱,我也只是想了解清楚。”

    “谁会带着大堆的银两到处走,舅父在恩平还有几百亩的田地呢,你还怕我会贪了你的银子。”邱舅老爷大力拍着桌面,站了起来大声吼道。

    这么说的意思是……微月和方十一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有些心照不宣,舅父这心虚的表现怕是连开金行的本钱也要方家给出的了。

    方邱氏这时候也适时开口,“十一,你就先帮你舅父把金行开起来,到时候赚了银子。再把本钱还给你也行。”

    邱鲁氏接着道,“十一啊,你也别担心,难道我们做长辈还会贪你们小辈的银子不成,再说了,你们方家要什么没有,银子是最多的,先帮舅父把铺子开起来,到时候一本万利之时,肯定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微月冷笑看着他们,邱舅老爷一副气呼呼的模样,邱鲁氏则是讨好笑着,而那两位一直没有出声的表弟,一位是一脸的嫌弃和不屑,另一位是天真甜美对着她笑。

    真是……一家子的极品。

    方十一并没有因为邱舅老爷和方邱氏的扯猫尾而动怒,他笑着道,“先替舅父垫银子开铺子是没问题,只是,金行这方面的我并不熟悉,不知舅父要从哪里入货?是哪里的金矿?”

    邱舅老爷支吾着,“等铺子开了,自然就有进货的门路了。”

    方十一皱眉,沉思起来。

    微月无语,总算知道这位邱舅老爷是怎么把家产败光的了,一点计划都没有,就想要立刻开门做生意,还想着一步登天一本万利了,生意要真那么容易做的,这世上就没穷人了。

    ——————

    今天终于更了六千~~~o(n_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