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二十一章 茂官的眼泪
    不知方邱氏留着邱舅老爷夫妇在屋里说了什么。正正两个时辰过去,邱舅老爷和邱鲁氏才从上房出来,看他们*光满面,走路带风的模样,好像是捡到宝了。

    傍晚的时候,方十一便回来了。

    “你回来了?去见过舅父没?”微月问道,邱舅老爷那边使人过来打听了几次,听到方十一还没回来见他,他已经心中有火了。

    方十一挑眉,脸上维持着一贯的冷漠,“还没,怎么了?”

    “找了你几次了,不知是不是有要紧的事儿与你说。”微月说道。

    方十一嘴角吟着冷笑,“他还会有什么事?”

    “你似乎知道什么呢。”微月似笑非笑看着他。

    “你觉得舅父一家如何?”方十一答非所问,眼底含着笑,柔化了他冷漠的轮廓。

    微月沉默片刻,组织一下语言,竟不知该找什么字眼来形容对邱家的感觉,“相处不深,哪里能作评价。”

    方十一笑了笑,“以后多得是时间让你慢慢相处。”

    微月闻言。怎么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你的意思,是他们打算长住了?”

    “邱家生意败落,这次到广州来,只是为了避债。”方十一冷声说着,他也是今日才知道邱家那么大的生意被舅父几年就败光了,真是好本事。

    “啊?今日在上房却没听舅父提起。”微月诧异,看他们衣着装扮,哪里看得出是家道败落的?

    “舅父是个极爱面子的人,怎么会在人前说自己的失败,倒是母亲……若是知道了,免不了要我们接济邱家。”方十一道,别说他和方邱氏一直不亲厚,对邱家那边的人,他也少有联系,前两年不是没对舅父伸过援手,只是舅父自幼便被惯坏,一直眼高于顶,又不肯听旁人意见,也不肯脚踏实地做生意,整天想着一步飞天,还抱怨方家对邱家照顾太少。

    “接济倒无所谓,只怕是个无底洞。”想到邱家一家人,微月顿觉得大概以后日子不会那么清闲的。

    “原来你对他们了解已经如此深刻。”正因为是无底洞,他才会在近这两年不再给舅父送银子,原以为就算舅父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把邱家几代的基业毁了。没想到他不仅毁了,还连邱家大宅都没了。

    前几天听到他们要到广州来,他已经觉得奇怪,派人去打听了一下,才知实情。

    “倒不是我对他们了解深刻,是他们表现过于明显。”微月嘀咕着。

    “舅父和舅母本来就是如此,你且忍耐些。”方十一三年前在恩平见过邱家夫妇一次,印象十分深刻。

    微月斜睨他一眼,语气有些促狭,“我耐性向来不怎样,若是忍不住冲撞了他们,如何是好?”

    方十一轻捏她的手,声音低沉,“我总不能让他们让我娘子受委屈了。”

    微月轻笑出声,眼底阳光四射,“其实舅父只是太过于自我为中心,我会尽量不去惹他们不快的,不过你那表弟,是不是有些瞧不起人了?”

    “你说锦清?怎么了?他几年前来过广州,我与他相处了几日,性情还算温和的。”方十一道。

    “我们说的可是同一个人?”微月好笑问道。那鼻孔朝天的凤凰男哪里性情温和?

    方十一笑道,“许是锦清得了考生的资格,难免有些自高了。”

    “行了,别说他们,我过去茂官那边一会儿,你先去梳洗。”微月从他手中抽开自己的手,笑道。

    方十一挑眉,“你就这么喜欢逗茂官生气?”

    微月媚眼一挑,“你儿子现在才五岁,这应该是五彩缤纷调皮捣蛋的童年,你看你都把他教成什么样子了,活生生一个小方十一。”

    方十一没好气地拉住她,“像我有何不可?”

    微月指尖轻抚他眼角和嘴角,难得的温柔,“你觉得让自己的儿子像你好吗?”像他那样有一个灰暗惨淡的童年?

    方十一微微一怔,将她揽进了怀里,“父子俩不一定要走同样的道路。”

    微月笑着推开他,“一身的汗臭味,今天去哪儿了?”

    “到船上去了,那里人多。”方十一放开她,笑着解释。

    “我去让人打水,等下你也和我一起去看茂官?”微月嗔了他一眼。

    之后,方十一梳洗之后,便和微月一起到偏院找茂官了。

    茂官见到父亲来看他的时候,暗淡的眼眸攸地亮了起来,只是看到方十一身后的微月时,小嘴马上翘了起来。

    “父亲。”茂官给方十一请安,看也不看微月。

    方十一轻轻拧眉,回头看了微月一眼。她又怎么惹茂官生气了?

    微月回他一个甜甜的笑。

    方十一问了茂官一些学业上的问题,又听了茂官背了几首古诗,微月听得想打瞌睡。

    好不容易才等茂官背完了。

    方十一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先生教的要记住之外,自己也要多学些别的……”

    “例如学学该如何撒娇,该学习如何不动声色报复欺负自己的人。”微月翻白眼地插嘴,深怕方十一又要茂官背什么之乎者也。

    方十一好笑地看向她,“嗯?”

    “刚刚姚总管不是找你吗?说不定有急事呢?”微月眨了眨眼道,他们刚出门的时候,姚总管便要来找方十一的,只是方十一说要过来先看一下茂官,所以让姚总管在书房等着。

    “那我先去书房。”方十一深深看了她一眼,起身要离开。

    茂官有些失望地看着他。

    微月掐了掐茂官的小脸蛋,“今晚吃细蓉,好不?”

    自己最喜欢吃的细蓉?茂官眼神闪烁迟疑地看着微月。

    “大地鱼,虾干煮了两个时辰的上汤,肉汁鲜嫩的细蓉……”微月手托着下巴,笑得好不得意。

    方十一摇了摇头轻笑,抬步离开。

    微月看了他背影一眼,他这样……算是信任自己能与他儿子相处得好?

    似乎自从那次谈话之后,她和方十一之间的相处方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他对自己越来越亲昵,这算是决定不再怀疑她的表现吗?

    可是为什么她心里还是觉得不踏实?这是因为自己对这个地方还缺乏安全感的原因。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我不要吃什么细蓉。”茂官稚声叫道,赌气地爬上床榻,背对着微月。

    微月回过神来,在床沿坐下,冷声道,“我知道你今日受了委屈,那小子也不过长你一岁,却如此懂得讨好他人,你何不向他学习?”

    茂官闷声叫道,“那叫虚伪。”

    “你既要成为一个行商首,又怎么能够不虚伪?”微月道。

    “祖母只喜欢他。”祖母从来没有那样亲热抱过他。

    “你也有人喜欢。”小孩子的心思果然单纯可爱。都喜欢比较,想要更多人关心自己注意自己,微月好笑想着。

    “连父亲也不理我。”茂官哽咽道,“我要母亲,我要我母亲……”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微月突然想起这句话,好像要是再这时候对一个孩子落井下石有些不厚道了,她低声道,“你父亲若是不理你不喜你,怎么会天天问你上学情况,你是他唯一的孩子,他不喜欢你还能喜欢谁?再说了,你祖母就是再喜欢小表叔,也抵不过和你亲,你才是她嫡亲的孙子,对不?”

    茂官转过头来,眼睛被眼泪刷洗得更加明亮,“他们说我是没人要的小孩,说连我母亲也不要了……父亲他以后会有比我更亲的儿子……”

    听着茂官抽抽嗒嗒地讲着,微月心中生出一丝柔软,声音软了下来,“是谁敢这样说?你是方家的小少爷,就算将来你父亲有了别的孩子,你也是他们的哥哥,难道还有只要弟弟不要哥哥的父亲吗?你母亲……也不是不要你,她只是去了很遥远的地方,但她还是会关心你的。”

    “真的?”茂官吸了吸鼻子,哽咽问道。

    “哭得难看死了。”微月捏住他鼻子,“我干嘛要骗你。”

    “好痛!”茂官大叫,这个女人刚刚明明很温柔的,一下子又原形毕露了。

    “起来,去洗脸,然后一起吃细蓉。”微月将他抱了起来,真是越来越瘦了,好吧,她自我检讨一下,自己真是一个符合继母这形象的人。

    茂官小心翼翼看了微月一眼,感受着她怀里的温暖。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涌了起来,好久好久没有人这样将他抱在怀里了。

    “二娘……”他低着头,小手紧紧抱着她的肩膀。

    “嗯?”微月将他抱着坐下腿上,让念翠去打了水进来。

    “我以后再也不听湘珠的话了,好不好?我会很乖的。”茂官小脸还有泪痕,眼底尽是不安的害怕。

    微月绞了绫巾为他拭脸,“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你会乖乖听话当然好,可有时候适当地调皮捣蛋,也不会让人讨厌的。”

    “那……你会不会讨厌我?以后会不会让父亲不要我。”茂官小声问道。

    微月沉默了片刻,看来今天方邱氏对待邱锦源的态度刺激了茂官一直以来脆弱的心了,这孩子自从失去母亲之后,就一直担心会被大家遗弃,怕自己的位置被别人替代,而刚好那个邱锦源比他更讨喜,能让更多的人喜欢,所以他今晚才会这样害怕不安地对自己说这些话吧。

    “不会的。”她低声说着,谁还能忍心拒绝这样含泪恳求自己的孩子?

    茂官小脸终于绽开了天真烂漫的笑容,好像夏日的骄阳般灿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