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二十章 见识
    邱舅老爷扬着下颚。傲慢地从微月面前走过,跨进了门槛,在莲姑带领下往上房走去。

    邱鲁氏和赖姨娘紧跟其后。

    刚到上房外门,方邱氏已经激动滴走了出来,紧握着邱舅老爷的手,“兄弟,我们可有十几年不曾见面了。”

    邱舅老爷也激动地点头,与方才在外面的傲慢截然不同,“家姐,我也念了您十几年呐。”

    “路上顺利不?都赶了几天的路程了,想必是累了吧,肚子饿了吗?”方邱氏急声问着,看得出她很关心这个舅老爷。

    微月安静地站在一边,冷眼旁观,没想到方邱氏也有这样的一面,似乎对待方十一和茂官,她也不曾这样真情流露的关切。

    邱舅老爷与方邱氏互相倾诉了思念之情之后,邱鲁氏也泪湿衣襟地向前,惨烈地嚎了一声,“姑奶奶,我们可想死你了。”

    方邱氏眼角好像微微抽了一下。对着邱鲁氏的笑容并没对着邱舅老爷的那样真诚热切,“弟妹,别来无恙。”

    “哪里能一样,姑奶奶,您都不知道……我们……”

    邱舅老爷重重地咳了一声,“别说废话,赶紧让锦清和锦源来见过姑母。”

    方邱氏疑惑地看了邱舅老爷一眼,“富光,难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儿?你可不能瞒着我,有什么事儿都要说,家姐必然不会袖手旁观的。”

    邱鲁氏的嘴角马上抿开了笑意。

    邱舅老爷呵呵笑道,“没,没什么事儿,有事会跟家姐说的,”然后转向两个儿子,“你们快过来,给姑母行个礼。”

    微月扯着微笑,扶住方邱氏,“夫人,您先坐下吧,舅父和舅母也累了,不如大家都坐下说话。”

    方邱氏因为高兴,心里也没去计较自己不喜微月的事儿,“对,对,都坐下说话,坐下。”

    邱家夫妇对视一眼。目光同时扫向微月,不过很快又转开了。

    邱锦清和邱锦源走向前来,行了大礼,“锦清见过姑母。”

    邱锦源笑得甜美乖巧,“锦源也给姑母请安。”

    方邱氏笑得合不拢嘴,莲姑给两兄弟送上了两份大礼,“这是姑母赏给你们的。”

    “多谢姑母。”两人齐声道谢。

    方邱氏将邱锦源搂进怀里,亲着他白里透红的小脸,“这孩子可真乖,你们既然来了广州,可就不许再回去了,我要天天见着锦源这孩子,长得和咱们父亲真像。”

    邱鲁氏闻言,眉眼带了笑,“都听您的,就住广州陪您,您还真别说,这孩子和老太爷确实长得相似。”

    “锦源也听姑母的,姑母真好。”邱锦源笑得天真可爱说着。

    “姑母哪里好?姑母老了,就想身边有人陪着啊。”方邱氏搂着邱锦源笑道。

    邱锦源摇头,奶声奶气地说道。“姑母哪里都好,姑母一点也不老,还很漂亮呢。”

    方邱氏眉开眼笑,脸上的笑容如盛放的花朵。

    微月就站在方邱氏旁边,看着那个在甜言蜜语哄着方邱氏的邱锦源,心里反而觉得别扭的茂官要可爱得多,还有那个邱锦清,虽然看着斯斯文文的,但她可没忽略了刚刚他行礼时眼底流露的不屑之色。

    “十一呢,怎么没见到他呢?”邱舅老爷喝着茶,额头汗水淋淋,不停催促在给他扇风的丫环加快速度。

    “十一少在商行里,要晚些才能回来。”微月轻声回道。

    邱舅老爷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他不知道我要来吗?怎么也不在家里等着。”

    微月道,“十一少本来是想亲自迎接您,只是突然有急事,才赶着去了十三行。”

    “什么急事那么重要?”邱鲁氏问道。

    微月含笑,“回舅母,生意上的事情,我这个妇道人家不懂。”

    “使个人去瞧瞧,要不是什么大事,就让他回来,自己的亲舅父千里迢迢来了广州,没有再紧要不过的事情了,还有,茂官呢?怎么还没来?”方邱氏出声问道,怀里仍搂着邱锦源。

    那孩子明明已经被捂得满头大汗,却仍似很幸福一样偎依在方邱氏怀里。

    “正巧,茂官下学来了。”莲姑刚想出去将茂官带来。没走两步,茂官已经和念翠往大厅走了进来。

    “茂官给祖母请安。”茂官走进门的时候,见到方邱氏怀里搂着一个年岁与他差不多的男孩,而且那开心温柔的笑脸,还是他从来没见过的。

    那个孩子是谁?为什么能偎依在祖母怀里?

    “茂官,你来得正好,来,给你舅爷爷舅奶奶行礼,还有你两位表叔,还从来没见过呢。”方邱氏温和地对茂官说着,脸上虽有笑容,但远远不及对待邱锦源那样的宠爱。

    “姑母,我五年前也来过广州一回的,那时候茂官还小小的,没想到一下子就长大了。”邱锦清开口,声音平平淡淡,广府话讲得比他父母要标准一些。

    茂官将视线转向微月,一双晶亮如星的大眼充满了不解和失望。

    微月对他微微一笑。

    茂官低下头,给邱舅老爷和邱鲁氏行礼。

    邱鲁氏夸张地惊呼,“哟,十一的儿子都这么大了?长得真像他父亲,将来一定有出息的。”

    方邱氏笑着点头,“这孩子很聪明。家里请了先生坐馆,每日都跟着先生读书上课呢。”

    邱锦源拉住方邱氏的衣袖,娇声道,“姑母,锦源也很聪明的。”

    “好,好,锦源很聪明,让你和茂官一起去上课好不好?”方邱氏宠溺道。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读书了。”邱锦源笑着拍手。

    茂官低着头,紧紧捏住自己的衣袖。

    “茂官,那你以后就要和表叔一起上课。记得要乖乖听话,知道吗?”方邱氏对茂官道。

    “是,祖母。”茂官小声回答,眼底流露出几分受伤委屈的神情。

    微月暗暗叹了一声,方邱氏实在偏心,怎么对着自己的亲孙子也这样呢?

    邱锦源在方邱氏怀里露出得意的笑容。

    方邱氏又问了恩平那边的一些情况,只是见邱舅老爷言辞闪烁,她便让微月带着两位表弟先回院子里休息,她还想与邱家夫妇说些体己话。

    “表嫂,你长得真漂亮,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人。”出了上房,那邱锦源便迈着短小的小腿跑到微月身侧,伸出肉呼呼的手握住微月的衣袖,讨好而甜美地笑着。

    “是吗?那是因为你还小,以后长大了,会遇到很多好看的人。”微月淡淡笑着,笑容虽温柔,却显得有些疏离。

    茂官走在微月身后,见到那个刚刚一直霸占着祖母的小孩现在又拉着微月在撒娇,他决定要讨厌这个表叔。

    “可是,锦源觉得还是表嫂最好看了。”邱锦源认真地说着。

    童言童语……有时听着真觉得天真无暇,心情大好,只是这个邱锦源未免也太懂得讨好大人了?这才是个六岁的小孩?从刚刚在方邱氏面前的撒娇到这时候对她的讨好,总觉得有些太刻意了。

    才第一次见面呢,小孩子就算不认生,也不会这么快就亲昵起来的吧。

    “谁说她好看,我母亲才好看呢,比她还好看!”茂官不服气地开口叫道,为什么连这个女人也对那什么表叔露出温柔的笑脸,对着他的时候却又掐又捏的,讨厌,太讨厌了。

    邱锦源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眸看着茂官,“我才没有胡说,表嫂长得是很好看,你母亲是谁?我都没见过。”

    茂官叫道,“我母亲才是方家的少奶奶!”

    “你乱讲,方家的少奶奶是表嫂才对。我刚刚都听到别人这样叫的,我知道了,你母亲是以前那位表嫂才对,可是她都死了,再好看也没用。”邱锦源也大声回叫着。

    茂官眼眶一红,突然用力地将邱锦源撞倒在地上,“你才胡说你才乱讲,我母亲没死,你才死了你才死了!”

    茂官骑在邱锦源身上,抡起小拳头重重地揍了他两拳。

    邱锦源哇一声哭了出来。

    微月忙上前去分开他们两人,“茂官,你怎么可以动手动脚的,你还是晚辈呢。”

    “滚开,我也讨厌你。”茂官扁嘴叫着,转身自己跑开了。

    “念翠,快跟去看看。”微月叫道。

    “表嫂,我疼。”邱锦源捂住肩膀,哭得可怜兮兮,鼻涕都出来了。

    微月用绢帕给他擦干净小脸,柔声道,“没事没事,你是长辈,不要和一个小孩计较。”

    邱锦清在一旁嫌恶看着,也没要上前安慰自己的胞弟,“果然商贾之家的,就是少了些教养。”

    微月冷冷地瞥了过去,读了几个书就瞧不起商贾了?貌似邱家也是世代经商的吧。

    始终是客人……微月对自己说着,像这种凤凰男,自己没必要去计较。

    邱锦源被自己的兄长瞪了几眼之后,便收了眼泪,委屈地低着头。

    微月让人带着邱家两位少爷往静园而去,那里虽不算大,但有南北两座房舍,中间是一个小庭园,正适合这两位少爷一人一间房子,另各配了两名丫环服侍着。

    “两位表少爷,请先回屋里歇息,短什么缺什么只管说出来。”

    邱锦清冷淡地应了一声。

    ——————求票分割线——————

    月底了,亲们还有没粉红票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