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一十九章 邱家亲戚
    微月从上房回到月满楼的时候,方十一已经坐在临窗的软榻上,闭眸养神。

    她放轻脚步,走了进去,刚走近软榻就被他长臂一搂。

    微月惊呼出声,人已经被紧紧箍在他宽厚的怀里,“有你这样随便抱人的吗?”

    方十一将脸埋在她肩窝,低低声笑着,“我怎么随便了。”

    “还合着眼呢。”微月没好气叫道。

    方十一咬了咬她的脖子,“你以为我还会认错人?”

    “疼!”微月推开他,“今天怎么那么早回来?”

    方十一目光熠熠地看着她,“早些回来陪你不好么?”

    “正经些。”微月嗔了他一眼,“对了,怎么四少到现在还没回来呢?浙江那边没什么事儿吧?”

    方十一突然坐直了身板,脸上神情也十分严肃,眼神清冷凌厉,“我正想与你说这事。”

    微月疑惑看着他,怎么突然认真起来了,“怎么了?”

    “自从朝廷关了浙江的海关之后,许多外商都无法直接在那边交易,同和行茶叶销量很大,福建那边几乎供不应求,所以我们才想到那边去看看可有浙江的商行存有茶叶,刚好有一家商行有现货,且质量也上等,我们买下之后,正准备要回广州,却遇到了一位好友,是英国商人,与我们同和行合作多年,他这次也是要到宁波去交易生意。”方十一顿了一下。

    微月低头听着,很感兴趣的样子,她没有插话,方十一的话还没说完。

    “他刚好有一批蚕丝想转让出去,我又急着赶回来,四哥便留下与他商榷,只是在前几日,他突然呈了一封状纸到天津。”方十一的眉毛拧了起来。

    “什么状纸?”微月问道。

    “以迩年在粤贸易有负屈之处,特赴天津呈诉。”方十一低声道。

    “他想状告何人?”微月皱眉。

    “他揭露,粤海关监督李永标利用职权,自买货物,全不酬价,以及行商黎光华拖欠外商巨额银两,他告的这两个人……都不简单。”方十一道。

    微月怔住,“他能告得起吗?”

    “他是外国商人,朝廷不敢忽视此事,只怕方家这次也要受牵连。”方十一目光淩淩看着她。

    “你那位英国商人……叫什么名字?”微月问道。

    “洪任辉。”方十一道。

    微月揉了揉鬓角,脑海里仔细回想是否有关于这个人的印象,模模糊糊的,似乎有点印象,但不深刻,连具体什么事情都不清楚。

    要是现在给她一本清代历史书就好了。

    “四少爷就因为这件事才不能回广州吗?”她问道。

    “嗯,不过已经来信说,过两日就起程回来了。”方十一颌首道。

    “那位洪任辉也一起到广州?”微月挑眉,有点不详的预感。

    “皇上专派福州将军等人前赴广州府,连同两广总督李寺尧审理此案,既然要在广州审理,他自然是要到广州来的。”方十一回道。

    “只要方家与洪任辉撇清关系,朝廷自然不会误会方家。”微月道。

    “若是因为怕麻烦而与相交多年的好友断绝来往,非大丈夫所为。”方十一眼底蕴着清冷的光芒,直直看着微月。

    微月红唇勾出一抹笑,她现在对这个洪任辉还不了解,实在不好评价这个人值不值得方家去冒这个险,毕竟得罪浙江的首富和粤海关监督并不是小事,所以,她只是轻声问道,“那你想如何?”

    “待四哥回来再说。”方十一道。

    “那我明日使人将外院的厢房收拾出来。”微月回视他,笑道。

    方十一微怔,随即含笑点头。

    如此又过了几日之后,恩平县的舅父家也到了广州。

    母舅大过天,微月在方邱氏的一再提醒下,已经一早便站在大门口等候着。

    当她看到有三辆双轴四轮马车停在门外的时候,真是忍不住瞠舌,这哪是到人家家里做客啊,分明是搬家!

    最先下车的是一名富态圆润的中年男子,眉眼与方邱氏有些相似,脸上带着一种嚣张跋扈的神情。

    紧接着,是一位穿金戴银的富态夫人,在阳光的照射下,她头上的金钗真的是金光闪闪,很是灼目,跟在她身后的是一名较为年轻些的女子,约有三十岁左右,穿得虽不如前面那位夫人,但也是珠钗玉翠,极为风光。

    微月正感兴趣看向第二辆车,不知道还有谁呢?这面前三位大概就是舅父邱富光,舅母邱鲁氏,和小妾赖姨娘了。

    被方邱氏使出来接人的莲姑已经激动得迎了上去,“大少爷,大少奶奶。”

    她身后的丫环都识相地行礼,“舅老爷,舅夫人。”

    “是莲姑啊,我家姐呢?怎么没出来迎我们呢?”那邱富光眼睛只有一条缝,其实他本来眼睛不小,只是因为脸上的肉多了,所以才把眼睛挤小了,他的小眼透出一股嚣张骄纵,看到来迎接自己的都是些丫环婆子,心中老大不愿意了。

    “夫人在屋里等着您呢。”莲姑似乎对邱舅老爷的蔑视视以为常。

    微月脸上挂着完美的微笑,“舅父,舅母。”

    邱舅老爷小眼睛一瞟,声音咧咧,“这谁呢?”

    吉祥和荔珠脸色不好,“回舅老爷,这是我们少奶奶。”

    “怎么和几年前见到的不一样?”邱鲁氏掩嘴惊呼,带着浓厚的乡音。

    她身后的赖姨娘低声提醒,“夫人,这位是后来娶的,之前那位走了。”

    邱鲁氏恍然大悟,“我倒不记得这一桩了。”

    微月笑容依旧,眼底波光潋滟。

    第二辆车上的人也下来了,是一位年轻的男子带着六岁的孩童。

    这就是两位表弟了,二十一岁尚未娶亲的邱锦清和六岁的邱锦源。

    “舅父,舅母,您二位一路奔波,不如先请进屋休息吧。”微月没空和他们再门口起争端,有些人光看眼神就知道能不能相交了。

    显然这家人不仅相交不得,连好好相处都不容易。

    那两位表弟几乎尽得他父亲真传,自我感觉良好且高人一等的姿态很明显。

    “嗯”邱舅老爷傲慢地应了一声,点着吉祥她们几个丫环,“你,你们,去把车上的东西搬进来,仔细些,别磕坏了,那可都是你们表少爷的宝贝,你们赔不起的。”

    微月目含冷笑,“吉祥,去叫几个小厮,仔细抬着舅老爷的宝贝到轩院去,别撞坏了,方家是赔不起的。”

    她方家两个字咬得很重。

    邱舅老爷瞪了她一眼。

    吉祥清脆地答了一声,“是,少奶奶。”

    “舅父,舅母,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