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一十八章 训导
    过了两天,整个广州商行都知道了潘家的泰兴行要垄断全广州陶瓷生意的事情。潘老爷成了街头巷尾议论的对象,却没有人质疑他的做法,陶瓷生意本来就是泰兴行做得最大,垄断不垄断,其实并无区别。

    但对于刚起步没多久的隆福行来说,这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如果没有陶瓷品为隆福行打开客户源,隆福行根本无法撑下去的。

    而在得知潘老爷的做法之后,刘掌柜便从广州消失了,不知去了哪里,只有隆福行的东家魏越知道他的踪影,只是他也闭口不谈,只让大家好好做事。

    隆福行如今也只能靠着存货勉强应付那些洋人客户了,如果再不能找到烧窑,就撑不了多久了,之前与他们合作的烧窑虽然与刘掌柜熟稔,但在潘家的压力下,也不敢再给其他商行供货了。

    没有人愿意和潘家作对的。

    微月也很淡定从容地继续生活,一点也没紧张,再紧张也解决不了问题。

    “小姐,您看,这是白三爷使人送来的。”吉祥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封信。

    “什么?”微月从吉祥手里接过信,打开一看,脸上浮起笑意,递给了吉祥。

    吉祥疑惑接过,看完脸上大喜,“是契约,白三爷主动写的契约,每年要给小姐五成分红呢。”

    微月笑着点头,“如此一来,你还觉得能否信得过三舅父?”

    吉祥不好意思道,“奴婢自然是相信小姐的眼光。”

    微月嗔了她一眼,“轩院静园那边的收拾干净没?”

    “收拾干净了,钟嫲嫲已经使人去买几床新的被褥,很快就能换上。”

    “让钟嫲嫲挑选几个伶俐些的丫环去服侍着,最重要是性子安静的。”微月低声嘱咐道。

    吉祥应喏。

    中午的时候,微月让茂官到她这边来一起吃饭。

    这小子自从上次被湘珠挑唆之后,对她发脾气耍别扭,然后又被她不咸不淡斥了几句,现在整个人都沉默了许多,有时候湘珠被同意去见他的时候,他也不多去见,只是自己一个人读书练字,每天会过来给微月请安,在外人看来,这样的母子关系已经不错了,终究不是亲生的,疏离一些也是理所当然。

    茂官进来给微月请安。小脸绷得紧紧的,正视前方,也不看微月多一眼。

    微月含笑问他,“今天先生都教了什么?”

    茂官平淡回答,“先生今日开始教三字经。”

    “哦?那你学得开心否?”微月继续问,这臭小孩实在太不可爱了,绷着一张脸是要给谁看呢。

    “开心。”茂官是问一句答一句。

    “开心啊,那要不要给你找个伴读呢?”微月声音懒懒的,那神情语气像在逗着宠物一样。

    茂官抿紧小嘴,水灵灵的眼睛瞪着微月。

    “怎么?不喜欢伴读?”微月斜睨他一眼,低声问道。

    “不要玩我的辫子!”茂官憋红了小脸,气呼呼叫道。

    微月轻笑出声,手里不知何时扯着一条小辫子,脸上十分惊讶,“咦,你的辫子什么时候跑到我手里来。”

    说完,还扯了两下,“发质不错。”

    茂官炸毛地从她手里解救自己的辫子,“明明是你自己拿的,我的辫子怎么会跑到你手上,你快放开。放开,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微月放开他的辫子,掐了掐他水嫩嫩的脸颊,“对,没错,我很恶毒,所以,你要乖乖听话,否则……嗯哼。”

    “你到底想如何?”茂官叫道,用力想要掰开她的手。

    “啧啧,你看看,脸上的肉都没几两了,掐起来特没手感,哟,小身板也全是骨头,一点肉都没有,太硌手了。”微月掐完他的脸颊,又捏捏他的手臂,嘴里尽是嫌弃的话。

    “关你什么事,放开我。”茂官大叫,还伸出一脚想踢微月。

    微月一手抓住他的脚,“就这么短的腿也想踢人,丢人不啊你。”

    茂官眼角眨出晶莹的水光,声音开始变调,“放开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不吃饭了。”

    “这儿子真乖。”微月转头对吉祥道,“我还没开始训导他呢,已经乖乖认错了。”

    吉祥看着微月有些无语。这还叫没训导吗?

    茂官眼角湿润,委屈看着微月,为什么这个女人不能温柔一点。

    “好了,摆饭吧,茂官饿了。”微月笑眯眯地道。

    “我不饿。”茂官发窘大叫。

    咕咕……话刚说完,他的小肚皮就传来鸣叫声。

    微月轻轻一笑,“我饿了。”

    吃饭的时候,茂官不敢再挑食,旁边的念翠见了,微微一笑,还是少奶奶有办法,这几天茂官总是闹别扭不愿意吃饭,她们劝了许久都不肯听,不得已只要告诉了少奶奶,虽然茂官总是让她们不许什么事都告诉少奶奶,不过她们觉得这事关茂官身体,不说不行。

    “你喜欢什么样的伴读?”微月问着在拼命扒饭的茂官,毕竟是要每天陪着茂官的,还是要问过他的意见。

    “我不需要伴读。”茂官一口拒绝。

    “那给你找个书童?”微月道,“人怎么能没有伙伴呢?你的童年要是没有伙伴,就没有乐趣,难道你想要以后回忆起童年的时候,一定乐趣都没有?”

    “我的乐趣就是成为广州首富。成为同和行的东家!”这是母亲叫他一定要记住的,不能忘记。

    “傻蛋!难道首富就没有童年,难道首富就没有乐趣吗?你只想成为你父亲那样的人,为何没想过超越你父亲?”微月敲了一下他的头,果然是心理被扭曲的孩子。

    “什么意思?”茂官冷冷问道,嘴角还沾着一颗饭粒。

    “你还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就证明你想学的东西还有许多。”微月淡声说道,伸手轻轻拿走他嘴边的饭粒。

    茂官微微一怔,疑惑看了微月一眼,这个女人对他并不是太好,从来没有讨好他没有哄他。还经常欺负他,是他的继母,是她抢走了母亲的位置,抢走了父亲,将来可能会将他遗弃,明明是这样坏的人,为什么自己总是讨厌不起来?

    “吃完饭就回去吧,下午还要上课不?”微月问道。

    茂官低下头,“下午先生说让我自己在屋里练字。”

    “还是给你找个伴读吧,平时也能陪着你下棋,不然你太闷了。”微月坚决道。

    茂官不再拒绝,点头答应。

    “你要是以后乖乖吃饭,下个月就带你去玩花灯会。”微月看着他道,还有半个多月就是七巧节,广州人很重视这个节日,到时候必是十分热闹的。

    茂官眼睛一亮,期待看着微月。

    “让你父亲也陪着你玩。”微月笑了笑道,这小子就希望方十一能陪他多些,这么努力,也是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可吧。

    茂官眼角一弯,嫩红的嘴唇绽开笑容,如春天绒绒的花蕾,纯稚而温暖,“真的?”

    “我从来不对小孩撒谎的。”只是偶尔骗骗而已。

    茂官高兴地回去了。

    吉祥对微月哭笑不得,“小姐对待茂官的方式……真是奇特。”

    “能让他听话就行了,什么方法都一样的。”微月对着吉祥眯眼笑着。

    没多久,方许氏就来了,还拿着一本账册。

    微月请她到屋里说话,命丫环奉茶上来,笑问道,“五少奶奶,诗社的事儿办得怎样了?”

    “一切都顺当,将庭园重新修葺了,添了一个八角亭,比之前的那个要大些,书房也扩大了,如今有三间阔。明日新买的书籍也要到了,这两天就开始写请帖。”方许氏娴静的脸容光焕发,看起来心情很好。

    “如此甚好,多得五少奶奶心思玲珑,才将事情办得这样好。”微月笑道。

    “少奶奶,您这话太客气,没有您在背后指点帮忙,我何德何能可以做到这些。”方许氏轻摇头道,她第一次见微月的时候,就觉得她眉目清秀,一点都不像痴傻之人,之后见其说话气度,更觉此女难得聪慧,自己也有了攀交的心,如今微月帮助自己办成诗社,她更是感激,打定了主意将来要报答微月。

    “都别说客气话了,实在别扭。”微月掩嘴轻笑,眼底清波涟涟。

    方许氏笑道,“甚是甚是,如今办好诗社才是正经,要论功劳,也不是这个时候。”说着,她将手中的账册递了上来,“少奶奶,您过目一下,这是诗社所需的开支。”

    微月推迟,“五少奶奶办事还需担心吗?这账册就不必看了。”

    “那怎么行,少奶奶交代账房,办诗社所需银子任我取是信得过我,可该有的规矩也不能忽略了。”方许氏道。

    微月只好接过账册翻看着。

    花了什么,价钱,每日用度……一切都一目了然,做得很细心清晰的账本,微月有种惊艳的感觉。

    “没想到五少奶奶精通算账。”微月轻呼道。

    方许氏羞涩道,“在家中代母亲管了两年的家,勉强懂一些皮毛。”

    这那只是一点皮毛啊!说不定还能找出潘微华那些账册的问题,想到这,微月眼底迅速掠过一抹流光。

    “做得很好,五少奶奶,辛苦你了。”微月含笑将账本还给方许氏,言语间要比之前亲切许多。

    方许氏脸上一喜,能够得到微月的认同,她也很高兴,“不敢当。”

    “你的诗社一定会成为广州一处风景的。”微月笑道。

    “承少奶奶吉言。”方许氏道。

    ————————————

    泪奔,今天好忙……明天也好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