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一十七章 以本伤人
    晚上,方十一给她带了个不算太好的消息。

    今天下午,就在她和刘掌柜在说话的这段时间,潘老爷将那些一直供货给十三行各商行的烧窑老板请到了广州酒楼,在厢房里不知密谈了什么,每个人出来的时候,脸上都充满了喜悦。

    如果没猜错,明日之后,这些烧窑应该就不会再供货给十三行其他商铺了,潘老爷要垄断了全广州的陶瓷生意,那些烧窑以后只专供泰兴行陶瓷品了。

    微月震惊,她想过潘老爷可能会对付隆福行的几种方式,却没有想到这个这么激烈的方法。

    “他……这是要干嘛?”她瞠舌问着。

    方十一道,“这是垄断全广州陶瓷品的最快方法。”

    “那些陶瓷老板竟也答应?”微月不敢置信。

    “为何不答应?广州府附近的烧窑老板都不愿意得罪潘家,且洋人对陶瓷需求极大,光是泰兴行的生意,他们已经足够了,而太远的烧窑……会得不偿失,如今真要做陶瓷的生意,也只能到江西景德镇去求货,只是路途遥远,陶瓷又是易碎之物,划不来,相信许多商行会直接放弃陶瓷这生意的。”方十一手指轻叩着桌面,目光淩淩看着微月。

    “他这是……以本伤人!”混账死老头真是阴险小人!微月头疼地捂额。

    “他确实有那个本。”方十一嘴角轻扬,清冷的眼仿佛洒满了月色。

    “为何你心情还能如此轻松?”微月疑惑看着他,相信刘掌柜已经知道潘老爷的所为,那么,接下来,他应该是要照她原来吩咐,去买下烧窑。

    “同和行陶瓷生意极少涉及,我为何要紧张?”方十一反问。

    “你之前又说想和隆福行合作,难道你对陶瓷生意已经不感兴趣?”微月起身去吩咐门外的丫环准备摆饭。

    方十一看着她从容淡定的面容,心中隐隐有些喜悦,“很有兴趣,只是魏老板至今未有消息。”

    “你不怕与潘家作对?”方家和潘家在广州而言,都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不管是朝廷还是其他商行,都不希望他们发生碰撞。

    “他们不是一直与我们作对吗?”方十一伸手握住她的,“微月,你觉得,要不要帮隆福行过了这关呢?”

    微月没有挣开她的手,他已经认定了,她就是魏越吗?刚刚这些谈话,只是想告诉她,她若开口,就一定会帮她吗?

    “如果隆福行需要你帮忙,自然会找你,去吃饭吧。”微月轻声说着,将他拉了起来。

    明灭的灯光在他清冷的眼底洒下碎影,心头涌上来的情绪不知是失望还是其他。

    “对了,你见过恩平的舅父吗?”微月问道。

    方十一刚拿起筷子的手顿了一下,剑眉拧了起来,“见过两三次,怎么了?谁跟你提起邱家的事儿了?”

    “夫人说再过几天,舅父他们要来广州,让我收拾两个院子出来。”微月道,“应该是要长住的。”

    “两个院子?他们全家都要来?”方十一语气有些排斥。

    “应该是了,只是邱家那边的,我也不知个情况。”微月说道。

    “邱家就只有舅父这么个儿子,母亲对他十分照顾,他有一子,舅父经商失败,便想让表弟参加科举,表弟今年在乡试中已经取得考生的资格,这次来广州,应是想到白云书院求学。”方十一淡声说着,似对他们的即将到来没有太多欢喜也没有不悦。

    “难道恩平没有书院?”微月问道。

    “又怎比得上广州的?”方十一笑道。

    “我明白了。”既然是书生,就将轩院隔壁的静园收拾出来,够安静,适合读书。

    “听说舅父老来得子,还有个六岁的儿子。”方十一笑道。

    微月正在喝汤,闻言差点被呛到,似笑非笑道,“你舅父可真努力。”

    “那也是你的舅父。”方十一拍了拍她的背,柔声说着。

    “那可真是荣幸。”微月含笑斜了他一眼。

    “今日去见白三爷了?”方十一低声问道。

    微月点了点头,心中在考虑要不要将和三舅父合作开酒店的事情告诉他,既然他说不会再猜疑她,那她是不是也应该表示一下坦诚?

    “白三爷有何打算?有没需要帮忙的?”方十一含笑看着她,眼底是真诚的。

    “他想在广州开酒楼。”微月认真看着方十一,一丝一毫的表情都不放过。

    方十一有些错愕,“酒楼?广州酒楼多如牛毛,怕是没什么赚头。”

    在这个年代而言,方十一是商界巨子,对广州商场比她更了解透彻,目光也长远税利,这点微月不能否则,她如果真的想做生意,有方十一指点,肯定会事半功倍。

    只是……他会容许自己的老婆在外面做生意吗?

    微月将酒店的经营模式简单说了一遍,“广州尚未有这样的酒店,说不定是商机。”

    方十一有些惊喜地看着她,“这是你想出来的?”

    微月道,“不是,怎么会是我呢,是三舅父。”

    方十一却只是含笑看着她,“嗯?”

    “你说,我参股到三舅父的酒店,好不好?”微月眼睛晶亮如星地看着方十一,语气有些试探。

    “你想……参股?”方十一挑眉问道。

    “开酒店需要不少银子,我若参股,三舅父也有充裕的资金去开业嘛。”微月笑道。

    方十一有些宠溺看着她,“可以,不过只是参股,你终究是女子,需要出面的就让白三爷去,你在家里等收分红就可以了。”顿了一下,他又问,“你是不是觉着家里每个月给你的月钱不够使呢?”

    微月有些惊喜,“你答应让我参股?”

    “总得让你存些体己钱的。”方十一笑着道,伸手揉了揉她的发。

    微月脸一红,“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这是要存体己钱了?再说了,要真是体己钱,就不让你知道了。”

    “嗯?你这是抱怨我给太少家用了?”方十一挑眉看着他,嘴角有难以掩饰的笑纹。

    “你要是愿意再给多点,我当然也是不会介意。”微月勾唇一笑,眼底桃花四射。

    方十一微微一怔,心尖突然被什么东西轻轻捏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