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一十六章 见步行步
    吃过午饭之后,微月便打算回去了。她本来就是想过来交代一声,让刘掌柜和章嘉暂时不要住在隔壁,既然他们已经搬走,那她也就该回去了。

    刚走出庭园,便见到一名婆子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孙嫲嫲上前问住,“何事如此惊慌?”

    那婆子在孙嫲嫲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孙嫲嫲听完,神色有些慌张。

    孙嫲嫲回身来到微月身边,低声道,“小姐,刘掌柜就在小门外,他说想见您。”

    “他如何知道我在这里?”微月皱眉问道。

    “许是看到了您门外的马车。”孙嫲嫲道。

    微月皱眉,“附近可有潘家的人?”

    “没有,奴婢仔细看过了,潘老爷搜了几次没找到白姨娘,就没再来了,也没派人在附近看着。”孙嫲嫲道。

    孙嫲嫲是个做事极认真谨慎的,她既然这样说了,自然就不会有事。

    微月叹了一声,“请刘掌柜进来。小心些,别让人见到。”

    重新回到大厅,微月让丫环奉茶上来,另一杯就放下她的下首位边上。

    刘掌柜进来的时候,还有些闪缩,精神也有些不济,看着这些时日过得是担惊受怕。

    “小姐……”见到微月,刘掌柜神情有些激动,眼底充满愧疚。

    “刘掌柜,坐下说话吧。”微月温声说着。

    刘掌柜挪了挪嘴皮,却是不敢坐下,他本来只是想过来看看,潘家的人是否还在这边闹事,却没想见到微月的马车,踌躇了许久,才决定求见。

    “刘掌柜,你这是在做什么?”微月哭笑不得。

    “小姐,是我一时大意害了您,害了隆福行。”刘掌柜内疚道。

    “现在不是没事吗?怎么会是害了我呢?我好好的,你别担心。”微月道。

    “可是……”刘掌柜始终觉得潘老爷不会轻易罢休,这才对微月充满了愧疚。

    “坐下说话,将那日的事儿详细跟我说,我自有办法解决。”微月沉下脸色,不容抗拒的坚决说道。

    刘掌柜坐了下来,见微月真的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便将白姨娘书信自己,请他帮忙将她的田契屋契变卖。又如何帮她避开潘家那些人的注意,越说越小声,“本来那匣子应是在茶楼的时候就交给白姨娘,可是,白姨娘既是要打扮成过路走商,若是手里拿着这么一个匣子走下去,只怕要引起注意,路上也……会不安全,我一时也没想潘家竟然还有小厮在外头,就将那匣子交给了白姨娘……”

    “刘掌柜,既然我娘已经乔装,凭那些小厮婆子的眼色,自是认不出她来,他们之所以一口咬定是你帮我娘逃走,只是想要自保罢了,你只管放心,在潘老爷面前理直气壮说你不认识白姨娘。”微月沉声道。

    “小姐,已经来不及了,潘老爷已经……已经知道我曾经在白家当过掌柜,只怕会连累了小姐您。”刘掌柜低下头,声音充满自责。

    麻烦了!微月揉了揉眉心。“那又如何?别忘了魏越才是东家,说什么连累不连累,那是我娘,没有计较的。”

    “再说了,你在白家当过差有怎样呢?难道白家现在不再做商行,你们也跟着不能干老本行吗?”微月继续道。

    “小姐,那……如今我们该如何是好?只怕潘老爷会对付隆福行。”刘掌柜心中因觉得自己的疏忽而连累隆福行,心中很不好过,平时的精明也不知哪里去了。

    “如今有能力买下烧窑吗?”微月沉思了片刻问道。

    “买得下,但是……如果买了烧窑,隆福行怕是没有剩多少银子了。”这对商行来说是大忌。

    “那就买!”微月坚决道。

    “小姐?”刘掌柜错愕看着她。

    微月勾唇笑着,“刘掌柜,你没理由想不通,如今买下烧窑,对我们来说才是唯一的后着。”

    刘掌柜一愣,仔细想了想,脸上浮起喜色,“我立刻去办。”

    “这事儿只怕一时半会急不来,你且像往常一样在隆福行当差,买烧窑一事,不要张扬出去,等商谈有了结果,再买下不迟。”微月道,

    刘掌柜作揖,“小姐放心。”

    微月点了点头,笑道,“你也不必再愧疚了,潘老爷本来就将隆福行视为眼中钉,他真要对付我们。也不全然是因为怀疑你帮助白姨娘离开广州。”

    “只是如今隆福行还无法与泰兴行相比。”刘掌柜叹道。

    “他在十三行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不会明目张胆对付我们这种小商行的,脸面还是要顾的。”微月笑道。

    “小姐放心,无论如何,我定竭尽所能保住隆福行。”刘掌柜信誓旦旦地道。

    微月淡淡一笑,还不知潘老头子耍什么手段来对付隆福行呢,现在担心……有些多余了,还不如见步行步。

    ————————————

    回到方家,已经是有…多了,阳光依旧猛烈,蝉声高高低低地鸣叫着,庭园里几个小丫环正在赶着。

    夏的午后,人总是容易疲倦,整个方宅内院都沉浸在一种懒洋洋的气氛之中。

    微月将自己关在书房里,看着之前账房管事留下的账册,幽微叹了一声,潘微华做得真是一点破绽都没有,她即使直觉有问题,一时之间也不知道问题在哪里,大概是她不够专业,若是能有个信得过的账房先生,或许能看出来哪里有问题。

    她将账册搬到一边,书案上腾出空间。她找了一本空册子,凭着一些记忆和猜测,将酒店的经营方式能想多少就写多少,但自己始终没有经验,许多核心问题根本无法表达出来。

    也许大多方面还得倚靠三舅父来完善的。

    日暮逐渐西沉,微月终于洋洋洒洒几乎写了大半本的计划,心中感叹发明计算机那位大叔真是对后人造福不少,真是写得她手都软了,看着那些勉强看得明白的字体,再一叹,早知道自己会穿了。小时候就该好好练练国字了。

    将门外的吉祥唤了进来。

    “这个,明日送去给三舅父吧。”微月道。

    吉祥接过,表情却犹豫不定。

    微月轻笑,“有话就说。”

    吉祥深深看了微月一眼,“小姐,奴婢出身低微,却自幼跟在白姨娘身边受益匪浅,看人本事虽不精准,但也能看出谁人好差,今日……那白三爷随时白姨娘的亲哥哥,可奴婢瞧着那白林氏,却并非真心待小姐好,奴婢实在有些担心……”

    微月眼底阳光明媚,这些话,吉祥考虑了多久才说出来?

    看到微月的笑,吉祥急声道,“奴婢知道如此猜疑白三爷不对,可是……”

    “吉祥,我并不是因为他们是亲戚,所以就没有任何防备。”微月低声说着,“既然三舅父已经买下铺面,我拿出一万两入股,是应该的。”

    再说了,这些钱也是白姨娘的。她向来喜欢花自己赚的钱,而不是白拿别人的东西,且从本质上来讲,她还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去接受白姨娘的好处,所以,这一万两,她看得并不是太重,毕竟白三爷还是白姨娘的亲兄弟。

    “既然已经决定要合作了,就应该放开心胸,若是时刻心存猜疑,对生意无益,再说,我作为晚辈,糊涂一些没关系。”微月淡淡地笑着。“三舅父是否信得过,很快就会知道的。”

    看着小姐笑得艳光四射的眼,吉祥捏紧手中的蓝皮册子,小姐在打什么主意呢?

    这时,门外敲门上响起。

    吉祥将册子放进怀里,打开门,是荔珠。

    “少奶奶,夫人使人过来请您到上房一趟。”她道。

    微月眼尾一扬,看向外面天色,尚未到晚膳时间,老太婆又想作甚?

    到了上房,方邱氏难得的好脸色,显然有个好心情。

    微月上前请安,也没有被热嘲冷讽两句。

    方邱氏平和地看了微月一眼,低声道,“再过几日,恩平的舅父要到广州来,你让人把轩院收拾出来,再给安排几个丫环,别到时候失了地主之谊。”

    恩平的舅父?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是舅父一人独来,还是?”微月问道。

    方邱氏脸色沉了下来,“难道我弟弟一家就不能住这儿?”

    “媳妇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问个明白,才好作安排。”微月道,有些无奈,不知那什么舅父一家是什么样的人。

    别和方邱氏一般的才好啊。

    方邱氏横了她一眼,“自然是全家一起来了,轩院若是不够住的,旁边不是还有个小院吗?也让人先打扫收拾了,该准备的都准备齐全了。”

    微月低眉顺耳,不再多问,“是,夫人。”

    方邱氏继续道,“茂官每日在书房上学,唯有他一人对着先生,未免显得孤单,该是给他找个伴读了。”

    想起茂官倔强别扭的小脸,微月颔首,“媳妇马上让人找个合适的孩子给茂官当伴读。”

    方邱氏几不可闻地应声,然后目光凌厉地盯着她的肚皮,“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消息。”

    微月有些发囧,只能装作害羞,“这……也是急不来的。”

    “哼,你也跟她们一样不争气!”方邱氏没好气地哼声。

    不用说,这个她们指的应是其他几位少奶奶,说来也真有些奇怪,方陈氏和方吴氏她们怎么就没有身孕?要是因为本身不能生育,那也太巧了一些,三个都一样?还有大少爷不是还收了通房吗?也是没有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