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一十五章 该怎么打就怎么打
    之前因为资金短缺,微月打算将白姨娘送给她的在惠爱路的两件铺子拿来开酒店,如今有了白三爷的入股,白云大酒店就决定开在十三行附近,虽然那里的商铺比较贵,但胜在足够繁华,生意自是要比在惠爱路的容易做。

    白三爷已经将商铺买了下来,有三间的店面,后面还带了一个庭园和小院,这让微月十分惊喜。

    将前面作为酒楼,一楼是大厅,二楼三楼设厢房,那里有钱人多的是,他们肯定不喜欢和太多人坐在大厅吃饭的,而后面小院则可分为不同等次的房间,作为给客人住宿之用。

    微月在这方面并无强项,纯粹是根据现代一些酒店的设计方案想出来的,是否完善,还是个未知数。

    将来酒店成功开业了,她也能将那些小吃推广出来,到时候,她的小吃连锁店说不定能成功成立呢。

    微月和白三爷有商讨了一些装修店面的细节,白三爷听着感觉稀奇,他竟从来没往这方面想去。

    不知不觉,已是近了午时。

    白林氏要留微月吃午饭,因着还有其他的事情,微月也就没有留下,与白三爷他们告别之后,登车离开了。

    “小姐,是要直接回方家么?”吉祥问道。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就顺道去一趟双门底上街吧。”反正都是要经过的。

    “小姐是想见见刘掌柜?”吉祥诧异问道。

    “这时候他应是在隆福行,怎么会在双门底这边。”刘掌柜就住在她那处宅子的隔壁院子,看起来两院虽各自独立,但其实隔着青云巷,守门的是自己人,是能想通的。

    吉祥不好意思地笑了,她倒是没想到这个问题。

    到了双门底上街的大宅,已经过了午时,微月的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地叫了。

    吉祥敲着大门,让守门的婆子开门。

    “以前都只拉着趟拢门,这大门是没关的。”吉祥疑惑嘀咕着。

    里面传来一声充满警惕的声音,“是谁?”

    吉祥和微月都愣了一下,吉祥高声道,“孙嫲嫲,是我们,快开门。”

    门内有瞬间的骚动,趟拢门被拉开的沉重声响,大门咿呀往里敞开,孙嫲嫲一脸愕然地看着微月,“小姐,真的是您。”

    微月眼神微闪,看来这儿是有什么事儿发生了。

    “这是怎么回事?孙嫲嫲,怎么连大门都关得死紧呢。”吉祥和微月走进门之后,问着神情有些紧张的孙嫲嫲。

    孙嫲嫲在微月她们进门之后,就吩咐两个粗使婆子重新把门关了上来。

    微月挑了挑眉,什么也没问,直接来到正厅,看到她很喜欢的一个半人高的大花瓶不见了,眼底添了抹清寒之色。

    “孙嫲嫲,谁来闹过?”微月坐下之后,便直接问她。

    “是潘老爷,前几天他来找白姨娘,搜了一遍不见白姨娘,便将这厅上的东西都砸了,奴婢说了白姨娘不在这里,他也不信,天天来找人,方才潘夫人还派人来了,说这处宅子是潘家,要将奴婢们都赶出去,奴婢偷偷报了官,官府的人来了,证明这是在您的宅子,潘家那些人才离开的。”孙嫲嫲似还心有余悸,差一点她就保不住这处宅子了。

    “是谁来收宅子?”微月冷冷问道。

    “奴婢听着那些婆子喊领头的作素琴姑娘。”孙嫲嫲道。

    “下次她们要是再来,打也给我打出去,打完了再报官,就说那些人强闯民宅,你们以为是劫匪,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微月眼角盛着怒意,声音很冷厉。

    孙嫲嫲愣住,愕然看着微月。

    “出了什么事,自有我担着。”微月再一次道。

    “小姐,那……那是潘家?”是小姐的娘家,那潘夫人不是小姐的母亲吗?真要打她的人?

    “潘家又如何?”微月眸光一沉,“下次那潘老爷来了,也给我闭门别让他进来!”

    孙嫲嫲低声应喏,这才是小姐的真正性情吧,之前那些传言果然都是不能尽信的,谁说小姐性情怯懦胆小娇弱?

    这样的小姐,才是白姨娘的女儿。

    “潘家的人可有察觉到刘掌柜和章嘉就住在隔壁?”突然刘掌柜和章嘉平时就住在隔壁的宅子里,微月急忙问道。

    “回小姐,刘掌柜和章嘉再几天前就搬到别处去了,如今隔壁那宅子是空着的。”孙嫲嫲道。

    “让他们小心一些,要是让潘老爷见到了,只怕刘掌柜如何也解释不清了。”微月叹道。

    “小姐,您还没吃午饭呢,不如先让吃点东西吧。”吉祥低声提醒道,怕微月饿坏了自己。

    “小姐尚未用膳?”孙嫲嫲呼了一声,急忙道,“奴婢这就去让阿婵给您准备午膳。”

    “孙嫲嫲,让阿婵做几样小菜就行了。”微月淡笑道。

    孙嫲嫲应声离开。

    “小姐……”吉祥看着微月平静淡然的脸色,心里清楚此时小姐心中定是十分愤怒,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如果不是风头火势,真得和刘掌柜见一面。”微月轻声叹着,缓缓阖上了眼。

    “刘掌柜这次是不小心了些,不会是有意的。”吉祥轻声为刘掌柜说情。

    “我知道,我娘对他有恩,他一心只想着帮助我娘,难免会欠缺考虑,我并不怪他。”她如今拥有的隆福行和各处宅子都是白姨娘给的,为了白姨娘,她无话可说。

    “潘老爷既然没有找刘掌柜晦气,想必是没有怀疑他了。”吉祥道。

    微月冷笑摇头,“那老头子不是什么良善的人,这时候没为难刘掌柜,不代表以后不为难。”咬人的狗儿不露齿,她如今还是要防着的。

    “小姐,那该如何是好?凭着刘掌柜只怕无法与潘家对抗,若是您出手相助,潘老爷定会认定你帮助白姨娘逃跑的。”吉祥道。

    “如果真的到了必要时候,也只得出手。”刘掌柜既然是隆福行的人,那就是她的下属,她怎么能让一个帮助她娘逃出火炕的人被潘老头子为难。

    她很自私,很多事情只想到自己没错,该有的义气还是会有的,更何况,她向来护短。

    ————————————

    嗯,那天俺掀桌之后,泪奔跑出办公室,昨天被教育了。

    然后认真检讨了,继续工作了……>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