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零四章 白三爷
    听到小姐的声音。吉祥这才赶紧将绿豆汤送了进来,后又在方十一的示意下,退了出去。

    “母亲这两天食欲如何?”他坐了下来,问起方邱氏最近的起居饮食。

    “一切正常。”微月坐在他对面,笑眯眯地道。

    反正能做出来的素材就那么几道,方邱氏爱吃不吃,不吃就饿肚子。

    方十一轻声笑着,“微月,你这性子到底怎么转变的?我去宁波之前,你可还不是这个样子的。”

    微月睁着一双纯真干净的眼,无辜说道,“十一少,这不是您说的吗?我的头伤痊愈了,既然痊愈了,自然就不傻了,当然是要和以前不一样了。”

    方十一愣住,随即笑了起来,“微月,你可真连我也骗住了。”

    微月道,“我可从来没想骗你。”

    “嗯,这样也好。”方十一淡声道。

    以前也这样说的。在她还被别人当傻子的时候,他也说过,那样心思纯白的她很好,那现在呢?难道真的没有一点反感?他不是不喜欢女人太聪明吗?

    “潘微华也很精明,你真的不动心?你没将她当对手?”微月好奇看着他问。

    方十一瞥了她一眼,“女子聪明可以,但时刻算计自己丈夫的,试问要如何动心?她还不配当我的对手。”

    对手若是不能让自己感到甘酣淋漓,身心畅快,又如何称得上对手?既想胜利又期待对方给自己惊喜,这种时刻带着惊喜的心情,潘微华怎么可能带给他呢?

    “什么道理都是你说了。”微月轻哼了一声。

    “你和潘微华是不一样的。”虽然她是庶女,但无论才智还是其他方面,她都不比潘微华差,甚至做得更好,最重要的是,她绝不会帮着潘家算计自己,这点他早看出来了。

    “我能当这是赞美吗?”微月挑眉问道。

    方十一目光熠熠,“你需要赞美吗?”

    微月轻笑出声,“对了,明天我想出去一趟,我三舅父来广州了,我得去拜访一下。”

    方十一疑惑看着她,“三舅父?”

    “别误会,是我娘的三哥,刚从浙江回来,如今我娘也不在广州。他人生地不熟,我理应去拜访一下。”微月解释道。

    “是白家的三爷?”方十一顿了一下,有些惊喜。

    “你认识?”微月诧异问道。

    “打过几次交道,他如今在广州何处?不如我与你一道去见他?”方十一道。

    “在大东门那边,潘家那边还不知道他在广州呢,你去见了怕是要引起误会,不如我先与他见个面再说。”微月低声说着,她自己都还不知道什么情况,怎么能让方十一和三舅父见面。

    “我还怕潘家找麻烦?”方十一冷声道。

    “你是不怕,可潘家要是找我三舅父麻烦呢?你又不是不知道那老头子是什么人。”微月嗔了他一眼。

    方十一轻声笑着,“老头子?你都这么叫自己的父亲的?”

    微月讪笑几声,一时口快了。

    方十一心情很愉快地看着她,“你父亲他们没觉得你出阁之后性情变了吗?”

    微月冷笑道,“我未出阁之前,他们一年又能见得我几次?我怎样的不同,他们怎么会知道。”

    “如此说来,我还得感激潘微华,若非她,你又怎么嫁给我?”方十一的语气很轻松,像是在和一位全然信任的朋友在说话一般。

    微月横了他一眼,“潘微华可是要我来对付你的。你还感激?”

    “我不介意你对付我。”方十一这话说得有些暧昧,目光灼灼看着微月笑着。

    微月脸颊微红,无语叹道,“原来你也有不正经的时候。”

    方十一低低声笑着,随即很认真地看着微月,“以你性情,不似会在洞房做出那样事情的人,你当初……可是有苦衷?”

    就知道他迟早会问起洞房那晚的事情,她苦笑道,“我也不知道那天是怎么回事,忘记了。”

    “忘记了?”方十一皱眉沉思,“若不是你自己因为不愿嫁给我而自尽,那就是有人想对你不利了。”

    微月难掩震惊,他竟然看出这点了,她瞠舌道,“你……怎么会这样想?方家有谁会对我不利?”

    方十一握住她的手,以为她是害怕了,便安抚她道,“不用担心,这只是我自己的猜测,方家不会有人敢伤害你的,一切有我在。”

    他对方家的安全意识太薄弱了,她还是得自己保护自己啊。

    “嗯,我知道。”她对他淡淡笑着,不过,有他在,别人确实也不敢太刁难她。

    ——————————

    翌日,微月便带着吉祥往白三爷那儿去了。

    白三爷住的地方是在幽静深巷中的四合院,是一座简单的二进院。

    大门外。早已经有人在候着微月。

    是白家的管家,见到微月从马车下来,马上上前来行了一礼,“方少奶奶?”

    微月轻轻颌首,“请问这里可是白三爷住所?”

    那管家笑道,“三爷等着您呢,方少奶奶,请这边来。”

    正门是一道如意门,进去之后是一座坐南朝北倒座,再继续往前走,是一道垂花门,旁边的摆着荷花缸和盆栽,整个庭院看起来十分景致。

    尚未走到大厅,已有一对衣着光鲜的男女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微月很是高兴。

    这应该就是白三爷和三夫人了。

    微月看了白三爷一眼,约莫四十岁左右,高大挺拔,器宇轩昂,身上透着一股睿智的成熟男子的魅力。

    而他旁边的女子却是相貌清秀,眉眼间藏着精明之气,下巴尖尖的,有些刻薄之相,白姨娘与她稍微提过。这位三舅母林氏也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三舅父,三舅母。”微月在他们走近的时候,已经笑着出声叫道。

    白三爷有些怔住,愣了一会儿才点头,说起不咸不淡的粤语,“诶,是微月,长得和馥书真像。”

    “是啊,一眼就认出来了。”白林氏的粤语也是不咸不淡,不过要比白三爷讲得好一些。

    微月轻声道。“本应该早些来拜访您二位的,三舅父三舅母莫要怪微月不懂礼数才是。”

    “哪里话,你能来,我们都高兴。”白三爷爽朗笑道。

    白林氏道,“到里面说话,这外头太阳猛着呢。”

    白三爷点头,“没错没错,赶紧到屋里喝杯茶水,这广府的太阳实在毒。”

    微月笑着随他们进了大厅,因为白姨娘的关系,她对白家的人还是充满好感的,“没想到三舅父也识讲广府话。”

    白林氏笑道,“哪里会讲,这还是决定到广州来的时候,特意学的,这广府话也太难学了,舌头都要打结了。”

    微月闻言笑了起来,“三舅母已经讲得很好了。”

    “还是你母亲顶厉害,那广府话讲得跟本地人似的。”白林氏道。

    微月含笑点头,维持着大家闺秀的气度,第一次见面还是要给长辈留个好印象的。

    白三爷皱眉看向微月,“微月,你母亲是怎么回事儿?好几天没她的消息,我怎么听说她离开广州了?”

    白林氏也看向微月,同样的疑惑。

    原来白姨娘也没跟他们交代这事儿,微月轻叹,“我娘确实已经离开广州,大约是不会再回潘家了。”

    白林氏脸色微微一变。

    白三爷一拍大腿,大声道,“不回了才好,定是那潘老爷对馥书不好,馥书才会离开的,为了白家委屈馥书这么多年了,走了就走了,还怕潘家上白家要人不成!”

    “你小声点,你怎么知道姑奶奶在潘家就受了委屈?我看潘老爷对她还是不错的,之前不是陪她回了浙江一趟么?”白林氏瞪了白三爷一眼。低声说道。

    微月睨了白林氏一眼,嘴角微翘。

    “我大声怎么了?我在自己家里还不能大声呢?潘家是广州大户,你是怕他记恨咱们,不让咱们在广州活下去了?”白三爷哼声道,声音却还是小了下来,看来是有些惧内的。

    “好了,微月在这呢,别说这些了。”白林氏对微月不好意思笑了笑,问道,“微月,那你知道你母亲去了哪里吗?”

    “只知我娘离开广州,却不知去往何处,如今我也心中焦急,希望能得到她的书信报平安。”微月低声道。

    “若是有你母亲的书信,要与我们都说一声,她一个女子,能去哪里,哎。”白三爷叹道。

    “三舅父放心,我娘并非一般弱女子。”微月宽慰道,他这是关心则乱,凭白姨娘才智,应不会有事。

    “你说得对,馥书向来不让须眉。”白三爷附声道,脸色这才好转了些。

    “三舅父,我这次来,是想与您谈谈开酒店的事儿,我不能轻易出门,所以这大小事情,还得请您多多担待。”微月道。

    白林氏立刻道,“这个你放心,你是方家的少奶奶,怎能让别人知道你在外面与我们合手开酒店,需要出面的事情,让你三舅父去办就行了。”

    微月含笑道谢,虽然她觉得其实并没必要隐瞒……

    “三舅父,这是一万两,您先拿着,装修店面也是需要银子的,过几天我会使人再送关于如何营业的方式过来,请三舅父指点意见。”微月柔声说道,酒店尚未成事,她也不想计较分红,如今她和三舅父的股份应该是五五分吧。

    白林氏皱了皱眉,有些不以为然。

    “行,我听你母亲跟我提过你是个心思伶俐的丫头,哈哈,你的想法真不错,一切就照着你的意思办。”白三爷爽快地答应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