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一十三章 彼此的第一步
    六月的天气是炎热的。人心也容易浮躁。

    白姨娘真的不见了,一点踪迹也寻不到,已经几天过去了,潘老爷派出去的人也都回来了,完全没有白姨娘的消息。

    潘老爷也没有再找微月问过话,微月自然也没有去关心潘老头子这几天是不是过得很不好,她只是觉得,白姨娘离开了,是不是她也能想办法从方家脱身出去?

    若要走正常的路线,方十一现在大概不会和她离婚放她走的,她的情况和白姨娘不一样,她不想离开广州,这里是和她记忆深处某种思念的纽带,这里是她的根,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

    所以,没有一个两圆其美的方法,她都不会贸然离开,至少,离开方家之后,她必须有把握能继续在广州生存。

    “在想什么?”方十一进门的时候,就见到微月坐在临窗的软榻上发愣。眼神跳跃着不明的神色,唤了她几声都没有反应,他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来。

    微月回过神,被他吓了一跳,“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今天没什么事儿忙。”方十一搂着她的腰,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息打在她耳边,那低沉的声音仿佛穿透了她的耳膜,微微震动着。

    盯着他清隽儒雅的侧脸,这个男人斯文的外表下是如何的精明冷漠,她是清楚的,为什么他明明不相信她,却又对她这么温柔这么好?如果不是她定力足够,只怕早已经沦陷了。

    “外面热不热?我镇了冰绿豆汤,让吉祥去给你端一碗过来。”他的额头有些薄汗,身上的温度也是滚烫的。

    “你的信期过了?”方十一搂进她,低头轻啄她的唇,低声问道。

    微月脸一红,急忙推开他,高声将吉祥唤了进来,“吉祥,给十一少端碗冰镇绿豆汤来。”

    吉祥应喏离开,还狐疑瞄了微月一眼。

    方十一放声大笑。

    微月发窘地瞪着他。

    方十一站起来将她拉进怀里,胸膛还轻轻震动着,“我只是问问,你这么紧张作甚?”

    微月斜睨他一眼。对他的话抱很低的可信度,他不是第一次在大白天就将她扑倒,很不明白他既然这么欲求不满,为什么当初潘微华生病的时候,他能忍着一年不碰女人?

    “你之前真的一年都没有碰过……”不自觉问出了口,微月却在最后停住了,这个话题,似乎不太好问出来,潘微华至今还是他禁忌的话题。

    “碰过什么?”方十一眼色微沉,低眸看着她。

    “没什么。”微月笑了笑,不问了。

    方十一挑眉,拉着她坐回软榻上,似笑非笑看着她,“微月,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的。”

    微月浅色的眸子闪过一抹迟疑,回视他黝黑润亮的眼,“你和潘微华……从一开始就相处的不好吗?”

    竟然直称为潘微华……方十一含笑看着她,对自己的家姐也是直呼其名,是不是因为不喜欢的关系?她对潘家的人还真是丝毫不眷恋。

    “刚开始还可以,后来知道她为潘家算计方家。就有些失望。”他淡声说着,风轻云淡的。

    “那岂不是好几年都没……呃,和谐的夫妻关系?”微月来了兴趣,侧头看着他。

    方十一疑惑看了她一下,“你是说同房?”

    微月点了点头。

    他扬了扬唇,眼底蕴着冷讽的笑意,“既然已经有了嫡子,就没必要同房了。”

    “那你为何不纳妾,或者收个通房?”这不是挺流行的吗?微月站在客观的角度问着。

    “你以为你家姐容得下她们?我收过两个通房,不过都死于非命了。”说这话的时候,方十一声音冰冷,眼神闪过一丝凌厉。

    微月无言看了他一眼,有些幸灾乐祸地同情道,“所以,为了不让更多的人无辜受害,你才不纳妾不收通房?”

    方十一神情一凛,紧抿着唇目光炯炯地看着微月。

    微月心中一顿,自己问错话了?她迎向他的目光,却意外的地发现他的眼神有些落寞和无奈。

    这个男人……其实将心事埋得很深啊。

    “不纳妾并不是全然因为你家姐。”方十一突然低声开口,“我父亲以前有很多妾室,看似风光,但其实……并不怎样,那些姨娘总是会莫名其妙生病,有些孩子还未出世就没了,即使生出来,也未必能成人,所以,妾多,并不是好事。”

    微月赞同地点头。想起岑姨娘曾经叠金箔祭祀夭折的孩子,再想到潘梁氏和芳儿,“有太多女人确实不好,又麻烦又不干净,还要争风吃醋,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方十一本来打算和她说一下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刚回想起来心情还有些低沉,谁知道被她这样一本正经还嫌恶的口气说这些话,他忍不住笑了,又觉得好气,“你觉得我麻烦又不干净?”

    微月瞥了他一眼,“现在还好。”

    “那什么时候不好?”方十一将她拉进怀里,声音慵懒低沉地在她耳边说着。

    微月挣扎几下,被他箍得更紧,便由他去了。

    “是不是我纳妾了,收通房了,你就打算学你姨娘一样?”方十一咬住她的耳垂,柔声问着。

    “你纳妾关我什么事啊。”一阵酥麻从耳珠蔓延至脊柱,微月没好气地叫道。

    方十一抓住她的肩膀,与她面对面,沉着脸冷声问道,“不关你的事?”

    “难道我还能左右你的想法不成?你想做什么干什么,我能有意见吗?”微月反问道。

    “你从来不说你希望我作甚。又怎么知道无法左右我的想法。”方十一立刻反驳道,话说出来,连他自己也有些愕然,原来他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在意微月的想法了吗?

    微月显然也被吓到了,被他含怒的眸子紧紧盯着,心口突突跳了两下,“我……我没希望你做什么,你根本就不相信我,你还以为我会和潘微华一样算计你算计方家,不是吗?”

    吉祥端着绿豆汤,踌躇站在门外。

    方十一微眯起双眸。冷冷盯着她,“我承认,一开始或许因你是潘微华的妹妹,这婚事又是她主张的,我对你有猜疑,但……你真的没事情瞒着我?”

    微月勾唇一笑,“你都对我有猜疑了,我为何要事事与你讲明?再说了,当初嫁给你又不是我自愿的,你不高兴,我还不乐意呢。”

    方十一被噎了一下,瞪着她不说话。

    微月挑衅地看着他,怎样?今天是打算全部摊开来讲是不是?

    方十一用力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语气十分不悦,“你当初不愿意嫁给我?”

    好像本尊是自愿嫁的……“哼,嫁都嫁了,还说来作甚?”

    “那如今呢?”方十一很认真地看着她,“如今是不是还后悔嫁给我?微月,我并非不信任你,我只是希望……你别隐瞒我太多事情,我们已经是夫妻,难道不应该坦诚相对么?”

    微月怔怔看着他,他竟然也会讲坦诚相对,这家伙什么时候对她坦诚过啊?啊?

    “我识得一对洋人夫妇,我听他们说过,他们信仰的神是要求他们一个男子只能娶一个妻子,我看着他们夫妇相处的样子,觉得其实……如果不纳妾,能够和妻子彼此信任,和睦相处,那也是不错的。”方十一的眼神认真灼热地看着微月,“我希望你信任我,微月。”

    她几乎要怀疑……方十一是不是和她一样,穿的吧!一个被社会道德容许三妻四妾左拥右抱的古人,还是一个名利金钱都齐全的,长得又帅的男人竟然会有一夫一妻的想法?甚至觉得不错,太……惊悚了。

    “你之前说过不确定会不会纳妾的。”她小声嘀咕着。他只是坚决不会再纳潘家的女儿为妾,可没坚决不纳别的女儿。

    “那是之前!”方十一没好气地道。

    “你要我相信你,那你是否能够不猜疑我呢?”叹了一声,她看着他问。

    如果她和方十一这段婚姻关系无法改变,那么她当然希望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能正常一点,不要总是互相猜忌,她最希望自己的生活能过得轻松一些。

    方十一低声道,“你必须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像你姨娘一样,一走了之。”

    微月怔了一下,疑惑看着他,怎么突然提到这个,“我可以答应你。”

    方十一满意地笑了,其实他也不知道今日为何会对微月说这些话,只是想到如果有一天她会像白姨娘一样突然不见了,甚至连个原因也没有,心尖好像就被紧紧抓住了一样,一整天都无法办事。

    “你认识的那对洋人夫妇,是基督教教徒吧?”怕他接下来问起她关于魏越的事情,微月急忙转开话题。

    “你如何得知?”方十一诧异看着她。

    微月笑道,“猜的。”

    方十一笑着环住她的腰,“那么,以后你有什么事儿都会与我说?”

    “你以为我会瞒着你什么事儿?”微月捧着他的脸,笑眯眯地问着。

    “微月,你若是男儿,必是我所遇到的,最好的对手。”方十一捏住她的下巴,笑着道。

    “让你失望了,当不了你的对手。”微月拍开他的手,起身去让吉祥进来。

    方十一看着她绰约的背影,心情犹如外头的蓝天白云一般晴好,谁说他会失望呢?他对她……是充满了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