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一十二章 别不自量力了
    潘老爷急匆匆地离开,微月连阻止都来不及,又不能跟着去,他一定是去找刘掌柜了,希望刘掌柜能应付过来。

    跪在地上的婆子丫环都哭叫着要潘梁氏饶了她们。

    “不就跑了个小妾嘛,至于这么劳师动众的吗?都已经使了那么多人沿路去追了。”芳儿扭着身段绰约的身姿走到微月身边,低低地哼了一声。

    “再多十个的你,也比不上白馥书一个手指头。”潘梁氏站了起来,扬高下巴,骄矜高贵地斜睨着芳儿,此刻她的心情是欢愉的,只要白馥书不在,她就不会有心结,她的尊严和高贵就能完美地维持着。

    至于这个恃宠而骄的芳儿,她从来就没放在眼里。

    “你……哼,那也比你人老珠黄的好。”芳儿占着潘老爷宠爱她,目中无人并不将潘梁氏放在眼里。

    她不知道的是潘梁氏这些天之所以不收拾她,是想要借着她打击白馥书,如今白馥书已经离开潘家,说不定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来了,整个潘宅,还有谁能是她的对手?

    “放肆!素秋,给我掌嘴。”潘梁氏不急着处置那几个下人,反而要拿芳儿重新立威了。

    素秋上前啪啪抽了芳儿两巴掌,手劲之大,打得她嘴角都破了。

    “你……你打我,我一定要告诉老爷,你竟然打我。”芳儿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潘梁氏冷冷笑着,“别以为占着老爷对你有几天的宠爱就忘了自己是谁,认不清自己的身份……那就只有自讨苦吃份儿了。”

    微月在一旁目含讥讽地看着正室小妾相斗的戏码,对于这个让白姨娘下定决心离开死老头的芳儿,她只有两个字的评价,那就是没脑!

    如果不是长得好看,不是年轻,死老头会看上她?竟然还无知愚蠢到以为自己取代白姨娘在死老头心目中的地位,连潘梁氏都不放在眼里了。

    看来白姨娘是对老头子失望了,而不是被这个没脑的芳儿打败了。

    潘梁氏不理芳儿的哭叫,“从今日起,你禁足三个月,好好反思一下你的无礼放肆。”顿了一下,她有冷笑道,“难道你以为老爷现在还有心情理你?”

    芳儿咬着唇,泪眼婆娑地瞪着潘梁氏,后者也看也不看她一眼。

    接着,潘梁氏下令那几个下人打了二十大板,然后撵出潘家,永不再用。

    在一片求饶声中,潘梁氏只是冷瞥了微月一眼,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厅。

    微月扬起绚烂的笑容,看来以后她也不必再来这个鬼地方了。

    本来准备离开的芳儿见到微月的笑容,突然停了下来,两边发红发肿的脸颊让她看起来不复美貌,反而有些狰狞。

    “你一定知道白姨娘在哪里对不对?”她紧盯着微月问道。

    “我为何要答你?”微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哼,你一定是知道的,不过你说不说,对我也没影响。”芳儿得意笑着。

    微月真的被逗笑了,和个没长脑的女人讲话可真乐乎,“芳姨娘,你别太不自量力了。”

    芳儿脸色一变,微月已经施施然离开。

    走出潘家的大门,微月难掩嘴角欢愉的笑意,回头再看一眼这个从此没有任何值得她牵挂的人的大宅子,她心里一阵的舒畅。

    “小姐,潘老爷会不会对刘掌柜如何?”登上马车,吉祥才低声问道。

    微月笑道,“又没亲眼看见刘掌柜送走我娘,潘老头子能拿他如何?若是无怨无故对刘掌柜怎样了,我看他也不用在十三行立足了。”

    怎么说潘老头子在十三行也是举足轻重的人,不至于那么失态的。

    “那我们现在如何是好?”吉祥问。

    “该干嘛就干嘛,我们也不知道白姨娘去了哪里,相信刘掌柜很快会将事情始末告诉我的。”微月笑道。

    吉祥松了一口气道,“白姨娘离开潘家也是好的,奴婢见着那个芳姨娘也不是个安分的人,要白姨娘与这样的人争风吃醋,简直是自贬了身份。”

    “这么多年了,死老头纳的妾不少,我娘是见了不少,这次下定决心离开,只怕是再不会回来了。”之前白姨娘说想回浙江,其实就是想远离这里,谁知道潘老爷竟然愿意陪着她回去,也许正因为是这样,所以白姨娘才有了期待才愿意搬回潘宅,可她没想过会这么快失望,以前能淡然处之,是因为她并没有放多少希望在潘老爷身上,而这一次不同,因为有了希望,才有了绝望。

    “也不知白姨娘会去哪里,竟然也没有与小姐说一声。”吉祥道。

    “大概是太急迫了,才没来得及说。”白姨娘是个聪明的女子,相信她会过得好的。

    微月刚回到方家已经快要傍晚了,没多久,方十一也回来了,见到微月的第一句话便问,“白姨娘不见了?”

    微月一怔,“你怎么知道了?”

    “方才我正好在隆福行,潘老爷气势汹汹地去找刘掌柜了,好像说是刘掌柜将白姨娘送离广州的……”方十一目光炯炯地盯着微月,“微月,你姨娘怎么会和隆福行的刘掌柜认识呢?”

    “怎么可能,若我姨娘认识,我肯定也认识的,是那些下人怕被责罚,胡说八道的。”微月心中暗惊,这关系链一下子还没想清楚。

    “是吗?刘掌柜也说他今日只是到城外见一位老乡,托他带些东西回家乡。”方十一笑道。

    “那我父亲可有将刘掌柜如何了?”微月问道。

    “没有,听完刘掌柜解释之后,他便离开了。”方十一深深看了微月一眼,低声说着。

    微月闻言,叹道,“幸好没做出失礼的事情来。”

    “你姨娘去何处了?怎么突然就不见了,我见潘老爷实在是……有些失魂落魄。”方十一问道。

    微月道,“别说你一头雾水,我也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刚刚去了潘家才知道我姨娘的事情,我想,应该是回了浙江老家了吧。”

    方十一笑道,“你姨娘真是个烈女子。”

    微月睨了他一眼,“那也是我父亲的错。”

    方十一轻笑出声,“将来你要是生我的气了,会不会也一走了之?”

    “谁知道呢。”微月笑了笑,也许真的会有一走了之的一天。

    —————————默默无泪分割线—————————

    今天俺干了一件大概这辈子最个性的事情。

    憋屈了大半年的火气今天被骂得爆发了,明明就不是俺滴错……tt。。。

    所以俺摔了资料,对着领导吼,我不干了。

    t0t,俺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啊。。。

    无语望天,明天要等着被教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