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一十一章 离开
    潘家门外,停着两辆双轴四轮马车。车身是上好的木头材质,四角轻盈翘起,是非常华贵的马车。

    白姨娘含笑看着这架势,便知这是潘老爷对自己的不放心。

    他一定会派人一路看着她,也会派人在庄子里守着,是怕她会离开吗?

    她想离开广州,又岂是这几个人能看住的。

    想起刚刚从上房出来,他脸上的不舍,芳儿脸上的窃喜,潘梁氏脸上的不屑,今天之后,这些都将与她无关。

    只是想到这一走,也许再也见不到女儿,想到或许会连累了她,心中还是有些难受。

    微月,会理解自己走一步的。

    “走吧。”白姨娘对跟随在她身后的李嫲嫲道。

    登车离开,白姨娘一直面无表情,身后是一车美曰其名去服侍她的丫环婆子。

    “姑娘,快到南海县了。”李嫲嫲撩开窗帘,低声对白姨娘道,得知白姨娘的主意。她心中十分赞成,索性连称呼也改了,今日之后,白馥书再也不是潘家的人了。

    当年小姐与潘老爷并无聘书,契约也早在几年前被潘老爷为了讨好小姐撕毁,早以与他潘家再无瓜葛了。

    “赶了这么久的路,停下休息吧。”白姨娘露出微笑,吩咐李嫲嫲。

    李嫲嫲低声应喏,掀开厚重的呢绒车帘,交代车夫,“前面有个茶店,停下来歇息一下。”

    后面的马车见白姨娘的马车停了下来,也急急停下,车上即刻跳下一个婆子,快步来到白姨娘跟前,“白姨娘,您这是……”

    白姨娘柔笑道,“都赶了半天的路了,让大家休息一下,喝杯茶再走吧,还得再赶一个时辰的路呢。”

    那婆子有些迟疑,她们可都是被交代要好好看着白姨娘的,她抬眼看了看这茶店,周围都是平房小屋,客人也不多,只有一些过路商贾,应该不会有问题才是。

    于是。她招呼着其他丫环婆子下来喝茶。

    白姨娘和李嫲嫲对视一眼,笑了笑走进茶店,寻了个偏静的位置坐下,那几位婆子紧紧跟着她们。

    茶还没喝几口,店里有两个过路人在吵起架来。

    白姨娘厌恶地扫了他们一眼,“到楼上的厢房去吧。”

    那几个婆子还想跟着去。

    李嫲嫲回头瞪了她们一眼,“难道你们也想跟着进厢房喝茶不成?就这么一间茶店,难道还能走丢了?”

    几个婆子悻悻然地坐了回去,直盯着白姨娘和李嫲嫲上了楼,被小二领进一间厢房。

    只要在这里看着,应该也是出不了什么问题的。

    白姨娘她们进了厢房,“刘掌柜。”

    已经在里面等着她们的刘掌柜起身行礼,“大姑娘,都已经给您准备好了,乔装之后与楼下那群走商一道上路,是直往韶州的,我特意给您安排了一辆马车,只要出了南海县,您便可与那些走商的队伍分开。”

    “与那些人都交代了?”白姨娘问道。

    “那些都是我们的老主顾,已经都交代了,是信得过的。大姑娘请放心,只是,不知您是要往哪里去?”刘掌柜也唤起白姨娘以前在白家的称呼。

    “我去到了,自然会书信回来,”顿了一下,白姨娘笑道“我已有微月这么大的女儿,你们唤我大姑娘也不适合了。”

    “那就称一声夫人如何?如此也可掩饰身份。”刘掌柜道。

    “那是最好,咱们姑娘本来就是当夫人的命,如果不是白家……”李嫲嫲叫道。

    白姨娘嗔了她一眼,“说这些做甚,赶紧换衣裳准备上路吧。”

    刘掌柜急忙道,“这边有小门通往隔壁,我先下去安排,夫人准备好了从隔壁出来,才不会引起注意。”

    白姨娘和李嫲嫲乔装成一对夫妇,白姨娘脸上贴着胡须,掩去了柔媚的脸,头上戴着大斗笠,身上的衣服陈旧,还发出汗臭味。

    李嫲嫲换了个发型,走路还一拐一拐的,头上也戴着斗笠,能看得见的脸上肌肤黝黑苍老。

    她们从隔壁的厢房出来,见到潘家的几位婆子在楼下紧紧盯着另一边的房门。

    下楼,光明正大地从几个婆子身边经过。

    那些婆子对他们露出嫌恶的眼色。

    出了茶店,她们登上刘掌柜早已经准备好的马车。

    “夫人,这是您的东西。”刘掌柜将一个匣子交给白姨娘。

    白姨娘伸手接过,回头看了停在不远处的潘家马车,她没有带走潘家一丝一毫的东西。做得这样决绝,也是不想给自己任何回头的机会。

    守在马车上的车夫突然转头过来看了白姨娘他们这边几眼。

    李嫲嫲紧忙道,“夫人,咱们赶紧离开吧。”

    白姨娘对刘掌柜道,“刘掌柜,请你转告微月一声,是我连累她了。”

    “夫人放心。”刘掌柜道。

    白姨娘收了车帘,刘掌柜示意车夫可以赶路。

    驾的一声,车声辘辘响起,随着那群走商的车队,渐行渐远。

    刘掌柜走回店里,找了张桌子继续喝茶,那本来几乎要打架的两个商人,竟然也都安静下来,喝了一会儿茶,便都离开了。

    过了不久,楼上厢房传来一个女子的尖叫,“白姨娘不见了……”

    刘掌柜笑了笑,丢了一小锭银子在桌面,笑呵呵地离开茶店。

    ——————————

    微月知道白姨娘失踪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的。

    潘老爷使人过来,说要让她回一趟娘家。

    “要不要我陪你去?”方十一问道。

    “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微月笑道。她大概已经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嗯,别委屈了自己。”方十一低声说着。

    他是想起上次潘梁氏闭门不见的事情来了吧。

    “你今天不是得去十三行么?还不快去,我这是回娘家,还能有什么事儿?”微月笑道。

    方十一点了点头,这才出门了。

    微月并没有立刻到潘家去,而是慢吞吞地收拾一下自己,又到偏院去拉着茂官说了一会儿的话,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她把茂官气得哇哇大叫。

    不过能令她心中很欢乐。

    估计潘家那边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微月才出发往潘宅去了。

    才刚下了马车,已经有丫环过来将她请到了上房。

    看来果真是等得不耐烦了。

    潘老爷正坐在上房的大厅,阴沉着一张脸。眼眶有些发黑,看来昨晚是睡得不太好。

    啧啧,因为潘老爷的关系,整个大厅的气压都很低啊,连潘梁氏也安静坐在一旁,眼角直瞄着潘老爷。

    大厅中央还跪着四个婆子和两个丫环两个小厮,每个人的脸色都很苍白,眼底透着惊惧。

    “父亲。”微月面含微笑走了进来,给潘老爷行了一礼。

    “你姨娘在哪里?”潘老爷一开口就是问起白姨娘的行踪。

    潘梁氏冷眼看着微月,也在等着微月的回答。

    微月错愕看着潘老爷,“父亲怎么这样问,难道我姨娘不在家里?”

    潘老爷嘴角抽搐几下,似在隐忍着极大的愤怒,“我再问你一次,你姨娘在哪里?”

    “父亲再问我第三遍我也是不知道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姨娘不见了吗?”微月毫不畏惧地直视潘老爷,这个死老头,自己的女人不见竟然找她要,她又不是神仙,怎么知道白姨娘在哪里。

    不过从这个死老头的脸色看来,白姨娘是真的离开潘家了,真是太好了。

    “你真的不知道?”潘老爷冷眼瞪着她,根本不想相信她的话。

    “你是白姨娘的亲生女儿,她要去哪里会不跟你说?只怕是为了替你姨娘隐瞒着吧。”一直站在潘老爷身后的年轻女子冷笑着开口。

    微月抬眼看去,是个面生的女子,长得有几分姿色,大概就是那个最近极得宠的小妾了。

    “微月,你姨娘究竟去了哪里?是不是回浙江了?”潘老爷阴郁的眼直盯着微月,仿佛微月再说一次不知道,就会跳起来掐死她一样。

    “父亲为什么觉得我会知道?我每天都在方家内院,两耳不闻外面的事情,突然之间问我,我娘去了哪里,真是可笑,我还想问呢,是不是有人对我娘不利了,我娘不见了。对谁才是有好处的,难道我还不想再见自己的娘不成?”微月直盯着那个芳儿,一字一句说着。

    芳儿脸色一变,不服气正要还嘴,却被潘梁氏哼了一声,闭上了嘴。

    潘老爷用力一拍桌子,手指微颤地指着跪在地上的人,“你问他们,到底你姨娘是被害了,还是自己走了。”因为太过愤怒,他讲话都大喘着气,“让你们好好看着人的,为什么还会看丢了?啊?”

    微月挑了挑眉,看向那些下人。

    “老爷,奴婢们真的紧紧跟着白姨娘的,可是到了茶店,白姨娘说要歇息,奴婢们也到不敢放松,可是……可是白姨娘和李嫲嫲进了厢房之后,就不见了,奴婢,奴婢们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一个面色灰白的婆子急声解释着,声音透着恐惧。

    “是那对夫妇……一定是,那对戴着斗笠的夫妇一定是白姨娘她们,可,可是上楼的时候明明没带细软,怎么会有衣裳换……”另一个婆子也颤声叫道。

    另外几个也附言肯定那对夫妇肯定就是白姨娘她们佯装打扮的。

    潘老爷越听越愤怒,胸口里好像空空的,还有一丝不知名的惊慌,他害怕从此以后真的再也见不到白馥书了……

    她竟然什么话也没留下,什么东西也没带走,连他送给她的玉佩都没带,她就这么迫切想要和他一刀两断?

    “小,小的记得了,那对夫妇……后来上了马车,隆福行的刘掌柜还给他们送了一个匣子。”一名小厮打扮的男子说道,正是那位当时在马车上的车夫。

    潘老爷豁然起身,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像要杀人。

    微月急忙道,“你可看清楚了,那对夫妇真是我姨娘和李嫲嫲?她们怎么会和隆福行的人认识,你们是怕被责罚,所以才胡乱说的吧?”

    “够了,都闭嘴。”潘老爷喝了一声,转头对潘梁氏道,“这些人交给你处置。”

    说完,他便风风火火地离开了上房。

    微月心中一紧,潘老头子怕是要去找刘掌柜算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