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一十章 合作
    犹豫了片刻,微月见他还是没有要谈谈关于方邱氏的问题。她只好自己开口,“你有没别的事儿想和我说的?”

    黑暗中,方十一嘴角抿开淡淡的笑纹,深幽润亮的眼眸漾着不明的波纹,“说什么?”

    微月皱眉,“你刚不是去了上房吗?难道没有听到什么?”

    果真是沉不住气了……方十一含笑看着她,“去了,怎么了?”

    微月微微眯起双眸,这家伙!是故意的,一整晚都不说,就是等着自己来开口问他吗?

    “没事,睡吧!”她突然收起了好奇心,这次试探不了,还有下次。

    方十一心中轻叹,真是聪明的姑娘,一下子就看出他的企图来了,怎么潘家那些人没看出她的聪慧呢?

    他将她搂入怀里,低声道,“母亲说你今日忤逆她了。”

    “嗯。”微月发出一声含糊不明的轻哼。

    “我知道不是你的错,母亲……比较难侍候,她说什么都不必放在心上。”方十一轻抚着她的背。柔声说着。

    微月眼波流过一抹狡黠的笑意,果然啊,方十一是知道方邱氏那个死德性的,他似乎是站在她这边,而且语气间对方邱氏并没有太多袒护,她没有猜错,他和方邱氏之间的母子之情有些淡薄了。

    “是我不懂服侍夫人……”微月轻声说着。

    “你尽了本分就好。”语气中,有隐晦不明的厌烦。

    微月怔了一下,方十一和方邱氏之间肯定有心结!

    “睡吧。”方十一似不想再多说。

    微月勾唇浅笑,闭上眼眸,缓缓进入睡眠。

    翌日,微月吩咐厨房的人准备几样精美的菜式,在前院的二厅招待章嘉。

    “不知道章嘉等下见面会不会露出端倪来,小姐,要不要悄悄给他几声提醒呢?”吉祥问道。

    “千万不可,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总之今**只当自己以前从未见过魏越,不要有任何交流,章嘉不是傻蛋,他会知道该怎么做的。”微月道。

    “是,小姐。”吉祥应喏。

    快到午时的时候,方十一使人来请她去前院,应是章嘉来了。

    微月带着吉祥前去。

    方十一和章嘉正在大厅说话,这小子比之前见面似又长高了一些,刚见面的时候,明明和她一样高的,一下子就比她高了一个头。到底吃什么长的。

    见到微月出现在门边的身影,方十一眼角扬起笑意。

    微月施施然走进大厅,在方十一的介绍下,和章嘉互行一礼。

    “早听闻隆福行的东家是少年发家的才俊,还真没想到是如此年轻。”微月看着章嘉淡淡一笑。

    章嘉略低眼睫,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方少奶奶谬赞了。”

    方十一看着他们笑得高深莫测。

    “时候不早,不如请魏老板就席如何?”微月转头问方十一。

    “好,魏老板,小菜薄酒,还请不要嫌弃。”方十一做了个请的手势,将章嘉请至二厅。

    “方老板实在太客气了。”章嘉站了起来,对方十一作揖道。

    “请。”方十一在前面带路,章嘉对着微月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微月一个眼刀狠狠刮了过去,章嘉立刻神情一肃,紧跟着出去。

    背对着微月,章嘉竖起拇指摇了两下。

    微月眼底流淌出满意的笑意,这小子真是好苗子,应该也能看得懂她的暗示了。

    吃饭的时候,方十一和章嘉谈着生意上的事情,微月佯装听不懂一直给他们两个添酒。耳朵却竖起来听着。

    “如今贵行的陶瓷杯子和灯座在十三行盛行,只是似乎有些商行也仿照贵行的做法,开始出售一些形状奇特的陶瓷品,魏老板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方十一边喝着酒,边问着。

    这个问题太机密了,微月将手中的杯子轻轻放了下来。

    章嘉笑道,“同样生意百家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方十一微微一笑,“魏老板对我还有顾虑,我之前与你说过,同和行想和隆福行合作的事情,并非开玩笑。”

    微月闻言,抬眼看了过去,这事儿她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章嘉呵呵笑着,这不是还来不及告诉你吗?

    方十一低着头喝酒,似没看到微月与章嘉眼神交流。

    “方老板,我们隆福行只是个小商行,哪里能比得上同和行,再说了,同和行似乎没有涉足陶瓷方面的生意……”章嘉干笑地道。

    “在我看来,隆福行前程不可限量。”方十一笑着道,给微月夹了一片鱼肉。

    微月笑着答谢。

    章嘉看了微月一眼,对方十一道,“那方老板想与隆福行合作什么?”

    “联手垄断全广州的陶瓷生意,你看如何?”方十一微笑,眼底充满坚决的信心。

    章嘉被惊得半响开不了口,这绝对是个大诱惑,甚至连微月都动心了。

    “可,可是陶瓷生意几乎是潘家……”如果真的要垄断陶瓷的生意。那最大的对手就是潘家了,方家是有能力和潘家对抗,可隆福行哪里有能力?

    “这个就无需魏老板担心,只要魏老板一句话,合作,还是?”方十一尾音放轻,含笑看着章嘉。

    不能答应!绝不能合作!方十一这只笑面狐狸,谁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说不定哪天把隆福行吞了,微月端起酒杯,啜了一口酒。

    章嘉眼角不停扫向微月,却见她神色淡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我们隆福行需要做什么?”章嘉问道。

    微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个傻蛋,直接拒绝啊!

    “我想先见见那位想出这些形状奇特的人。”方十一含笑道。

    章嘉愣了一下,“不行!”

    方十一挑眉诧异看着他。

    “那……合作一事,我得回去考虑一下。”章嘉急急道。

    “无妨,我静候魏老板的佳音。”方十一轻轻颌首,脸上笑容盛放。

    接下来的谈话,就没再涉及生意上的事情了。

    微月一直沉默坐在一旁,心里仔细思考方十一今日的行为,她很肯定。他是已经在怀疑自己了,今日找章嘉来也是为了试探她吧。

    不过那又怎样?只要他没证据,她死口不承认,他又能如何?

    直到章嘉告辞离开,微月都不曾与他多交流一眼。

    和方十一一起回到月满楼,微月看着身边的男人,眼底充满了警惕。

    “微月,今日辛苦你了。”搂着她坐在软榻上,方十一柔声说着。

    “不辛苦。”她淡声道,看着他笑得温润如玉的俊脸,还真看不出他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是不是觉得我想与隆福行合作有些奇怪?”方十一问。

    他竟主动说起。微月转头看他,“凭同和行的实力,想垄断陶瓷生意并不难,根本没必要和隆福行合作。”

    方十一笑道,“可是同和行没一个能想出那么多奇特的东西的人,现在几乎每个商行都有那种形状稀奇的杯子,我以为隆福行应该撑不了多久,谁知道前阵子竟然又出了个灯座,不知道接下来还有多少奇怪的东西呢,而且,我相信隆福行会有个比魏越更令我感兴趣的人。”

    那灯座看着不怎样,就是一个样子有趣的形状,上面放着蜡烛,其实根本比不上传统的灯罩,偏偏精巧得意,那些洋人喜欢得紧。

    “哦?谁呢?”微月挑眉看了他一眼,淡声问道,心中却已经有些暗惊,这男人真的……不能与之为敌!

    “我也想知道,是谁呢?”方十一将脸埋在她颈窝,喃喃问道。

    “不管那人是谁,有多厉害,也一样比不上你。”微月温声说着,心想要赶快把烧窑买下来才行,说不定哪天方十一就要对付隆福行了。

    “我倒是希望有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微月,我真的期待,隆福行接下来会不会做出让我更惊喜的事情来。”

    微月勾唇笑着,“谁还敢当你的对手啊。”

    方十一在她颈窝闷声笑了起来,“陪我寐一会儿。”

    软榻并不宽敞,微月被紧搂着,他均匀温热的气息打在头顶,轻轻将他的手拿开,微月悄然下了软榻,看他没有醒来的迹象,才安心出了房间。

    方十一嘴角轻轻扬起。

    吉祥在外间等着微月,见到她出来。急忙迎了上去。

    微月回头看了里面一眼,拉着吉祥走到庭园,这时候庭园没人在。

    “怎么回事?”微月问道。

    “方才趁着别人没主意,章嘉的小厮跟奴婢说,白姨娘让刘掌柜把她所有在广州的田契屋契都变卖了,不知道是想做什么。”吉祥道,“章嘉问小姐您知情不?怕刘掌柜会对……小姐不利。”

    微月笑着摇头,“章嘉想多了,刘掌柜不会对我不利,我娘这样做,自然有她的道理。”

    白姨娘……是决定要离开了吧?

    “奴婢也是这样认为,且白姨娘将大部分的屋契都给小姐了,又怎么还会让刘掌柜做出伤害您的事儿来。”吉祥道。

    “可还有说其他的事情?”微月问道,心中猜想白姨娘接下来会做什么,死老头是不可能放她离开广州的,那么,她要怎么脱身?

    “奴婢不敢与他说太多。”吉祥道。

    微月点了点头,“方十一已经在怀疑我才是魏越,以后做事要更加谨慎才行,还得想办法和三舅父见一面呢,不知道我娘会不会去找三舅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