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零九章 傍大款
    微月面含微笑,身姿从容地从上房退出来。对于方邱氏对她恨得咬牙切齿的目光只当做是看不见。

    直到远离了上房,吉祥才松了口气,哭笑不得对微月道,“小姐,您这下可把夫人给得罪了。”

    “难道我今日任她刁难不还手,她就会对我改观吗?”微月心情很好,语气很轻松。

    吉祥轻笑,“虽然奴婢也觉得大快人心,但还是担心小姐您……十一少要是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呢?”

    微月冷笑,“我还真希望他生气呢,最后一怒之下免了我当家的权利,那就万事大吉了。”

    “小姐,您要是不当家,只怕在方家的日子就不自在了。”吉祥低声道。

    微月正欲开口说什么,却看到五少奶奶方许氏迎面向她走来。

    这条路直通向月满楼,难道方许氏是来找她的?微月心中暗咐。

    方许氏见到微月,娴静的脸已经泛开笑意,“少奶奶。”

    果然是来找她的,这倒是第一次。

    “五少奶奶。”微月含笑上前,与她招呼着。

    方许氏给微月欠身一礼。“少奶奶,我正要去找你呢。”

    微月道,“不知五少奶奶找我有何事呢?”对于这个气质娴雅,平时也不太爱说话出风头的方许氏,微月对她还是挺有好感的。

    方许氏欲言又止,看了看周围,轻轻蹙眉为难道,“可否寻个地方说话?”

    微月笑道,“那就到我院子里去,也不远。”

    见微月笑容亲切,方许氏一直悬着的心也稍微安定下来,笑道,“我正从月满楼来呢。”

    微月将方许氏请到茶厅,吩咐丫环奉茶上来。

    “少奶奶这月满楼虽不大,却是精巧雅致,风景极好。”方许氏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轻声道。

    微月笑着谦虚两句,“不过就是偏静了些,称不上雅致。”

    “少奶奶不必谦虚,想来你也是个风雅之人,否则又怎会弃头房不住而选月满楼呢。”方许氏笑道。

    黑线!她一个在现代朝九晚五偶尔开ot的苦命人,有时间睡懒觉就偷笑了,重生之后,整天也只想着多赚钱,想着怎么让自己更好适应这个年代,哪里有空去赏花赏月啊。还风雅呢,她就是一个俗人。

    干笑了几声,微月问道,“五少奶奶,你今日是来……”

    方许氏连忙道,“少奶奶,我今日来找你,是有事相求。”

    说完,她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好像不知道改怎么继续说下去。

    “五少奶奶有话不妨直说,若我能帮上的,自是不会推托。”微月道,她没想要在方家到处树敌,方邱氏现在是恨不得生吞了她,如果能和几位妯娌好好相处,那她在这里的生活也会轻松一些。

    “我知道十一少在荔枝湾有处庄子闲置着,我想问少奶奶借来一用。”方许氏低了低头,须臾,才抬头对微月道。

    微月怔了一下,“荔枝湾?你想去那里小住吗?”

    “不,不是。只是,我想办个诗社,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荔枝湾那儿的庄子适合,虽说附近也有诗社,但女子人家却不好成天与那些男子一起,所以,我才想着办个女子诗社。”方许氏道。

    想起来了,这位五少奶奶是个才女,父亲还是泰泉书院的院长,自己也曾经办过诗社,只是成亲之后,似乎就搁下了。

    “原来五少奶奶想办个女子诗社……”微月眼珠子一转,细细思索起来,广州人崇尚诗词歌赋蔚然成风,无论是豪门大族,还是市井人家,生活于不同层次的,对诗歌和诗意生活都充满敬重和向往。

    如果真的有了这个女子诗社,那么,是不是能认识广州府内不少豪门大户的夫人千金小姐?应该有不少张夫人之流的官府夫人吧。

    “这事我想了许久,只是一直不敢提出来,如果少奶奶觉得不合适,就只当我没提过。”其实刚开始她与潘微华提过,只是被潘微华狠狠教训了一顿,说她既然已经嫁做人妇,就不该朝思暮想抛头露面在外面办什么诗社。

    其实办女子诗社,又怎么会是抛头露面……只是她势弱,不敢反驳潘微华罢了。这事就不了了之,一直拖到现在。

    “怎么会不合适?绝对合适,虽说我们是商贾之家,在别人眼中显得粗俗,可不代表咱们就不能自己鉴赏风雅,五少奶奶,你说对吧。”女人的钱最好赚了,虽然她现在还没想到该怎么赚那些贵夫人的银子,但先打好关系也不错。

    方许氏十分惊讶,她是绝对没有想到微月会同意她的想法,眼底尽是错愕和惊喜,“少奶奶?”

    “我是赞成你这想法的,如果有了这诗社,对我们平时空闲时候来说,也是有了个好去处,大家一起欣赏诗歌诗词,岂不乐哉,只是这事我得问问十一少,毕竟那庄子是他的。”微月解释道,相信方十一应该不会反对才是。

    方许氏感激看着微月,“有少奶奶这句话,我已经心满意足,成不成事……也不要紧了。”

    微月浅笑。明明是那么在乎,还说不要紧。

    “五少奶奶放心,我会说服十一少的,不过,到时候这诗社,我也想参上一份,可以不?”微月道。

    方许氏急忙道,“那是当然,让少奶奶当社长也是应当的。”

    “那怎么行呢,我连首古诗都背不全,当了社长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么?”微月笑道。

    方许氏也笑了出来。“只要能办成这个诗社,少奶奶说如何便如何。”

    微月微微一笑,心中自有思量。

    傍晚,方十一刚进后院的二门,就被莲姑给拦截了,极其愤慨不平委屈地将今日微月的恶行告知方十一。

    方十一听完,只是挑了挑眉,眉梢眼角蕴着一抹清冷之色。

    莲姑见了,还以为他是在生微月的气,心底顿时一阵舒畅。

    方十一没有去月满楼,而是往上房去了,宽慰了方邱氏几句,不咸不淡地在方邱氏面前斥责微月不该如此忤逆,方邱氏闻言,紧绷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微月此时正在屋里看书,听到有小丫环来报信,说十一少被莲姑请去了上房,微月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知道了。”

    如今这后院有不少拥戴微月的丫环,因为大家都觉得这位少奶奶待人和蔼,也不随意打罚下人,对谁都是和颜悦色的,是个很好的主子。

    吉祥在一旁道,“小姐,只怕那边会添油加醋。”

    “那就去加去添,我又没做错事,还怕方十一拿我治罪吗?”翻了一页,微月心不在焉地回答,老实说,她不是不在意方十一去了上房,但她不是怕方十一会怪责她今日得罪方邱氏的事情,而是有些期待他会是什么反应。

    这只是她对他们母子的一个试探。

    快到用膳时间的时候,方十一才回来,却也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吩咐吉祥她们摆饭。

    吉祥心中还有些忐忑,怕方十一会对微月发火。

    “我请了魏老板到家里来,你明日要准备一下。”他在微月身边坐了下来。拿过她看了一半的书在翻着。

    这么快?她以为还有几天的,还想着和章嘉互通一下,别露出什么端倪来的,“咦?这么急,魏老板答应了?”

    “为何不答应,想与同和行交好的商行多的是,隆福行不会例外。”方十一头也不抬,声线维持一贯的清冷。

    了不起啊!微月瞥了他一眼,在心中冷哼,虽然不得不承认,同和行真的很了不起,绝对不是隆福行可比拟的,方十一看得上隆福行,对隆福行在十三行的发展而言,其实没有坏处。

    只是不知道他究竟怎么想的,比隆福行更好的商行不是很多吗?

    “那明天该准备什么,你有没建议?”微月夺过他手上的书,嗔了他一眼,“别乱翻我的书。”

    方十一轻笑,握住她如雪皓腕,“这是你的书?”

    “我在看的,难道不是我的。”微月将书收了起来,“明日是要简单设宴,还是……”

    “就在二厅设宴吧,不必将家里其他人请来。”方十一说完,顿了一下,“你也来。”

    微月笑了笑,“好。”

    吉祥进来禀告,晚膳已经准备好了。

    方十一站了起来,“先吃饭吧,有什么事儿一会儿再说。”

    微月疑惑看着他颀长挺拔的背影,怎么一点也没有想和她谈谈今日顶撞方邱氏的事儿呢?而且看起来一点也不生气,心情似乎还不错……

    错觉吧。

    吃完晚饭,一直到就寝,方十一也没有提及他到上房的事情。

    “对了,我有事想和你商量一下。”躺下去没多久,微月突然想起今日方许氏的事情,便拉了拉他的衣袖。

    “嗯?”方十一转过身,低眸看着他,如月华一般清朗的眼睛在夜里显得特别黝黑晶亮。

    微月将方许氏的请求告诉方十一,不过并没有表明自己的立场。

    方十一略微沉吟片刻,道,“我已经将那小庄送给你,屋契上的名字也改了是你,明天再让姚总管把屋契送过来给你,诗社的事儿,你自己做主,需要银子的,就去跟账房支。”

    微月啊了一声,“怎么就把庄子给我了?”

    方十一搂着她笑道,“你不是挺喜欢那里的吗?”

    微月默然,好像有点傍到大款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