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零七章 避暑
    且说白姨娘这厢。

    回到潘家。素秋踩着碎步往上房走去,还不忘回头狠狠瞪着白姨娘,警告道,“白姨娘,别以为现在老爷还宠着你,今日这事儿,夫人定不会饶你。”

    白姨娘眼底掠起嘲讽的笑,径自往馥院而去。

    李嫲嫲在二门便迎了上来,“姨娘,您回来了。”

    白姨娘对这个跟了自己二十几年的李嫲嫲笑道,“不用担心,我没事了。”

    李嫲嫲松了一口气,“七小姐怎么说?”

    “自是觉得我搬出去好些。”白姨娘低声道。

    “那姨娘自己的主意呢?”李嫲嫲是随着白姨娘从浙江到广州的,眼看着本来身娇肉贵的姑娘成了别人的妾室,心中就不好受,如今还要受人冷眼,她哪里舍得白姨娘这样受委屈,直劝她不如再搬出潘宅。

    “老爷呢?”白姨娘没有回答,只问那潘老爷如今何处在。

    “和那小蹄子在书房呢!”李嫲嫲说得有些咬牙切齿。

    白姨娘神情瞬间的恍惚,在软榻半躺下来,低头沉思着。

    和别人争宠……

    从来都不是她会做的事情。她这些日子以来,究竟都干了什么?

    她这一生的路走得并不安顺,为白家委身他人做妾,难道如今还要为了一个男人,将自己的尊严送上去给他践踏么?

    除了微月,她拍手无尘,一无所有,什么银财对她而言不过浮云。

    微月已经懂得为自己打算,无需再靠她扶助,那她还有什么好牵挂的好犹豫的?本来就打算到浙江之后不再回来……只是因为对他还抱着些许的期待,才继续留在广州的。

    如今,什么都没有了。

    太多的期望,只会令自己更失望。

    她站了起来,走到梳妆台,看着镜中的自己,拿起画笔,为自己妆点容颜。

    即使过了如花似玉的年纪,但她依旧风韵犹存。那渗入骨子里的风情,岂是一般小丫头能比的呢?

    “李嫲嫲,我去找老爷说些事情。”走出馥院,她心中已有了决定。

    书房内,潘老爷怀里抱着一个年轻女子,那女子眉目与白姨娘有些相似,只是少了几分妩媚,倒多了三分的骄纵。

    这女子便是潘老爷这些天的新宠,叫芳儿。

    “老爷,人家也想要一个院子。像白姨娘那样的,您说好不好呢?”芳儿看起来也不过是十七八岁,白嫩柔嫩的手臂勾住潘老爷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喃细语。

    “现在住的院子不是挺好的吗?”潘老爷被**得有些受不住,低头狠狠咬住她的唇。

    芳儿发出咯咯的笑声,一手在他胸前揉抚着,“老爷……”

    潘老爷心神荡漾,看着她掠带生涩的娇媚和有些任性放肆的眼神,他脑海里就浮现了当年那道风情入骨,妩媚动人的身影。

    只是那时候,她对自己总是很冷淡,不像芳儿这般对他服服帖帖的,就是现在,他也不确定她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老爷,您想什么呢?”芳儿不依地拉着他的胳膊摇了起来。

    潘老爷回过神,低头看了她一眼,笑得有些心不在焉,“想你……今晚要如何服侍我。”

    “您真坏!”芳儿脸一红,嗔了他一眼。

    潘老爷捏住她的脸蛋,低头就要吻下去,门外却传来小厮的声音。“老爷,白姨娘求见。”

    “馥书?快让她进来。”潘老爷心中莫名一紧,有些期待地看着房门,也没有放开怀里的芳儿。

    听到白姨娘要进来,芳儿嘴角撇了撇,眼底多了抹不屑。

    白姨娘摇曳生姿地走了进来,眉梢眼角氤氲着性感妩媚的笑容,看到潘老爷怀里仍抱着芳儿,唇角笑更盛,“老爷。”

    潘老爷的心缩了缩,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声音也沉了下来,“馥书,有事吗?”

    “妾身可是打搅了老爷的兴致了?”白姨娘掩嘴浅笑,促狭的眼从芳儿脸上掠过。

    潘老爷心中微恼,顿觉自己行为实在可笑,便放开了芳儿,“你下去!”

    芳儿哪里肯依,整个人贴在潘老爷手臂上,嗲声叫道,“老爷……”

    白姨娘眼波潋滟,“老爷,妾身只是说两句话,说完就走了。”

    潘老爷皱眉推开芳儿,走到白姨娘面前,声音柔了下来,“想和我说什么?”

    白姨娘眼睫颤了颤,似嗔非嗔地看着他,眼底似蕴满了深情一样。看得潘老爷心中一阵激动,却又想起这些天因为迷恋芳儿那年轻的身体而有些忽视了她,心里又有些内疚起来。

    看到他变幻莫测的脸色,白姨娘只是淡淡笑着,“我有事想商量你,这眼见要炎夏了,我受不住这天气,上次我们经过汕头的时候,见那里景色不错,不是买了一处庄子吗?我想搬去住些一阵子。”

    潘老爷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直盯着白姨娘的脸,“你想离开广州?”

    “我只是去小住些时日,天气凉爽了就回来。”白姨娘柔声道。

    “你走了,我怎么办?”潘老爷拉住她的手,低吼着问。

    淡淡的,不属于她的胭脂味从他身上传来,白姨娘勾唇媚笑,“老爷,您不是还有芳儿妹妹服侍着嘛。”

    潘老爷回头看了正委屈看着他的芳儿一眼,漠然回头,对白姨娘道,“你是不是生气了?觉得我这些时日冷落了你?”

    白姨娘轻笑,“老爷。您说什么呢,我岂是善妒之人。”

    他倒宁愿她善妒一些!

    “我不会让你去的。”潘老爷沉声说着,他本来也没想要专宠芳儿,只是见她颇有几分白馥书当年的姿色,才对她好一些,谁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却一定也不介意,他一气恼,索性就天天歇在芳儿屋里了。

    家里对她的一些冷嘲热讽他不是不知道,他一直在等她来找他,发发脾气也好。好让他知道她心里是有他的,可他等来的却是她要离开广州?

    白姨娘沉默下来,皱眉淡淡看着他。

    潘老爷被她看得发窘,好像这些天幼稚的赌气行为被看穿了一样。

    “既然你不让我去汕头,那让我到三水的庄子里去吧,离广州也近,你也可以经常去的,不是吗?”白姨娘叹了一声,早就知道他不会同意的。

    三水县就在南海县附近,一天也能来回,自己已经惹她不开心,不如就借机会哄着她也好,潘老爷在心里思咐着,头一点,“你想什么时候去,我让人送你。”

    “好!”白姨娘笑道。

    潘老爷的心情一下子就雀跃起来,一把将白姨娘搂住。

    芳儿的脸色瞬间一变。

    “我今晚到馥院去。”潘老爷笑着道,燥乱不安的心好像平静下来了。

    白姨娘轻轻将他推开,低声道,“这几天我不方便服侍您。”

    潘老爷笑容微滞,“我去陪你吃饭。”

    白姨娘笑着点了点头,眼睛扫了正忿忿瞪着她的芳儿一眼,“那我先回去了,还得去收拾细软呢。”

    潘老爷点了点头,“去吧。”

    白姨娘深深看了他一眼,转头离开,绰约的背影看起来竟有些孤单。

    潘老爷怔怔看着,忍不住往前一步。

    “老爷……白姨娘去了三水县,不是还有芳儿陪着您吗?”芳儿娇嗲了一声,整个人柔软无骨地滑进了潘老爷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亲吻起来。

    潘老爷一开始还有些犹豫,低头看到芳儿娇嫩白皙的脸泛起情动的红晕,便什么也不顾了,将她抱了起来,往书房的软榻走去。

    白姨娘回到馥院,便将李嫲嫲找了来,快速提笔写了一封信交给她。“李嫲嫲,你找个借口出门,把这信交到刘掌柜手里,叫他一定要替我办好这件事。”

    李嫲嫲疑惑看着白姨娘,觉得白姨娘似乎和昨天有些不一样。

    “快去,这事儿耽搁不得。”白姨娘低声喝道。

    李嫲嫲应喏,“奴婢这就去。”

    “李嫲嫲!”白姨娘突然又叫住她,“你可有牵挂在广州?”

    “小姐,奴婢无儿无女坐莲花,除了您,还有什么牵挂的。”李嫲嫲轻声道。

    “嗯,去吧。”白姨娘笑了笑。

    方家。

    微月让厨房所有人都出去了,只留下吉祥和她在里面。

    “小姐,您想做什么给夫人当晚膳呢?”吉祥站在砧板旁边,莫名看着微月,可从来没听小姐说过懂下厨的。

    微月神秘一笑,“你可会煮粥?”

    吉祥道,“煮粥自是没问题。”

    “那就洗米吧!”微月笑笑道。

    吉祥一头雾水地照着微月的吩咐洗米煮粥,看着微月将雪菜切碎,用装进碗里,然后拿起刚炖好的野山猫汤,倒了半碗下去。

    “小姐,夫人……是茹素的。”吉祥忍不住压低声音呼道,还紧张地往外面看了看。

    “难道吃了这粥,她就会出事不成?”素的哪有荤的香,像方邱氏这样养尊处优的老太婆,哪里像慈悲为怀的礼佛之人,既然要茹素,就不应该挑剔味道。

    吉祥哭笑不得。

    “好了,让人进来把这雪菜粥送去给夫人吧!”微月用抹布擦了擦手,已经搞定了。

    微月将半锅没有加猫肉汤的雪菜粥分给厨房几位厨娘,并交代不可跟夫人说这是她亲手做的雪菜粥。

    厨房几位娘子喋声应下,被夫人知道她们竟然让少奶奶下厨,她们也吃不了兜着走,自然是不敢说的。

    这一次,方邱氏竟然也没有再嫌弃,还问这雪菜粥是用什么做的。

    ———————————————

    求票求票~~~o(n_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