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零六章 喜新厌旧
    白姨娘一眼便看出那是什么了。忧心看着微月。

    微月察觉到白姨娘的视线,有些尴尬地拉了拉衣襟,“娘……”

    “你对十一少动心了?”白姨娘直接问道,并没有打算和微月兜圈子。

    微月道,“他能让我动心吗?我要怎么去对一个时刻疑心自己的男人动心呢?”

    “那……”白姨娘怔住,视线再度落到她的脖子处。

    微月苦笑,“难道我还能怎样?反抗?既然是无法避免的,我也只能接受。”

    方十一无心纳妾,自然不会去找别的女人发泄需求,作为他的妻子,她如果反抗,对自己没有好处,不如放松心情,且不说会不会享受这个过程,至少不能因此让自己受伤。

    “若是有了身孕……”白姨娘看着微月,眼神迟疑不定,“只怕你想和三舅父联手的事情就难办了。”

    一旦微月有了身孕,肯定要事事小心,不能随意出门的了。

    微月笑得笃定,声音很低,“不会有身孕的。”

    白姨娘震惊看着她。

    “娘。三舅父如今住在何处?”微月不想细谈这个话题,重新将注意力转到三舅父身上。

    “在大东门那边一处宅子,有些远,但见面也方便些。”白姨娘道,始终放心不下微月,“你若是对十一少有那个意思,就别瞒着他太多事情,将来被发觉了怎么办?”

    “娘,您别担心我,我自有分寸。”微月低下头,轻声说着,如今在别人看来,她和方十一是挺恩爱的,可实际如何,只有她自己清楚。

    她不讨厌他,愿意和他和谐相处,可不代表那就是动心。

    白姨娘叹了一声,“你是个有主张的人,相信你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只是如今你既然为方家的当家,自是与以往不一样,事往细处做,人往宽处想,明白吗?”

    “娘,我明白的。”微月对白姨娘微微笑着。

    白姨娘深深看了她一眼,似还想说什么,但始终开不了口。眉眼间有抹落寞之色。

    “娘,您没事吧?”微月从不曾看过这样的白姨娘,眼底好像蕴满了心事一样,不再是那么张扬豁达,而是有些郁郁寡欢。

    白姨娘笑了笑,“我没事,对了,这次本来是梁氏和五小姐要来看你的,我看她们还没心死,必有下次的,你自己要仔细应付。”

    微月厌烦地撇嘴,“这两个女人怎么就那么多事!”

    “她们再怎么样都好,只要十一少不点头,一切都是白费,微月,男人总是朝三暮四想着左拥右抱,难得像十一少这样的,你何不好好珍惜?”白姨娘握住微月的手,语气深沉地劝道。

    微月皱起眉,白姨娘……这阵子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以前她从来不会说这些的,这是那个豁达凡事都看得风轻云淡的白姨娘吗?

    “娘。你是不是在潘家受了什么委屈?”微月直盯着她的脸,问道。

    白姨娘神情一暗,“这倒不是委屈,只是有些事情没想开,你不用担心我,我该说的也就这么多,你三舅父住在这个地方,你自己安排如何与他见面吧。”说着,她将抄写地址的一张白纸交给微月。

    “好,我会尽快和三舅父见面的。”顿了一下,微月又道,“娘,若是在潘家不开心,就再搬出来吧。”

    白姨娘笑道,眼底多了抹绝然,“我正有此意。”

    果然是在潘家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要好好问个明白,白姨娘既然不想说,她就找别人问!

    “对了,娘,上次父亲不是让四哥去见……隆福行的东家吗?回去之后可有说什么?”微月转开话题,笑意盎然地看着白姨娘。

    白姨娘道,“你父亲对章嘉评价不高,但是不见得会放过隆福行,你的那些杯子……对泰兴行实在是个打击。”

    “父亲也见过章嘉了?”微月惊呼,去见章嘉的不是潘炜启吗?

    “是四少爷去见的,但你父亲……也在场,章嘉不知道。”白姨娘解释道。

    潘老头子真是奸诈!

    “只管让他看不起好了,总有一天我会摆明车马与他光明正大地抢生意的,我怕他什么?”微月冷哼。不知道潘老头子知道隆福行的幕后老板是她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白姨娘怔怔看着微月,眸中跳跃着不明的神采。

    “娘,您怎么了?”久久不见白姨娘说话,微月疑惑叫了一声。

    白姨娘猛地站了起来,有些激动,“微月,这些日子是我想不开了,除了你,我拍手无尘,什么都没有,你现在过得好了,我还怕什么?自己的日子过得舒畅开怀才重要,去在意别人个什么想法呢。”

    “娘您不是一直如此吗?”微月柔媚一笑,对白姨娘突然想开了什么事情也感到高兴,虽然她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心结。

    白姨娘嗔了她一眼,“今日来见你果然是没有错的,好了,我得回去了,梁氏还在等我回去回话呢。”

    微月似笑非笑睨了她一眼,“娘会屈服潘梁氏?”

    白姨娘笑得妩媚动人,“她现在哪有心情理会我呢。”

    微月狐疑挑眉,“这话里有话。娘,您到底有什么事情没跟我说?”

    “又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说来无益,我回去了,你自己万事小心。”

    “我送您。”出了书房,重新来到茶亭,素秋沉着一张脸坐在小椅上,见到微月她们出来,马上蹬一声站了起来,狠狠地瞪了白姨娘一眼。

    微月见了,深深看了她一眼。

    凭着潘老爷对白姨娘的宠爱程度。家里的丫环是不敢对她无礼放肆的,就连潘梁氏也不敢对她如何,怎么这次就好像有些不太一样了?

    白姨娘却是无所谓地勾唇浅笑,以前那种张扬的气场又回来了。

    微月看向吉祥,却见她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送走了白姨娘,微月便吩咐荔珠将潘家送给方邱氏的几样珍贵礼物亲自送了过去,其他给自己的,便放进库里。

    和吉祥进了屋里,微月马上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潘老爷收了个小妾,听说长得和白姨娘年轻时候十分相似,如今正宠着,家里那些人都以为白姨娘失宠了,都不再像以前那般礼待她,潘梁氏更加是落井下石……”吉祥压抑着心中的愤怒,将刚才素秋因为被冷落,便把白姨娘如今在潘家的处境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甚至还认为微月也会失去潘老爷的支持,以后在方家也没有地位。

    潘家的人都认为微月是因为有潘老爷的支持,所以才能在方家有这样风光的日子。

    微月听完,怒红了眼,“该死的混账东西!”

    难怪……难怪白姨娘会有那样落寞的神情,她心里到底是怎样的难受?

    潘老爷对白姨娘……难道不是真情?之前那样的专宠,难道都是假的?

    亏她还以为就算潘老爷奸诈自私,但至少对白姨娘还是好的,没想到,不过是一个神似的,更加年轻的,一切就经不起考验了。

    男人,果真都是如此喜新厌旧!

    微月心里好像被钝刀锯过,那滋味实在很难受,她担心白姨娘……

    但想起白姨娘最后那抹坚决的眼神,微月才稍微释怀了一些,也许,白姨娘已经知道怎么做了。

    “不怪得今日陪着白姨娘来的人是潘梁氏身边的人,今日素秋回去,必定会添油加将我的恶行告知潘梁氏。希望不会因此连累我娘。”微月压着心头的火气,面无表情地说着。

    吉祥道,“与其在潘家受气,不如全白姨娘搬出来,当初潘老爷不也答应让她住在双门底上街的。”

    “今日不同往日,如果死老头对白姨娘已无半点眷顾,哪里会再答应这个要求。”微月叹道。

    “白姨娘是个顶聪明的人,绝不会吃亏的。”吉祥握拳道,不知是安慰微月,还是对自己说的。

    如果白姨娘没有爱上死老头……也许就不会觉得伤心和失望了。

    于是,一整天下来,因为白姨娘的事情,微月的心情一直很烦躁,然而从外表看来,却好似比平时更平静了些,说话也少了。

    只有吉祥和荔珠知道,微月心情很不好!

    “少奶奶,厨房的管事娘子来了。”荔珠进来回禀,打断了正在看账本的微月。

    微月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又是因为夫人膳食的事情?”

    荔珠点了点头。

    微月差点想跳起来暴走,这方邱氏究竟想做什么?每一餐的饭菜都不合胃口,那她还没当家之前,怎么同样的饭菜就吃得那么香?

    厨房的管事娘子进来,给微月行了一礼,“少奶奶。”

    “蔡家娘子,是不是夫人对今天中午的饭菜又有意见了?”微月无力问道。

    “回少奶奶,奴婢已经竭尽所能,实在不知该做哪些素食了。”蔡家娘子苦着一张脸,以前夫人很好服侍的,不知最近是怎么了,越来越挑剔了,今天还把饭菜都砸了。

    微月沉吟片刻,问道,“厨房今日有什么菜式?”

    “今天买了几条新鲜的鲩鱼,刚刚外院的姚总管还送了只野山猫过来,说是别人送给十一少的,蔬菜也很新鲜,可夫人是不吃鱼的……”

    微月突然笑了起来,“那山猫炖了吗?”

    “刚放进去炖。”蔡家娘子回道。

    微月站了起来,“今天夫人的晚膳我亲自来动手吧!”

    ———————章推分割线———————

    清穿种田类型的温馨甜文,感兴趣的亲们可以搜索阅读达~

    书名:《步步温馨》

    作者:念爱爱

    书号:>

    一句话简介:明知步步都凶险惊心,她偏要将路走得步步温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