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零五章 白姨娘来了
    入夜,方十一还没回来。

    微月掏出怀表。已经快要十点了,相对于夜晚没有任何娱乐节目的古代,这时候已经是很晚了,算了,也许他在别处休息了,她没必要再等他了。

    这样想着,微月把吉祥和荔珠也都打发下去了,自己换了衣裳拆下头面就睡下了。

    谁知道才睡下没多久,整个人突然就被搂进一个温热的怀抱里,耳边传来他低沉的笑声,“睡着了没?”

    清新的充满阳刚气息的味道,是他回来了。

    “就是睡着也要被你吵醒了。”没好气的回答,往里挪了挪身子,打算继续睡觉。

    方十一有些愕然,她难道不应该起来服侍他宽衣解带吗?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微月睡意被打搅,一时之间无法进入状态了。

    方十一看着她如花一般娇嫩的脸庞,有些无奈地自己换了衣裳脱鞋上床,解释道,“今天有一批丝绸出了点问题,所以给耽搁了。”

    “那解决了吗?”微月问道。

    “嗯,解决了。”躺了下来。手自觉地深入她的衣襟,握住她柔软滑嫩的暖玉,手劲稍微用力地搓揉着。

    湿热的唇含住她的耳珠,轻轻地搅动起来。

    酥麻感从脊柱蔓延上来,微月气息有些紊乱,“你不累吗?”

    方十一压住她,“再累一点也没关系。”

    说罢,已经用力堵住她娇嫩红艳的唇,汲取她那如蜜汁一样的甜美。

    微月扭动着身子想要避开他炙热的吻,他的身子熨烫紧贴着她。

    他以膝盖将她****,手指熟悉地找到她的那抹敏感,轻易将她的****出来。

    粗重的呼吸,细密的喘气汇聚一起。

    屋外上弦月高挂。

    夜幕悄然退下,西方逐渐浮出一线鱼肚白,太阳微微露脸。

    方十一低眸看着偎依在自己怀里的娇嫩柔软的身躯,嘴角微微翘起。

    他轻轻在她如蝶翼般的眼睫印了一吻,小心翼翼地将她环住自己腰身的手拉开,实在舍不得放开如春天初绽的花儿般柔嫩这样活色生香的暖玉。

    微月眼睫颤了颤,睁开惺忪的睡眼,“天亮了吗?”

    “嗯,你再睡一会儿。”方十一坐起身,准备着衣。

    微月应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露在柔滑的丝绸薄外面的肩膀发出珍珠般一样白皙莹润的光泽,纤细的锁骨还有他细舔之后的痕迹。

    仿佛被眼前的靡艳魅惑了一般,他只觉得自己喉咙想要烧起来了,心中有一团灼热的火,他将手里的衣裳一扔。重新将她抱了起来。

    拉开那张丝绸薄被,露出她裸露的身躯,低头,咬住她胸前莹白的柔嫩。

    微月被吓了一跳,急急推开他,“不,不要。”

    方十一耳边只有血液奔腾的声响,哪里听得进其他,双手用力分开她充满弹性的大腿,将自己高昂的坚挺送进她的炙热娇嫩中。

    微月深喘一口气,来不及阻止,他已经狂猛律动起来。

    “混蛋!”她咬住他的肩膀,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

    他粗喘着,听到她似嗔非嗔如浓稠的蜜一般的娇斥,笑了出来,心底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快感冲到最顶端的时候,热液喷薄而出,他满足地倒在她身上。

    微月用力拧住他的腰肉,叫道,“这还是大清晨呢,今天潘家那边还有人要过来。你让我怎么见人啊。”

    他还没有从她体内退出来,听到她的抱怨,用力地顶了她一下,声音透着沙哑的慵懒,“不是还早着吗?别人看不出来的。”

    “还早吗?平时你这个时候都出门了。”微月不敢乱动,这个男人看起来斯文儒雅的,可却不是真的那么回事。

    “我本来是要出门了,可就是……被你勾引了。”方十一在她颈窝处闷笑,鼻息间尽是她如花一般的香味。

    “谁……谁勾引你了,你快起来,好重。”微月脸颊一阵燥热,分明是他自己的问题,现在还怨她了。

    方十一吻了吻她嘟起的红唇,从她体内出来,但仍抱着她,“今天潘家那边谁要过来?有什么事吗?”

    “昨天送了信过来,还不知道是谁呢,可能是我母亲吧。”想到要见潘梁氏,微月难掩眼底的厌倦。

    “要是不想见的,就不要见了。”方十一没错过她眼底的神色,抚着她的鬓角柔声说着。

    竟然还教她不要见母亲……微月讶异看了他一眼,“哪能不见呢,不早了,快起身啦。”

    方十一挑了挑眉,不过还是什么都没说,和她一起起身梳洗。

    早饭过后,微月撑着酸痛的身子去巡视了一回,心底来回埋怨方十一,混蛋!要不是他。她至于这么辛苦吗?

    约莫九点的时候,守后院小门的婆子来报,说是潘家的人来了。

    微月怔了一下,不是潘梁氏,若是她的话,不可能走小门的,肯定是要从正门那边进来,那会是谁?

    难道是潘微卿?

    微月让守门的将人请到茶厅来。

    来人令微月非常吃惊,看着那个烟视媚行款步走进茶厅的女子,她站了起来,脸上有掩不住的惊喜,“娘?”

    竟是白姨娘……

    白姨娘笑意盈盈,一套紫云百褶裙衬得她气质高贵妩媚,她看着微月,轻笑道,“怎么?意想不到?”

    微月过去挽住她的手,“确实想不到,猜了几遍,都没猜到会是您。”

    跟在白姨娘身后的丫环见了,眉头紧紧皱起,提声道,“七小姐,您与白姨娘这样……于礼不合。”

    微月挑眉看了过去。有些面善,不过记不起是谁?

    白姨娘轻声解释,“是夫人身边的素秋,没有她跟着,我也来不了看你。”

    微月闻言,便似笑非笑看着那素秋,“你说的,是不合哪家的礼啊?”

    素秋皱眉看着微月,她潘梁氏身边的一等大丫环,在潘家脸面比起那些不受待见的庶女还要大,她从来没将微月放在眼里。即使如今微月已经出嫁成为方家的少奶奶,她也觉得微月还是被掌握在夫人手中的。

    “七小姐,难道在家里夫人教你的那些礼数你都忘记了?你和白姨娘之间……”素秋抬高下巴,气势凛人地看着微月。

    微月冷笑一声,打断她的话,“真是好笑,一个丫环竟然在方家跟我将潘家的规矩和礼数,看来你家的主子也没教你什么是规矩。”

    “你……”素秋脸一红,气恼地瞪着微月,这七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

    “你什么你!我是方家的少奶奶,是你这等奴才呼呼喝喝的吗,讲话也不带尊称,原来这就是夫人教的规矩?”微月第一次拿身份压人,感觉还是挺欢乐的。

    素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语气不自觉缓了下来,“奴婢只是代夫人来交代七小姐几句话,顺便问候七小姐的病如何了。”

    “得了,要交代什么话,跟吉祥说了之后再转告我也一样。”她一点也没兴趣去听潘梁氏要交代的什么话,反正也不会是好听的。

    “娘,我们到屋里说话吧!”微月挽住一直含笑不语的白姨娘就要走去大厅。

    素秋见了,急忙要跟上。

    “没你的事儿,别跟着。”微月看也不看一眼,冷声斥着。

    说罢,她已经带着白姨娘出了茶厅穿过门廊,来到她的临时书房里。

    荔珠在外面守着,吉祥在茶厅招待素秋,又是递茶又是奉糕点的,就是不与她多说半句话。

    “看来你是越来越有气势了,都能把梁氏的丫环给镇住了。”白姨娘含笑睨了微月一眼,笑道。

    微月给她送上一碗冰镇梅汤,眼底蕴着嘲讽的笑,“我镇住一个丫环有啥了不起的,哪天要是能镇住那老妖婆,我绝不与她客气!”

    “你又知道如今你镇不住她?”白姨娘道。

    “我孝顺。”谁让那潘梁氏在辈分上算是她母亲。

    白姨娘哧一声笑了出来,“鬼丫头,越来越没正形了。”

    “娘。怎么会是您来呢?信中也没有提到。”若是知道是白姨娘要来,她一定好好准备的。

    白姨娘眼色有些黯然,嘴角笑容却不变,“是昨夜我跟你父亲求来的,有些话想跟你说。”

    所以说……本该要来的并不是白姨娘?

    “什么事儿呢?”微月坐了下来,认真看着白姨娘,不是太重要的事情,白姨娘不会做到这一步的。

    “你三舅父……我是说我三哥,前几天已经到广州了。”白姨娘压低了声音,“你说过开酒店的事情,我已经和他提过了。”

    微月眼睛亮了起来,眉梢眼角都带了笑意,如灿烂的阳光般夺人眼目,“三舅父来广州了?他怎么说?这个主意可行吗?”

    白姨娘淡笑,“你怎么还喊他三舅父。”

    微月叫道,“他本来就是我的三舅父,难道他不是娘您的兄弟?”

    白姨娘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去纠正微月的叫法,“他想与你见一面,你可否安排得来?”

    “这个问题不大,方十一并没有约束我的行动,那方邱氏再怎么有意见,也不会对着我说出来。”微月道。

    “十一少真的让你当家了?”白姨娘有些讶异问着,并不是她质疑女儿的能力,而是以十一少的做事方式,是不会那么快对潘家放下戒心的。

    “我也觉得很奇怪,但,他确实这样做了。”微月耸肩,也很是无奈。

    白姨娘眼尖看见微月白皙的颈项那靡艳的痕迹,微微怔住。

    ————————章推分割线—————————

    《朱门绣户》

    重生在苏州织造家,本以为此生荣华,谁料一朝浮云散,被人当成棋子使,好吧!既然要我做棋子,那我便要做扭转乾坤的那一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