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零二章 偶遇
    微月第二天就去了张府。

    在张夫人面前,她并没有掩饰自己的真性情,和聪明的女子说话,不必太多伪装,就如张夫人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想要什么。

    “这次的事情没有连累到你吧?”张夫人含笑看着微月,轻声问着,带着北方的口音。

    “我既无做错事,又怕什么被连累呢?”微月笑着回道。

    “方少奶奶是个聪明,定然是不会做蠢事的。”张夫人道。

    “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这次无论如何,还是要多些夫人为我在张大人面前为我说话。”微月道。

    “这事你本来就没有参与,难道还要看着你被连累不成?”张夫人嗔了她一眼,似怪微月太客气了。

    “我只是觉得奇怪,方陈氏做事如此谨慎,一开始谁也看不出端倪,怎么反而到了最后却被查出来呢?”微月低头吃茶,疑惑问着。

    “别说是你,就连官府几位大人也没瞧出来,我与方陈氏来往了许多次,也没察觉她有这样的心,还是最后时刻,有人送了告密信,我本来还不相信,没想到竟是真的。”张夫人道。

    告密信?微月一惊,是谁这么厉害看出方陈氏送碎米去韶州?除了方陈氏本人和米行的掌柜……

    米行掌柜?

    “夫人可知道是何人送告密信?”微月急声问道。

    “那信是匿名,只怕是与方陈氏有旧怨吧,否则怎会在紧要关头告发她。”张夫人道。

    微月拧眉思咐片刻,才道,“不论如何,夫人与大人都帮了我们方家一个大忙。”

    张夫人抬眼掠了微月一眼,道,“这种事情罪名可大可小,当初大人也是念着与方家有交情,才不顾一切压了下来,方少奶奶,你多提点方陈氏,别再做出这等错事来。”

    微月笑着答应。

    张知府之所以帮着方家,其实也只是想要让方十一承他的人情,至于张夫人帮自己说话,大概也是想拉拢她吧。

    “这个人情,方家会记着的。”微月浅笑望着张夫人,声音极低。

    张夫人一怔,随即明白过来,“方少奶奶似乎心不在方家?”

    微月笑道,“怎么会呢,我是方家的媳妇,自然是心心念念的都是方家。”

    “不管如何,之前你帮过我的,我也会记着。”张夫人含笑道。

    有这句话就够了,千万别把人情互相抵消了才好,方家欠下的自然是有方十一去还,与她无相干,“夫人您太客气了。”

    从张府告辞出来,见时候还早,微月便让车夫往惠福路驶去。

    “少奶奶要到五仙观去求福,你在此候着。”到了惠福路,吉祥扶着微月下车,并对车夫交代着。

    见车夫将马车停靠在一旁,微月转身走进街内。

    “小姐,我们真要去五仙观?”吉祥在她身后低声问。

    “既然来到,就去求个福吧。”微月笑道。

    以前经常坐车经过这里,可却没想过要来好好看一下,没想到如今却只能借着这个地方思念再也见不到面的亲人。

    据说五仙观是为了纪念很久以前五位骑着五色山羊到广州来送稻穗的仙人而建的。

    广州之所以被称为羊城,也是因这个传说而来。

    五仙观前面有座禁钟楼,也是建于明洪武七年,禁钟楼跨越路面的甬道而兴建,呈城门形状,上面覆以栋宇飞檐,古朴雄浑,而再看细部,又显得精巧玲珑,顶楼悬挂着一座大禁钟,据说能声闻十里。

    微月沿着这些历史的痕迹悄悄在心里思念着家人,见到哪一处熟悉的地方,她心中都无比感动。

    五仙观的仪门面阔三间,绿琉璃瓦歇山顶,青砖石脚。石门额上的大字与现代看到的不一样,只是简朴的五仙观,而不是五仙古观。

    门前还有一对用漱珠岗火山岩刻制的石麒麟。

    来五仙观祈福的人有许多,微月以前并不迷信,但这时候她还是下跪虔心祈祷,希望五位仙人能保佑她心中牵挂的亲人平安快乐。

    她添了灯油钱,庙祝惊喜地赠送她两个福袋,说是平时放在身上,能保平安的。

    将两个福袋收进怀里,她们才出了五仙观。

    “到那边去走走吧。”微月从人群中出来,往内街走去,只有一条青云巷。

    这才是她来这里的目的,她走进那条巷子,两边应是两处小院,各开一扇小门。

    “小姐,您是要来找那个汤马逊?”微月低声问道。

    “他如今并不在广州啊……”她很想再见到汤马逊没错,可惜他去了福建啊,不过既然难得能出来一次,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也好。

    可好像汤马逊说的便是这里了。

    “罢了,还是下次再来吧。”微月说完,刚要转身离开,那小门却咿呀一声打开了。

    她惊喜地回头,顿时一阵错愕。

    那不是……谷杭身边的小厮吗?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了,束河?”门内的人疑惑开口。

    那纤柔温润的嗓音……是谷杭?

    “少爷,是方少奶奶在外头。”束河很快从愕然中醒来,有些防备地看了微月一眼,伸手将谷杭扶出来。

    依旧是一身淡色长衫,看起来永远都那么飘逸出尘的谷杭。

    “谷公子。”微月轻含螓首,落落大方地打招呼,“真巧,没想到这是贵宅。”

    谷杭有微微的吃惊,氤氲着薄雾的眼转向微月的方向,“方少奶奶,真巧。”

    微月却有些汗颜,谁会站在人家小门外面,说真巧遇到的呢?

    “这是我一位友人的院子,只是他出远门了,我是来还上次与他借的几本书籍。”谷杭笑着解释。

    微月眼睛一亮,“是汤马逊的家?”

    谷杭愣住,“方少奶奶也认识汤马逊?”

    “有几面之缘,有些事情想请教他。”微月干笑道。

    “原来如此,恐怕方少奶奶要再过些日子才能见到他了。”谷杭眼角细微的皱褶微微舒展而开,眼底似含了笑意。

    “没关系,我过阵子再来也好,只是没想到谷公子也与汤马逊相识。”微月疑惑看着他。

    谷杭的笑容突然有些无奈,“他是大夫。”

    微月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笑容灿灿,“他想要为你治好双眼?”

    “我这双眼睛已经是如此了。”谷杭豁达笑着。

    他身边的小厮却神情复杂,抱怨道,“少爷,您从来都不试着去医治。”

    谷杭笑得风轻云淡,并不理会束河的埋怨,“方少奶奶,您请,我们不打搅了。”

    微月虽好奇谷杭为什么不治好自己的双眼,但这毕竟是人家的**,她不好问太多,与他行了一礼,待他们离开有半盏茶时间之后,她们才从巷子里出来,来到外面登车离开。

    知道汤马逊就住在那个小院里,她还是感到欣喜的,等汤马逊回了广州,她想问明白的事情还有许多呢。

    ——————章推分割线——————

    《冲囍》(桂仁):千金忽成杀猪女,还被强拉去冲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