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零一章 顾虑
    微月看了拧着眉。面色冷凝坐在太师椅上的方十一一眼,示意吉祥和荔珠退了下去。

    她给他递上一杯温茶,低声道,“碎米的事儿,我也有错……”

    方十一抬眼睨她,“你做错什么?”

    “大少奶奶要忙着家里的大小事情,又要负责善款的事情,难免要忙不过来,我看她平时也不像个会贪墨的人,她只是心神劳累没有注意那么多,才会被外人利用,若我能帮到她一些,也不至于如此,说到底,都是我太没用了。”微月低下头,表情很愧疚。

    其实之前她早已经察觉方陈氏那么热衷义卖的事情不会只是为了在方家立威那么简单,大爷平时收入不多,家里给的月钱也是固定的,贪小便宜是她的本性,但一下子贪了善款一万两,实在也出乎她意料。

    方十一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冷笑。“大少奶奶确实有些无辜,但她若无贪性,别人怎么利用她?”

    微月疑惑看着他,难道他知道是谁利用了方陈氏?

    “你知道大少奶奶是无辜的?”微月在他身边坐下,好奇看着他。

    方十一淡然道,“只是推测罢了。”

    怕不是推测这么简单,方陈氏之所以会有今天的地步,和方邱氏是脱不了关系的,只是不知道这次方邱氏在背后推波助澜到什么样的程度。

    “你怎么让我当家了?我怎么做得来呢?”对于管理方家这么一个大宅门,她不是很有信心,而且这也不在她计划之内。

    不是方十一插手,是不是家里的大权自然而然要重新落在方邱氏手中了?

    方邱氏将方陈氏扶了上来,给她声望给她权利,也只是想为自己重新掌权做准备吧?被潘微华当了那么多年的家,家里每个人都敬畏信服潘微华,即使如今潘微华已经不在,也有微月在,她想要自己出来掌权,差的就是一个时机。

    帮助方陈氏上位,等待她出错,自己再出来主持大局,自然而然重拾威望……这就是方邱氏的目的?有这样简单吗?总觉得方邱氏要的不仅仅是如此。

    可是中间却被方十一插了一脚,竟然让微月来当家,大概连方邱氏也没想到,方十一会让一个曾经被当是傻子的少奶奶来当家吧。

    难道方十一知道方邱氏的算计?

    “在想什么?”唤了她几次都没反应,方十一捏了捏微月的掌心,将她游离的思绪拉回来。

    微月回过神。笑道,“在想接下来要该怎么办。”

    “不要担心,一切有我。”方十一安抚她。

    有他才担心!

    “其实……夫人比我更适合当家啊。”微月低头看着他修长好看的手指与她的相扣,小声地开口试探。

    他挠着她掌心的手指一顿,松开她的手,淡声道,“母亲年事已高,不宜再操心家事。”

    年事已高?微月挑眉斜了他一眼,这个理由是拿来唬她的吧。

    “你真想把这个家交给我来打理?”微月眼角一挑,风情无限地睨着他。

    方十一眼波微动,手环住她的腰,“你是方家的少奶奶,理应由你来管家,家里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只管来问我,不必去烦扰母亲,知道吗?”

    方十一对方邱氏有戒心!微月心中很肯定地想着。

    “我做什么,你都会支持?”微月轻笑,热气呵在他耳边。

    “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方十一含笑看着她,手离开她的腰,“我去找大哥。你先休息一下。”

    微月勾唇一笑,眸色潋滟动人,“好!”

    方十一喉头一紧,眼色变得深沉,用力捏了一下她的掌心,才离开了房间。

    微月的笑容从嘴角隐隐淡去,目光变得幽深。

    当家掌权……还真是没在她计划之内的变数。

    方十一究竟想做什么?难道他就不怕她和潘微华一样,最后将方家内院完全掌控在手里吗?还是比起方邱氏,他觉得她比较好对付?

    不管怎样,这个时候她是推托不了这份差事的,等方陈氏的事情淡化下来,她再想办法脱身好了。

    将吉祥叫了进来,微月问道,“东西都整理好了?”急匆匆地从庄子里赶回来,东西都没有仔细收拾便全带了回来。

    吉祥将一摞白布包住的书籍交给微月,“都整理好了。”

    微月眸色一闪,“可有人打开看过?”

    吉祥道,“小姐放心,这东西都是奴婢一直带着,没人打开看过。”

    微月满意地笑了笑,将书锁进柜子里,对吉祥道,“以后大概要不一样了,今日方十一让我管家。”

    吉祥惊喜看着微月,但随即都担忧起来,既是高兴往后小姐在方家有了地位,又担心这个家并不好当,小姐要面对的还有许多的难题,而且。小姐似乎并不想在方家出位。

    “你交代下去,往后月满楼做人做事都要注意,别让人找着错处,该怎么做,你应该清楚。”微月低声说着。

    “小姐放心,奴婢知道怎么做。”吉祥道。

    “嗯,”顿了一下,微月又道,“上次让章嘉使人去查查那米行的事情,可有消息?”

    “因为您和茂官都长水痘,这事撂下了。”吉祥道,“可还需要奴婢再去问个清楚?”

    “虽说已经出事了,但那米行的掌柜断不会无缘无故怂恿方陈氏买碎米,不是对方陈氏知根知底的,是无法说服她的。”方陈氏做事不是不谨慎,只是有时候好强的性子累事。

    “幸好当初小姐没有去插手这件事,否则今日也要被大少奶奶连累了。”吉祥松了一口气道。

    “还记得张夫人昨日的来信吗?想必与大少奶奶脱不了关系,这件事不弄个明白,我心中还是有些顾虑,我去写个帖,你亲自去一趟张府,我想和张夫人见个面。”如果要置方陈氏死地的人真是方家的,那么她被方十一推出来当家。想必这位置也不会坐得安稳。

    “是,小姐。”吉祥道。

    且说方陈氏那边,方亦儒回到自己院子之后,便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方陈氏回房整理了自己的仪容之后,才到书房去见他。

    方亦儒对着她发了好大一顿脾气。

    “你贪这点银子去做什么?那是善款,是捐给灾民的善款,这是折福折寿的,你懂不懂?”方亦儒向来是个好脾气的儒生,这么大声发脾气,也是第一次了。

    方陈氏含泪看着他。“我……我也是为了你啊。”

    “你这是在害我啊!”方亦儒吼得声音也嘶哑了。

    书房外有几个丫环在低头交头接耳,目光都好奇地看着书房没有关上的门。

    丁香站在书房内,似被吓到了,没有去关门。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我嫁给你这么多年,连个孩子也没有,总是要被人看不起的,你在外面交往总要花些银子,也没有在同和行里当差,就靠着那点俸禄,还有月钱,哪里够使用的,我……我这么些年节省下来的银子,哪些不是用在你身上的,你如今还对我发火……我不就做错了一次么?”方陈氏眼泪簌簌掉下,自从那丁香爬上他的床之后,他到过她房里的次数越来越少,有时候宁愿在书房用膳也不愿回屋里去,她难道不在意吗?她是这样一心一意为了他,他却搂着别的女人在书房风花雪月,如果她不为自己存点体己钱,将来要怎么办?

    方亦儒大怒,“你这是要和我清算了是吗?你是觉得我委屈你了?你生不出孩子,难道还是我的错了?”

    “我抱怨过吗?我在你面前说过一声不是吗?我这不是让你收了丁香了吗?”方陈氏哽咽叫道。

    方亦儒在盛怒中哪里会想到方陈氏平时的好,眼角见到丁香站在门边,书房的大门敞开着,外面几个丫环小厮在偷瞄着里头,他抬脚大力踢翻了椅子,“还愣着干什么,把门关上!滚出去!”

    火是朝着丁香发的。

    方陈氏感觉自己心底的憋屈似乎减淡了些。

    “张大人已经说了,这件事不会张扬开去,你的差事不会受到影响,他还是看重你的。”方陈氏柔声说着。

    方亦儒失望地看着她,“你这是妇孺之见,我凭什么让张知府看重的?若不是凭着方家和十一少的脸面,我会有什么差事?天下闲官多了去,难道还少我一个?”

    “十一少!十一少!你心底就自认为比不上他!”方陈氏叫道。

    “我如何比得上他?他是方家嫡子,是方家现在的家主。如果没有他,我们有这样风光的日子?”对于十一弟,方亦儒是没有半分嫉妒的,这是自小被灌输的思想,嫡出的本来就比庶出的要金贵。

    “是啊,你如何比得上他,整个方家也就他一个人能生出儿子来。”方陈氏冷冷一笑,神情无比悲凉。

    方亦儒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回去,既然母亲要你抄写**,你就自己禁足在屋里,别再出来丢人现眼?”

    方陈氏瞠大眼,“我丢人现眼?你……”

    外头传来小厮的声音,方十一来找了。

    方亦儒看也不看方陈氏一眼,拂袖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