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一百章 当家
    方十一答应给朝廷再捐一万两之后,张知府才满意地告辞离开,并保证不再追究方陈氏以碎米贪墨善款的事情。

    方陈氏眼色苍白,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方家的罪人。

    碎米的事情明明掩饰得很好,都已经装上要运往韶州的马车,张知府为何突然派人去检查?难道有谁去泄密?

    但是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她甚至连身边最信任的丫环都瞒着,还有谁知道?

    大厅上,方邱氏坐在上首,冷淡看着方陈氏。

    方亦儒气吁吁地从外面回来,看到方陈氏脸色苍白的模样,眼睛都气红了,“你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

    “怎么现在才回来?”方邱氏问着方亦儒。

    方亦儒解释道,“上官与我交代些事情,这才办好。”

    “你自己问问你媳妇吧,做出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来,方家是广州的首富,竟然还贪墨善款,说出去我们方家在广州不用做人了。”方邱氏怒声道。

    “你……”方亦儒手指颤颤指着方陈氏,嘴角抽搐着,已经问不出话来。

    方陈氏含泪看着方亦儒,张了张口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想到自己差点累了他,心里顿时一阵绞痛。

    方邱氏将方家所有人都叫来了大厅,三位姨娘,方吴氏和方许氏面面相觑站在一旁,只有远在浙江的四少爷不在场。

    “大少奶奶,难道家里每个月给你的月钱不够使?”方邱氏当着众人的面审问着方陈氏。

    方陈氏直直瞪着她,胸口激烈起伏,似乎在隐忍着怒气,只是几乎要张口而出的话在看到方亦儒痛心的眼神时,在舌尖打了个转,只发出低低的声音,“够使……”

    “那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情?你置方家脸面于何地?你要十一少如何在十三行立足?你到底是怎么当的家?嫁入方家这么些年了,怎么那些小家小气的根性还改不了?”方邱氏一字一句地逼问着。

    方陈氏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夫人竟然如此羞辱她看不起她。

    说什么家里需要她来当家,说什么方家不分嫡庶,原来方邱氏一切都只是为了自己。

    她只是成了别人的垫脚石!

    “我没贪过家里一两银子,当家这么久,我自认做得没有对不起谁的。”她错就错在不该听了那掌柜的唆摆,起了贪意,可她就是贪了这一万两,也是为了想要给丈夫在外面使花的,谁知道会在最后功亏一篑。

    “做出这样的事情,还说没对不起谁?你对得起方家吗?”方邱氏喝道。

    方陈氏紧咬双唇,眼底闪过一次愤恨。

    岑姨娘痛心担忧看着她。

    方陈氏几乎感觉到大厅上每双看向她的眼睛都充满鄙夷,她知道,她以后在方家是什么脸面都没有了。

    她做了那么多,辛苦了那么久,没想到竟换来这样的结果。

    “母亲,既然张大人说不追究,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方十一淡淡开口,目光轻敛,没有看向诧异的方陈氏。

    方邱氏眼神微闪,片刻才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追究了,但始终是做错了事儿,这个家是不能再由她当了,不如就……”

    “就让微月当家吧!”方十一站了起来,声音清冷严肃,有一种不容抗拒的霸气。

    微月愕然抬头看向他。

    方邱氏脸色微微一变,很快镇定下来,“微月年纪尚幼……”

    “事情总要慢慢学的,微月伤势已经痊愈,由她当家,再适合不过。”方十一沉声道。

    “那就这样决定吧!以后就由微月当家。”方邱氏声音低了下来。

    微月看了她一眼,这话听着有些像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方陈氏似笑非笑看了微月一眼。

    “大少奶奶今日这事,家里任何人都不许多提,若被我发现有人背地里嚼舌根的,决不轻饶!”方十一提声说着,清冷凌厉的目光扫过众人,既然张大人不打算追究了,这事儿就不能从方家传出去。

    微月闻言,在心里暗觉好笑,既然不想传出去,为何还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责骂方陈氏?看来方邱氏母子并不同心。

    方邱氏让大家前来,摆明了就是当着众人落方亦儒房头的面子,是因为想要更稳固自己的地位?还是因为方亦儒在衙内寻了差事怕他们房头的风头过盛呢?

    大家都应了声,噤言不敢多语。

    方邱氏却道,“官府不追究,我们方家却不能不罚,大少奶奶,今日起你就在自己房里闭门思过,每日抄写一遍**,直到你悔过为止。”

    “是,夫人!”方陈氏忍气吞声地点头。

    方邱氏嫌恶地睨了她一眼,将视线转向微月,“家嫂,以后这个家,可就要好好理着了。”

    微月低下头,“是,夫人。”

    方邱氏几不可闻地哼了一声,起身领着莲姑离开了大厅,路姨娘和骆姨娘急忙跟上,岑姨娘为难看着方亦儒和方陈氏,心一横也离开了。

    方十一拍了拍方亦儒的肩膀,是无声的安慰。

    他回头,示意微月与他一起离开。

    微月在经过方陈氏身边的时候,似听到她讽笑的轻喃,“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方吴氏和方许氏见微月他们都离开了,也跟着离开大厅。

    方亦儒看着方陈氏摇了摇头,挥袖大步走出去。

    “啊……”方陈氏放声大哭,一种悲愤从心中涌了上来。

    突然明白到从第一天管理家中人事开始,她就被一个大网套住,为什么岑姨娘会借病推托无法负责家里的采办,为什么路姨娘最后也把管事的权利交到她手中,这一切……只怕早已有人暗中安排。

    她功利心太重,好胜心强,才会看不清原来自己只是被利用了。

    “大少奶奶……”盼冬哽咽着扶起她,“我们回去吧。”

    脸上的妆容被泪水模糊了去,曾经在方家意气风发,几乎要被下人当成第二个潘微华来敬畏的方陈氏如今是狼狈不堪,连丈夫也对她失望透顶。

    “盼冬,我什么都没了。”

    ——————汗——————

    那个……人口普查要正式开始了,接下来可能要忙到下个月,不知道能不能按时更新,会尽量保持两更的,大家见谅。

    可能看过双至的童鞋会觉得奇怪,在那时候我也因为人口普查没法儿正常加更,因为那时候是摸底,现在是正式了,每天对着那堆表,晕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