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九十九章 急事
    夏日炎炎,湾内天气较为凉爽。微月一夜好眠。

    在他怀里醒来,脸颊还有刚睡醒的红晕,惺忪的眼眸含着一层水汽,看起来娇憨妩媚。

    “醒了?怎么不多睡会?”他一手撑起半边身子,低眸看着她,目光含笑。

    微月揉了揉眼睛,还未完全清醒过来,脸颊贴着他的胸膛,不自觉地蹭了蹭。

    方十一眸色一沉,眼底的笑意更盛。

    “带你到荔园去摘荔枝,如何?”他低头,细吻她的额角和脸颊。

    微月应了一声,伸手环住他的腰,睡意已经渐渐消失,“今天不用去十三行街吗?”

    “不去了,陪你去摘荔枝,嗯?”他抚着她的背,声音低沉。

    微月笑道,“我都舍不得离开这里了。”

    方十一嗅着她发间的馨香,“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微月推了推他,“这可是你说的啊。”感觉到他呼吸变得浓浊。她急忙叫道,“快起来了,都日上三竿了。”

    “嗯。”他含糊应了一声,手探入她衣内,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微月脸色潮红,抓住他的手,嗔怒道,“住手!”

    他低头堵住她的唇,动手解开她的裙带。

    “你不是说要去摘荔枝吗?快起来啦。”她的呼吸有些紊乱,急急地叫道。

    他细吻她的锁骨,大手在她身上抚摸着,手感如此迷人,像暖玉一般滑腻,“等一下再去,不急。”

    微月有些气恼,忍住想一脚踢开他的冲动。

    他滚烫的呼吸打在她耳后,有些酥麻的感觉。

    突然,门外传来吉祥的声音,“十一少,小姐,主宅那边传话来了,说是有急事。”

    感觉压着自己的身躯攸地绷紧,微月忍不住笑了出来,“活该!还不起来,家里那边有急事呢。”

    方十一深吸了一口气,才依依不舍从她身上下来,眉眼间有了怒色。“什么事非得这个时候来说。”

    微月笑着帮他穿上短褂,嗔了他一眼,“还怪人家不挑时候,你自己呢?”

    方十一气极反笑,“你现在还敢来取笑我?”

    “不敢不敢,您可是十一少,谁敢惹你呢?”微月让吉祥打水进来梳洗,懒得再和他拌嘴。

    方十一摇头轻笑,自己这两天是不是太纵着她了?

    吉祥和荔珠打水进来,不敢看方十一,眼神小心翼翼的。

    “是谁来传话?”方十一淡声问着,并没有对吉祥她们摆出脸色。

    吉祥回道,“是姚管家。”

    微月一怔,是家里的大管家,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

    方十一神情有些冷凝。

    梳洗过后,他们一起来到茶厅,姚管家已经在厅上等着。

    “十一少,少奶奶。”他行了一礼,脸上有焦色。

    “怎么了?”方十一问道。

    “夫人要小的来与您二位说一声,让您赶紧回家一趟,大少奶奶这次的义卖善款出了问题。张知府就要到家里来了。”姚管家道。

    微月眉头一跳,果然是出事了。

    方十一略思咐,便道,“安排马车吧!回家去。”

    微月和他同坐一辆马车,车内只有他们二人。

    “张知府……是来问罪的吗?”看着面无表情的方十一,微月猜不出他到底是在生气还是担心。

    方十一看了她一眼,低声道,“凭着方家的地位,他还不至于会来问罪,只是不知道大嫂究竟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还惊动了张知府。”

    微月心中却隐隐能猜中是因为什么事情。

    自己独善其身借着长水痘避到了庄子里来,要不然,说不定这时候她也要出事了。

    回到方家大宅,进了大门,来到大厅上,方邱氏一身华丽矜贵的打扮坐在张知府下首,神情是威严的端肃。

    从来不曾见过打扮得如此贵气逼人的方邱氏,实在和她茹素的形象不相符。

    只是这样看着她,已经感到有些压力。

    这才是真正的方夫人吧,那个慈祥的整天吃斋念佛的……只是假象。

    方陈氏脸色苍白站在大厅中央,身子簌簌发抖。

    方十一和微月走了进去。

    “张大人,让您久等了。”方十一和张知府打招呼,微月将视线转到方陈氏身上。

    方陈氏也抬眼看到,眼底有些愤恨。

    急忙转回头,却看到方邱氏盯着自己笑得高深莫测。

    微月低下头,乖巧站到方十一身后。

    张知府重新坐下,皱眉看了方陈氏一眼,对方邱氏道,“方夫人。还是由你来问吧。”

    方邱氏回了一礼,“张大人,我们方家本是担着重任要为慈善义卖出一份力,如今却出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汗颜,怎还敢自作主张呢?”

    张知府道,“事情并未酿成大祸,事情究竟是不是如此,还需要再仔细查问,方家在广州府是有头有脸的大户,相信不至于……还是方夫人问清楚的好。”

    方邱氏这才说了一声是,目光凌厉地转向方陈氏。

    “大少奶奶,这善款换米的事儿,可都是你负责?”方邱氏问道。

    “回夫人,是媳妇和少奶奶一同负责。”方陈氏灰白着脸,冷声说着。

    微月斜了她一眼,看来是想咬着她一起下水了。

    方十一黝黑的眸子深沉如海,冷冷看着方陈氏。

    方邱氏嘴角抿出淡淡的笑,声音依旧严厉,“这善款共有十万两,除去五万两修建官道,另五万两以作换米换棉袄之用,这其中本应该有三万两换米。对否?”

    “没错,少奶奶也说如此甚好。”方陈氏回道,反正她已经没有退路了,但要她看着潘微月独善其身,那绝不可能,她就不相信如果把潘微月也拉下水了,方十一会无动于衷。

    方邱氏冷冷扫了微月一眼。

    微月眉目柔和,不见紧张。

    “这么说,少奶奶也参与了一份?”方邱氏问道。

    “既然少奶奶与我同时负责善款的事情,自然也要担上一份。”方陈氏冷笑着道。

    方十一沉声开口,“大少奶奶。你可有将与哪家米行买米告知少奶奶?”

    方陈氏沉默不语,瞪着他不说话。

    “与米行要什么样的米,可有跟少奶奶说过?”方十一再问。

    明显是在帮着微月。

    “这要送去韶州的米粮是五天前装车的,少奶奶却在庄子里养病有十数天,大少奶奶,你可有去信与少奶奶商议?”方十一问道。

    方邱氏和张知府都看向方陈氏,等着她的回答。

    “十一少这是打算帮少奶奶开脱不成?”方陈氏冷笑道。

    “我倒是想知道,少奶奶做错什么了?”方十一目光清冷,面无表情地看着方陈氏。

    方邱氏道,“少奶奶在去庄子养病之前,已经将事情都交予你,并让你做主便可,难道你以好米换碎米,也跟少奶奶说了?”

    “之前我与少奶奶提过的。”方陈氏含糊不清地说着。

    方邱氏看向微月,“大少奶奶与你提过要到哪家米行买米吗?”

    微月勾唇一笑,“回夫人,当时大少奶奶确实与媳妇提过要用一半善款买米买棉袄的事情,但那时尚未确定是在哪家米行布行,媳妇自以为做事不及大少奶奶妥帖利落,便一切听大少奶奶安排,待确定了是哪家米行布行,再一起去找张夫人商议,只是后来遇上茂官长水痘,媳妇不敢离他半步,这善款换米的事儿也就落了下来,媳妇也使人与大少奶奶说了,一切由她做主,媳妇不再插手,至于这碎米一事,媳妇也是方才知晓的。”

    张知府看了微月一眼,对方邱氏道,“方少奶奶确实也有使人与内子交代,因要照顾幼子,且自己也染病在身,这义卖善款根本无暇兼顾。”

    微月怜恤又嘲讽地看着方陈氏,想来她也是被逼得毫无退路了吧,真是可怜的女人。就这样成了别人的棋子。

    方陈氏紧抿着唇,双眼无神。

    “方陈氏,你可还有话说?”张知府问道。

    “我将那一万两交出来便是了。”她低哑开口。

    张知府叹了一声,道,“大少奶奶,虽说这次慈善义卖并非由朝廷发起,但当初这善款是已经入了官府账库,也是属于官银,你以好米的价格去买碎米,与那米行的掌柜共同贪墨朝廷的银子,这是大罪,你可知否?”

    方陈氏惊惧看向方邱氏,又看看方十一,“我一万两不动分文拿出来,难道还有罪?再说了,碎米又如何,那些灾民只求有米粮填饱肚子,如何会在乎是好米还是碎米?”

    “住嘴!”方邱氏瞪了她一眼。

    张知府失望看了她一眼,转头对方十一道,“十一少,方家大少爷本来这些天在衙内已经争取来一份差事,总不能因为这件事就丢了是吧,你们方家在广州有头有脸,出了这样的事情,实在不好张扬,若是让同行知道方家的大少奶奶竟然贪墨善款,这名声可就要臭了,这事本官就压下来了,该怎么做,你们方家自己决定。”

    若是贪墨善款的事情张扬出去,方家在商业协会中还真是抬不起脸来。

    方邱氏狠狠地看了方陈氏一眼。

    方十一对张知府作揖,“张大人,您这人情,草民铭刻在心。”

    张知府含笑点头,“十一少太客气了。”

    就这样欠了张知府一个大人情……

    这就是官商之间的默契了,其实方陈氏会贪墨,张夫人大概早已经看出来,为何不提前敲打她?在最后关头才揭发出来,不就是想要让方家欠他一个人情么?

    张夫人昨天的来信……也只是想来探话的吧,自己这样算不算好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