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九十八章 心疼吗
    游荔枝湾的画舫可以说是泮塘乡的一个特色。只是画舫并没有游入湾内,而是在绕着荔枝湾在江面行走,可以观看西郊夜景,也能纵观整个荔枝湾的景色,江面还穿梭着酒菜艇,有贩卖海虾,海鲜的小艇,有些小艇是在贩卖荔枝和生果的,夜幕降临,江岸灯火灿烂,好不热闹。

    还有舟女坐于小艇之中,沿岸唱曲,也是一种风俗。

    方十一和微月上的是紫洞艇,这种艇较之其他的小艇要大上许多,能容纳三四十人,艇上请有名厨,游客可在艇上安排筵席。

    紫洞艇上的布置很雅致,有些游客不喜与他人一起的,还有厢房可用,每个厢房还有各自的名称。

    他们被舟女带到一间名称为流月的厢房,不大。却很精致,两旁有座位,中间是一张小方桌,推开窗户,能看到江外的景色。

    “喜欢这里吗?”方十一侧头问她,柔声问着。

    微月看着窗外的圆月,淡淡地点了点头。

    方十一眼眸微眯,直视着她,一路上走来,她对自己虽然客气,但很冷漠,甚至连看他一眼也不曾。

    “微月,你在生气?”他温声问着,语气有些僵硬。

    “不敢。”微月低下头,声音比他的更加冷硬。

    方十一愣住,轻笑出声,“你这样还不是生气?”

    微月抬头睨视着他,嘴角似笑非笑,“我是否生气,对你来说并不重要,不是么?”

    “我当然希望你是高兴的。”方十一挑眉看着她,很是疑惑,不明白她到底怎么想的。

    他从来不曾对哪个女人低声下气的,今日他能这样在意微月的情绪,已经十分难得。

    “那么,我很高兴。”微月对着他露出一个笑容,一瞬即逝。

    方十一心中微怒。冷冷看着微月,“我知道今日有些过了,但你是我的妻子,难道你还不让我碰你?”

    “是啊,我是你的妻子,你说作甚就作甚,我哪敢有半点意见。”微月勾唇一笑,清寒的月色映入她眼底。

    方十一双手环胸,抿着薄唇看着她,试图在她脸上看出什么来。

    好像……把他惹恼了?眼角掠了他一眼,脸色还真是沉得可怕。

    微月心中斟酌,似乎惹恼方十一并没有什么好处,她这个时候还不能失去方家庇荫,潘家那边首先不会放过她的,以隆福行的实力,她还不能和潘家或方家硬碰硬,那无疑是以卵击石。

    如果让这两大巨头知道隆福行是她的,说不定都会对付隆福行,到时候她势必要一无所有。

    不行,在烧窑还没买下来,在没有确保能够有安全后路的情况之下。她决不能和方十一撕破脸。

    想法在脑海里闪过,微月脸上的神情已经缓了下来,故意嗔了他一眼,将头转向窗外。

    方十一冷凝的眼泛开笑意,原来只是女子的骄矜姿态,真是孩子气。

    “过来!”他板着脸,声音冷冽地喝着。

    微月手握成拳,脸上却娇憨嘟起双唇,不悦叫道,“不要!”

    她恋爱经验不丰富,但看过的言情和电视剧不少,如何把握一个男人的心理,她还是有些窍门的,只是不知道实践起来,效果如何。

    方十一放软了语气,“乖,过来,让我看看你。”

    “这里不能看吗?”微月叫道,眼神是羞涩而又害怕。

    “来!”他的声线还是那么清冷,看着微月的眼神深沉而专注。

    反抗也要适可而止……她终于挪动着身子,来到对面他的椅子上,坐在他身边。

    他搂住她的腰,低头翻开她的衣襟。

    微月倒吸一口气,瞠大眼惊恐看着他,这次可不是装出来的,她真被吓到了,这男人知道节制的吗?

    方十一看到她的表情,突然放声大笑,笑得眼角都泛出水来。

    微月大窘。捶了他胳膊一下,“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他趴在她肩膀上,胸膛震动着,清朗的笑声传出了窗外。

    “你以为我想作甚?”他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抬头凝视着她,笑意还未曾从他眼底退散。

    如黑曜石般熠熠生辉的黑眸,清隽儒雅的脸庞,发自内心的欢愉的笑容,微月突然感到脸上一阵燥热,急忙侧开头,冷哼道,“谁知道你要作甚!”

    方十一闷声笑着,勾住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细语地道,“我只是想看看,刚刚有没弄伤了你。”

    囧……微月松开紧抓着衣襟的手,尴尬地瞪了他一眼,“没,没伤着。”

    方十一轻咳了一声,不忍看她继续窘下来,将她环在怀里,低头审视她的胸襟和脖子。都是紫红的痕迹,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尤其刺眼。

    胸口好像闪过一丝类似心疼的感觉。

    “回去要找抹些药上去。”他低声说着,“会不会疼?”

    是真心真意在关心她……微月脸颊竟泛起红晕,“不疼。”

    “不要气恼了,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嗯?”方十一柔声说着,今日自己确实太孟浪了,自懂事这么久来,还不曾对哪个女人如此迫切,肯定是因为太久没有了的关系。

    微月有些愕然,他竟如此在意她的感受?

    “我没有气恼。我只是……”只是觉得他不尊重她,但这样的话,似乎不太适合说出来。

    “只是什么?觉得我没有尊重你?”他在她耳边低声问着。

    微月错愕看着他,他知道她在想什么?

    方十一轻笑,“你是我的妻子,我怎么会不尊重你?”

    微月低下头,心里感受复杂。

    这时,门外敲了几声,是舟女要上菜了。

    微月挣开他的怀抱,回到对面的位置上去,一时却不敢看他含笑的双眸。

    菜呈了上来,都是广府口味,也都是微月喜欢的。

    有合掌瓜煲猪踭汤,麻香小鱼,雪菜炒鸡丝,豆腐蒸鲫鱼,紫萝鸡翼,四菜一汤,色香味俱全,尚未入口,已经觉得唇齿生津。

    “先喝点汤。”方十一亲自为她斟了一碗汤,柔声说着。

    “嗯。”微月道了谢接过,“你经常到这儿吗?”看他似乎很熟悉这里一样。

    “有时候一些人情接待需要应付。”他回道。

    “哦。”微月点了点头,“你这次去宁波……没什么事吧?”

    听章嘉说起,好像是因为同和行茶叶货源方面出了问题,不知道现在解决没有。

    “没事,有四哥在那儿呢。”方十一道。

    “哦。”既然他不想说,她也不好意思再问了。

    “你上次回娘家,可有听过什么话?”方十一问道。

    “什么?你是指父亲想让我再给你纳个妾的事儿?”微月歪着头,俏皮问道,眼底浓浓的狡黠笑意。

    方十一轻笑,“他们还不死心?”

    “只怕没那么容易。”微月笑道。

    “那干脆就让你父亲如愿好了。”方十一随口笑道。

    微月猛地抬头看他,他说的是真是假?

    方十一含笑睨着她,见到她突变的脸色,心情顿时更加愉悦,“怎么了?”

    “你要纳妾?纳潘微卿为妾?”微月皱眉,心中不太高兴。这样一来,她在方家的日子可真就不好过了,潘微卿哪里会轻易放过她。

    “既然你父亲那么想自己的女儿去当别人的妾室,若不如他的愿,你岂不是很不孝?”方十一笑道。

    微月紧蹙双眉,如果潘微卿真的也进了方家,势必要压着她一头,到时候她是要与潘微卿斗呢?还是继续隐忍?

    “你说过不纳妾的。”她瞪着他,想起他曾经的保证。

    “我没说是我要纳妾。”方十一道。

    “你刚刚明明……”微月叫道,但脑海里灵光一闪,突然惊喜看着他,“你的意思是?”

    “已经吃饱了吗?那就回去了,天色不早了。”他却什么都不说了,仿佛刚刚没提过那个话题似的。

    这男人!太黑了!她突然有点同情潘微卿了。

    跟在他身后出了紫洞艇,看着江岸热闹的人群,真有种温馨的感觉。

    “我们搭小艇回去。”他牵起她的手,走向停靠在岸边的小艇。

    “不是说不让小艇驶入湾内吗?”微月问道。

    “那是别人。”说着,他已经带着她上了一艘小艇。

    那舟人见了方十一,爽朗地笑道,“十一少,又来画舫呢?”

    方十一淡淡点头,“到湾内去。”

    “好嘞。”舟人看了微月一眼,便识趣地不再多言。

    微月斜了方十一一眼,这男人怎么对着谁都是这样一副清冷淡漠的神情。

    小艇中间有几张小椅,他们就这样坐着小艇驶入了湾内,途中遇到有检查的卫兵,听到是十一少在艇上,竟然不再阻挠。

    原来有钱人不管在哪个朝代都吃得开。

    上了岸,方十一从怀里摸出一小锭银子给那舟人,舟人千谢万谢地离开了。

    他们沿着小径慢慢地走回庄子里去。

    没有路灯,只有微亮的月华铺洒在地面,隐约能见到树丛的轮廓。

    不过方十一手里还有一盏羊头灯,是方才那舟人送的。

    若是约会,这样应该十分有情调。

    回到庄子里,吉祥她们迎了上来,见到微月的脸色比离开时柔和许多,都放心下来,还真担心小姐会和十一少吵架呢。

    在要准备睡觉的时候,方十一突然拿了一瓶有淡淡香味的药膏,亲自抹到微月的紫红痕迹上,才满意地拥着她入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