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九十七章 和谐时期的蟹肉
    温馨提示:嗯,也许有些童鞋不是很喜欢看这种情节,可以跳过的哦,应该不影响总体阅读。

    ————————————

    双手紧抓着汤马逊交给她那一摞东西,微月真有种想要丢进江里的冲动。

    看着汤马逊急匆匆离开的背影,她苦笑摇头,还没问清楚许多事情呢,潘微月到底怎么认识这个汤马逊的?

    “小姐……”吉祥轻声唤她。

    微月回过神,小声叹道,“太戏剧性了。”

    “许是上次那两位公子告诉这洋人,见过小姐您的。”吉祥道。

    “是吧。”也幸好她这时候遇到这个汤马逊,不然他去托他什么朋友来转交这东西,可能还更麻烦。

    “十一少可能快要回来了,小姐,我们回去吧。”吉祥问。

    微月点了点头,目光疑惑地看着手上的包裹。

    回到庄子里,微月才打开那白布,里面是基本有些发黄的书籍,好像是地方介绍……

    她挑了一本慢慢细读,书籍里还有注释。

    冷汗从微月的鬓角滑落。

    这个潘微月……到底想干吗?

    一直以来的如迷雾般的猜测似乎渐渐清晰,心尖却因这个发现而紧缩。

    她细喘着,眼睛因为兴奋而显得异常明亮,如钻石般熠熠生辉,本尊跟汤马逊和的认识,也是刻意为之的吧,她要他找的这些东西……是想要……

    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

    如果是这样,那么……那么是不是代表,她也能按照潘微月本来的心愿去做呢?

    潘微月愿意嫁到方家,也是为了这个吗?也是打着那样的主意吧?

    门外传来窸窣的脚步声,微月迅速将几本书收了起来,塞进柜子里,方十一大步走了进来。

    她的心突突跳着,心情还有些兴奋激动。

    “怎么了?脸色不是很好。”方十一低声问着,觉得她今日好像有些恍惚。

    微月努力地平复心情,给他倒了一杯茶,“我没事。”

    他握住她的手,“手这么凉?这都夏天了,是不是太虚了。”

    微月笑道,“怎么会?可能是我刚刚从外面回来,江面的风比较凉爽。”

    方十一皱眉,捂住她一双手,“还没痊愈呢,别总是去吹风。”

    “又不是风寒,还怕风吹吗?”微月轻笑出声,娇嗔道。

    “都全好了?”方十一将她搂紧在怀里,拉开她的衣襟,察看她雪白的颈项,“没有留疤……”

    “长水痘怎么会留疤,都说我已经好了。”都十几天了,每天都用草药泡澡,又喝那些现在想起来胃都要抽搐的药汁,还能不好啊。

    方十一的手指在她柔滑的锁骨上徘徊,声音已有些低哑,“好了就好……”

    微月一怔,仰头看到他深沉的眼眸蕴满**,修长温热的手已经探入她的衣襟。

    “别……”她急忙抓住他的手,声音低细,“是白天呢。”

    实在没把握能阻止他,以他的性格……即使去了宁波有需求,也不会随便找哪个女子解决的,那么自从上次到现在,也要有两个多月了。

    覆住她胸前软玉的手顿住,却没有收回来。

    他哑声失笑,低头轻舔她娇嫩的红唇,一下一下,吻住吮吸,不紧不慢。

    微月双手抵住他的肩膀,与她相贴紧的身躯慢慢变得滚烫,连她也忍不住感到一阵燥热。

    他的呼吸急促而粗重,浅啄细吻渐渐深入缠绵,在她衣襟内的手也加重了力道,轻捏拉扯着她的敏感。

    她的气息有些紊乱,娇唇微张,他趁机将湿软的舌头钻入她口中,汲取她唇齿之间的甘甜。

    “不要……”她侧头,想要避开他细密霸道的吻。

    他顺势含住她如珍珠一般的耳珠,轻咬搅动,滚烫的掌从她胸前滑到她光滑的背,温柔安抚着她。

    “外面……有人……”她断续开口,努力想要拉住自己的衣襟。

    他嘶哑轻笑,打横将她抱起进了里屋。

    微月惊呼,只听到门咿呀一声,她腰间的裙带已经松开,整个人被他压在门板上。

    “等一下!”她尖叫,急急要推开他,这算什么?

    他的呼吸打在她颈边,滚烫得吓人,全身都像火炉一样。

    “这里……不可以……”她咬着唇叫着,他已将脸埋在她胸前。

    微月怒红了眼,却无力推开她,他将她箍得紧紧的。

    他置若罔闻,托住她的腰将她抱起,拉开她的双腿,退下自己的亵裤,用力将火热的**送进她的紧致中。

    痛!微月脚趾紧缩,所有的快感都被这样突然撑开的痛感代替。

    “慢……慢一点!”她的声音支离破碎,如嘤如泣,并在心中告诉自己,他是她的夫,如果心中有了抵抗,受到伤害的只有她自己。

    方十一吻住她的唇,声音暗哑,呼吸粗重,身下的抽动越来越猛烈,“一会儿就不痛了,乖。”

    她紧紧搂住他的肩膀,门板发出呀呀的声响。

    不能让他伤了她,微月忍受着他的撞击,努力让自己尽量去配合他的速度。

    “微月……”他含住她胸前的柔软,低声叫着她的名字。

    她细喘着,干涩的甬道渐渐湿润,伴随着痛楚的快感从顶端蔓延至四肢百骸。

    指甲深深陷入他肉里,她微仰着头,承受着他的索取。

    他一阵快速的抽动,喉咙发出一声闷吼,热液在她体内喷薄而出。

    微月全身一阵颤栗,无力地双手挂在他身上。

    他的脸埋在她颈窝处,深喘着。

    “放我下来。”她低声叫着,口气有些嗔怒。

    实在舍不得放开如温香软玉般的她,方十一想着,但还是放开她,“站得稳吗?”

    闻言,微月抬头瞪了他一眼。

    只是效果不佳,两颊酡红双眸含情的她这么一嗔怒,教方十一喉咙攸地收紧。

    媚眼如丝,风情无限……

    微月却没有去理会方十一动情的黑眸,她离开他的身体,感觉自己的双脚有些发软,不得不抓着他的手臂稳住自己。

    方十一迅速整理自己的衣裳,将她抱了起来,往床榻走去。

    微月吓了一跳,“你……”

    方十一温柔地将她放在床榻上,以薄被盖住她赤luo的身子,“刚刚是不是伤了你?”

    微月有些发窘,尴尬地摇头,“没。”

    难得见到她害羞的模样,方十一心情更是愉快。

    “我去让人打水给你梳洗,一会儿我带你去画舫。”他轻抚着她的背,如脂般滑腻的手感,舍不得放开。

    微月轻轻应了一声。

    方十一神采奕奕地开门出去。

    他看起来还真是精神饱满,一副吃饱喝足的模样!微月忿忿地想着,为什么自己却有种虚软无力的倦意。

    吉祥和荔珠敲门进来,给微月准备了热水。

    满室欢爱过后奢靡的味道,微月有些发窘地瞪了两个笑得暧昧的丫环一眼。

    泡澡之后,身下还有些胀痛,恼怒方十一的急迫,心底感到很不舒服,实在是不尊重她,但想到是因为他太久了,也没有去碰别的女人,她心里还是比较容易接受的。

    微月梳洗之后,出了房间,方十一已经在茶厅等着她。

    “今晚我们到画舫去用膳。”他看着她微微笑道。

    ——————————————————

    这就是肉,不是肉末,不是汤,谁说不是?

    o(n_n)o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