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九十五章 酿酒
    “好痛!”微月忍不住呼了一声,被他抱得太紧了。

    方十一松开手臂,眼底漾着温柔的水波,他真的没有看错她,虽然痊愈之后的她有点小聪慧,但她不像潘微华,会算计对付他。

    只要她对他是一心一意的,他一定不会亏待她的。

    这男人这两天真是莫名其妙!微月在心底忿忿地想着,快速地穿戴好衣服,站了起来,“我去看看吉祥和荔珠回来没。”

    方十一唇畔掠起淡淡的笑,眼色依旧清冷,不过却好像又多了一抹异样的光芒。

    微月从里屋出来,看到外面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油纸包,好奇地打开,是砵仔糕。

    方十一已经出现在她身后。

    微月摇了摇手中的油纸包,“你真的买了?”

    “你不是想吃吗?”他走了过来,在旁边的椅子坐下,拉着微月坐在身边,从她手中接过油纸包,以竹签给她取了一块红豆馅的砵仔糕。

    “谢谢。”微月接过,对他笑了笑。

    “你让两个丫环都去摘荔枝了?想吃荔枝?”他低声问着。

    微月笑道,“我倒是想,不过也知道这时候不能乱吃东西,只是想摘些荔枝来酿酒,对了,这边有糯米酒吗?可以拿来泡荔枝的。”

    “带你去个地方。”方十一突然道。

    微月狐疑看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砵仔糕,跟在他身后走出去,谁知他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返身回里屋拿了她的一件披风给她披上,“走吧。”

    抓了抓披风,微月抬头看了他挺拔的背影一眼。

    方十一带着她走出小院,小院旁边是一条青石铺成的小道,直通庄子的后园。

    周围都显得很静谧,这庄子里的丫环婆子本来就不多,这个时候更是少有人在外行走,微月紧跟着他穿过了青石小道,来到一处像是有些简陋的仓库前。

    “来。”他回头,伸出手。

    微月略显迟疑,但还是将手让在他大掌中。

    他轻轻地握住,带她走进那库里。

    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空气中有些潮气,还有淡淡酒味。

    她疑惑地看着他,却见他吟着浅笑望向自己。

    “你带我来看什么?”她问道。

    “别急,这边来。”他松开她的手,走向另一边,弯腰在地面不知看什么。

    微月挑了挑眉,正要走过去,方十一已经在地面推开一块木板,竟有一道小梯直通下面。

    浓郁的酒味扑鼻而来,微月双眸攸地一亮,惊喜看向他,“酒窖?”

    阳光从门外铺洒进来,将地窖的小梯照亮了。

    方十一牵着她走了下去,“这里的酒都是祖父和父亲的珍藏,稚童时候,父亲常带我到这儿,我以前还亲手酿了杨梅酒。”

    “你小时候的生活真精彩。”作为方家唯一的嫡子,想来他应该有个很风光快活的童年吧。

    方十一身子微紧,狭长的双眸流过一抹清冷的光,“不记得了。”

    “那你有没酿过荔枝酒呢?”进了地窖,才发现这里的酒比她想象的还要多,而且看起来都是有些年月的。

    “没有,小时候就来过这里两三次,父亲不让我再过来。”那时候父亲带着他和两个当时比较受宠的姨娘过来小住,他想要去摘荔枝酿酒,本来好好的树干突然断了,他当时差点摔出事儿,从此后,父亲便不再让他到这儿来了。

    而他也再没摘过荔枝去酿酒。

    “那现在呢?现在要是不经常来,岂不是放着这么多好酒浪费了?”微月笑着问。

    “这些酒我常让人来取,用以招待客人的。”方十一点亮了酒窖门边的壁灯,昏黄的灯光照亮了整个酒窖,他只站在楼梯口,没有再进一步。

    “这个空酒樽不错,正好拿来酿荔枝酒。”微月走了进去,从角落拿出一个有了灰尘的空酒樽,对方十一扬了扬手。

    方十一倚在墙壁上,斜睨着她,“干脆我把这里的酒都送给你了。”

    “那我不客气了,这酒拿出去卖了,还有许多的银子呢。”微月笑道,眉梢眼角都是明媚的笑。

    方十一深邃的眼眸直直盯着她,“选好了就回去吧。”

    微月怔了一下,他似乎并不太喜欢这里。

    “你以前酿的酒呢?还在吗?”她抱着酒樽跟了上去。

    “不在,丢了。”他淡淡地道,

    微月睨了他一眼,“我还需要一些甜米酒。”

    方十一停下了脚步,回头深深看了她一眼,才返身又走下楼梯,在贴着楼梯的柜上抱下一大遵酒,“走吧。”

    微月有些奇怪为什么到了酒窖后,他的情绪就变得低落,如果他不喜欢这儿,大可以不必带着她过来啊。

    他们回到小院的时候,荔珠和吉祥已经回来了,正着急地要去找微月,见到她和十一少一起,两人才松了一口气。

    “小姐,这荔枝不错呢,拿来酿酒最好了。”吉祥和荔珠摘了一小筐荔枝,正摆在大厅中。

    微月把空酒樽放下,“这荔枝长得好,看得我都垂涎三尺了。”

    “你若是想吃,等水痘好了之后,再去荔园摘个够。”方十一在旁边说道。

    微月笑道,“好吧,那我们现在开始酿酒吧。”

    荔珠掩嘴笑道,“少奶奶还是个急性子,还没把荔枝剥皮晾干呢,还不能酿酒的,还有这空酒樽,奴婢先去洗干净了。”

    “吃过晚饭再玩吧,嗯?”方十一含笑看着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玩?微月挑眉看了他一眼,“我是很认真要酿酒,哪里是在玩。”

    方十一已经吩咐吉祥摆饭。

    吃过晚饭,微月想让吉祥和荔珠都到茶厅来和她一起剥荔枝皮,谁知道方十一却凑了一脚,两个丫环顾忌有他在,便拿了大半的荔枝到外面去干活,把茶厅留给微月和方十一。

    “把这些荔枝都剥皮了,晾到明日也该差不多了,到时候就能酿酒。”微月喜滋滋说着,看到方十一深邃的眼,才收敛了笑。

    “放些糖进去,味道会好些。”方十一微笑道。

    微月低声应了,“嗯。”

    顿时想起这个男人明天就要去见章嘉了,心里免不了有些悬紧。

    “明天我和你一起酿酒。”他突然道。

    咦?“明天你不用出去吗?”微月愕然问道。

    “陪你酿完之后再出去。”他柔声说着,温润儒雅的笑漾在唇边。

    “哦。”微月应了一声,心底有些古怪的感觉。

    这个男人简直令人捉摸不透,他又想干吗?

    第二天,方十一果然帮着微月将剥皮的荔枝装进酒樽,倒了八分满的米酒,又用蜡帮她封住樽口,将酒樽放到隔壁的房间里,才准备离开去赴约。

    看着这樽自己亲手酿的荔枝酒,微月不自觉泛开一抹会心的笑意,这酒……味道应该不错吧。

    方十一来到广州酒楼,听到福掌柜说魏越已经到了的时候,眼神微闪,直到亲眼见到魏越,眉梢眼角都蕴满了令人猜不透的笑。

    这个魏越……身上没有酒味啊。

    ——————————

    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