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九十四章 暧昧
    竟是无法入睡。

    本来每次喝完药。她都会感到困倦,一下子就能沉睡过去的,这会儿却翻来覆去的,很清醒,但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直到吉祥去而复返,她都没有睡过。

    听到外面传来吉祥的声音,微月起身趿了鞋,“吉祥,进来。”

    外面的说话声顿了一下,随即吉祥已经推门进来,“小姐,您醒了。”

    微月自己换了衣裳,“见到章嘉了吗?”

    吉祥过来为她梳发,眼神微闪,“见到了。”

    “方十一约他几时见面?”看到镜中自己脸上的水痘,微月伸出手轻轻碰了一下,真难看。

    “明日午时,约在广州酒楼吃饭。”吉祥道。

    “嗯,让章嘉拒绝了么?”梳好头发,微月站了起来,走出房间。

    吉祥跟了上去。支吾道,“说是说了,可是……章嘉已经应了下来,明日会去赴宴。”

    微月脚步一顿,猛然回头,目光凛凛看着吉祥。

    “奴婢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应承下来,若是出尔反尔,别人只当隆福行的东家没有信用,小姐,怎么办呢?”吉祥小心翼翼看着微月的脸色,低声问着。

    微月叹了一声,“罢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就算方十一真看出什么端倪来,也没证据证明什么。”

    吉祥见微月没有生气,才松了一口气,“章嘉那孩子还担心您会责备他呢。”

    微月轻轻一哼,“他要是让方十一抓到什么把柄,我才不会饶了他。”

    吉祥笑道,“小姐放心,章嘉一定会小心的。”

    微月走了出来,倚在庭园长廊的凭栏上,看着外头灿灿的阳光,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多,阳光看起来还很猛烈。

    夏天的白昼总是比较长。不到七点,夜幕都不会降临。

    “奴婢方才回来经过那荔园,今年那荔枝长得真好,每一颗都很是饱满,再过些时候,奴婢去摘些来给小姐尝尝。”吉祥和微月说着话,想逗她开心。

    微月眼睛一亮,“现在就去摘些过来,我很喜欢吃荔枝的。”

    “那怎么行呢,小姐,你身上还长着水痘呢,一颗荔枝三把火,这时候可千万不能吃。”吉祥连忙道。

    “吉祥说得对,这荔枝虽长得好,少奶奶可不能吃,不过要是拿来酿酒,也不错呢。”荔珠捧着糕点过来,是煎番薯饼,还有一壶花茶。

    闻到那香甜的味道,微月竟觉得肚子饿了,捻了一块放进嘴里。“酿酒?对啊,可以用荔枝酿酒!”

    “咱们这庄子里也种了荔枝树,一会儿奴婢就去摘些过来,给少奶奶酿酒喝。”荔珠笑道。

    “等酒酿出来了,我水痘也该好了。”微月又吃了一块番薯饼,“我们一起去摘荔枝。”

    “那不行,小姐,您可不能惹风,奴婢和荔珠去摘就行了,您在屋里休息。”吉祥忙拉住微月的手,急声道。

    微月失望地看了外头一眼,“现在没有风。”

    荔珠道,“少奶奶,十一少交代了,不能让您吹风晒太阳的,您还是进屋吧。”

    “算了算了,等我好了再自己去摘荔枝吧,你们去摘些回来,晚上我们酿酒。”微月挥了挥手,终于妥协。

    “庄子里有酒吗?甜米酒最适合了,若是没有,明儿再去买回来,还得买个酒樽呢。”荔珠道。

    “先把荔枝摘回来,再去问问厨房的刘家娘子。”吉祥笑道。

    “你俩赶紧去吧,我回屋里看书去。”微月有些兴奋,她一直想自己酿酒喝了,只是在现代的时候一直没有时间,妈子又不肯给她喝酒,如今有机会自己酿酒。如何能不高兴,虽然只是荔枝酒。

    荔珠和吉祥相视一眼,无奈笑着答应着。

    微月回到屋里没多久,两个粗使婆子就抬了一大筒草药水进来,是给微月泡澡用的,能快点消除水痘。

    那两个婆子见微月屋里竟无一个丫环服侍,都有些讶异,“少奶奶,可要传个丫环来服侍?”

    微月对她们淡淡一笑,“不用了,你们先下去吧。”

    “是。”两个婆子不再多问,行了礼就出来了,刚走到庭园,就见到方十一在二门走了进来。

    微月取了换洗的衣裳走进屏风后,伸手在那个大浴桶探了探水温,有点烫手,不过泡澡的话,应该很舒服。

    解开了腰带,露出一身白皙滑腻的肌肤,只是背上有几点水痘,那几点的红映着雪白如脂的肌肤,竟也不觉难看。

    修长匀称的双腿,纤细的腰肢。体态轻盈婀娜,挽在脑后的发丝垂下几缕在颊边,氤氲的水汽中,她看起来如盈动俏皮的仙子,又如姿态娇媚的妖精。

    踩着脚踏板进了浴桶,微月满足地喟叹,真舒服。

    这样艳丽媚人的笑,这样妖娆风韵的神态……

    是微月?

    方十一站在屏风旁边,看着微月微微仰头,一手拂水泼向雪白的颈项,嘴边。眼梢尽是风情无限的笑。

    他顿时有些口干舌燥,脚下忍不住轻移。

    被热气熏得泛起粉红色的肩膀,光滑雪白的手臂,想象水中若隐若现的两抹娇艳,方十一深深吸了一口气,身体某处地方胀得有些发疼。

    他的眼似被这袅绕的烟雾蒸得也有些发热发红了。

    心,突突跳着,一种从所未有的迫切在心底叫嚣着,几乎,理智要被淹没的时候,他的视线触及她背后的水痘。

    生生地忍住了。

    微月也似察觉了空气中的浮动,缓缓转过头,目光与他那双还蕴满**的黑眸对上。

    方十一对她温柔笑着,走近她身边,从她手中拿过绫巾,为她轻柔擦拭后背,温热的气息吐在她后颈,声音低哑,“怎么没让丫环服侍着?”

    微月震了一下,竟有些麻意从后背一直传至四肢,“让她们去摘荔枝了……”

    “是么?”他的手不经意擦过她胸前的娇嫩,她身板僵住,他的手也顿住了。

    微月有些担心,她能感觉到他粗重的呼吸中那浓郁的**,她现在这种情况……

    他的手离开了水面,气息虽然有些紊乱,但声音还是那样温和,“水凉了,快出来吧。”

    微月抬眼看着他,有些怔愣。

    方十一轻笑,弯腰将她抱出浴桶,取笑道,“是不是脚短了些,出不来了?”

    微月整个人赤luo着被他抱在怀里,顾不上羞恼,紧抓住他的衣襟,不让自己掉下去。听到他的取笑,嗔怒瞪了他一眼,“你的脚才短。”

    他的胸膛轻轻震动着,喉间溢出了笑,看到她那媚眼如丝的娇态,心中大悦。

    微月大窘,挣扎着,“放我下来。”

    “别动!”方十一喝了一声,身子绷得很紧,他深深望了她一眼,才慢慢将她放下,拿起旁边小几上的干绫巾擦**身上的水珠。

    即使有现代灵魂的微月,此时也不免觉得尴尬羞涩,一张脸涨得通红,声音有些颤抖,“我自己来。”

    方十一拉住她的手,已经将她全身的水珠擦干,然后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是和上次给她的那个一样的。

    “我帮你抹一下后背,都被你抓破几个了。”语气竟有丝心疼的味道。

    微月抓着衣裳遮住胸前,咬着唇瞪他。

    方十一笑了笑,低头轻啄她的唇,“我今天才发现你的真性情如此……逗人。”

    微月脸色微微一变,哼声道,“什么真性情假性情的?”

    “之前你对我总是畏畏缩缩,怕惹我生气一样,倒没想这次我回来,你已经不怕我了。”方十一轻柔地为她在背上抹药,声音透着轻快的笑意。

    她从来都没怕过他好吧……

    “微月。”他从她手中接过衣裳,温柔为她穿上,“怎么突然不怕我了呢?”

    这个误会真有点大……

    “难道这样不好吗?”微月歪着头,斜睨着他。

    方十一揉了揉她的发顶,“夫妻之间本来就不该存在畏惧,还应坦诚相对,你说对吧。”

    “你和家姐之间呢?可有坦诚相对?”脱口而出的问话,不仅让方十一怔住,连微月也有些愕然,怎么问出他避讳的问题来了。

    方十一牵起她的手,走出屏风后,将她按坐在床榻上,低头看着她,高深莫测的双眸深邃黝黑,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你家姐从来不曾将我视作丈夫,又如何谈得上坦诚相待?”他的声音已经恢复惯常的清冷,看着微月的目光也很平静。

    微月讶异看着他,其实并不想去问关于他更多的事情,但还是忍不住,“家姐为什么要这样做?”

    方十一轻笑,“难道你嫁给我,你父亲没有跟你说过该做什么吗?”

    原来他知道,潘家要她嫁给他的动机并不单纯,“做什么?”

    “没什么。”他笑了笑,不想多谈,“微月,你会不会和你家姐一样对待……方家?”

    微月直直看着他,心里思咐,她会不会像潘微华一样对待方家?为潘家的利益千算万算,为潘家牺牲自己,为潘家去算计方十一?她才不会那么蠢,方十一是什么样精明的人物,她怎么可能妄想去操控,再说了,她也没那么富有奉献精神,潘家关她什么事儿啊,她只要自己过得开心过得快活就足够了。

    “不会,我永远都不会像家姐一样对待你,我既然已经嫁到方家,潘家的一切……已经不是我首先要考虑的了。”潘家除了白姨娘,还有谁值得她去关心?

    方十一突然一震,眼睛充满喜悦和惊讶,还有些欣慰。

    微月的这些话,听在他耳中,却是成了一种承诺。

    “微月……”他紧紧抱住她,低低声叫着她的名字。

    微月有些不明所以,这男人怎么突然就激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