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九十三章 太甜了
    第二天,微月早早起身。不是她不想多睡一会儿,而是身上那些水痘的瘙痒实在让她无法忍受,又不敢用手指去抓,只好拿出昨夜方十一给她的那瓶药膏,让吉祥进来给她抹上。

    “十一少出门没?”抹了药,瘙痒的地方凉丝丝的,很舒服,她摊手靠在软榻上,动也不想动一下。

    “刚晨练回来,在书房呢。”吉祥道。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微月问着,本来到荔枝湾去的心情是愉悦的,可听到方十一也要跟着去那里小住,她实在很难欢愉起来,现在的她身心疲惫烦躁,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情去应付他,真不知他究竟想如何。

    “已经装上马车了,十一少的东西也一起。”吉祥回道。

    微月撇了撇嘴,“摆饭吧,吃过早饭就到荔枝湾去。”

    “小姐,您不等十一少一起吃早饭?”吉祥问道。

    “他还没吃早饭?”微月挑眉。

    “在等着和您一起呢。”吉祥轻笑,“十一少这次回来之后。对小姐更好了呢。”

    微月呵呵讪笑,“去请他吧。”

    吉祥笑着离开,不一会儿,荔珠带着两个婆子进来摆饭,月满楼年轻的丫环还没传回来当差。

    方十一神采奕奕地出现在门边,一身清爽的淡绿色长衫,衬得他更加挺拔俊逸。

    微月对他浅浅一笑。

    方十一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好些了吗?”

    微月道,“好些了,多谢关心。”

    方十一唇畔释开一丝笑意,看起来精神确实不错,对他又是充满防备,好像筑起了高高的墙,不让他靠近她半分。

    吃过早饭,他们便准备到荔枝湾去。

    在临出门的时候,茂官却跑了过来,抓住微月的衣袖,“我也要到庄子里去小住。”

    微月尚未开口,方十一已经淡漠出声,“你水痘已经见好,过两天就要继续上课,不许胡闹。”

    茂官扁着嘴,“是,父亲。”

    微月含笑看着茂官耸拉着脑袋离开,可怜的小家伙。

    吉祥给微月戴上了珠片镶边的遮阳大帽,帽子周边镶了一层薄纱,既挡风又能遮住脸上的水痘。

    到了荔枝湾的小庄后。微月的心情终于飞扬起来,这是上次举办慈善义卖的庄子,不大,但景色极佳,从她住的房间的窗棂看出去,绿树环绕,景致十分迷人。

    “很喜欢这里?”方十一走到她身后,一手环住她的腰,在她耳边低低细语。

    微月一僵,赏景的心情顿时受了影响,“这里很美。”

    “我将这处庄子过到你名下,送给你,可好?”方十一将她鬓角垂落的发丝挽到耳后,柔声说着。

    微月嗔怒瞪着他,“为什么?”

    “你是我妻子,送个庄子给你,还需要理由?”方十一含笑看着她,目光熠熠。

    “送给我作甚,难道不是在我名下,我就不能来小住几日?”微月别开头,低声道。

    “微月。过来坐下。”他牵起她的手,走到窗边的软椅坐了下来,低眸深深看着她,“你和潘微华在家里……感情如何?”

    他的手……修长优雅,和她的手交握在一起,竟如此契合。

    “问这个作甚?”她眨了眨眼,脸颊微微泛红。

    他的下巴抵在她的发顶,一手环着她的肩膀,属于她的淡淡的馨香钻进鼻息中,“微月,我想了解你更多一点。”

    早在启程去宁波的那一天,他就已经决定了,回来之后,要好好了解这个小妻子,虽然一开始因为她是潘微华的妹妹对她有些猜疑和顾忌,但相处了那么多天,总觉得她也许会不一样,所以才打算用另外一种心情来看待她。

    “我和家姐并不亲厚,我身份低微,想要亲近家姐的姐妹有那么多,哪里轮得到我。”微月低声说着,不管方十一想对她做什么,她也只能兵来将挡了。

    “你在家里并不受宠?”想起那次陪她回潘家的情景,方十一心中起了几分的狐疑,潘老爷似乎很宠爱她的姨娘,怎么对她会不重视?

    “我资质愚钝,家里有那么多聪明能干的姐姐妹妹,不受宠是正常的。”她的脸颊轻轻擦过他的胸膛,耳边仿佛能听到他强健的心跳声。

    “在我看来。你已经很好了。”方十一轻声说着,想象她这么一个弱小的女子在潘家那样的大宅门中生活,是要花费多大的心思,才能避开那些算计,她有一个被专宠的姨娘,如果父亲再对他宠爱有加,那她的生活只怕是水深火热,能够平安且默默无闻到现在,要说她真的心思单纯或是资质愚钝,他是绝不相信的。

    微月扯了扯唇瓣,他不就是要一个凡事听他话的女人么?如果他知道她其实不是想象中那么听话,就不会这样说了。

    方十一搂着她,目光越过窗棂,不知焦点落在何处,很久以前,当他亲眼看着父亲那些妻妾明争暗斗,他那些已出世的或未出世的兄弟屡遭意外,生活在家里永远不能安心,总要担心下一个死的人会不会是自己,怕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那样的心情一直维持到父亲过世,一直到家里的那些不安分的姨娘被母亲遣送出去,一直到他正式成为方家的家主,才终于觉得解脱了。

    “你今天不用去十三行街吗?”微月被他搂得有些紧。扭动了一下身子,仰头看着他,不经意在他眼中看到一丝落寞的阴郁。

    是错觉吧。

    方十一回过神,对她温柔笑道,“一会儿就去,你有没什么想吃的?”

    “我想吃砵仔糕。”微月道。

    “要什么味道的?”他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深深看着她,细抚她的鬓角,“马蹄和绿豆的好不好?”

    “要红豆的,我喜欢红豆。”被他抚过的肌肤好像要灼烧起来一样,微月低下头。避开他的手。

    “一会儿喝了药好好再休息,身上还有些烫。”方十一叮咛道。

    “知道了。”微月嘀咕一声,当她是小孩子吗?

    方十一轻笑出声,揉了揉她的头,“那我走了,可能要晚些才能回来陪你。”

    微月沉默,她也并不那么期待他的相陪。

    方十一离开之后,微月马上唤来吉祥。

    “方十一下帖要见章嘉,这绝对是鸿门宴,你到双门底上街一趟,让章嘉拒绝和方十一见面。”微月难得的严肃,方十一太精明了,他一定会看出端倪来的。

    “十一少要见您?”吉祥吃惊瞠大眼,怎么连十一少都注意起隆福行来了。

    “上次他在夷馆见过我一次,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出章嘉与我的不同之处,但小心些总是好的,能避着他,就尽量避着。”微月沉吟片刻,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来。

    “这始终不是办法,十一少早晚要与章嘉见面,大家都是在十三行做生意。”吉祥道。

    “我明白,你先去提醒章嘉,这次的请帖不要答应,等我想到更好的法子再说。”微月叹了一声,这两天对方十一所作所为实在是想不通,完全处于一种弱势的姿态啊。

    “是,奴婢这就去。”吉祥道。

    吉祥离开一会儿,荔珠便端着药汁进来,微月苦着脸,哀怨看着那些黑麻麻的苦药,觉得肠子都要打结了。

    这里面可是加了黄连的啊……

    荔珠看到微月苦着那样的一张脸,忍不住笑道,“少奶奶,您忍忍,再喝几天,等你的水痘都消失了,就不用喝药了。”

    “这么恶心的东西。到了你嘴里,好像喝杯茶一样轻松了。”微月嗔着她,还没喝药,已经觉得满嘴都是苦涩的味道。

    “少奶奶要是觉得药苦了,就出一颗糖枣子,一定能甜到心里去。”荔珠举起一小碟的焦糖红枣,笑得有些暧昧看着微月。

    “这是你在家里带来的?”微月捻了一颗放进嘴里,问道。

    “家里没有这样好的枣子,是十一少昨天给您带的,说是让您送药用,十一少对少奶奶真好呢。”荔珠笑着道。

    咀嚼的速度突然有些放慢,微月顿时觉得舌尖起了一阵麻意,心底似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轻轻拂过。

    荔珠还在那里说着,“奴婢没见过十一少对谁这样体贴的,这次从浙江回来,还给少奶奶带了许多上好的绸缎。”

    “他在浙江带了……”微月讶异,怎么没听他说起。

    “是啊,吉祥已经放在少奶奶的库里了,等您养好了病,再拿出来做衣服,那样漂亮的绸缎,穿在您身上,一定很美。”荔珠道。

    “是吗?”微月淡淡一笑,拿起那碗药汁,捏着鼻子一口气喝了下去,之后立刻用温水漱口,冲走那阵苦涩的药味。

    “少奶奶,吃一颗红枣。”荔珠端起小碟,送到微月面前。

    微月瞄了一眼,“太甜了,我不喜欢。”

    荔珠愣了一下。

    “我去睡一会儿,吉祥回来再唤我起身。”说罢,她已经起身回里屋去,也没有再多望那枣子一眼。

    荔珠捧着那碟焦糖红枣,疑惑看着微月的背影发愣,少奶奶……不是一向喜欢吃甜食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