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九十章 本性
    微月睁开艰涩的眼皮。眼底一片赤红,意识迷迷糊糊的,连起身都觉得有些困难。

    “小姐,您怎么了?十一少回来了。”吉祥走了过来,扶着微月下了软榻。

    “没事,可能是睡得太久了。”微月揉了揉眼睛,声音有些暗哑,“方十一回来了?”

    “回来了,刚从夫人那边过来,现在正在偏院那边和茂官说话呢。”吉祥担忧看着微月,小姐的手怎么那样烫。

    “给我倒一杯水。”微月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小姐,您坐下说话。”吉祥扶住微月在椅上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润了润喉咙,微月才感到舒服一些,只是头还有些发昏,“方十一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约一个时辰前,一回来便去了夫人那里。”吉祥道。

    微月冷笑,想必方邱氏肯定是要方十一不要到月满楼来,免得被传染了水痘,不过听到方十一竟然这个时候去看望茂官。她还是有些意外。

    看来他对茂官还是挺好的。

    荔珠这时走进来,眼中隐有怒意,“少奶奶,莲姑来了。”

    微月抬起沉重的头,如今她只想好好睡一觉,“她来作甚?”

    荔珠道,“问少奶奶要安排哪个丫环到头房服侍是十一少。”

    微月一滞,眸中缓缓有抹流光淌过,感觉头是越来越沉重了,“让夫人自己做主吧,月满楼这边的丫环使不出谁去了。”

    荔珠欲言又止,只是目光迟疑看着微月。

    “怎么了?还有事?”微月问。

    吉祥道,“小姐,夫人的意思……是要给十一少安排丫头,她这是什么意思?十一少若真搬去了头房,那小姐您呢?你是少奶奶呢,茂官的水痘都已经好了,家里也没谁被传染了,难道还要把月满楼当成瘟疫不成?”

    “十一少不会如此对待少奶奶的。”荔珠道。

    微月笑得有些虚弱,“随他们去吧。”

    吉祥和荔珠对视一眼,觉得今日微月似有些不太对劲。

    “算了,我去见一见那个莲姑。”不亲自去打发,只怕上房那边也不会就此罢休。

    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全身热烘烘的,微月心中已有不安的预兆,可千万别和她想象的那般,她应该只是太累了。睡眠不足才会如此吧……

    莲姑见到微月她们走来,脚步不自觉往旁偏了两步,福了福身,“少奶奶。”

    微月低声应了一句,“莲姑,是不是夫人有什么吩咐呢?”

    莲姑抬眼扫了微月一眼,才平声道,“回少奶奶,今日十一少回来,怕是不方便住在月满楼,夫人让您做个主,使个丫环到头房服侍十一少,十一少这个把月都在外头奔波,没个贴心的人在身边,也实在有些不好。”

    微月眼角斜睨着她,似幽微叹了一声,“月满楼这边的丫环遣回家去的有好几个,虽然茂官的水痘已经见好,可为了保险起见,还没将她们传回来呢。”

    “那个雁丝似乎长得不错……”莲姑低着头,轻声说着。

    微月唇畔挂着一丝冷笑。原来早已经打算好了。

    “雁丝是长得不错,只怕十一少不喜欢。”微月轻声道,倦意从心底涌了上来,眼底的厌恶是那么浓,连掩饰都觉得懒了。

    莲姑轻轻抬起头,锐利的双眸紧锁微月的脸,“少奶奶是舍不得将雁丝给十一少?若是如此,再从夫人那边调两个丫环过来给少奶奶,您觉得意下如何?”

    微月冷声道,“你听不明白我的话吗?十一少若是喜欢雁丝,怎会等到今日?他之前整天见到雁丝,若有那个意思的,我会不懂得安排吗?”

    莲姑明显被微月这样犀利的话吓了一下,有瞬间回不过神来,“可……这是夫人的意思?”

    “那又如何?难道夫人还会往十一少房里塞他不喜欢的女人不成?”微月没好气地道,什么狗屁隐忍,什么狗屁规矩,她现在都懒得理了,照顾茂官的这几天以来,她心里囤积的怒火正寻不到发泄处呢。

    她现在又不是离了方家就活不下去,为什么要那么委屈自己看别人的脸色,什么玩意儿,丈夫出远门回来,她这个妻子还没见上一面,那方邱氏竟然就想着给方十一送女人,真当她是随便拿捏的傻子不成。

    她重生一次难道就是为了过这样憋屈的生活?死都死过了,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莲姑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少奶奶,您这话未免有些犯忌。”

    “什么话犯忌?”方十一清冷淡漠的声音在门外传来。

    微月抬眼看去。正好对上一双深不可测的双眸。

    方十一慢步走了进来,目光紧盯着微月,依旧是如青竹般秀逸潇洒的身影,眼波脉脉蕴着一丝疑惑。

    微月懒懒地起身,感觉四肢酸痛,几不可闻地叹声,她怕是中招了……

    “你回来了。”她站了起来,眼梢微扬,与他对视着。

    方十一微微怔了一下,这是他不曾见过的微月。

    “我回来了。”他声线一贯的清冷,唇线微微上扬。

    她勾唇浅笑,“我去给你收拾东西,让丫环给你送到头房去。”

    说罢,微月欲转身,却被方十一一把拉住手臂,皱眉道,“我就住在这里,不必去头房。”

    莲姑忙急声道,“那怎么行呢,十一少,这水痘可是会传染他人的,您可不能冒这个险。”

    方十一冷冷一瞥,目光变得有些冷冽。“既然那么危险,为何你们却让少奶奶冒险?”

    莲姑滞了一下,看看方十一,又看看微月,福了一礼,“那奴婢这就是回了夫人。”

    微月怔怔看着方十一,目光充满疑惑探索,这个男人又想搞什么?

    “怎么了?”方十一轻抚她鬓角,目光熠熠生辉。

    微月看着他,有些反应不过来,和他也有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了。并没有那种特别思念的感情,甚至很多天都没想起还有他这个一个丈夫,如今他就在自己面前,不熟悉不陌生,什么激动的情绪都没有,但又觉得……这一个月来,他并没有离开。

    “你去看过茂官了?”她低声问着,悄然让自己退开一步,他们之间的位置太亲昵了。

    “嗯,你把他照顾得很好。”方十一的语气有些欣慰,甚至是高兴的。

    她的手臂还被他握在掌心里,挣了一下,方十一却用力一拉,将她扯进怀里。

    吉祥和荔珠低头退了出去。

    微月望进一双灼热热烈的黑眸中,里面似燃着焚焚的火苗,“这些天都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做啊……”他清新温热的气息就在她耳边,像一根羽毛从耳边直飘落到她心间上。

    “嗯?”方十一声音有些低沉,“不是回了潘家住几日么?还有那慈善义卖的,听说你做得很好。”

    微月觉得全身都滚烫起来,不知道是因为本身的原因,还是他太过暧昧的姿势和声音,“你不是刚回来么?听谁说的这些。”

    他的唇从她的脸颊移到她唇上,“自然是有人与我说的。”

    微月心中微怒,难道他还派人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温热而有些霸道的双唇已经覆住她的嘴唇,她稍一出神,他已经开始攻城略地,辗转吮吸她唇齿间的甜蜜。

    微月震了一下,忍不住伸手去推他的肩膀,整个人虚软无力地攀附在他的臂弯。

    “怎么全身都这样烫?”他离开她的唇,呼吸有些急促粗重。

    微月扬起脸,绽开一个虚弱却妩媚的笑,“我想,我大概被茂官传染了水痘。”

    方十一怔住了,低眸盯着她。

    微月唇畔吟着冷笑,等着他推开自己,然后对她退避三舍。

    “为何不早说?”声音有些怒意,还有隐晦不明的关切。

    微月以为自己听错了。愕然看着他。

    他将她打横抱起,出声叫来吉祥,“快去把表少爷请来。”

    吉祥看到微月被方十一抱在怀里,那表情又窘又怒,她迟疑着不知如何做。

    方十一冷眼瞥了过去,“还不快去。”

    吉祥见微月脸上不正常的潮红,还有刚刚自己扶住她时那滚烫的肌肤,她不再犹豫,转身急步去请大夫了。

    微月被方十一抱着回了房间,安置在床榻上,任由这个男人掀开她的衣襟检查她身上是否出了水痘。

    “你小时候没有出过水痘吗?怎么这样不小心,当时不应该让你照顾茂官的。”方十一低声道。

    微月唇边漾着淡淡的讽笑,“那谁还能照顾茂官?传染给我,与传染给其他人有区别吗?”

    她也不知道自己小时候没出过水痘,但若是知道又能如何?结果都是一样的,别人都将茂官当是她的责任。

    方十一顿住递水给她的动作,眉梢眼角更是添了几分的清冷,他直直盯着微月,这时才发现今日的她有些不一样。

    似乎比以前要真实一些,那语气听着有些孩子气,还有些许抱怨撒娇的味道……

    是因为生病的关系吗?所以对他也没那么敬畏防备了。

    ———————————————————

    求票子的叨叨念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