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八十九章 水痘
    转眼四月份就要过去了。广州百姓开始准备迎接端午节。

    方家也忙着过节,本来家里的理事是路姨娘和岑姨娘还有方陈氏三人在主理,但后来不知怎么演变的,方陈氏就将所有事情都揽上了自己身上,如今家里大小事务都是由她打点,两位姨娘成了闲人。

    方陈氏吩咐家里几位手艺精巧的嫲嫲集中在大厨房外面的天井包粽子,准备到时候应节拜祭祖先。

    又要忙着义卖善款换米的事情,又要忙着家里的大小事务,方陈氏自然就冷落了方亦儒,因此,丁香也越来越得了大少爷的宠爱,方陈氏即使心中有嫉妒,但也无能为力,自己生不出儿子,再不让丈夫收个人在屋里,她在方家也站不住脚。

    端午节那天,在江滨路附近要举行赛龙舟,广州人称为扒龙舟。

    微月对这种节庆没什么星期,根本没想过要去凑热闹,只是她忘记广州人喜欢讲意头的习俗是从来不变的。

    按照方家的规矩,她必须带着茂官到江边去浸浸龙舟水。听说让孩子小手小脚都浸浸龙舟水有辟邪的作用,洗洗龙舟水能够使小孩子身体健康,快高长大。

    茂官见到微月的时候,鼓着小脸,看也不看她一眼。

    微月对他灿灿笑着。

    他们先到了祠堂去拜祖先,因为十一少不在,所以要由茂官替代上头柱香,方家其他三位少爷站在茂官身后,面容平淡。

    只有方陈氏却看着茂官眼神闪烁不定。

    除了方陈氏,其他几位少奶奶都想到江边去看扒龙舟,今日刚下了一场大雨,是为吉兆,她们都想去江边祈福。

    她们分开而行,微月和茂官一车前往,一路上,小家伙只是抿着唇不说话,目光直直盯着前方,吉祥逗了他几句,他也只是斜了她一眼,微月见了,心中暗觉好笑,不过她才懒得去哄这别扭的小屁孩,既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又不肯乖乖听话,这样的小孩最不可爱了。

    江边已经围了许多的人,都拉着小孩子,在堤边给他们洗手洗脚。有的还整个人被按进了水里。

    小孩子似乎都很兴奋,有几个手拉手在旁边唱着小调,“凼凼转(转圈圈),菊花圆,炒米饼,糯米团,阿娘叫我睇龙船,我唔睇(我不看),睇鸡仔,鸡仔大,摞去卖(拿去卖)……”

    茂官眼底露出几分羡慕看着那些光着小屁股的孩童在玩耍。

    微月低头看他,“走,你也去洗洗龙舟水。”

    茂官厌恶看了那人群一眼,摇头,“不要!”

    微月挑眉,“随你,不过如今扒龙舟就要开始了,那边人少,我们过去看吧,看完之后就回去了。”

    茂官对扒龙舟似很有兴趣,眼睛亮了一下。点了点头。

    她们来到人群比较少的地方,这里位置比较高,能看到江中龙舟的全景。

    江**有六条龙舟,与现代的不一样,龙舟很大,长约有四五十米,高十几米,龙须去水二尺,龙额与项坐六七人,中有锦亭,坐了十二个人,旗者、盖者、钲鼓者、挥桡击楫者,一艘舟龙坐有七八十人。

    震天的锣鼓声响起,气拔山河吆喝声从江中传来,茂官兴奋得眼睛晶亮晶亮的,小脸也泛着红潮。

    微月含笑看着他,突然皱起眉头,回头问着春桃,“茂官的脸是怎么回事儿?被虫子叮了?”

    春桃一怔,低头看到茂官耳朵下面不知何时起了一个米粒大小的红疱,周围明显红晕,中央呈脐窝状。

    微月眯起双眼,“茂官,你今天去花园了?”

    茂官专注看着江中闹哄哄的扒龙舟,“没有。”

    “这边也有!”吉祥指着茂官脖子,惊呼道。

    春桃这时也有些紧张,“这是什么虫子咬的,怎么这样厉害。”

    眼见聚拢到她们这边的人越来越多,微月拉起茂官的手。“回去了。”

    茂官不依叫道,“不要,我还想看。”

    微月瞪着他,突然一手捂住他的额头,低声喝道,“你在发烧!”顿了一下,她又低呼,“你长水痘了?”

    茂官伸手抓了抓脖子,“什么?”

    该死的!

    “你们长过水痘没?”微月问着春桃她们几个丫环。

    “奴婢出过水痘了。”念翠和吉祥同时道。

    春桃怔愣着,她不曾出过水痘。

    “春桃,你赶紧另雇一辆马车去请大夫,念翠,把茂官抱回马车,立刻回家!”微月疾声吩咐着,周围有些人已经远远地避开她们。

    茂官眨了眨眼,已经被念翠抱着往停靠在不远处的马车走去。

    “怎么长水痘了也不说一声,全身都发烫了,幸好刚才没下水去。”微月瞪着茂官,心中有丝怒气,长水痘可大可小,要是一个不小心引发了肺炎性的,那她麻烦就大了。

    茂官被微月斥得有些委屈,“我又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水痘。”

    念翠和吉祥脸色都奇差。担忧看着微月,“小姐,您……您还是坐远些,要是被染上,就不好了。”

    “你们怕什么,你俩都长过水痘了,是不会再传染给你们的。”微月道。

    “可是,小姐您呢?”她们会不会被染上没关系,小姐要是被染上了怎么办?

    微月愣住,她……应该小时候也长过水痘了吧……似乎没什么印象。

    茂官眼睛赤红,已经晕乎乎地倒在微月怀里。

    微月扒开他的衣裳。身上已经长了不少水痘,疹色紫暗,疱浆晦浊,看起来似乎很严重。

    回到方家,微月立刻把月满楼所有在这几天接触过茂官的且未出过水痘的丫环打发了回去,包括小银和几个洒扫的小丫环,还有念红和春桃,全都遣了回家,半个月后若是没有出水痘,再回来当差。

    周仁俊过来看过茂官,道是因毒热引起的水痘,不会有大碍,开了药,交代一些要注意的事项,便离开了。

    方邱氏听到消息,急匆匆地赶来,同来的还有方陈氏和方吴氏,听到茂官得了水痘,竟都不敢进门去探望他。

    “这水痘易传染,月满楼的人这阵子就不要经常出去了,染给家里其他人也不好,微月,你可千万别让茂官有什么事儿,好好照顾他,知道吗?”方邱氏拿着绢帕捂住鼻子,似不愿再多逗留一刻的样子。

    “夫人说的是,微月是茂官的母亲,应该要好好照顾他的。”方陈氏道。

    微月只差没忍住冷笑出声,水痘又不是什么瘟疫,何必怕成这个样子,难道她们不曾长过水痘吗?

    这个方邱氏……原来对茂官的重视程度就只有这么多。

    她们将人性最真实的一面表现得真是淋漓尽致。

    “夫人放心,我定当好好照顾茂官。”突然,一股执性在骨子里蹿了上来,第一次觉得有点同情茂官。

    方邱氏对他也不是真的十分关心,方家如今除了方十一,还有谁对他是真的好?

    “那就好,还有几天十一少就回来了。让他住到头房去,等茂官全好了才决定要不要搬回来吧。”方邱氏道。

    微月眉眼间已是隐隐有了怒意,“是,夫人。”

    方邱氏点了点头,迫不及待地离开了。

    方陈氏等人自然也不敢多留,勉强说了几句关心的话,便急步离开月满楼。

    微月站在原地看着她们的背影,眼底蕴着一抹清寒冷冽的光芒,过了一会儿,她才轻声对吉祥道,“去给茂官煎药擦身吧。”

    到了第二天,茂官的水痘全面表了出来,又痒又难受,又被念翠和吉祥抓着手不让他去抓,怕抓破了皮,微月难得温柔地哄着他,用草药水给他擦身。

    茂官全身发着高热,脸颊也出水痘了,目红面赤,又是咳嗽鼻涕,看起来尤其可怜,情绪也很低落,哭了几次,好不容易睡去,梦中呓着母亲和父亲。

    三天过去了,茂官的高热也退了下来,人看起来也精神了一些,只是水痘尚未消失,他整个人都很是沉默,看着微月在帮他擦拭身子,喂他吃药,眼中似有物莹莹闪烁。

    微月将碗放下,对茂官道,“到外面走走,好不好?”

    茂官呐呐地点头。

    微月转身交代吉祥和念翠,“今日阳光不错,你们将茂官的衣裳和被褥都拿到外面去晒晒,还有,让几个婆子把月满楼例外用热水擦拭一遍。”

    吉祥和念翠应喏。

    茂官疑惑看着微月,想起自己那日对她的指责,而后她凌厉的回答,越想越糊涂,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而他病了这么久,似乎也只有她在身边……

    “每个人都会长水痘的,不用觉得害怕。”微月和他一起站在凭栏边,看着庭园中在刺眼阳光下青翠欲滴的树木。

    茂官低声道,“我知道,大家都避着我……”

    “水痘会传染,避着你只是不想到时候整个家里的人都得了水痘,不是怕你。”微月淡声解释着,对于小孩子的心理辅导实在不那么擅长。

    “那你怎么不怕?”茂官仰头看着她。

    微月轻轻哼了一声,似笑非笑,“是啊,我怎么不怕,大概因为只有我才会在你身边照顾你,连怕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知道本尊出过水痘没有……真是个纠结的问题。

    茂官抿了抿唇,低声道,“谢谢你。”

    微月眼底闪过一丝嘲讽的笑意,凉凉地说了一声,“不用谢,我应该的。”

    如此又过了几天,茂官的水痘也开始结疤,而被遣回家的丫环,除了春桃,都没有被茂官传染。

    这么多天来,微月也总算能松一口气了,躺在软榻上,她睡得有些迷糊,感觉全身疲倦,很热啊……

    “小姐,十一少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