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八十八章 松花石砚
    慈善义卖成功地落幕了,除去花用,一共筹得十万两的银子,巡抚大人很满意,张知府见上官满意了,心情自然也不错,交代张夫人往后要多跟方家的少奶奶多来往。

    这场慈善义卖是方陈氏一手包办,然而多数人却将功劳归于方家少奶奶。

    方陈氏自从荔枝湾的庄子回来之后,对微月一直持着一种敌对的方式,方家的奴仆也因此分成两派,微月对此却是没多大在意,任方陈氏如何在方家孤立她,她都只在月满楼做自己的事情。

    唯一让她比较烦扰的,是方十一快要回来了。

    又要过那种时刻警备的生活了吗?

    “小姐。”吉祥轻轻敲开了房门,手里拿着一个黑色锦盒。

    “嗯?”探起头,微月放下手中的墨碳,将新画出来的几张图纸收了起来。

    “这是章嘉给您的松花石砚。”吉祥打开锦盒,放在微月面前。

    微月低眸专注看着这个雕刻精细,造型别致的松花石砚,自从几天前从庄子里回来之后,她就到书房里找了关于松花砚的资料。

    找了许久,才在一本介绍文房珍品的书里见到,也只是稍微提过,但足以让微月知道想要的讯息了。

    康熙帝曾为松花石砚御铭,寿古而质润,色绿而声清,起墨益毫,故其宝也。

    雍正帝也为松花石砚御铭,以静为用,是以永年。

    就连当今皇上,也就是乾隆帝,对松花石砚更是爱不释手……

    这松花石砚都要顶得上是国宝级别的宫廷御用品了。

    章嘉哪来的那么多银子买下这块松花石砚?

    “章嘉跟刘掌柜支了多少银子?”微月蹙眉问道。

    “没有,一个铜钱也没支。”吉祥道。

    微月猛地抬头,难掩脸上的惊愕,“他用多少银子买下这松花石砚?”

    “八千两!”吉祥回道。

    微月倒吸一口气,惊呼出声,“他哪来的银子啊?”

    “奴婢只是觉得奇怪,其他人没出价吗?章嘉竟然就这样买下来了。”这么珍贵的东西,那些大商贾怎么没买呢?

    微月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顿了一会儿才道,“这松花石砚虽珍贵,但那些商贾做事从来只看利益,他们又不是文人墨客,要买个石砚回去作甚?如果知道是谁捐出来义卖的,那章嘉再多几个八千两,也不一定能买到。”

    “那这松花石砚到底是谁捐的呢?这……这要真是宫里贵人赏的,能拿出来换钱吗?”吉祥咂舌问道,脑海里一堆的想不明白。

    “什么换钱,这是义卖,再说了,这位能拿出来义卖的,又怎么会没个打算。”微月轻笑出声,隐隐间有了些猜测。

    “是这样就好了,免得连累了您,小姐,既然章嘉把这松花砚送您,您就收下吧。”吉祥仔细地用绢帕擦拭着石砚,很小心珍视的样子。

    微月看了那石砚一眼,沉默不语,目光低垂,不知在想些什么。

    吉祥将石砚放回锦盒,用一块黑布包住,锁到柜子里去,一边念着,“这么珍贵的东西,可不能随便放在外面,小姐您平时都不注意的,上次十一少送给您的插瓶,那可是古玩来的,您就那样丢在旁边,都生尘了。”

    微月好笑听着吉祥念叨,“不都收起来了吗?还让荔珠每天都擦着呢。”

    放好了锦盒,吉祥走到书案旁边的花架上,抽了绢帕擦拭着插瓶,“小姐,十一少快回来了吧?”

    “嗯。”微月淡淡应声。

    吉祥回头担忧看着微月,“怕是潘家那边又要不安分了。”

    微月勾唇笑着,起身到铜盆洗手,“就看她们如何不安分。”

    她们正说着话,外边已有守门的丫环来回禀,大少奶奶过来了。

    微月拭干了手,确定已经将书案上的东西收拾整齐了,才出了房间,来到茶厅。

    方陈氏站在一边,见到微月进来,欠了欠身,“少奶奶。”

    “大少奶奶,请坐。”微月请了请手,对方陈氏亲切笑着。

    方陈氏面色不改,并没有正眼看着微月,挺直了腰板在椅上坐下,斜扫了她一眼,“今日我前来,是有事儿和少奶奶商量。”

    “大少奶奶请讲。”微月柔声说着,亲自给她倒茶。

    “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只不过既然你得了张夫人的缘,夫人也说以后凡事要与你商议,我也只好过来说一说,就是那义卖得来的银子,因为朝廷打算要修建到韶州那边的官道,张夫人的意思是把其中一半的善款拿出来帮助修路,另一半拿来换米和棉袄,你认为呢?”方陈氏一板一眼说着,嘴里说是商量,语气上却似早已经有了主意。

    微月低眉顺耳的模样,看起来十分乖巧,“如此甚好,有大少奶奶办事,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再怎样的大事到了你面前,还不是你一发挥就能办成的,如今连夫人也见你大小事都能办得妥帖,便是什么事儿都交给你去办了,我能顶个什么用呢。”

    这话对方陈氏来说挺受用的,只是如今她认为自己被微月摆了一道,自然不会有好脸色,“少奶奶也不必自谦,你聪明得很,办起事情来是连我都拍马都赶不上的。”

    微月难过看着她,“大少奶奶,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方陈氏冷笑,“误会?你讨好张夫人,事先知道那鞶鉴图出自张夫人之手,也是我的误会?”

    “我的确是喜欢那鞶鉴图才会买下的。”微月委屈说道。

    方陈氏睨了她一眼,冷哼一声,“是不是喜欢大家心里明白,既然你说没问题,我也就不久坐了,请了。”

    不是没想过回来之后拆穿微月的扮猪吃老虎,只是如果她这样做了……那家里的人就会知道潘微月不是真的傻子,那么……当家主母之位,她更是无望了,不如冷眼看她装疯卖傻到底想如何?难道真对当家之位一点念想都没有?

    不管潘微月之前是真傻还是假傻,她终究才是方家家主方十一的妻子。

    看着方陈氏扭着腰离开,吉祥皱眉,“大少奶奶太不尊重小姐您了。”

    微月揉了揉眉间,“她太好强,这次慈善义卖被抢了功劳,心中自是不忿的。”

    “奴婢总觉得,大少奶奶对换米之事太过执着。”吉祥道。

    “这事办得不好,我也会受牵连,你去让章嘉暗中打探,这次要捐到韶州的米粮,是从哪个米铺进的货,理应不难查,只是表面看着不能作准,要查得透彻一些。”微月低声道。

    “奴婢晓得怎么交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