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八十六章 锋芒
    广州西郊数里外有一处与珠江相通的荔枝湾。那里水陆交错,荔林夹岸,微波渺弥,自唐代开始,广州人就喜欢在这里修筑园林,作为休闲及游览之所,诗人墨客常到这里吟宴。

    方家在这里有处闲置的庄子,只作平时小住之用。

    这次义卖之物,多数是十三行的商家捐出来古董宝物,来参加义卖的,都是在广州有身份有地位的。

    庄子里有个小戏台,这次义卖是选择拍卖的形式,巡抚大人,张知府,吕通判等人都在台下,而各家夫人少奶奶则另坐一边,与男人们分开说话。

    在方陈氏的刻意下,微月几乎被这一群打扮得明媚鲜妍的女人彻底无视了,以方家在广州的地位,她不至于这样被遗忘在角落的。

    她默默地静坐在角落,看着那些小商行少奶奶讨好大商行的夫人小姐。例如叶夫人和伍夫人,叶家和伍家在广州来说,也是大户人家,在商行上有很大的地位。

    潘梁氏也在席上,身边是潘微卿和潘崔氏,却是没有看到潘郑氏。

    叶夫人和伍夫人殷勤地和张夫人说话,就连潘梁氏也收起了平时的骄矜,对张夫人极其周到客气。

    张夫人对待她们的态度平淡如水,脸上一直保持着娴静温雅的笑,却明显感觉到客气疏离,见到微月一人独坐角落,不似其他人讨好别的官家夫人,心中对她的好感又添了几分,于是便对身边的丫环低语了几声。

    那丫环听完,便往微月那边走去。

    不到一会儿,微月随着那丫环来到张夫人身边,“张夫人。”

    “怎么一个人坐得老远的,来,坐我这边,给方少奶奶添张椅子。”后面那句,张夫人是对着身后的丫环说的。

    微月一下子就引人注目了,方陈氏盯着她的双眼几乎要在她身上烧出两个洞。

    潘梁氏和潘微卿眼神闪烁不定地看着她。

    微月对张夫人欠身一礼,在她身旁坐了下来。

    张夫人含笑问她,语气不若方才应付潘梁氏她们那般疏离,而是透着几分亲切温和,“可有看中喜欢的?”

    微月看向戏台上展示的义卖物品,笑道。“这古董珍品我是看不出什么价值来,一点心水都没有,倒是那幅仿八花转轮钩枝鉴铭的鞶鉴图,我甚是喜欢。”

    张夫人眼睛蕴起笑意,“是吗?你喜欢那鞶鉴图?”

    “曾在书中看过,知道是唐代一位南海女子匿名之作,这女子才华典雅,此图构思精巧,寓意萦回,其辞藻丽反复,韵调高雅,能将此鞶鉴图临摹出来的,必定也是一位高雅人士。”看到张夫人脸上神情的微妙变化,微月嘴角笑纹若隐若现。

    她刚把这话说话,席中不知谁嗤笑一声,“不就是一张写满字的图,有什么高雅不高雅的,还不如那个双狮耳梅花鼓钉罐,玉质白亮,雕刻精细,摆在家中。都添了几分贵气。”

    微月寻声望去,是曾在船宴上见过的一位少奶奶,忘记了她是哪家的了。

    “鞶鉴图与双狮耳梅花鼓钉罐各有千秋,各人喜好罢了。”微月笑着回道。

    潘梁氏眉头一皱,正欲开口斥微月大放厥词,却被潘微卿扯了扯衣袖,她才猛地想起,十三行商业协会中方家地位在潘家之上,她若是在外面斥了微月,就是打了方家的耳光。

    方十一……她还是不想去惹的。

    张夫人斜睨了那说话的女子,笑容有些减淡,她拍了拍微月的手,“到底是大家族出来的小姐,自是见识不一样些。”

    此话一出,方才那说话的女子顿时涨红了脸,还暗中瞪了微月一眼。

    张夫人如此当着众人的面维护方家少奶奶,想来是与方家少奶奶交情不浅了,一时之间,在座各位心思反复转动,对待微月的态度也有了微妙的变化。

    方陈氏坐在微月对面,脸色变幻不定,心中略微感到有些不安。

    那边潘老爷刚买下了一对白玉描金插瓶,接着便是那幅鞶鉴图了。

    微月眯眼看了潘老爷一眼,如果没记错,这对白玉描金插瓶似乎是巡抚大人捐出来义卖的……

    看来不用几天,这对插瓶就物归原主了,潘老爷果然是老狐狸!如此懂得讨好官员。

    微月以四百两的高价将那幅鞶鉴图买了下来,身后传来细微的嘲笑声,都觉得方家的少奶奶不识货。就算要捐银子,也选个有价值的,买一副仿制品,有什么好的?

    但当那位喊叫的司仪说出这幅鞶鉴图出自知府夫人之手笔时,周围一片寂静,好像只听到细微的呼吸声似的。

    张夫人侧头对微月温柔笑着,“微月,可有觉得物不等值?”

    微月惊讶道,“张夫人,原来这竟是出自您之手……您实在太谦虚了,张夫人出身书香门第,是有名的才女,能得到您的墨宝,实在是微月的荣幸,只是……竟以些许银两得之,实在是……”

    “好了好了,瞧把你紧张得,你若真的喜欢,以后到我那儿去,我再送你几幅画就是了。”张夫人被微月真诚的紧张逗得一笑,觉得和她愈发投缘。

    方陈氏看着微月绚烂的笑颜,几乎要咬碎了一口的牙。

    她总算是明白了,潘微月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不怪得这半个月来她对义卖的事情不闻不问。被架空了权利也不在乎,直到两天前,才到了她房里,说是怕被夫人认为她偷懒没有帮忙办好义卖的事情,想请她交些事情给她。

    她问潘微月想帮什么,还以为她是什么要求,原来只是想拿谁家捐了什么物品的册子,说是既然什么都帮不上,索性记住些物品,将来说不定有用处,夫人问起。也不怕被责怪。

    原来是这样的用处,原来潘微月打的是这样的主意,原来她早有预算!

    只怪自己太过大意,竟然没有防着她这一招!

    微月轻含浅笑,继续看着戏台上的义卖,无视对面周围几双要将她熔了的眼睛。

    不同于方陈氏的知底细,潘梁氏和潘微卿暗怒的是,竟然给微月瞎摸乱扯撞上了好运,就这样歪打正着讨好了张夫人。

    半个时辰之后,有些坐闷了的夫人开始起身到后面的园林散步,方陈氏作为主持人不能离开,张夫人与其他几位官家夫人想要到江边去走走。

    “微月,要不要一同去呢?”张夫人起身走了两步,突然回头问向微月。

    微月起身温声道,“多谢夫人邀请,只是我的头有些见疼,怕去了反而令各位夫人失了兴致,就不便前去了。”

    张夫人马上关心问道,“怎么了?可是最近累着了?”

    微月轻声道,“许是旧患发作,不碍事的,谢夫人关心。”

    张夫人点了点头,交代身边的丫环,“朱儿,去把那瓶薄荷膏给方少奶奶拿来。”

    朱儿的眼睛闪过一丝讶异,不动神色是应了一声是。

    微月再一次答谢。

    张夫人这才和几位夫人离开。

    不在受邀行列的叶夫人和伍夫人撇了撇嘴,坐到微月身边来,仗着之前在船宴与微月已经见过一次,叶夫人似很熟稔地与微月拉话,“方少奶奶,没想到你与张夫人竟是如此熟络。”

    伍夫人道,“是啊,还以为方家都是别人在理事,没想到方少奶奶也有些手段。”

    微月睨了她们一眼,见到方陈氏脸色越来越沉,笑道,“伍夫人误会了。家里的事情本就不是我在主理,能与张夫人结识,也是得了我们大少奶奶的举荐。”

    叶夫人和伍夫人有些愕然,眼角瞟了方陈氏一眼,讪笑着,“是么?方才张夫人却是很少与方大少奶奶说话呢。”

    “这不是因为大少奶奶要招呼你们吗?她可是主人呢,是吧,大少奶奶。”微月笑着道。

    方陈氏嗯了一声,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

    叶夫人和伍夫人干笑着与方陈氏寒暄起来。

    张夫人的贴身丫环朱儿这时为微月拿来薄荷膏,“方少奶奶,这时从荷兰来的薄荷膏,我们夫人平时都舍不得用呢。”

    微月怔了一下,如此珍贵的东西张夫人也舍得拿出来给她用?

    在众人眼神闪烁的目光中,微月从容地接过,抹了一点在额头,还给了朱儿,说了一声谢谢。

    朱儿对微月福了福身,转身离开了,也没跟其他人见礼。

    未等叶夫人她们出声说话,微月已经站了起来,道是有些气闷,想到林子里去走走。

    方陈氏道,“既然不舒服,不如就先回去吧。”

    微月轻点螓首,“我先到林子走走,若还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叶夫人和伍夫人对她说了几句问候的话,微月对她们笑着道了谢,扶着吉祥的手离开的席宴。

    走了一段路,吉祥才低声问道,“小姐,您若是不舒服,不如先回家里吧。”

    微月揉了揉额角,松开开吉祥的手,原本倦怠的脸泛开了笑,看起来神采奕奕,哪有半点的不舒适,“只是不想和她们说太多罢了。”

    吉祥哭笑不得,竟是用了这招,一个小心就轻易得罪了别人,“那小姐为何不随张夫人一道去江边呢?”

    “今日我锋芒已经太露,再不适时收敛,只会适得其反。”微月从庄子小门出来,并没有往花园中那些三两成群的少奶奶小姐们的圈子走去。

    吉祥低语,“大少奶奶怕是已经对您有了猜忌。”

    微月笑纹如水波一样漾了漾,“听说荔枝湾的荔园是个好地方,去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