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八十五章 受挑拨
    彼时,微月也才刚回月满楼,手里捧着红艳的蔷薇,含苞欲放,娇嫩鲜艳,一大束捧在怀里,如一团烈焰。

    刚刚经过花园的时候,见到那一片的蔷薇开得正好,她一时兴起,便掐了几支回来了。

    微月今日身着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上身套着一件白玉兰散花纱衣,素雅平淡,和那红得如火的颜色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火红鲜妍的蔷薇在她怀里衬得她细腻如脂的肌肤更加莹润白皙。

    她这样一路走来,就成了一道惹人注目的风景。

    小银从偏院跑出来,见到少奶奶的时候,就微微走神了一下,她刚刚好像看到少奶奶笑得合平时有些不一样。

    微月看到茂官偏院的小丫环走来,已经收敛了嘴边慵懒闲适的笑,将手里的蔷薇交给荔珠,她才看向那个小丫环,“有事吗?”

    “少奶奶安。”小银行了一礼,有些紧张地道,“是春桃姐要奴婢过来,给少奶奶说一声,有人来找茂官了。”

    微月挑眉,有人去找茂官关她什么事啊?不对,茂官现在是她的责任,他的大小事情都与她息息相关啊。

    “谁呢?”想到自己得和那小屁孩牵连在一起,微月心里有些不太欢快。

    “说是以前少奶奶的大丫环,叫湘珠的。”小银道。

    湘珠?微月表情一动,眼底蕴起寒意,略一思咐,便道,“去与春桃说一声,我知道了,让她好好照看茂官。”

    小银连声答是。

    “吉祥,去小厨房取几样点心送去给茂官吧。”过了一会儿,微月又交代吉祥。

    吉祥应声而去,半响过后才回来,在微月身边低声道,“不知那湘珠与茂官说了什么,茂官脸色不太好看,且对奴婢也没理睬。”

    微月淡淡应了一声,“嗯,知道了。”

    第二天,微月在屋里等了许久都不见茂官过来,便打发了荔珠到那边去问,今天不是说好了带他去上街的么?怎么都不见人了呢。

    片刻后,荔珠回来,说道,“少奶奶,茂官说不出去了,好像正闹着脾气呢。”

    微月视线落到窗外斑驳的树影上,目光有些凌厉,不知在想什么,金色的光芒透过窗棂,零碎落在她身上,使得她身上的衣裳也似散发出一层淡淡的光。

    “我过去看看。”她站了起来,往偏院走去。

    春桃和念翠都在庭园中,轻风阵阵,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夏的味道,阳光晃晃的有些刺眼。

    她们见到微月,都愣了一下,曲膝行礼,目光担心看向庭园中大树下的小身影。

    微月顺着她们的视线看了过去,却见茂官小小的身影蜷缩在树荫下,双手环抱着膝盖,双目无神地看着前方,连她走近了都无所察。

    “在想什么?”微月蹲下身子,在他面前与他平视。

    茂官失神的大眼逐渐清明,水灵灵的眼眸在看到微月的时候,透出几分迟疑,“关你何事?”

    微月挑眉,臭小子又别什么扭?

    “为何不愿去上街了?明明是你自己说要去了,都安排好才来反悔,这可不是男子汉所为。”微月低声说着,低垂的眼睑掩住了眼底的不耐烦。

    “你不必来此假惺惺,任是你再讨好我,我也不会认你是母亲,我不会让你抢走父亲的。”茂官猛地站了起来,指着微月大声叫着。

    春桃和念翠见了,心中更是紧张,生怕茂官会不会因为放肆无礼惹怒少奶奶,若是少奶奶以一个不孝责怪,茂官定是逃不了一顿打。

    微月仰起头,目光轻含一抹冷光睨着茂官,嘴角缓缓释开一个笑容,如绽放的蔷薇盛开般艳丽。

    茂官怔住了,愣愣看着微月,想起湘珠昨日那番话,心里对微月就起了几分怨恨,原以为她和别人不一样,但原来她只是为了她自己,是要抢走他的父亲。

    微月慢慢站了起来,背对着春桃几个丫环,看着茂官嫣然一笑,声音却是清寒淡漠,低低哑哑的,只有他们二人听得到,“讨好你?你一无权二无势,我讨好你作甚?你以为如今还有潘微华在宠着你护着你?要抢走你父亲……何须讨好你这么麻烦,小子,你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若不是我不幸成了你的继母,且刚好是你母亲的妹妹,你以为我会浪费时间来哄你?还说将来要成为同和行的东家,随便被一个丫环挑拨了几句,就全然没了自己的主意,你也配当一个行商首?你也配当方家的家主?”

    茂官听得一愣一愣,自懂事以来,还不曾有人对他说过如此严厉不留情面的话,他的脸一阵冷一阵热,再听到微月那些不屑的言语,他突然觉得难过。

    是的,他觉得难过,有一种被遗弃了的感觉。

    微月退后几步,攸地提高了声音,“没想你这样调皮任性,我对你太失望了。”

    说罢,微月转身急步离开,脸上尽是伤心失望的无奈。

    春桃和念翠等人见了,都皱眉看着茂官。

    茂官张了张嘴,还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那潘微月说变就变的。

    春桃走了过来,低声劝着他,“茂官,其实少奶奶对您尽心尽力,您何必这样为难她。”

    茂官瞠大眼,“我没有,她刚刚……刚刚还骂我了。”

    念翠和春桃对视一眼,摇了摇头,“茂官,少奶奶对您极其上心,若不是你待她无礼,她又怎舍得说你一句重话。”

    茂官见她们都不信,不免有些着急,“我是说真的,她要抢我父亲,不是真的对我好。”

    “茂官,您这话说得有些没理,少奶奶怎会与你抢十一少呢?”春桃道。

    茂官跺了跺脚,“与你们说不通,不说了。”

    微月回了房间,脸色欢愉,悠闲自在地拿起读了一半的书,让吉祥煮了一壶茶,打算就这样度过一天。

    吉祥看着有些哭笑不得,“小姐,茂官今日突然对您这样,想必是昨日受了湘珠挑拨,您怎一点儿都不着急呢?”

    “我着急什么呢?”微月头也不抬地问。

    “好不容易才和茂官的关系拉近了一些,要是让夫人知道了,怕要怪您对茂官不尽心。”吉祥道。

    微月轻笑,“夫人想要的不就是这效果么?没事的,你去交代春桃和念翠,仔细照顾茂官,别让他出现什么意外就行了。”

    “是。”吉祥疑惑看了微月一眼,退了出了房间。

    时间缓缓流淌而过,转眼已是半个月过去,慈善义卖终于在广州西郊数里之外的荔枝湾举行,十三行商业协会所有内眷,广州府贵妇名媛都在这一日齐聚在荔枝湾上的荔园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