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八十四章 谁真谁假
    第二天,张府突然来人。说要请方家少奶奶过府一趟。

    方陈氏惊讶之余,失态问来人,“你可听清楚了,你家夫人请的是方家少奶奶?”

    来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娘子,生得平常,但目光内敛,举止十分得体,她对方陈氏微微笑道,“大少奶奶,我们夫人请的就是方家的少奶奶,潘家的七小姐。”

    方陈氏脸色变了变,“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夫人要怪罪我们少奶奶?”

    “大少奶奶这话从何说起?我们夫人只是觉得跟少奶奶投缘,特来请少奶奶过府说些闲话,怎么会是怪罪呢?”那娘子看了方陈氏一眼,讶声道。

    方陈氏皱眉应了一声,眼色郁郁。

    微月听到丫环回禀的时候,却是没有多大惊讶,很快收拾了自己头面,便来到前院大厅,见到方陈氏也在,回以亲切的笑容。

    方陈氏却是翻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

    微月也不介意,与那娘子说了几句,吉祥去了上房,去请问方邱氏的意见。

    不一会儿,吉祥回来了,“夫人让少奶奶放心出门,只是路上要小心,谨慎……”

    微月笑着点头,张府的娘子却轻轻挑眉,觉得方夫人这话说得有些太过了,这是张府的马车亲自还接方少奶奶,难道还会有什么事儿不成?

    “王家娘子,这个……我们少奶奶平时极少出去见世面,怕是说话会得罪别人,不如让我一道去吧,张夫人若是有什么要问的,我也是知道的。”方陈氏拉住王家娘子的手臂,笑着道,本来就是她和张夫人在交往,怎么突然就变成微月能被张夫人请到府里去说话了?这不是狠狠地扫她面子吗?

    王家娘子皱眉看了方陈氏一眼,好修养地没有挥开她的手,“方大少奶奶,我们夫人只请了少奶奶一人。”

    方陈氏不死心,“可张夫人也没说不请我啊。”

    王家娘子脸色一沉,还真没见过这样死缠烂打的人,她一把拉开方陈氏的手,“方大少奶奶。别让我难做,夫人说了只请少奶奶。”

    方陈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眼睛瞠得圆圆的,眼底有隐隐的慌张。

    盼冬在一旁拉住她的手,“大少奶奶……”

    方陈氏深吸了一口气,对微月道,“少奶奶,路上小心了,昨日夫人交代的话,切勿忘记了。”

    微月笑颜灿烂,“嗯,记着呢。”

    从方家出来,上了张府的马车,微月在车上闭眸养神,本来她想和那位王家娘子套几句话的,不过见她眼观鼻的模样,就知道不是个容易说话的人,索性也什么都不说了。

    王家娘子抬眼迅速扫了微月一眼,默默地将她的言行举止记在心里,回去还要与夫人禀告的,这方家的少奶奶比那大少奶奶要稳重有礼多了。

    到了张府。微月跟着那王家娘子进了门,上次是从小门进的,这次却是从大门。

    “少奶奶,这边请。”王家娘子打起了帘子,将微月请进了屋里。

    这是张夫人的内屋了,与上次的待遇还真是不一样。

    “张夫人。”微月给坐在圆椅上的张夫人行了一礼,态度很是大方,与上次所表现出来的怯弱大相庭径。

    张夫人含笑点头,再次确定自己的想法,这位少奶奶绝对不是个简单的角色,“方少奶奶,请坐。”

    微月扬唇浅笑,动作优雅地坐了下来,“多谢张夫人。”

    “这是我家乡的小吃,少奶奶尝尝。”张夫人笑着道,说话的语气透着几分的亲切。

    微月看着那精致的糕点,捻了一小块放进嘴里,赞道,“好奇特的味道,酸酸甜甜的,很开胃口呢。”

    “这是果料糖蜂糕,以白糖和青梅,还有葡萄干制成的,你若是喜欢,一会儿带些回去。”张夫人道。

    微月有些受宠若惊,“那怎么能行,能尝到味道已经是十分荣幸了,怎能又吃又带的。”

    “少奶奶不必与我客气。”张夫人拍了拍微月手背,语气顿了顿。又道,“其实少奶奶聪明伶俐,应该是猜到今日我找你来,是为何事了?”

    “微月愚昧,实在猜不出。”微月讪笑,谦和道。

    “关于授之以渔,少奶奶觉得……该如何授之?我仔细想过了,与其每年都捐款给灾民,不如教灾民自力更生,齐力抗灾,如此既解决了韶州冬季之难,自己也算积了福德,你说是不是呢?”张夫人看了微月一眼,含笑说着。

    微月柔声答是,“夫人慈悲为怀,处处为灾民着想,必是有福报的。”

    张夫人拢了拢耳边的头发,继续道,“只是我不是广东本地人,对韶州也不甚了解,少奶奶,你是这儿的人氏,想来平时是有听过关于韶州的情况。不知道你有什么高见呢?”

    “我一个妇道人家,怎能高谈这些事情,张夫人,您太看得起我了。”微月低头,眼角从屋里的那具大屏风扫了一眼。

    张夫人淡笑不语,慢慢地抬起盖钟儿,轻啜了一口茶,看着微月的眼神依旧温和亲切。

    微月也抬起盖钟儿喝茶,知道张夫人温和的目光下隐含的凌厉警告。

    “少奶奶。”张夫人将盖钟儿轻轻放在桌面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微月抬眼,看着她。

    张夫人将屋里所有的丫环都屏退下去。微月见了,便对吉祥示意,吉祥福身出去了。

    “我对方少奶奶也有些了解,只是外人所言,从来做不得准,只有自己亲眼见了,才能知个仔细,昨日所见,你与传言不太一样,却甚得我心,我想交少奶奶这个朋友,不知少奶奶意下如何?”张夫人笑眯眯说着,目光真诚无比,谁看了都忍不住感动,恨不得对她掏心掏肺。

    朋友,从来都是拿来利用的,这是微月在商场上总结而来的心得。

    有些朋友值得信任,但有些朋友,只能靠利益维持,与张夫人的友谊,也许就是建立在彼此的利益上面。

    “能有张夫人这位朋友,是微月三生修来之福。”微月笑着道,表情还十分惶恐惊喜。

    张夫人笑着道,“那么,微月,就不该对我有所隐瞒,是不?”

    微月不好意思地笑着,“其实不是我不想说,只是平时我爱看一些游记,有些想法都是乱七八糟的,说出来只会招笑话。”

    “有想法是好的。”张夫人笑道。

    “那就不怕张夫人您笑话了,其实我觉得,韶州在广东相对其他地方而言,除了冬天比较寒冷,有个大大的好处。”微月道,“韶州是个避暑的好地方,那儿山光明媚。水色秀丽,且有许多名胜古迹,若是能将韶州的经济带动起来,还怕那儿的百姓无法过冬吗?”

    “韶州我却是不曾去过,还不知那里风景原来如此优美。”张夫人道。

    “如果那里道路平顺了,我倒也想去韶州游玩山水,听说乐昌府的古佛岩和南雄府的梅关钟鼓岩都十分出名,客家大围屋也是始兴县的特色。”微月笑眯眯说着,有时候话不必说尽了,她相信话至此,张夫人和屏风后的人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其实从一开始听说韶州受灾,她就想过这个问题,她曾经和同学去过韶关几次,那里环境真的不错,寺庙有很多,不知道这时候的韶州又是怎样的,应该不差就是了。

    至于广州知府和韶州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这样着紧韶州的发展,那就不是她该关心的问题了。

    张夫人神色一动,似想起了什么,眼睛晶亮如星辰,“果然是个好想法。”

    “哪是什么好想法呢,这不是和张夫人一同商议出来的么?”微月笑道,如果韶州真能被开发成为广东的旅游景区,那对她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商机。

    而且,和广州知府关系好了,对她而言是利多于弊。

    张夫人重新抬起盖钟儿,掩住嘴边的笑意,“少奶奶往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若帮得上,尽管找我。”

    微月笑颜灿烂,“多谢张夫人。”

    从张府离开的时候,张夫人命人给微月送了一盒糕点,还让微月过两天再到张府喝茶闲聊,微月笑着答应下来。

    *****************

    登上了马车,吉祥急忙忧心看着微月,“小姐,您没事吧?”

    微月睨了她一眼,笑着问,“我会有什么事呢?”

    “那张夫人……没对您如何吧?”吉祥上下仔细观察着微月,小姐似乎也没被怎样啊。

    “只是闲聊了一些话。”微月道。

    “张夫人昨日才与您见了一面,竟如此投机?”吉祥惊异问道。

    “不过就是关于韶州的问题。”微月道,并没有将与张夫人说的话告诉吉祥,不是信不过,而是有些话还是自己知道就好。

    “奇怪,张夫人就算想要为韶州灾民做点事情,也已经有慈善义卖了,怎么她不去找大少奶奶呢?这关心也有点太过了。”吉祥疑惑道。

    微月笑道,“人家张夫人慈悲为怀怎么了,关心也错了?”

    吉祥抓了抓鼻子,“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微月一手托着下巴,笑着不说话,张夫人这么关心韶州自然不是真那么慈善好心,而是韶州这个问题是如今正在广州的巡抚大人的头痛问题,如果张知府能够帮巡抚解决了……

    不知道以后能不能靠张知府的关系,垄断了在韶州售卖洋货的生意呢?嗯,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只是如今说起来还言之过早,如今还是先和张夫人打好关系比较重要。

    微月刚回到月满楼还没坐热凳子,正要执杯喝茶的时候,方陈氏风风火火地大步走了进来,守门的丫环拦都没拦住。

    “大少奶奶,何事如此惊慌呢?”看着方陈氏隐隐含怒的表情,微月慢慢地咽下口中的茶,才轻声开口,似笑非笑睨着站在门边的方陈氏。

    方陈氏的目光慢慢地从微月平淡如水的脸移到桌面上,眼底一下子就迸出了火花,声音是咬牙切齿地说,“这是什么?”

    微月眉梢微扬,柔声道,“是张夫人送的一些糕点,大少奶奶喜欢吗?不如拿些去尝尝。”

    方陈氏的胸膛激烈起伏着,呼吸有些急促,瞪着那些曾在张府见过的糕点,张夫人从来不曾对她如此客气的!为什么会潘微月例外?她凭的是什么?

    深呼吸一口气,方陈氏掐着自己的手,提醒自己不能失去理智,现在的潘微月她还不能得罪。“今日张夫人找你何事?”

    “只是喝茶闲聊,说一些好笑的趣事啊。”微月歪着头,笑得有些随意。

    方陈氏扯着笑走进来,在微月对面坐下,“是么?都说了什么?”

    “就是一些闲话啊,琐碎得很,我也记不得那么多。”微月亲自为她倒了一杯茶。

    “难道没有与你提过这次慈善义卖的事情?”方陈氏喝了一口茶,斜睨着微月,试探问道。

    “没有啊,这是大少奶奶你负责的,若是张夫人要问,也是找你去才是。”微月道。

    方陈氏听完,脸色稍微缓了一些。

    “少奶奶,夫人请您到上房一趟。”荔珠这时进来传话,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方陈氏,对微月说道。

    微月道,“我这就过去。”

    方陈氏站起来,“既然少奶奶要到上房,我正好也有事要请夫人示下,一道过去吧。”

    微月挑了挑眉,没什么意见。

    刚出了门,便见到茂官轻快跑了过来,“二娘,你去哪里?”

    “去上房,你有事?”微月低头看他,小家伙这两天对她态度似乎好了一些。

    “那你去吧,我等你回来。”茂官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笑得玲珑可爱。

    微月轻轻颔首,与方陈氏离开了月满楼。

    方邱氏见到方陈氏与微月一道前来,眼底闪过一丝不悦。

    “大少奶奶怎么也来了?”她淡声问道。

    “媳妇正在少奶奶屋里说着话,少奶奶过来,我也有些事儿正想来听夫人您示下,所以……”方陈氏绽开一个讨好的笑容,向前走了两步。

    “有什么事迟些再说,现在我有话要对少奶奶说,没让你过来,你先回去吧。”方邱氏面无表情说道。

    方陈氏怔了一下,血色好像一下子在脸上退了下去,干巴巴地应了一声,“是,夫人。”

    福了一礼,方陈氏脚步有些沉重地离开上房,眼睛直直盯着微月。

    难道自己还做得不够吗?这些日子以来,她费尽心思,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她也是能够当主母的吗?如今在方家,有谁比她更适合来管家的?

    为什么就是没人尊重她,将她视为当家主母?

    方陈氏一离开,方邱氏视线落到微月身上,“今日张夫人找你何事?”

    微月将对方陈氏的那套说话搬了出来,方邱氏听完,也没有露出不悦的神色来,只是表情依旧端肃,实在猜不出她在想什么。

    “能与张夫人交好,是你的福分。”方邱氏淡淡道。

    “是。”她当然知道和张夫人打好关系的好处。

    “大少奶奶最近有些心大了,是不是对你也不太尊敬了?”虽然大家都是妯娌,但始终微月才是方家家主十一少的正室,不管怎样,微月还是高她们一头的。

    微月道,“大少奶奶对我很好啊。”

    方邱氏嘴角似动了一下,再认真看,还是面无表情,“是吗?那就好,不过你也注意一些,别让别人骑到头上去,她只是代理家里的事情而已,将来真正要当家作主的,还是你。”

    微月含糊应了一声。

    把方陈氏的心养大的,不就是眼前这个令人捉摸不透的方夫人么?

    “听说你明日要和茂官出去?”方邱氏眼睑低垂,声音很缓慢,透着一股威严的气势。

    “是,出去走走,对茂官也是好的。”微月低声道。

    “看来你和茂官的感情不错,这样很好,虽然你不是他亲生母亲,但如今微华走了,你就要担起母亲的责任,感情亲厚些,将来对你是大有好处的。”方邱氏淡淡说着,指腹在桌面轻轻打转摩挲着,不知在盘算什么。

    “其实茂官心中还是十分挂念姐姐,我与茂官之间,还需要时间磨合。”微月微微抬头,目光柔和落在方邱氏的脸上。

    方邱氏眼色微动,语气不自觉松了一些,“是么?那你要多用心。”

    微月眼角轻舒,“是,夫人。”

    果然,方邱氏其实并不希望她和茂官的感情变好的。

    继续听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训话,微月才终于被放行,走在回路上,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她不免觉得好笑,越来越觉得,她就是生活在一个大戏剧里面,这里每个人都在演戏,谁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是真的,什么时候是假的。

    方陈氏想要得到方家当家大权,在方邱氏有意无意的误导下,将她当成头号大敌,以为她要争这当家主母的大权,所以才处处看她不顺眼,至今还没给她一个好脸色。

    而方邱氏在盘算什么,微月还真是看不出来,若是想要掌权……这对方邱氏而言似乎轻而易举,她是方十一的亲娘,是这个家的夫人,谁敢忤逆她呢?

    总觉得……方邱氏要的不仅仅是掌握方家大权那么简单。

    而就在微月离开了上房之后,方邱氏便让莲姑传来湘珠。

    “你也有一些时日没见过茂官了,你之前与微华也是主仆一场,茂官也算是你主子,是该去看看了。”

    湘珠看起来比之前明显瘦了一圈,下巴都尖了,她听完方邱氏的话,眼角染了湿意,喏喏地答谢,与之前总带着嚣张的姿态全然不是一个人似的。

    “多谢夫人,多谢夫人。”湘珠磕头答谢,这些天在上房,她已经被磨去了所有棱角,以前真是瞎了眼才会觉得眼前这位夫人是个心慈手软好对付的。

    湘珠到小厨房亲手做了些以前潘微华最喜欢吃的糕点,茂官的偏院另开了一道小门,是不需要经过月满楼的,但平时极少会打开,都是锁着的,偏院的人都是由月满楼二门那儿进出的。

    所以当湘珠敲开这扇小门的时候,守门的小丫环被吓了一大跳,“你是谁?怎么从这里进来呢?从那边二门进吧。”

    “你个不懂事的小丫环,还不赶紧开门,姐姐有事儿找茂官。”湘珠隔着门板低叫了一声,她就是不想经过月满楼才兜了一圈来这里的。

    “你是谁呢?听着声音不认识,你还是从那边进来吧,这门是不开的。”小丫环是新来的,根本不认得湘珠的声音,只知道之前少奶奶交代了,别随便开这个门,放不熟悉的人进来,到时候要是茂官有个什么意外,她们这些守门的丫环就死定了。

    “你……我是少奶奶身边的大丫环湘珠,还不开门!”湘珠气恼,自己在方家这么久,还没受过这样的待遇的。

    “你唬人,少奶奶身边哪里有个叫湘珠的姐姐,我就知道吉祥姐姐和荔珠姐姐才是少奶奶身边的大丫环。”小丫环叫道。

    湘珠闻言,一时之间还反映不过来,待想明白指的是谁时,气得直跺脚,“她算哪门子的少奶奶,你这小蹄子……”

    说着,又急忙住了嘴,想起今时不同往日,她那在方家能遮住半边天的主子已经不在了……

    小丫环听到门外的人对少奶奶不敬,已经吃了一惊,更加确定自己不开门的对的,“你别乱骂人,少奶奶就是少奶奶,你不能不敬。”

    湘珠忍不住讽笑一声,若不是潘微华走了,轮得到潘微月当少奶奶吗?

    “小银,是谁在外面呢?”听到声响的春桃从里屋出来,问着在与湘珠对峙着的小丫环。

    小银道,“外面不知来了什么人,硬是要从这小门进来,这小门从来没开过的,钥匙也不知在哪位姐姐手里。”

    春桃疑惑走了过来,“让她从月满楼那边进来不也可以么?”

    “春桃,是你吗?我是湘珠,快把门打开!”门外的湘珠听到有耳熟的声音,急忙开口叫道。

    春桃愣了一下,湘珠?

    她在小银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小银点了点头抛开了。

    “湘珠,你等等,我这就开门。”

    ———————————————

    今天两章一起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