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八十三章 授之以渔
    虽说她不愿意和方陈氏结下梁子。但也没理由这样被挑衅还憋屈忍耐下来的。

    一直被当傻子,原来有时候也挺不爽的。

    “张夫人。”看着方陈氏似乎准备再说什么,微月抢先开口,转头微笑看着张夫人,“我确实觉得只送白米和棉袄到韶州有些不太合适。”

    张夫人有些发愣,怎么突然觉得……这个方少奶奶如珍珠蒙尘,一下子就发出夺目的光芒来了。

    方陈氏脸色微变,冷笑问道,“这么说,少奶奶有更好的主意?”

    “是啊,方少奶奶难道有更好的想法么?”张夫人问道。

    “张夫人,韶州每逢冬季天寒地冻是不可改变的天时,那里的老百姓之所以总是度不过冬季,天气问题是其一,但也是因为他们地方偏僻,大部分百姓穷困潦倒,农作物毫无收成,想要帮助韶州百姓,首先要解决他们每年的温饱问题,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张夫人。您以为呢?”

    “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张夫人看了微月一眼,陷入沉思。

    “你说得倒轻巧,我们远在广州府,要如何对韶州的百姓授之以渔?再说了,张大人是广州府的知府,哪里管得着韶州那边的农耕作物收成?如今义卖捐款,已经是对韶州百姓最大的帮助了。”方陈氏道,看到张夫人沉重的脸色,她狠狠地剜了微月一眼。

    微月浅浅一笑,举杯抿了一口茶,“听说巡抚大人正在广州,也正为韶州的问题烦恼着。”

    这是潘郑氏那日聊闲话的时候无意中说的,应该是潘炜启在她面前有提过吧。

    张夫人眼睛一亮,看向微月的目光变得有些若有所思,“那么,方少奶奶有何建议?”

    “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懂得这些呢,只是突然有些胡思乱想罢了,真要有建树的,还得指望张大人才是。”微月道。

    张夫人深深看了她一眼,“少奶奶客气了,你比一般妇道人家有见识多了。”

    “不敢当。”微月欠身,她相信张夫人是个聪明人,肯定能想明白其中要点,韶州灾民的问题已经不是这一两年的问题,是朝廷一个头疼的问题,巡抚来到广州。主要也是要召集各府官员到广州府商量解决的方法。

    而张大人还有一年外放的期限就到了,如果在这一年他的政绩平平无奇,将来评价也定是不高,但如果这次能够在巡抚面前立功,对他而言,就是为明年的回京打下了基础。

    方陈氏听到张夫人对微月的赞赏,心里马上堵了一口气。

    “这事还是要问过大人的意思,慈善义卖的事儿,还是依大少奶奶的意思举办吧。”张夫人对方陈氏道。

    方陈氏急忙恭敬地答应下来,还轻蔑看了微月一眼。

    微月淡淡笑着,想起之前这方陈氏还口口声声与她是自己人,原来只要有了利益冲突,什么自己人都是假的。

    直到告辞离开张府,张夫人都没有再和微月提起受人之渔的问题。

    在路上,方陈氏一直阴着脸,微月也不去与她说话,径自坐在车窗边,看着外头的景色。

    “少奶奶,你是年纪小,见识不多,出来外面行走打交道的。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应该自己心里有数,你如今怕是得罪了张夫人,可千万不要连累了方家才好。”方陈氏凉凉说着。

    微月心头马上就蹿起一丝怒火,这方陈氏也太咄咄逼人了。

    “我怎么得罪张夫人了?”微月冷冷问着,连平时在方陈氏面前的怯弱也懒得装了。

    “以慈善义卖筹款得来的银两换成白米和棉袄这是张夫人的意思,你怎么能说这不妥,难道不是在落张夫人的面子?她是大人有大量不与你计较,你还说什么巡抚的,你是没脑还是怎么的,这点事情都想不明白,张夫人同意换成物资的原因是什么?不就图那些好处么?差点被你给搅黄了。”方陈氏板着脸,像训丫环一样训着微月。

    微月勾唇浅笑,眉梢眼角晕染着艳媚的笑意,眸色却清寒冷冽,“大少奶奶,你说话注意些好。”

    “你以为我是你吗?说话不经脑。”方陈氏叫道。

    微月身子向前倾了倾,与方陈氏四目相对,沉默了片刻,她还是决定先压住怒火,一字一句说道,“多谢大少奶奶提点。”

    方陈氏愣了一下,盯着微月看了一会儿,心里狐疑难道潘微月一直以来都是扮猪吃老虎?那刚刚在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凌厉森寒……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少奶奶……知道说错了就好,以后还是要注意些。”方陈氏咽了咽口水,眼睛依旧盯着微月脸上的表情,一点点细微的变化都不放过。

    微月展颜一笑,笑容灿烂,“嗯。我知道了。”

    她真觉得自己死一回之后,连肚量都宽了一倍,可不代表她会就这样忍了。

    方陈氏看着已经重新望出窗外的微月,也许,真的是自己看错了。

    回到方家,方陈氏也没跟微月说声,便往上房去了。

    微月笑了笑,回了月满楼。

    吉祥给她捧了茶进来,“小姐,喝茶。”

    微月看了她一眼,“有话想说。”

    吉祥道,“大少奶奶已经将您视作眼中钉,再这样下去,只怕……”

    “怕她吃了我吗?方陈氏行事欠缺思虑后果,成不了气候的。”微月冷声道。

    吉祥给微月递上茶果,“小姐您在人前向来心思纯白,不与他人争斗,但总也有人要给您添堵,其实,小姐是不是该拿出点威严来呢,十一少也说了,您的伤势已经痊愈,奴婢觉得。十一少是打算将家里交给您了。”

    微月低敛眼睫,细思这段时间以来的表现,自从潘微华死了之后,她已经没有刻意将自己伪装成一个白痴,到底是放松了戒心,不过在某些人眼中,不争权夺利,就是个傻子傻蛋。

    “已经没有装傻的必要了,但凡事总有个过程,突然变化只会添怀疑,而且。这方家谁是牛鬼蛇神还不清楚,还不如当个无知的人轻松。”微月道。

    吉祥轻声道,“小姐您是心不在此。”

    微月嘴角勾起一抹笑,也许是这样没错!

    因为心不在此,所以什么事看起来都与己无关,她就像站在局外的人,看着方家一大群人在演戏。

    只是,她和方十一……总是有些牵连的了。

    没过多久,方夫人便来人请微月到上房去。

    吉祥担心看着微月,方陈氏一回家就去了上房,肯定是添油加醋不知如何编排小姐了。

    微月神情从容淡定,“走吧!”

    来到上房,看到那架势,微月暗叹,果然不会有好事的!看来是要被教训了。

    大厅上,方邱氏端坐在上座,方陈氏站在一旁,嘴边吟着抹冷笑。

    微月心中好笑轻叹,耳边传来方邱氏平淡威严的声音。

    “今**到张府,在张夫人面前说了什么?”

    “只是……只是一些胡话。”微月回道。

    “胡话是能说出来的吗?”方邱氏哼了一声,目光端肃看着微月。

    “我知道错了。”微月低着头,喏喏道。

    “张夫人是有身份的人,你是方家的少奶奶,说的每一句话都代表方家,你得罪了张夫人,也就是方家得罪了张夫人,以后你要记住了,一言一句,一举一动都要三思,别轻易得罪了人。”方邱氏缓了脸色,语气也没那么生硬了,“到底是没见过大世面的,这也不全是你的错。”

    “是,夫人。”微月态度良好地承认错误,并保证改正。

    “好在张夫人是个大量的人,没有介意你的话,以后去张府要加倍小心了。”方邱氏说了几句。也没打算继续在教训下去了。

    方陈氏却有些不甘心,这不是她要的结果,她要是的夫人不许潘微月再插手慈善义卖的事情,“夫人,既然少奶奶已经得罪了张夫人,这慈善义卖恐怕……是不好再插手了吧?”

    方邱氏瞥了方陈氏一眼,温声道,“微月今日言语有差,你也有责任,在去之前,你怎么不先提点她几句,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你这当大少奶奶难道会不清楚?出错了再来教训,可不是大家的行为。”

    方陈氏脸色微变,动了动嘴皮,终是没说出什么话来,“是,这次是媳妇糊涂了。”

    “好了,我乏了,既然张夫人决定了要送白米和棉袄到韶州,你只管照着办便是,这几天要好好准备个妥当,别到时候出了什么岔子。”

    “是,夫人。”方陈氏福了一礼,恭敬应着。

    方邱氏望向微月,“你也好好学着,办好这次慈善义卖的事儿,也当是给张夫人将功赎罪了。”

    微月低声应了下来。

    从上房出来,方陈氏头也不回,一眼都没看微月地踩着碎步往自己的院子走去了。

    微月含笑的眼如钻石般散发谣言的光芒。

    ——————道歉分割线——————

    汗,大家一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一章的内容和早上发的那么像……

    是我对不起大家,早上赶着出门,发错了章节,如果已经订阅了八十二章的,现在可以再去看,内容已经改过来了。

    对不起,影响大家阅读了,早上发的是两千字的,现在改成三千字了,价格是不会变的。

    再次九十度鞠躬道歉!

    以后俺不会再这么粗心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