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八十二章 故意
    午饭后没多久,方陈氏便过来了。

    微月态度一如既往地接待她。丝毫没有因为今日被拒绝接见而有半点不悦。

    “今天实在太忙了,家里的管事都要来听派,你不会怪我没有见你吧?”方陈氏一手覆住微月的手背,笑着问道。

    “怎么会呢,大少奶奶你不是忙着吗?”微月道。

    “就知道少奶奶你是个宽宏大量的人。”方陈氏道,“其实之前夫人已经与我说了,关于这次慈善义卖的事儿,要你与我一同去办的,我本来想着要是我自己能够办成的,就不用让你也跟着辛苦,我这也是一份好心,不过就是怕别人嚼舌根,还以为是我故意孤立了你。”

    “大少奶奶做事,还有不放心的么?我也帮不上什么的,只是打打下手罢了。”微月笑道。

    “你能如此想,我也就放心了,不过,少奶奶你也别小看自己,没试过的事情,怎么就知道自己办不好了,这样吧。明日我要到张夫人那儿一趟,商量一下义卖的事情,你也与我一道去吧?”方陈氏沉吟一会儿,开口道。

    “这……你去就好了啊。”微月讪笑着抽回自己的手,她真没兴趣去见什么张夫人,肯定不会有好事的。

    “张知府这次答应协助我们举办慈善义卖,还多得张夫人出力,虽说我是主持这件事的,但许多意见也要听听张夫人的意思,就这样说定了,明日我们一起去一趟张府吧。”既然夫人那么极力想要为这位少奶奶铺路,她明日便让微月到张府去,到时候,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看明白了,真正能办事的人是谁。

    看到方陈氏眼底一闪而过的精光,微月有些哭笑不得,这位大少奶奶又在算计什么了?

    “大少奶奶,只怕我去了张府只会出糗,不如你去就行了。”微月紧张地摇头,希望这位大少奶奶能改变主意。

    “那可不行,这是夫人交代的,你若是不愿意,可明摆是告诉别人,你和我有不妥,到时候夫人责怪我,我该如何说?”方陈氏道。

    “你……你就跟夫人说,我什么也不会做好了。”微月小声道。

    “那也要从张府回来之后再说。你放心吧,万大事有我在呢。”方陈氏笑道。

    微月扯出一个笑容,点了点头,看来方陈氏是不会改变主意的了。

    “那行,我现在去夫人那儿,跟她说一说,明日与你一同去张府。”方陈氏站了起来,往外头走去。

    微月张口正欲说话,只能见到方陈氏的背影消失在门边了。

    第二天,微月和方陈氏来到张府。

    张府的位置在惠爱路附近,她不记得这是哪条街,经过惠爱路的时候,看到那一溜排的官衙府邸还是有些吃惊的,好像广州所有官员办事处都在这条大街了。

    她们从张府的小门进去,领着她们的是一位打扮鲜丽的丫环,言行举止十分客气有礼。

    方陈氏似有些紧张和兴奋,这里广州最高行政官员的府邸,她能来到这里,那是多荣耀的事情,好像自己也成了广州那些官宦贵妇的其中一员,

    方陈氏心里乱哄哄的。脑海里快速闪过好几个念头,感觉自己的身份在踏进这里的时候,提高了好几个级别了。

    微月却无心去想那么多,她脑海里从刚刚到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这里离双门底上街似乎不远……而她还有一间铺子就在惠爱路附近的……

    张府比不上方宅的繁华辉煌,四处都透着一股雅致又朴实的气息,随着那丫环经过花园,来到花厅,微月目不斜视,与方陈氏并肩站着等候张夫人。

    厅上的摆设也很简单,微月在看到那套雕刻精致的桌椅时,嘴角动了一下,似是被嵌在桌沿的山水图案吸引住了。

    这可都是上好的酸枝木呢……

    约莫过了半柱香时间,外面传来衣裾窸窣声,一名四十来岁的妇人在四个丫环的簇拥下进大厅来。

    来人正是张知府的夫人,京城人氏,随着丈夫外放到广州,如今也有三年了。

    微月抬眸扫了她一眼,保养得相当不错,眉目秀丽,眸色祥和,脸颊的肌肉没有松弛,眼角虽有细纹,但不明显,周身透着一股温润的气质,并没有对她们摆出高人一等的姿态。

    一般官宦贵人在商贾面前,总是高姿态的。

    “张夫人。”未等对方开口,方陈氏恭敬地行了一礼。

    微月低眉敛目地跟着行礼。

    “方大少奶奶请坐。”张夫人微笑颔首,目光温润看向微月。“这位是?”

    方陈氏介绍道,“这是十一少的媳妇,是我们方家的少奶奶。”

    张夫人眼睛一亮,笑颜灿烂,“是潘家七小姐吧,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才知耳闻不如眼见,方少奶奶真是难得的美人,快请坐。”

    微月福了一礼才在方陈氏另一边的椅子落座,并怯声答谢,“谢张夫人。”

    张夫人只是笑容温和地看着她。

    方陈氏眼神一闪,笑着道,“张夫人,以后就是我和少奶奶协助您办好慈善义卖的事儿了。”

    “大少奶奶别说客气话,我也就出个意见罢了,真正做事的,还是你和少奶奶。”张夫人笑道,口音带着浓浓的京腔,粤语说得并不十分准确。

    “没有张夫人提点,我们又怎么能顺利做事呢?不过我们少奶奶向来聪明伶俐,想来一定能出个好主意的。”方陈氏笑盈盈地斜了微月一眼,对微月眼底的错愕只当没看见。

    微月皱眉看向方陈氏。这女人在算计什么?

    “哦?是么?少奶奶有什么主意呢?”张夫人好奇看向微月。

    方陈氏面含微笑拿起盖钟儿悠闲啜了一口茶。

    微月突然明白过来了,方陈氏是想让自己在张夫人面前出丑,如今她什么都不清楚不明白,要对张夫人说什么?

    如果她说不知道,会在张夫人面前落个办事不稳的印象不说,可能会被认为不尊重对方,对这次慈善义卖的事情丝毫不上心,到时候,又让人找了借口来对付她了。

    但若真要说,又该说什么呢?

    “方少奶奶,怎么了?”张夫人温声问着。侧头关怀看着微月。

    微月对她微微一笑,“谢张夫人关心,我没事。”

    “看来是这次义卖的事情让少奶奶劳累心神了,其实我觉得义卖之后将银票兑成银两运往韶州这个方法实在不妥,还不如换成物资。”张夫人道。

    方陈氏点头附言,“可不是吗?往年都是这样的安排,可银两发到了灾民手中,只怕没剩多少,还不如物资实在。”

    “这话说的是,但,该送什么过去呢?”张夫人问道。

    方陈氏看了微月一眼,笑着问,“少奶奶,你觉得呢?”

    微月淡淡笑着,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让方陈氏看不顺眼了,怎么今日这样针对她呢?“大少奶奶才是主持人,你出的主意自然是好的。”

    张夫人轻轻颔首,心想这位方家的少奶奶美是美,却少了几分的魄力和灵气,有些可惜了。

    方陈氏有些得意地斜了微月一眼,早料到她帮不上什么的,让张夫人知道潘微月是个软性子什么也不会的人,就算她不让微月插手义卖的事儿,方家的人也不会多言了。

    不是她不让微月帮忙,而是微月根本什么都不会。

    “张夫人,不如我们运些白米和棉袄到韶州,让他们冬季也好避寒,去岁韶州那边收成也不好,白米正好解他们饥荒之灾。”方陈氏道。

    “这主意倒是不错,如今离慈善义卖还有半个月,请帖都已经发出去了,如今就等着各家送义卖的物品到庄子里。”张夫人道。

    方陈氏笑着说,“这个请您放心,也就这两三天就送过去了,我已经交代了庄子里的下人,要仔细那些物品,那可都是贵重的东西。”

    “如此甚好。大少奶奶办事,我放心。”张夫人满意地点头。

    “我这两天就去与米粮铺的老板商议,看看哪种米送往韶州最好,还有那棉袄,这时候怕是没多少存货,得提前让布行的老板准备才是。”方陈氏道,看到张夫人对自己表示赞赏,她心里不免有些得意,下巴都不自觉抬高了几分,眼角扫向微月时,略带轻蔑。

    微月唇瓣含笑,似对方陈氏的暗中炫耀并无半点感觉。

    “这送去给灾民的百米虽不必最好的,但也要洁白完整,切勿以碎折米充数,那棉袄也要是选些好的,知道吗?”张夫人交代道。

    “那是自然,张夫人放心。”方陈氏道。

    微月眉眼带笑,既然方陈氏都安排好了,那应该就没她的事儿了吧?

    “少奶奶看起来似乎有什么话想说,难道这样的安排有不妥吗?”方陈氏突然又将注意力引到微月身上,眼底深藏一抹狠毒,似不将微月狠狠打入谷底誓不罢休。

    微月满脸黑线,她什么意见都没有好吧,这方陈氏到底从哪里看出来她有话想说的。

    张夫人也看向微月,目光依旧温和,“方少奶奶觉得哪里安排不妥呢?”

    “是啊,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张夫人不会见怪的。”方陈氏笑意浓浓,轻睨着微月。

    微月眼底蕴着一抹清寒,看着方陈氏的眸色也有些冷淡。

    方陈氏被微月看得心中一凛,暗暗吃惊,怎么会在潘微月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